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很好,那我便向你好好討教討教。」說時遲那時快,沈天星拔出靈劍來就揮劍斬下。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秦封反應不慢,極快的捏出石龜護甲,堪堪阻了靈劍一瞬,只此一瞬間秦封攬住身後的蘇清飛身向後。

蘇清才抽出冷月鞭,卻聽秦封傳音,「沈天星既然仇怨只針對我一人,我自單獨對抗,若非生死威脅,你萬不可插手。」

這種堅持大抵是秦封的另一種保護,蘇清不答應卻也不得不從,若只是切磋比武應該不會危及存亡。

蘇清只嘆一口氣,緊握著冷月鞭,緊盯著二人比試。

沈天星合掌作劍訣,靈劍虛空立於指上,在半空中劃過半圈,靈氣從劍身溢出,繪出一架五色彩虹橋,虹橋中五光凌冽,為劍光所化。

「呔」法訣完畢,彩虹橫空而起,五色劍光以兇猛之勢席向秦封。

此劍訣名為「彩虹橫空」,秦封見過,飛虹劍招第五式,比其弟高級試煉時所施第二式「彩虹漫天」威力厲害許多。

一上來就是強力劍招招呼,秦封不敢大意,以靈劍做盾,一劍化七劍,將秦封護在其中,秦封手掐金訣,金行之力匯入靈劍中,金芒大盛,接下沈天星的彩虹橫空之劍招。

秦封不等,聚金行之力為數個金靈破空向沈天星疾飛而去,沈天星不慌不忙,揮袖間化出靈光一一擋下,似不費吹灰之力。

二人交手數招,蘇清在旁看得心驚。

這沈天星體內靈氣充盈,不懼劍訣消耗,招招都是威力十足,若非秦封天眷單靈根怕是真得會在這招招劍訣中被耗盡體內靈氣。

蘇清握緊手中靈鞭,秦封雖未落入下風,但如此下去,即便是天眷單靈根體內靈力雄厚,只是堪堪練氣七層修為怎可能敵得過練氣大圓滿所集聚的靈氣。

秦封也知曉自己自身處境,見這沈天星氣息不變,知其未盡全力,若想真正擊敗他只有可能動用秘法。

幾招對戰下來,這沈天星似真心只是討教比試一般,秦封心下思忖,看來這沈天星並非急紅了眼、怒上心頭想要替他親弟報仇。

既然並無下殺手之心,何必強奪一個勝負!

