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就連老堂主也……」說道一半,這個人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這可是堂主的禁忌,任何人不得胡亂說道的。這次可糟了,竟然將前後兩位堂主都給得罪了。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果然,袁雪桐的目光頓時冷了下來,一股無形的威壓就這樣憑空出現,上位者的氣息,上位者的威嚴。這股氣息立時將說錯話的那個人壓得不敢喘氣,顫顫巍巍的求饒道:「堂,堂主,屬下,屬下不是有意的,屬下知道錯了。」

「知道錯了,知道錯了就能改嗎?」袁雪桐淡淡說道,「就像三年前陸青羽的殺戮,難道他現在來認錯有用嗎?」最後她的語氣變得極為沉重,還帶了些許失控的憤怒,很顯然,父親的死讓她恨死了陸青羽,即陸青冥。

袁雪桐一聲令下,這個人就被拉走處理了,袁雪桐早已練就了一副身為領袖的心腸,該罰當罰,她是不會皺眉的。

「你說吧,什麼要什麼條件才能救陸青冥?」靈夢兒問道。

百草堂之人緊張的看著袁雪桐,他們已經不再勸阻了,因為他們知道堂主的決定是不會隨便就被人勸改的,現在只能希望堂主反悔了。

「很簡單,我承認我還是怕陸青冥的實力的,就算他受了重傷也一樣。所以,為了我的安全,陸青冥必須吃下我的一顆毒藥,使他在半個月內不能動用真氣。」袁雪桐說著從懷中取出一顆丹藥,拋到了靈夢兒手中,「放心,沒有其它副作用,只是能抑制修者的氣海而已。」

「什麼,毒藥?」靈夢兒直接忽略袁雪桐後面一句話,反正在她眼力凡是毒藥就沒什麼好東西,「這不行,他現在都這樣了,怎麼可以再給他吃毒藥呢?這不行,你在說一個條件吧。」

「我只有這個條件了,其它條件沒辦法保證我的安全。如果你不同意,那麼我也不能救他了。」袁雪桐說著施施然轉身就走,沒有絲毫的猶豫。一眾百草堂人都鬆了口氣,隨之而走。

「可是,他……」靈夢兒頓時為難了,不救,大**可就要死了,救他,又只有袁雪桐才能救,可是,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喂他吃毒,實在是對他的不公。

「等等。」一個虛弱的聲音暮然出現,靈夢兒驚喜的看向陸青冥,陸青冥已經醒來,只是身體不能動只能繼續趴在靈夢兒懷中。

袁雪桐在聽這個聲音時就已經停住了腳步了,而百草堂眾人則是立即轉身亮出武器,戒備起來,可見他們對陸青冥害怕到何種程度。

袁雪桐緩緩轉身,看著陸青冥這張蒼白卻依舊冷靜的臉,不說半句話,就這麼看著。

陸青冥卻是一反常態的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說道:「好久不見了。」其氣質卻不是之前的冷冰冰的了,雖然還是孤傲的,但至少多了絲飄逸的仙氣。

袁雪桐怔了怔,完全是想不到陸青冥會主動開口,同時也驚異於他身上完全不同於三年前的氣質。然而她還是淡淡說道:「幾天前不是才見過嗎?」

「見過,見過嗎?」陸青冥自言自語了幾句,竟是自嘲的笑了一聲,這一笑可是驚呆了在場諸位。這真的是魔鬼劍客嗎?怎麼和傳說的完全不一樣啊。

陸青冥喃喃幾聲,卻忽然猛地碰出一口血,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定定的看了袁雪桐一會兒后,便轉頭對靈夢兒說道:「夢兒小姐,把抑制氣海的葯給我吧。」

靈夢兒怔了一下,既驚訝於陸青冥的態度不同,也不解於他竟然答應了吃毒藥的條件。沒有立即將葯拿給陸青冥,而是先說道:「這可是毒藥,而且吃了它你在將來半個月內可就沒有自保之力了。」

