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小珊妹妹,咱們吃飯去吧!」郭芳在杜麗這個大婦不在的時候,作為安南老人,自然要表現出大姐的氣勢來,以免將來這些小妮子不服管教,知道楊靖能力的郭芳,此時可不敢妄想以楊靖的魅力不會再勾引美女回來,現在自然要把大小長幼地順序給排出來。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杜麗是當之無愧的老大,郭芳知道杜麗在楊靖心中的地位無人可以取代,因此早在安南的時候,就放棄了跟杜麗爭大婦的心,不過這二婦的地位可不能讓了,鄧琪是最早被楊靖推倒的女人,老三的位置肯定是她的,至於王小珊嘛,當然就排列第四去了。

作為二婦,郭芳肯定要表現出大姐地氣度和風範出來,不僅說話做事帶有一絲女主人地味道,在談論楊靖的時候,更是時常拿出一些楊靖小時候地事情說項,讓王小珊在羨慕的同時,對郭芳以及楊靖小時候生活的安南更是感興趣。

特勤局食堂的飯菜相當可口,郭芳和王小珊都不是第一次吃了,因此吃起來相當斯文,淑女在飯桌上是不開口的,看著兩個盡量表現的女人,楊靖一時半會還真有些哭笑不得。

你說只有兩人在的時候,怎麼就沒這麼多規矩,誰都跟自己有說有笑的,可是一旦眼前有了另一個女人,整個人立馬變了。談吐優雅不說,就是走路吃飯這些日常小事也都講究了起來,如果今後每天這樣,還叫人怎麼活啊!

「我說你們兩人不帶這麼玩人的啊!跟你們吃飯怎麼感覺忒累呢?你們是不是淑女,是不是有品位還用得著在家裡這麼表現嗎?又沒外人,大家放開一點。我不喜歡這樣!」楊靖說著夾起一隻雞腿放在郭芳碗里,然後又夾起另外一隻雞腿給王小珊。

看到楊靖如此打岔,好不容易搞出氣氛來的郭芳不由的瞟了一眼楊靖,看了看掩嘴輕笑地王小珊,郭芳總算也忍俊不住了,她本來就不是什麼大家閨秀,搞了這麼久也累了,此時看到王小珊笑了,她自然也藉機下台。直接幫楊靖夾起菜來。

有了楊靖在,這頓飯總算吃的還盡興,等到大家全部返回主廳的時候。楊靖也把早就準備好的禮物拿了出來,最新分子材料製作的服裝。

當楊靖把東西展現給兩女,並且把這衣服的好處說出來后,倆女不由地欣喜異常,如此寶貝如果不是最親密的人,楊靖怎麼可能託人搞來,並且每一套衣服都備案了的,如果丟失還得追究責任。

不過這樣的衣服不知道是用什麼材料製作,不僅能夠防止刺傷和割傷。子彈的彷彿能力也不錯,只是被子彈遠距離打擊的話,雖然不會被子彈擊傷,可是衝擊力足以讓人皮肉受苦了,因此添加一件防彈衣的話,能夠更好的減輕子彈的衝擊力,特勤局地隊員一般都是這麼穿戴的。

這衣服最為重要的特性就是不沾灰塵,可能是絲線裡面地分子物起了左右,這樣的服裝就和後世的納米材料一般。竟然不會被水漬和其他的灰塵污染,也就是說這衣服可以不用清洗,哪怕你想洗,水也不會留在上面。

特勤局的那些隊員們對這衣服防彈這些功能還不在意,可是不用清洗到是讓大家爽了半天,特勤局的年輕人大多是單身,單位的性質和本人的特殊能力讓他們找伴侶並不那麼容易,因此洗衣服自然也是難題了。