如此想來,秦封飛身而起,九劍其八在周身旋轉,一劍立於頭頂之上。

秦封作劍訣,八劍止於坎離二向,頂上靈劍,電光閃爍。

劍訣終,電光止,一道閃電自靈劍而起,劈向沈天星。

沈天星大驚,運劍作無形劍遁欲躲避電光,誰知這電芒竟似綿延不絕,逼得沈天星避無可避硬接下秦封這記坎離閃電。

靈劍脫手而出,電芒未打中沈天星弱點,只是劃破沈天星衣裳砸進一旁巨石之上。

沈天星後退些許,猛地頓住,不再施法。

他頭顱低垂,然後低聲而笑,隨後聲音越來越大,終於仰面大笑。

笑完,面色稍霽,只說,「秦師弟果然天賦極佳,這控制劍訣的手段非常人能敵。吾弟輸得不冤。」

蘇清見二人不再對招,便御風飛到秦封身邊。幾息便至秦封身旁,蘇清輕拽秦封衣袖,關心問道:「可曾受傷?」

秦封拍拍她的手,示意她無事,莫要緊張。

見秦封氣息尋常,靈力並未耗盡,並無逞強之意便放下心來。

轉頭見沈天星背負靈劍,正看著他們,眼神透過他們不知看向何方,蘇清反覆看到他似是明朗的臉上透出深深地失落。

至少剛才的笑聲大抵說明了一切。

沈津鶴雖然不是育仙堂出來的靈根極佳之輩,但也是稀有體質、修行不凡吶。

「沈師叔承讓了。」

「好說,我的確輸你半招,說不得承讓。」沈天星揮揮手,並不接秦封謙辭。

「我弟技不如人也活該他受此一劫。」沈天星提起親弟,疲憊與失落再也掩藏不住。

蘇清只得開口關照,「不知沈津鶴師兄如今可好?」

沈天星嘆了一口氣,緩緩說出沈津鶴的遭遇和那日在登仙城尋到他后發生的諸事。

高級試煉結束后,沈津鶴並未被隨意地丟在登仙城內,而是被平日里熟識的一位師弟移至普通客棧的客房內。

惡魔總裁的寵物老婆 那師弟給他服下丹藥,治療體外之傷,又為其繳納了幾日房錢后,便仁至義盡的離去。

沈津鶴在客房中昏睡了幾日茫然的醒來,思及之前發生諸事,趕忙運氣探入丹田,誰知靈氣匯入丹田便散去,靈氣不存修為不在。

沈津鶴大驚,幾欲崩潰,終是被這一事實打擊地清醒過來,想到是由自己暗中施手段多次挑釁於他人才落的此般下場,不由恨意上心頭。

所謂恨意並非對秦封二人,而是對他自己。

他本性並非此番善妒且小人,事實上多年相交之人都覺沈津鶴心性平和,待人溫雅,不然也不會在丹田被毀、失了前程后,依然有人將他妥善安置。

沈津鶴記不得自己何時性情大變,這段性格變化的日子仿若一場荒唐大夢。

沈津鶴越是思量越是覺得自己自該得此報應,躺在床上幾欲猛磕玉枕,恨自己為何迷了心智。 沈天星是在宗門收徒後幾日歸宗的,然而不見親弟,心中不定。

他攔下同去收徒的內門弟子,問其親弟下落。

那弟子不知實情真偽,只是說了沈津鶴毀了丹田,被留在了廣仙城。

沈天星登時怒髮衝冠,厲聲問那弟子到底是何人害了沈津鶴。

弟子承受不住築基境修士的怒火,哆嗦地道出秦封姓名后,被沈天星氣勢所震,手腳並用地逃走了。

沈天星大怒,手中靈劍錚錚作響,幾欲控制不住要衝去斬了秦封。

但幸而沈天星並非衝動之人,知道現下並非莽撞地報復之時,而是要去尋親弟看他傷勢如何。

沈天星抵達廣仙城后,憑著兄弟間血脈聯繫找到沈津鶴。

當時的沈津鶴衣冠襤褸、頹唐地躺在客棧床上,滿面懊惱之色,幾近紅了眼。

見到沈天星來,沈津鶴慚愧地似要鑽入牆中。