陸青冥卻是忽然盯著靈夢兒看,看得靈夢兒都只得羞怯的轉過頭去,陸青冥卻在同時收回目光,淡淡說道:「抑制氣海不代表著沒有戰鬥了,三年前我能以半步練氣境殺練氣初期,現在更能以鍛體之力對付練氣中期以上。」

這句話雖然不可思議,但靈夢兒卻選擇了相信,因為在她認知里的陸青冥確實有這個能力。而且,還有自己在身邊呢,相信就是有練氣巔峰的來,自己也能保他周全。

看著陸青冥毫不猶豫地將自己給的毒藥咽下,袁雪桐心中無疑複雜之極。他就這麼吃下去了?難道他不怕這是我給的致命毒藥,還是他求生心切到了不顧一切的地步,或是他真的就如此自信。可是他一向是個謹慎的人,連自己的小心都是從他身上學到的。

「好了,現在你放心了。」陸青冥說完這句話就果斷的昏了過去,沒了知覺,恍若死了一般。嚇了靈夢兒一跳,待看他無恙時才放下心來。

既然對方對自己沒設防了,那麼自己也總得表示點什麼吧。於是袁雪桐對著手下一眾人說道:「我幫助陸青冥這件事,你們不得說出去,就連我們遇到陸青冥的事也不能泄露,否則,死。」

眾人看著堂主大人威勢凜凜的話,皆是連聲說不敢,袁雪桐卻是補充道:「為了以防萬一,從今日起,你們都給我到百草堂密室閉關,沒有命令不得出來,包括郭長老等幾位。」

這個方法還算高明,郭長老等幾人能夠理解,對此沒有絲毫抵抗,反而覺得欣慰,畢竟堂主能想到這一步便說明堂主不是庸人,乃是精明之人。

至於其他人,雖然不滿,但是也不敢說什麼,連幾位長老都和我們一樣的待遇,倒也不算委屈,甚至應該感到榮幸才對。

於是,後續之事解決,靈夢兒將陸青冥偽裝一番,便跟著袁雪桐往寶草堂去了,一路上,百草堂的終究顧忌陸青冥,一個個圍著二人,以防止陸青冥忽然**。但這種行為很快被袁雪桐制止,這樣實在是太讓人懷疑了,於是,一行人才表現得正常了些。 不仔細看的話,實在是看不出陸青冥的傷勢,然而,當袁雪桐看到陸青冥的滿身傷痕時,卻是被嚇了一大跳。一百六十四處劍痕,一百三十九處刀痕,還有其他的不知是什麼造成的舊傷,實在是駭人。

袁雪桐目光頓時軟了下來,此刻冷靜下來的她,忽然有些同情陸青冥,自言自語說道:「究竟是為什麼呢?僅僅為了無情道就把自己折磨成這樣,有意義嗎?為什麼要把自己的情都斷了呢?」