雖然特勤局裡面有洗衣房,隊員們的衣服不用自己洗。可是出任務地話就麻煩了。現在有了這不用清洗的衣服,出門都不用多帶衣服了。方便省事的很。

楊靖拿出來的兩套衣服都是根據兩女的三圍和身高做出來的,郭芳的衣服做出來的一套是警用常服,另外一套是休閑的衣服,款型簡單大方,主要考慮了郭芳從事地職業特性來設計的,別看特勤局是武裝機構,裡面的科研處可聚集了不少人才,設計服裝這樣的小事情,對於這些智商超高的人來說,小事一樁而已。

王小珊的衣服就有些花哨了,不過也不算很過分,說花哨也只是對比郭芳的衣服來說而已,因為衣服是防刺殺和子彈用的,因此沒有做什麼短袖和裙子一類的款型,王小珊這做了一套職業套裝,一套休閑地衣服。

雖然兩人都不是第一次收到楊靖地禮物,可是這樣珍貴的東西可不是錢能夠換來地,郭芳感興趣的從楊靖的主廳當中,拿起一把裝飾用的古劍,拔出來使勁的刺了幾下,看到果然沒有傷到衣服后,興奮的抱住楊靖,使勁的親了一下。

對於郭芳的突然襲擊,別說楊靖沒想到,就連站在一旁的王小珊都沒想到,郭芳在楊靖的面前一向都是很害羞的,難道突破了關係后,她的性格也發生了變化不成。

想到這裡,楊靖看了看一旁的王小珊,難道今天晚上就可以上演一場真人秀,鏘鏘三人行似乎也不是不可能,再說郭芳戰鬥力超強,王小珊看到了肯定興奮不已,別說女人不喜歡看這玩意,真要在眼前觀看,只怕沒人會拒絕,更何況在纏綿的人還是自己的愛人。

「今天晚上你不會回去了吧?就在這睡了吧!」楊靖順手抱住郭芳,直接看著她問道。

「晚上有執勤任務。」郭芳說到這裡的時候,停頓了一下,果然楊靖聽到這裡后,臉色不由一暗,不過接下來郭芳說的話就讓他馬上興奮了起來,「不過我已經跟王局請了假,你們的簽證後天就能拿下來了,我請了兩天假,專門陪陪你們。」

「太好了!你現在還學會弔胃口了!不行,剛才你讓我失望了,你得好好補償我!」楊靖說著不幹的看向另一邊,站在一旁的王小珊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正在討價還價的兩人,真沒想到楊靖跟郭芳她們在一起竟然還有另外一面。

「好了,別生氣了,我補償你,這總行了吧!」郭芳知道楊靖並沒有生氣,這麼說肯定是有什麼事要自己答應,本著是他女人的想法,郭芳到也習慣了被楊靖提要求,因此哄著他答應道。

「真的?」楊靖聞言喜出望外的看著郭芳,難道今天晚上真的能感受一下3p的滋味不成,這可太爽了。

楊靖想到在倭國的那次大戰,多p的感覺讓人試過一次之後還會想繼續嘗試,青龍殺傷力又強,真要楊靖在一個人身上發泄的話,只怕根本不能盡興,哪怕以郭芳的超強戰力也不行。

聽到楊靖不信自己的話,郭芳當下就有些不高興了,這麼問不是在王小珊這個小妹面前落自己的面子嗎?

「從小到大,我答應你的事情什麼時候不算數了?」郭芳豪言壯志一說出來,楊靖就知道今天晚上的事情成了,郭芳雖然不是那種言出必行的女人,可是在楊靖面前,只要保證了的事情,一般都能做到,更別說今天還是當著王小珊的面說出來的,她要不答應才有鬼了。

看著詭笑靠近自己的楊靖,郭芳心裡頭閃過一絲不好的預感,不過事已至此,由不得她提出什麼反對意見來了,楊靖靠在郭芳的耳邊說出自己的想法后,果然郭芳立馬羞了一個大紅臉。 文章說道:「少爺,你還記的那位姑娘嗎?」