沈天星那時可不知親弟想法,趕忙上前握住沈津鶴脈路探去,內腹外身皆無傷,但丹田卻產生裂縫已是廢了。

沈天星觀親弟面色,沈津鶴閉眼不願與沈天星對視。

沈天星怒上心頭說道:「是那秦封小子毀了你?津鶴莫要憤恨,兄長替你去取了那小子的人頭以銷你心中不平。」說著,沈天星便大步往外走去。

沈津鶴頓覺兄長誤會,急忙起身叫住沈天星。

「津鶴,作何攔我?」

「兄長,並非你看到的這般。」沈津鶴坐在床上,低垂著頭,雖不願面對,但還是事無遺漏地向沈天星說出了這一陣子的荒唐。

「兄長,是津鶴自作孽啊。」沈津鶴握拳反覆捶打床面,自責深重。

沈天星聽了親弟闡述,不想竟是親弟挑釁在先而造成的如此後果,怒氣並未散去,心中不解又起。

他知親弟性格,修士不會平白無故性情大變,沈津鶴身處其中看不出這關鍵所在,沈天星看得明白,只怕親弟性情大變也是有原因的。

「津鶴,不管如何,你需跟我回宗門見我師尊。我思覺你這性情大變另有隱情,而且你這丹田雖破卻為盡毀,師尊通曉丹途,說不得能治癒你。」

「兄長,此話當真,我確有機會重新修行?」沈津鶴並非沒有在意沈天星說他性格變化另有隱情,實在是可重入修行讓他更加在意。

「正是。事不宜遲,你快隨我回宗門。」

沈天星攜著沈津鶴飛快地來到宗門陽炎山,此處山峰是沈天星師尊金丹真人賀陽洞府所在。

沈天星領親弟拜見師尊,見沈津鶴突爾性情大變挑釁他人被毀丹田的事,說與師尊聽。

賀陽真人已活上百年,見識非凡,一聽沈津鶴性情大變便猜到其中關鍵。

他抬手虛放在沈津鶴頭頂,真元匯入,探入紫府,果然被魔念所侵,因這幾日沈津鶴遭了大劫,自身意識強烈而微微制住魔念才讓他清醒了些許時間。

賀陽真人收回真元,負手皺眉,同二人說道:「津鶴性情大變,是因魔念浸入紫府所致。」

凡人修士皆有魔念,只是修士多修行克制,每境界都會除魔念,不為魔念所擾。

沈津鶴雖才練氣,卻好歹已入修行,又非魔修,竟被魔念所控,直接走火入魔,沈津鶴登時羞愧難當。

「你也莫要自責,吾觀你這魔念似有實質之象並非尋常虛無縹緲,恐怕這魔念並非你自身所化。」這次是賀陽真人皺眉之處。

「師尊之意是吾弟被人加害,偷偷種了魔念?」 千年妖狐的僞仇新狼 沈天星聽懂賀陽真人話中所指,大驚失色,廣源仙宗之內怎會有人操縱魔念,這隻有魔道之人才會施展的手段,這般想著,側身問沈津鶴,「你宗門收徒前可有出山門。」

「確有,但只是入了廣仙城而已。」沈天星更是不解,全然不知何時被人加害。

「既然津鶴出過宗門,廣仙城內人員混雜也並無可能。」賀陽真人對魔道中人並無好感,如今看來這廣仙城內也是混亂,看向沈津鶴又道,「此事還得從長計議,趁現在魔念被壓制,津鶴先隨我去除了這紫府魔念才是緊急。」

「真人,那弟子丹田……」丹田能否修復,可否重修才是沈津鶴關心的重點。

賀陽真人思忖良久,「你這丹田有方法可修復。」

「當真。」二人頓時大喜,「該如何?」

賀陽真人見二人喜形於色,卻又搖了搖頭,「雖有法但卻不可施展。本座早先遊歷得過一丹方,名曰回生。此丹只要體內生機不絕便能重塑筋骨,若是丹田未被盡毀亦能恢復如初。只是丹方所需藥材皆是珍品,本座此處仍缺兩味藥材。」