無奈的搖搖頭,袁雪桐低頭為陸青冥治傷,卻是越看越覺得這個人實在是看不透,看不透,這麼重的傷勢,有很多已經積累了不只一兩天了,可是他就這麼堅持下來了。

輕輕嘆氣:「唉,若是不走無情道,這該是多好的一個人。」暮然一怔,卻又自嘲笑道:「這種想法居然還會升起,真是可笑。」

袁雪桐連續工作兩個時辰,陸青冥的傷勢才算得以緩解,她算是有心了,竟是給陸青冥連里到外連新到舊的傷全部都治療了一遍,甚至使出了九宮引第三式。

靈夢兒在醫療房門口等著,沒有其他人在這邊,因為堂主下了命令,這次治療很艱難,任何人不得打擾。

靈夢兒一見袁雪桐出來,便立即要進門去,可是卻立即被袁雪桐擋住了。被人擋住,心中當然不爽,靈夢兒當時就瞪著袁雪桐說道:「你擋我做什麼?」

袁雪桐對此很了解,但是對於靈夢兒擔心的是陸青冥就實在不能了解了,「他已經無事,只是暫時沒醒過來,不要打擾他。」

靈夢兒伸頭看了房門一會兒,才縮回頭來,語氣里依舊是不放心:「哦,他真的沒事了?那就好,那就好。」

袁雪桐並沒有立即離開,而是隨靈夢兒站了一會兒。靈夢兒並沒有放下心來,所以便一直等在門口,袁雪桐沒辦法,只好放她進去看看。

看到陸青冥已經略微紅潤的臉色,靈夢兒才終於放下心來,可惜沒能看太久就被袁雪桐攆出去了。

「靈妹妹,方正現在你我都無事做,你便與我說說話吧。」袁雪桐忽然開口說道。

靈夢兒怔了一下便答應了,其實長這麼大,除了陸青冥與她講過幾句不含絲毫利益的話之外,這是第一個願意與自己談話的同齡人。

兩人便相攜緩步走向後院里,尋了清凈處談心去了。

此時乃是夏日,艷陽高照,甚是灼人,靈夢兒在房門口坐了兩個時辰,袁雪桐則是在裡面忙了一個時辰,兩人皆是一身熱汗。此刻進入後院的小林中,頓時覺得渾身清涼,清爽無比,感覺人生幸福莫過於此。

「袁姐姐,你們這裡好濃的葯香啊。真舒服。」靈夢兒不由讚歎道,醫師的林子就是不一樣,充滿了靈藥的香氣。

袁雪桐回應道:「這個倒不是我自誇,我這小林子里種植了數十種一品靈藥,甚至有幾株二品靈藥,絕對是大日七城最有靈氣的地方。」

「嗯,嗯。」靈夢兒貪婪大吸一口氣,相對於整個極東之地的幾乎毫無靈氣,此處確實就如天堂一般。

袁雪桐沉吟一陣,才緩緩說道:「靈妹妹,你和陸青冥怎麼認識的?」這句話不知醞釀了多久才終於說出口,其中蘊含的意蘊到底有多少,也沒人知道。

「我啊,這個……」靈夢兒想到自己與大**的相遇,忽然不敢開口了,這實在太羞人了,只好弱弱的說了句,「其實,我們大概六天前才認識。」

「六天前?」袁雪桐十分驚訝,任何聽到這裡都會驚訝,才六天就成為了這麼熟路的朋友本就是比較不可思議的事,更何況是和魔鬼劍客建交。

「是啊,我們可是生死之交,江湖情義。」靈夢兒自豪的碩大,這個純屬單方面認為,生死是差一點了,但是江湖情義就只有大小姐您才有這樣的想法了。

「呵呵。」袁雪桐忽然絕得自己的腦袋不夠用了,難道這個陸青冥真的不是陸青羽?然,這只是自欺欺人罷了,陸青羽就是陸青冥,陸青冥就是陸青羽。

「你給我說說怎樣,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又是怎麼經歷生死的?」袁雪桐繼續問道。

靈夢兒完全是個單純的大小姐,根本沒什麼心機可言,偷偷看了周圍一眼,才壓低聲音紅著臉說道:「其實,他就是個壞壞的**。」

袁雪桐直接要暈了,這句話太不符合實際了,直接就顛覆了她的認知,冷酷無情的一夜殺戮數十的魔鬼劍客到靈夢兒口中竟然成了「壞壞的**」。

隨著靈夢兒繼續訴說,袁雪桐越來越感到不可思議,兩人的初見竟然是陸青冥偷看大小姐洗浴?要不是她一眼就看出靈夢兒沒有說謊,要不是之前陸青冥親自承認過自己的身份,她都要以為這是兩個人了。

這究竟是兩年時間改變了陸青羽,還是自己從來就認知錯了?