「哪位姑娘?說清楚一點。」文章皺起眉頭問道,他不知道巫春子口中說的那位姑娘到底是誰。

「就是昨天你見的那位慕容姑娘。」 我的極品美女老婆 說到這,巫春子劇烈的咳嗽起來,估計是剛剛被郝文章傷到了肺了。咳了半天之後,巫春子繼續說道:「那位慕容姑娘很有可能便是吃了那仙丹或則是蟠桃才擁有了半仙之體。」

聽巫春子說到這裡,郝文章隱約之中已經有些明白他想說的是什麼了。但是文章還是問道:「那又能怎麼樣?」

「少爺,如果你將這位慕容姑娘吃了的話,那你便可以成仙了。」巫春子說到成仙的時候,眼中透射出了狂熱的眼神。

雖然隱約之中郝文章便已經猜到巫春子想說的是什麼,但從巫春子口中說出來的時候,郝文章還一臉的震驚,「你說什麼?吃了慕容思。」

除了一臉的震驚,還有一絲憤怒。

歲於郝文章的憤怒,巫春子並不懼怕,迎上郝文章那似乎把他劈碎了的眼神,他繼續說道:「少爺,除了這個辦法夠成仙。如果你不能飛升仙界的話,你就不可能是那太始天尊的對手,你就無法無敵與天下。難道你甘心這樣嗎少爺。」

頓了頓之後,巫春子有道:「你不要忘了,那慕容姑娘已經準備和你解除婚約了,她已經不愛你了,他已經背叛你了。」

「夠了。」文章一口打斷巫春子的話,半晌之後才突然問了一句:「除了這個辦法,難道真的沒有任何其他的法子嗎?」

巫春子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他知道,自己的鼓動已經成功了。

此刻郝文章和巫春子都還不知道,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在歐陽的監視之下。

上官嫣然一把掃飛辦公桌上的文件,氣憤的指著光屏之中的郝文章,朝著歐陽說道:「我真是沒有想到,郝文章竟然會是這樣的人。像他這樣的人,真上應該天打雷劈。」

歐陽對此也是深感憤怒,說道:「你放心吧,我會保護好慕容思的。文章想吃慕容思,看來我還真是不能容他了。原本我還打算只要他不來惹我,我便放他一條生路的。」

雖然非常的生氣,但歐陽這次記的了,沒有再散發出殺氣來。要是又嚇著上官嫣然,那可就非常不好了。

「你準備怎麼做?現在就去殺了他嗎?」上官嫣然說道。

「現在就殺他?他還沒有動手,我拿什麼理由殺他。我可不是一個嗜殺的人。」

上官嫣然急了,「你還等他動手,那萬一要是傷到思思了,那怎麼辦?你又不是不知道思思對你的感情,難道你就這麼狠心。再說你殺人還需要理由嗎?」

可憐的郝文章,就因為上官嫣然那麼一句話,早早的走上了死亡的道路。他的成仙夢,也只能是做到這了。

歐陽嘆了一口氣,心中只能是為郝文章提前默哀三分鐘了。之後,才說道:「好吧。我現在就去。」說完,不等上官嫣然說話,直接消失在了她的辦公室里。

早已經見識過歐陽的本事的上官嫣然對於歐陽的突然消失,並沒有表現出什麼驚訝的表情來。只是繼續憤怒的望著光屏幕,一副要將郝文章生吞活剝了的樣子。

……

神識緊緊的鎖定文章,歐陽一個瞬間移動,閃身出現在了郝文章練功的密室之中。

突然出現的人著實讓郝文章還有巫春子嚇了一跳。試想一下,他們兩個都是什麼人啊,都是高手啊。尤其是郝文章,更是有著散仙一級的修為,不算功法單憑修為他可以算的上是高手中的高手了。但卻被人潛入到眼前,還不知道。甚至要不是這人自己現出身來,估計他們還不知道呢。

「什麼人?」文章暴吼一聲道。

歐陽輕輕一笑,雙眼望著郝文章笑道:「郝文章,我說你不是這麼健忘吧,這才幾天的功夫,你就把老朋友給忘了。」一道凌厲的目光猶如實質一般的,直射郝文章的心頭。讓郝文章的心裡,情不自禁的便是一顫。