「師尊是何藥材,弟子赴湯蹈火也要為津鶴尋來。」

「其一名為血靈參,外觀似普通山參,但內里為血色,百年成熟,成熟后,方圓三尺皆枯敗,周遭土地入焦土,血靈參便深埋於其中。」

「其二名為清凈蓮,此為雙生並蒂蓮,雙花綻放之際會在根部凝結一顆靈珠,可在消去走火入魔所致的後遺症。」

……

沈天星說起這兩位藥材便是嘆氣。

沈津鶴除魔念要七七四十九日之久,這些日子沈天星便是翻遍了宗門藏書閣也如大海撈針尋之不見,后又去了廣仙城交易攤前一一問詢皆是答曰不知,可是讓沈天星滿心焦慮。

後來不知從哪個食客的閑語中聽到有一處新設的靈藥秘境,傳出的靈藥流言似乎與清凈蓮甚為相似。

沈天星頓時大喜,誰知出去一打聽,負責的金丹真人明言築基以上的修士皆不可參加。

這得而復失著實讓沈天星的心情一落千丈。

那日,沈天星回宗路上,偶遇同沈津鶴一起在主峰當值的幾名內門子弟。

那些主峰子弟見他,便有人提起沈津鶴來。

「我等聽說沈津鶴被那初入內門的秦封重傷,不知沈道友先下如何了?」話是說得像對沈津鶴的關照,可出口又將沈津鶴的窘事在眾人面前說出來。

沈天星心下煩躁,不欲與他們多做交談,只是敷衍回道:「生命無憂,丹田被毀。」隻言片語只是作實闡述。

誰知那群主峰子弟竟群起激憤就提起劍來,「那秦封好生歹毒,竟下這般狠手,我等定要讓那秦封嘗嘗苦頭。」說著這一群人竟要離去,似真的要去尋秦封霉頭。

沈天星心中不悅,心想這群子弟怎麼如此衝動行事,簡直荒唐。

思忖間,沈天星便將眾人攔下,說道:「勞煩各位師侄仗義,但此事為我沈家私事,報仇一事當由我親自前去,各位師侄還是莫要牽扯其中。」

沈天星雖攔下要去尋事的主峰子弟,但他要親自報復秦封的消息卻也經此傳開。

沈天星被藥材一事忙得焦頭爛額,又時有沈津鶴先前同職之人多番詢問,恰逢二人出門做任務,沈天星索性說道:「那小子如今不再宗門,待他回來,我定要去找他討教討教。」

沈天星如此說法才導致了秦封二人此後經歷,幸而秦封二人當時堅決的拒絕了申祺福的建議。

否則,這凡人脈和師承脈這恩怨恐怕再也消不去了。 豪門隱婚:總裁的有限寵妻 新設的靈藥秘境?蘇清沒去過秘境,書上看到的多,最近唯一聽到的秘境消息是符翰齋尹飛口中的黃元秘境。

遂問道,「不知沈師叔口中的靈藥秘境,是否名為黃元?」

「當真是。」沈天星眼眸驟而發亮,他驚喜萬分地問道,「你們是不是要去黃元秘境?!」

蘇清和秦封還真沒有去黃元秘境的打算,但是沈津鶴之事因他們所致,其人又恢複本心痛悔前因,反倒讓人想出手幫助了,再說去秘境對他們並無壞處。

蘇清略微點頭,秦封見狀便答應了沈天星,「黃元秘境下月月初開啟,到時我會和蘇師妹前去歷練,自會替沈師兄留心清靜蓮。」

「好!甚好!」沈天星大笑,發著內心,真誠而歡喜,「那沈某代吾弟謝過二位相助,前塵恩怨咱們一筆勾銷。」

沈津鶴的事和平解決,多少讓人心下舒坦很多,告別沈天星,二人徑直回了燕雲峰洞府。

崖台之上,筮蓍種依舊沒有發芽,平整的土地上荒蕪一物,蘇清無法只得又捏碎一枚聚靈丹灑下。

這樣消耗靈丹的方法在他人眼中,大概是暴殄天物罷。

只可惜二人資質在前,悟性在後,聚靈丹多,就這麼任性!

另一邊,玉露草九葉微卷,見這色澤長度已經程度,過些天應該能收穫第一杯九葉上凝結的玉露。

蘇清心下歡喜,齊備了材料應該就能煉丹了。

回到洞府中,拿出新得的紫宸狻猊鼎放入煉丹房內。

蘇清洞府內的煉丹房是交流會後,特意找秦封鑿出的空間,然而這間煉丹房甚是不工整,本該是四方的房間,生生凸出了一角,變成了五方,那凸出的一角卻是秦封制符室的牆壁。

二人誰也不是規劃洞府走向的好手,導致另加一個房間卻變成如今這奇怪的模樣。

身無牽連,感悟鞭法都覺得順暢。

月華鞭法第二式長鞭之下施展的甚是熟稔,蘇清只覺去黃元秘境前實力又提升一層。

既然去秘境,功法要提升,這丹藥還得準備,當初特意移植過來為制回元丹的玉露草也已經成熟,事不宜遲,蘇清準備去百草堂兌換些材料,然後開爐煉丹。

廣源仙宗的百草堂是一個奇妙堂口,它處在仙宗內外門交叉之處,又同育仙堂背靠背而立,同育仙堂一樣不屬於內外門。

它是一個獨立的葯園,不受內外門規矩約束,常年有個築基境的師叔伺候靈藥。

幾日後辰時,蘇清選了一條沿著育仙堂圍牆的小路繞去百草園。

再臨育仙堂門前,門口大字依舊威懾赫赫。

隔著圍牆,意外地並沒有聽到育仙堂內朗朗的讀書之語,反而聽到內部嘈雜的劍招比劃聲。

這育仙堂改了授課的方式,開始晨間習劍了嗎?蘇清有些疑惑。

可惜這出了育仙堂,如非授權就進不去。

更別說用靈目決向內一窺究竟了。

被教習師父抓住,大抵又是閉門思過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