「你說的真的是陸青羽,也就是陸青冥?」袁雪桐終於忍不住問道,得來的卻是靈夢兒肯定的回答,直接就不說話了。

然而聽到靈夢兒說到兩人之後幾天的相處,袁雪桐才覺得正常了一些,冷冰冰的拒人千里之外,孤傲的獨自一人我行我素,這就是陸青羽了。

「你不知道,他是多麼好笑,他給我的明明就是養元丹,可是卻硬要騙我說是毒藥,不過我知道,憑他根本沒必要給我毒藥。」靈夢兒邊說邊笑著,很是開朗的那那種笑。

「嗯。」袁雪桐茫然點點頭,繼續聽靈夢兒說。

不知不覺,靈夢兒說到了陸青冥將自己送出玄氣白霧之事,袁雪桐越加茫然了,心中卻暮然升起一絲淡淡的嫉妒。這種感覺讓她嚇了一跳,急忙摒除雜念。

「可是,靈妹妹,你可知道,魔鬼劍客的傳說。」袁雪桐輕輕說道。

「什麼傳說?」靈夢兒好奇的問道。

「一個無情劍客,在大日七城人人得而誅之的可怕劍客,他被稱為魔鬼劍客。」袁雪桐語氣中有點哀傷,繼續緩緩說起大日七城耳熟能詳的魔鬼劍客的故事。 玄氣白霧處,兩道人影隱隱出現,一人生得端端正正,面帶鋒芒之意,另一人卻是一副老實模樣,甚至有些畏縮。此二人,便是神秘的賈亢和孫平堅。

「竟然是在玄氣白霧中?」賈亢有些驚訝和無奈的說道,「明知道其中有好東西卻不能得到,這真是折磨人啊。」

孫平堅深有同感,只好安慰道:「可惜了,看來也只能先離開了,等報給上面的大人再說。」

「問題是現在你敢去說嗎?」賈亢嘆了口氣說道,「當初就知道這個任務不好做,現在還是一點頭緒都沒有,可該怎麼辦啊?」

孫平堅不知者倒是不怕什麼,很是樂觀的安慰賈亢:「沒關係,反正還有半個多月的時間,足夠了。而且發現玄氣本源白霧也算大功一件,足夠將功抵過了吧。」

「但願如此。」賈亢微嘆,心中卻知道大人之在乎明皇的升天**,別的都是次要。

兩人失望的離開玄氣白霧,實在沒想到自己兩人竟白白跑了一趟,看這玄氣白霧也知道明皇的東西不可能在裡面的,如此,只好繼續去漫無目的地尋找了。

走了不遠,兩人面前出現一處空地,血腥味忽然飄來,兩人皆是一怔,放眼望去,竟是十幾具屍體躺在空地中。

兩人接近屍體,賈亢伸手檢查了一下,待看到屍體上的上傷痕時,他竟是猛然一震,失聲喊道:「斬風劍法?明皇創造的地級劍法?」

「什麼?」 林九九的錦鯉日常 孫平堅也是震撼的看去,呢喃道:「包含五大玄法和五大靈法的地級**?」

「是,」賈亢興奮得就要開始解釋,可是卻又忽然止住,示意孫平堅不要說話,並將之拉到一旁的草叢中。

又一隊人馬出現在了這片空地上,他們衣著與死者相同,想來應該是同一個勢力的人——「青龍」。

他們一看到這滿地同門的屍體,除了憐憫外,竟沒有其他的表情,為首隊長很冷靜的分析道:「屍體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也就是說,從之前聯繫不上他們時,他們就已經遇害了。」

「而且,這是……陸……青……羽的劍法。」隊長很是沉重的說出這句話,眾人皆感覺到了一種凝重的氣息。一個小隊被殺,而且是陸青羽——現在的陸青冥乾的。這一切預示著陸青冥即將與「青龍」再次對上了。