「是你,歐陽!」郝文章驚訝的說道,他做夢都沒有想到,無聲無息的潛入到自己練功的密室中的人,竟然會是歐陽。不過在看到歐陽之後,心中隨之而起的憤怒之感迅速的佔據了他的心裡,將那一絲驚

逐了出去。

「我還沒有去找你,沒想到你卻自己送上門來了。這可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卻偏要闖啊。」郝文章譏笑的望著歐陽說道。

而一邊的巫春子,對於形勢的認識可就比郝文章清楚多了。他知道,就憑眼前這人能夠悄無聲息的闖到這裡而不被自己以及擁有著散仙修為的郝文章所發現,這就可以基本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這人至少要比文章強。

「這人是誰?怎麼在修真界從來沒有聽過這人的名號?」巫春子心中這樣想道,同時擔憂的望著郝文章,他在為郝文章不自量力的話所擔心。

歐陽不屑的望著文章,冷冷的說道:「自大的傢伙,你真以為成散仙可就可以打的敗我嗎?我看你才是不自量力。郝文章,原本我見你機緣巧合的成了散仙也算是難得,打算只要你不來找我的麻煩惹到我,我也就這麼放過你了。但你偏偏將歪注意打到慕容思的身上,所以你也就不要怪我不放你一條生路了。」

歐陽這話一說出來,巫春子驚恐的望著歐陽,他才明白,自己和郝文章的一舉一動都在眼前這人的監控之下。一種無力的感覺漫上了他的心頭。

文章估計是真的被仇恨沖昏了頭了,到現在還沒發現自己已經完全的處在下風,依然非常自大的望著歐陽,口中「哈哈」狂笑。

「歐陽,我承認之前我確實不是你的對手。但現在,哼,單憑一隻手我便可以摁死你。」文章得意的說道。

歐陽冷冷一笑,說道:「是嘛,那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怎麼用一隻手摁死我的。」說完,歐陽伸出一隻手,也沒見他有什麼動作,一個耀眼的白色光球從歐陽的手掌心中憑空出現。

「空間領域結界!」歐陽輕輕的說出六個讓巫春子聽著感覺心驚膽戰的字。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眼睛便為之一花,自己已經不是置身在剛剛那密室之中了。

眼前的這個空間裡面除了白,什麼東西也沒有。

「這是哪裡?是你搞的鬼?」郝文章見歐陽只是發出一個耀眼的光球,然後自己便來到這個地方,於是說道。不過隨後他又笑了,「哼,歐陽,你以為隨便來這麼一下幻術就可以騙的了我嗎?你真是太小瞧我了。不過對你這手幻術,我不得不稱讚一下。相信你如果去表演魔術的話,估計可以騙過所有的觀眾,哈哈哈哈!」說完,郝文章又狂笑了起來。

「無知的傢伙。」歐陽憐憫的望著文章然後冷冷的說道,「空間束縛!」

一股無形的力量頓時將郝文章的身子禁錮了起來,讓他絲毫動彈不得。

終於,文章察覺到一點不對勁的地方了,他發覺自己除了嘴巴眼睛還能受自己的控制之外,手腳都沒辦法動了。「難道這不是幻覺?」文章心中驚恐的想道,「不可能的,這傢伙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厲害。」

「沒什麼不可能,在這個世界上任何東西都是有可能的。郝文章,在我的空間領域之中,所有的規則都由我制定。你說如果我將這個空間里的物質進行無限制的壓縮,你猜你們會變成什麼樣?」歐陽笑眯眯的說道。在歐陽的空間領域之中,就算是郝文章只是在心中想想,歐陽也可以聽的到。這正是「我的地方聽我的」。

