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怎麼了?不敢嗎?」看著洪昌等人猶豫,蘇日安看著洪昌他們揶揄一笑。

2022 年 3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誰不敢了,我們是沒問題,可是你們能夠拿出兩千金幣嗎?」慕容白說道。

「金幣,我們自然是能夠拿的出來的。」說著,蘇日安便掏出了一大袋的金幣,沉甸甸的金幣放在了桌子上,那落在桌子上的聲音,讓人知道,這一袋子裡面的金幣絕對不少。

「這裡面滿打滿算不過一千多點,我們要的可是至少兩千金幣吧。」聞人羽說道。

「放心,如果我們輸了,絕對不會少你們一個銅幣,我已周家的名譽保證。」這時候周永傑開口說道。

雖然不知道蘇日安為何想要和洪昌他們賭,但是看著蘇日安那自信的神色,周永傑知道,蘇日安應該是有自信的,對此他不介意幫蘇日安一把。

「你說以你周家的名譽保證就能保證?」有人質疑周永傑。

「夠了。」洪昌皺眉呵斥了一句,「別人不行,但是周永傑是絕對能夠代表望江城周家的。」

洪昌和周永傑認識不小,對於周家的情況洪昌是大致的知道的,所以周永傑說出那樣的話,洪昌是絕對不會質疑的。

「好,既然周永傑你作保,那我們便賭了了。」沒有在繼續猶豫,洪昌便點頭同意了下來。

蘇日安起身,一群人便來到了石料所在的區域。

「怎麼挑?誰先誰后?」洪昌看著蘇日安問道。

「隨意,如果你們想,那你們便先好了。」蘇日安說道,誰先誰后對蘇日安並沒有他大的區別。

這片石料區域,有著十數萬的石料,大大小小的都不相同,但是價格是相同的。

按照普通的感知方法,那是很難從這裡面感知到擁有元晶的石料的。

但是蘇日安就不同了,他可是有著天地之眼存在的,埋藏在地下深處的礦脈他可能看不到,但是這只是隔了一層石皮,蘇日安是完全能夠通過天地之眼看到的。

蘇日安在一開始看過去之後,就已經發現,這十數萬的石料之中,擁有元晶的不過只是數千而已,佔比極其小。

聽蘇日安說能夠讓他們先選,洪昌也不矯情,點了點頭,然後便開始和一眾青年開始在石料上挑選了起來。

石料的價格都是五十銀幣一個,一千金幣,那能夠足足挑選兩千個石料。

就算是他們都是修鍊者,挑選兩千個石料,還是讓他們累的夠嗆。

看著洪昌他們挑選出來的石料,蘇日安眼中異彩閃爍,一眼就看出了這石料之中有多少元晶了。

他們運氣還不錯,兩千塊石料,足足有二十一快之中含有元晶,具體切割之後,能夠分割出來五十塊元晶,總體價值而言,算是虧了。

與幸運晶坊結賬之後,他們看向了蘇日安,等待蘇日安的挑選。

蘇日安微微一笑,看著周永傑和夏瑤說道:「你們都各自挑一些。」

「沒問題嗎?」周永傑有些擔憂的問道。

「放心吧,絕對不會有問題的。」蘇日安給了周永傑一個放心的眼神。

「那好吧。」周永傑點了點頭,轉身開始仔細的觀察石料,小心的挑選起來。

「隨便選嗎?」夏瑤問道。

「嗯,隨便選。」蘇日安點了點頭:「按照你自己的感覺走就好。」

夏瑤點了點頭,閉上眼睛精神力輻散開來,開始以她的方法挑選。

「呵呵,精神力探查?天真啊。」看著夏瑤的動作,洪昌他們笑了起來。

精神力感知之下,這些石料都是差不多的,極難分辨不同,而且就算是分辨出了,也會得到和預料中不同的結果。

憑著自己的感覺,夏瑤很快就挑選出了十多塊石料,讓蘇日安意外的是,這十多塊石料之中,居然就有一塊其中含有元晶。

心中微微笑了笑,然後開始自己挑選石料。

憑藉著天地之眼,蘇日安率先挑選出了和洪昌他們所挑選數量差不多的數量,然後便開始隨意的選擇了。

有著自己的挑選,加上夏瑤剛剛挑選出來的,已經是穩穩的獲勝了。

之後的挑選就非常隨意了,蘇日安都不怎麼看,隨隨便便的挑選了足夠數量的石料。

「開始吧。」

兩方將石料運到了開石的地方。

兩方開石,吸引力大量的目光,很快這裡就被圍了起來。

雖然開始天天都有,但是一次性開這麼多的,還是很少的。

大家都想知道,開這麼多到底是會賺還是會賠。

先開的,自然是洪昌他們的。

在一群人期待的目光之下,一顆顆的石料化作粉末。

沒有元晶是失望,有元晶則是欣喜,可惜的是,終歸是失望多過欣喜。

最終的定格和蘇日安所看到的一樣,二十一快石料之中蘊含元晶,切割之後能夠分出五十塊元晶,這算是血虧了。

不過對於虧還是轉洪昌等人並不是很關心,最終關心的則是蘇日安他們能夠開出多少,如果比他們少的,那他們就不會虧,反而是賺了,而且賺的還不少。

「開始嘍!」隨著一聲吆喝,蘇日安他們的石料開始打磨起來。