「先回去報告團長大人。」隊長一聲令下,一種傭兵立即轉身離開,連腐爛的同伴的屍體都不管,紀律很嚴明。

「陸青羽?」暗中的賈亢頗為詫異,沒想到之前自己絲毫沒在意的魔鬼劍客竟然就是自己此行任務的目標。真是緣分啊。

孫平堅卻是再次受陰影影響,身體微微顫抖,有些害怕即將與陸青冥對戰。

百草堂中,還沒有待袁雪桐說完,靈夢兒已經氣憤的站了起來,口中恨恨的說道:「真是可惡,為了這麼自私的理由就殺這麼多人,簡直不是人,他怎麼就能活在這世界上了?」

靈夢兒的反應比袁雪桐想象的要激烈,卻也在情理之中,說實話,就是陸青冥自己聽到這個故事都覺得這個「魔鬼劍客」太無情無義了。

然而,靈夢兒在發泄一頓后卻又立即改變了態度,一臉笑意的說道:「大**就不一樣了,他雖然也是經常冷冰冰的,可是有時對人還是很好的,看起來對人毫不在意,可是心底里卻是細膩的很,很能照顧人。」

對此,袁雪桐保持沉默,心中嘀咕:「敢情講了大半天你還沒意識到你口中這位大**就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鬼劍客啊?」

時間,總是在不知不覺間就走過了,如白駒過隙轉瞬即逝,兩人談話間時間已經來到了黃昏時刻,天氣總算不在灼熱,可是卻變得悶熱無比,亦是難熬。

「原來已經說了這麼久了,大**應該醒了吧。」靈夢兒問道。

「嗯,應該已經醒了。」袁雪桐無奈的回答道。

靈夢兒一聽此立即便朝著陸青冥所在的房間跑去,速度極快,如卷過一陣風一般。

靈夢兒一向就大大咧咧,此刻著急之下,更是直接就沖入陸青冥的房間,這讓在其身後遠處的袁雪桐很是汗顏。

袁雪桐心中不解,不由呢喃道:「你是何德何能,讓如此人物牽腸?」

可是,袁雪桐還沒到達房門口就見靈夢兒又急沖沖地跑了出來,也不知是遇上了什麼事,如此著急?

袁雪桐急忙過去詢問道:「靈妹妹,怎麼了?」

「他……他,大**不見了」靈夢兒用力握住了袁雪桐的肩膀,急促的說道,手中還有一張白色的紙片。

袁雪桐畢竟鎮定,只好安慰道:「莫要著急,或許他只是四處走走,他的傷勢癒合很快,現在能四處走走也屬正常。」

靈夢兒聽了袁雪桐的話后,焦急之色卻是沒有絲毫改變,而是將手中的字條拿了出來,說道:「他留下了字條,他離開了,不回來的。」

「不會來?」袁雪桐立即從靈夢兒手中拿過字條:夢兒姑娘,已走,莫念,事了后帶你離開。

「短短十五個字,十分符合他的性格,然而留字條卻也不符合他的性格。」袁雪桐很快做出判斷,「事了?什麼事了?」

「事?」靈夢兒一怔,卻是似乎想起什麼,便說道,「我隱約聽他說過,他要找什麼人報仇的,他該不會現在就要去報仇了吧?」

袁雪桐無言,心頭卻猛地一震:「報仇,誰和他有仇?『青龍』?還是整個大日七城?他又要開始殺戮了嗎?」

兩人怎麼猜都無關陸青冥的事,他此刻已經不在百草堂了,甚至不在這黎城了。

身披麻衣,頭髮散亂,臉上弄得弄得一團糟的陸青冥緩步走在烈城大街上,體會著周圍的暴躁的氣息,心中對烈城霸主青龍傭兵團有了一個更深刻的認知——尚武喜斗。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且在這烈城凝聚其元神再行後面的事吧。」打定主意,陸青冥隱匿好氣息,往隱秘的地方行去,沒有遭到任何人注目。 不管是武者還普通人,要想掌控存在於自身身體里的力量,就必須要有強大的精神力量。而當武者開闢氣海,練出真氣后,普通的精神力量已經不足以操控這樣的力量,於是元神一說便出現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