「壓縮餅乾。」文章的心中突然冒出這麼四個字。

「答對了,只要我將這個空間的物質進行無限制的壓縮,你和他都會變成壓縮餅乾。怎麼樣,想試一試嗎?」

「哼,歐陽,你不要太得意了。有本事你就放開我,我們明刀明槍的干一場,就算是死在你的手裡我也無怨無悔,像現在這樣,我不服。」文章怒道。

「呵呵,看來我不給你這個機會的話,你還真是死不瞑目了。那我就給你個機會,也好讓你知道知道,你和我之間,那是你根本無法超越的。」說完,歐陽打了個響指,禁錮著郝文章的那神秘力量頓時消失不見了。

「你們兩個一起上吧,只要你們能夠破的了我的防,今天我便放你們一條生路。」說完,歐陽隨手在自己的身上施展了一個防禦法術。否則連防禦法術都不要,靠肉身抵擋住他們的攻擊的話,那實在是太打擊人了 待到楊靖鬆開自己后,不由的嬌嗔著罵了楊靖一句壞蛋后,看了看一旁還不知緣由的王小珊,輕輕的對著王小珊努了努嘴,向楊靖示意這邊還有個沒搞定,看到郭芳如此示意后,楊靖就知道她肯定是答應了……

其實郭芳到沒覺得3個人在一起有什麼不對,只是有些不好意思而已,在警校的時候,大家一起洗澡開玩笑都是常事,現在她已經被楊靖推倒了,從心底到身體全都是楊靖的人,現在想要她跟王小珊這個做妹妹的一起服侍楊靖,倒也不是什麼為難的事情。

楊靖笑著抱過王小珊,直接把她拉到了一邊,然後開始把剛才對郭芳說的事情說了出來,王小珊這裡還好一點,至少他們做了這麼多次,再說又是從歐洲回來的,思想開放的程度不是郭芳能夠比的,再說她也知道楊靖的戰鬥力,自己一個人還真的無法抵抗楊靖的進攻。

沒有不好意思,甚至表現的讓郭芳都有些驚訝,王小珊直接開口答應了下來,並且還說一切聽楊靖的安排,如此溫順的態度,真讓郭芳喜歡,想了想王小珊小時候受過的苦難以及現在的情況后,同情心泛濫的她立馬抱住了王小珊,開始安慰起她來。

心愿能夠完成,楊靖自然也高興了許多,當下就跑到四合院專門修繕出來的浴室,這裡當年是地主老財花了心思打造出來的大型浴室,估計也是和妻妾在水中嬉戲的地方,花崗石修建,大概可以容納十個人到裡面清洗。

美輪美奐的大理石雕刻的屏風在浴室當中,讓進門的人不能一眼看到裡屋的春色,麒麟頭張開的嘴巴是進水口,這裡楊靖早就在修繕四合院的時候,連接進了附近鍋爐地管道,現在是夏天。也用不著多熱的水,只要有些溫度就行了。

直接把開關打開,裡面有特勤局安置在進水口的水質檢測裝置,這個裝置能夠在最短的時間裡面檢測水質是不是乾淨的,裡面如果有毒素或者其他污染物的話,能夠在第一時間發出警報,這也是科研處搞出來的小裝備。

浴池大概在一米二左右深。裡面有2級階梯,能夠讓人坐在裡面。浴池中間還有一塊漢白玉石台,主人可以坐在上面,讓四周地侍女或者小妾們伺候,算得上獨具匠心的設計。

進水口有壓力開關,只要水升到指定地高度,浮力閥就會自動關閉進水口,轉而把兩個小的進水口打開,這是連接了四合院的熱水供應系統的進水口,浴池水滿了之後,能夠分出兩道小水流。讓浴池的水能夠活起來,也能保持溫度。

等到郭芳和王小珊來到這個浴室后,看到這個裝修豪華,設計巧妙的浴池,不由的有些傻眼了,兩人都不是第一次來四合院了,可是這麼一個大浴池在,她們竟然都沒有發現,而楊靖也沒有帶她們到這裡來看看。

女孩們很少有不喜歡洗澡的,大家在澡堂裡面淋浴。那種感覺自然沒有泡澡舒服,楊靖家裡有這麼一個好地方他都不說,這可讓兩女有了攻擊指責他的借口,被她們說教了一通后,看到高興的趴在浴池邊玩水地兩女。首發楊靖不由的笑了笑。

浴室四周都裝了音響和電視,在這裡洗澡不僅能看電視和錄像,甚至還能接聽電話,專用的防水電話機就裝在浴池旁邊,幾個大型排氣扇讓浴室里的通風效果不比其他房間差,各種洗浴設備這裡都有。

屏風后還有單人的浴缸以及雙人浴缸,旁邊是兩個淋浴噴頭,在這裡泡了澡后,還能到那邊淋浴沖洗一下,幾張沙灘椅被安放到浴池周邊。可以讓在水中泡久了的人躺在上面休息一會。

「我對你這個房子最滿意的地方就是這裡了。上回我過來怎麼沒告訴我?」郭芳仔細研究了一下麒麟口后,抬頭看著坐在沙灘椅上微笑的楊靖說道。

「每間房都有淋浴設備啊!到這裡來洗個澡太麻煩了。等水池的水放滿都要半個小時,而且還是熱天,水溫不需要很高的情況下,我還真想象不出古時這人要在池子里洗個澡,得燒多少水。」楊靖不無感慨地說道。

封建社會就是好啊!無數僕人在伙房燒水,主人帶著幾個美艷的侍妾在這裡泡澡,這樣奢侈的事情也只有他們這些封疆貴族能夠做到,不過現在生活條件好了,就是一般人都能去澡堂子里泡澡了,楊靖把這浴池改建后,今天也是第一次到這裡來洗澡,為了還是即將到來的鏘鏘三人行。

「總之你就是有好東西沒告訴我們!」郭芳聽到楊靖竟然狡辯,不由撒嬌的對楊靖抱怨道。

「好好好!是我錯了,今天這不是帶你們來了嗎?水也快滿了,兩位美女還不自行脫去累贅,難道等我幫你們脫嗎?」楊靖一句話說出來,頓時騷了兩女一個大紅臉。

郭芳沒什麼客氣地,拿起浴池邊的毛巾,直接到了屏風后,開始脫起衣服來,古代衣服是放在浴室屏風上的,因此楊靖也入鄉隨俗,既然浴室裡面有幾個大屏風,那也就沒做那些掛衣服的玩意了。

王小珊看到郭芳先去脫衣服了,臉色紅了一下,隨後也自覺的拿起浴池邊早就準備好的毛巾走到另一個屏風后,開始寬衣解帶起來。

楊靖看著屏風上一件又一件的衣服被甩了上去,不由開始興奮起來,古代搞出屏風來看來也有它的道理,不僅能讓進門的人不能一眼看到裡面的情況,在洗浴地時候,佳人站在屏風后,脫下來地衣物一件一件的放在上面,坐在裡面等待地人看到這樣的場景,心裡頭肯定會幻想美女寬衣的情景來。

在心裡上就讓男人的性趣提了起來,待到見到欲語還羞的美女從屏風后慢慢走出來,早已等候在一旁地男人,肯定會忍俊不住直接叉叉圈圈,這樣的效果比當面脫衣要更具有吸引力。

郭芳脫衣速度很快。再說夏天也穿不了多少衣服,三兩下就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脫了下來,做女警的她脫衣都這麼爽快,看來在澡堂養成的習慣給帶了過來,警校學生多,洗澡都有專門的時間規定,因此不得不讓這些女警養成雷厲風行洗澡的習慣。

楊靖看到郭芳用一塊毛巾把下身圍住後走了出來。渾然不顧上身那隨著自己走動而搖晃地,雖然她的也不算大。可是走動起來,還是能夠搖晃兩下地,潔白的肌膚在白天看來更加耀眼。

沒想到上次郭芳還是那麼害羞,第二次竟然會這麼開放了,楊靖對郭芳的性格頗有些捉摸不定,本來以為她是個害羞的女人,可是今天看到她的樣子,又不像是那種古板的人。

以為她這次會害羞,沒想到她到落落大方的走了出來,看楊靖迷戀的看著自己后。郭芳不由的挺了挺她的胸膛,似乎想把自己表現地更好一些,那雙讓楊靖喜愛的三寸金蓮走在大理石地板上,被襯托的更加潔白小巧。

王小珊也沒讓楊靖等待太久,雖然她也學著郭芳拿了一塊毛巾到屏風后,由於她身材實在太苗條了,腰太細小,如果繫上毛巾的話,這個人的感覺都不太美觀了,試了兩次不太滿意的她索性就這麼走了出來。

反正自己該被楊靖看的地方都看過了。也沒去在意外面還有郭芳在,大家都是女人,誰和誰還不是差不多,別說給她看看,待會還要一起洗澡。就是摸摸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楊靖等到王小珊走出來后,眼前不由一亮,雖然她的淑乳只有可憐的a罩杯,不過小巧玲瓏地也讓楊靖相當喜歡,渾圓挺立的**比起郭芳的來似乎還要大上些許,只要輕輕碰觸一下,立馬會翹立起來,掌心輕輕在上面滑過,楊靖感覺相當不錯。

郭芳是第一次看王小珊,自然看的比楊靖還仔細。皮膚雖然沒有自己白皙。可是她的更加細膩,身材沒有自己豐滿。可是她地更加苗條,翹挺的臀部沒有一絲下塌的感覺,一雙修長的美腿並不是那種骨感,雖說王小珊比較瘦,可還沒到骨瘦如柴的地步,身上該有肉的地方還是有的。精心整理過的芳草看起來很漂亮,郭芳不由看向她的腳,在這上面總算自己贏過她一籌,天生小腳的郭芳根本就沒想過楊靖竟然會喜歡把玩她地腳,不過上回看楊靖那喜愛地模樣,應該不是假的,王小珊地腳雖然也算小巧,可是比起自己來,還是要大上不少。

畢竟不是人人都有一雙33碼的小腳,郭芳對自己身上能有讓楊靖喜愛的地方很滿意,平日里對腳的按摩和護理也多了起來,畢竟幼嫩的肌膚和鬆軟的肌肉摸起來比有老繭的舒服多了,好不容易有讓楊靖格外喜歡的地方,郭芳肯定要好好珍惜。

就在兩女互相打量當中,楊靖三兩下把身上的衣服脫了下來,頓時一具健壯的身軀呈現在兩女面前,楊靖不是肌肉男,可是身材比例相當好,用不著練出幾塊肌肉來襯托自己的強壯,碩大的青龍此時垂頭喪氣的吊在那裡,此時還不是它發威的時候,養精蓄銳才是王道。

「難道你們想就這麼站著?快進來吧!」楊靖沒有去拉她們,畢竟大家都是第一次坦誠相待,自然點最好,相信經過下午這一次后,晚上的活動大家會更加自然。

想到這裡,楊靖不由想到儲物戒指中那張碩大的紅木大床,不知道當年師兄幹嘛把這麼大的床收集起來,四米寬,兩米五長,上面足夠可以睡下6個人,難道他當年也是這麼荒誕不羈嗎?

不過生活在封建社會這樣的事情也不奇怪,再說當年他也是權傾朝野的大臣,身邊妻妾如雲那是正常的事情,玩玩7、8、9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聽到楊靖的話后,郭芳和王小珊雙雙笑了一下,不由的搖了搖頭后,分別走到浴池邊坐了下來,慢慢的把腳放進浴池裡,感受池水的溫度適合后,才慢慢的站進浴池中,裡面有兩級階梯,可以讓人坐在階梯上清洗。

楊靖一進浴池就向著兩人走了過來,看著一南一北坐著的兩女,楊靖不由的皺了下眉,當下走到離自己最近的郭芳身旁,拉著她來到了浴池中間的那塊橢圓形漢白玉台邊,這裡也有兩級階梯,能夠坐在這裡相互聊天搓背。

對著王小珊招了招手,等到她也坐過來后,楊靖一左一右的抱著兩女,不由幸福的靠在漢白玉台上,閉上眼睛享受起來。

郭芳和王小珊不用楊靖教,自然而然的幫著他清洗起來,似乎身邊有兩女也不錯,至少她們會互相攀比一下,這樣自己享受的也就跟多一點,而且還能讓她們更快的熟悉起來。

沒過一會,兩女就開始在談保養皮膚的事情來了,頓時把楊靖給扔到了一邊,之前的享受早就被放開來的兩女給沒收了,對於這樣的和諧情況,楊靖是相當滿意的,別看兩女不理自己,可是自己想揩油什麼的,她們也不拒絕。

只要你們不反對咱們的動作就行,你們聊你們的,我玩我的。

沒有過多的客氣,楊靖直接拿起王小珊的手放在青龍上面,畢竟她跟青龍已經有過多次淵源了,在水中撫摸套弄起來,自然比還是生手的郭芳要熟練的多,似乎知道楊靖一定會這麼做,王小珊笑著斜了下身子,整個人貼在楊靖右邊的手臂上,小麵包緊緊的壓在他的身上。

郭芳看到王小珊的動作后,不由有了一絲爭強好勝的心,咱們做姐姐的怎麼能輸給妹妹呢!既然你在把玩青龍,那我就直接進入青龍的老巢,郭芳一隻小手在水中不服氣的一把握住楊靖的子孫袋,輕輕的玩弄起來。

這下可徹底把楊靖的慾火點燃了,半響之後怒目拔張的青龍只想找個清涼的地方好好避避暑,沒有多說,楊靖直接把王小珊抱起來放在身後的漢白玉石台上,讓她正面對著自己,雙手撐在後面,雙腳自然的分開來放在石台的兩邊,把自己那誘人的桃花園展露出來。 i一起上,我就不信憑我們兩個人的力量,還打不死他。」說完,運轉體內的真元力,淡淡的藍光將郝文章的整個身子包裹起來。

其實巫春子是打心眼裡不想對歐陽動手。這倒不是他心慈手軟,而是因為歐陽實在太強了,強到讓他根本就興不起與之對抗的念頭。但是,不動手的話,自己和郝文章兩人很有可能就要喪命在這裡了。一咬牙,巫春子也開始運轉真元力。

口中輕念巫門法術中的法術,空氣在瞬間凝聚成一把把黑色的小飛刀,刀尖全部對準了歐陽全身上下各個部位。

文章也不甘示弱,口中輕念法術法訣,原本包裹在他身體周圍的藍光也同樣形成了一把把藍色的光刃。

「疾!」二人異口同聲的說道,頓時,無數的由空氣凝聚而成的光刃向著歐陽又刺或切了過來。

「哼,雕蟲小技。」 諸天萬界之帝國崛起 歐陽非常不屑文章以及巫春子的表現。一個散仙雖然修為是很高,但實力卻不匝地。

根本就懶的去躲,歐陽身上猛的金光一閃,將郝文章和巫春子二人的聯合攻擊一下子化的一乾二淨。

這下歐陽可把文章還有巫春子兩人給震住了,一種無力與其對抗的心理油然而生。不過他們並沒有就此就放棄。畢竟這可是關係到他們二人的身家性命,如果放棄了,那也就代表著自己主動放棄自己的生命了。這顯然不是他們一貫的作風。

「你們兩個傢伙,別藏著掖著了,有什麼絕招就趕緊亮出來。」歐陽大聲的說道,同時手指朝著巫春子一指,接著說道:「巫春子,你怎麼不把你的兵器亮出來,我可是知道,你們巫門的神兵利器遮天傘還在你的身上。現在你還不那出來用,難道想要帶到陰曹地府去不成。」歐陽一口道出了巫春子的秘密武器。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