周永傑和夏瑤二人都緊張的看著打磨的石料,而蘇日安則是一臉淡然。

地一塊石料打磨完畢,並沒有出現什麼意外的結果,讓周永傑和夏瑤都有些失望。

不過第二塊石料的打磨,讓他們立刻收斂起了失望的心情,繼續緊張的看著打磨師傅手中石料。

一塊塊的石料打磨下去,打磨出來的元晶也逐漸的變多了起來。

石料打磨了大半,得到的元晶已經追上了洪昌他們的數量。

這讓洪昌他們的心立刻提了起來。

「呼~之後的沒有……之後的沒有……」有人已經開始碎碎念了起來,在那裡祈禱蘇日安之後打磨不出來。

平局,那就不會有額外的賭注,大家都是拿著自己的元晶離開,虧損的,不過是購買石料的金幣。

可一旦蘇日安之後有一塊石料中開出元晶,那洪昌他們就會輸了。

洪昌已經面無表情,此刻心中也已經提了起來,但是洪昌隱隱已經感覺到,這次他們很有可能會輸。

蘇日安他們還沒有打磨的石料大概還有兩百個左右,這兩百個不出元晶,也是有可能的,但是可能性不是很大。

果然,在之後的第二十個石料開始打磨之後,很快就漏出了裡面元晶的顏色。

這一來,洪昌等人臉色頓時慘白,這已經意味著他們輸了。

連同購買石料的金幣,足足兩千金幣,雖然大家分攤,但是對他們來說也算是一筆巨款。

而一直擔心著的周永傑和夏瑤,都鬆了口氣,之後便是漏出了開心的神色。

一千金幣的收穫之外,還有這麼多元晶的收穫,這次收穫算是非常的豐厚了。

後面就再沒有懸念了,最後的一些石料,又有三個開除了元晶,最後一塊開玩,蘇日安他們元晶的收穫定格在七十一塊元晶,當然,是切割過的元晶。

這比洪昌他們的多出了整整二十塊。

「看來這幸運女神是站在我這邊的了。」最後一塊元晶開玩,蘇日安便笑著看向了洪昌他們。

「不可能,你肯定作弊!」

突然一聲尖叫響起。

眾人看了過去,是洪昌他們中的一個人。

蔣平文,雖然也有些家世,家族掌握了一個城市,但是卻並不是太過富裕。

這次輸了,分攤下來各自要承受的根本不是蔣平文自己能夠拿出來的,到時候絕對會要依靠家族,可這樣一來自己就會受到家族的責問。

分攤下來,至少也要一百多金幣,這麼多金幣,可是相當於家族三個月的稅收了,這筆錢就這麼飛走了,即使蔣文平在蔣家之中有些地位,也不無法免責的。

「作弊?」蘇日安輕笑了一聲:「這裡是海王城、救世谷和白焰閣聯合開設的幸運晶坊,你覺得有人能夠在這裡面作弊?」

「沒錯,幸運晶坊絕對不會有任何作弊的可能。」這時候,一個中年人走了出來。

庄睿是幸運晶坊的管事,這裡的事情他早已經關注,這時候有人跳出來說作弊,那顯然是在說三大勢力和蘇日安是一起的,這怎麼能夠讓庄睿忍得住。

自己運氣不好就說有內幕,作為幸運晶坊的管事,自然是見的多了,如果只是普通人,那庄睿自然是不會管。

但是這些人一看就是各個城市中的年輕一輩,如果讓他們出去隨意亂說,那他幸運晶坊的名譽就毀了。

「我幸運晶坊開設已有數百年歷史,從沒有任何人能夠作弊,如果有人想要誹謗我幸運晶坊,那我幸運晶坊的三個大老闆也不是吃素的。」庄睿看向蔣平文。

庄睿的目光,讓蔣平文的臉色再次一白,變得毫無血色。 警察一聽,這好啊!只要能夠單獨聊,那事情就有商量的餘地,好啊!

他們雖然不知道,花小寶這個特勤局的人為什麼出現在這裡,但只要聊,那就一切好說。

起碼說明一件事情,這不是特勤局做的局,沒有請君入甕的意思,沒有故意藉此事找他們的麻煩。

聊!當然要聊!

中年警察小心地問了一句:「咱們去警車上聊?還是去靈堂?」

花小寶臉色不太高興,語氣冷淡說道:「靈堂是給誠心悼念的人進去的,警官還是不要進去打擾的好,咱們就去你的警車裡聊吧。」

中年警官馬屁拍在蹄子上,落了個沒趣,但還是要笑臉相迎說道:「好,那咱們就去車上聊。」

楚雄輝一聽,不對勁啊!

這什麼情況?那個小本本是什麼?

你們要單獨聊聊?單獨聊聊是什麼意思?

所有的疑問化作他的一聲大喊:「舅舅!」其中,聽著很是幽怨!

但,沒卵用,所有人都當聽不見。

來到車裡,這位警官把花小寶的證件雙手奉還。

花小寶接過收好,說道:「怎麼稱呼?」

「鄙人澳城市警察局城西分局局長,趙西才。」

「哦,趙局長,請問趙局長,對今天這事怎麼看?」

花小寶這是將問題拋給他,看看他的態度。

趙局長一臉苦笑,說道:「花兄弟,我這樣叫你可以嗎?」

這是要拉關係,他自己身為局長,叫花小寶長官是不可能叫出口的。

花小寶無所謂道:「可以。」

趙局長見花小寶不是很難說話,心裡就踏實了許多,說道:「花兄弟,是這樣的,我們接到群眾舉報,說是有人在這裡打架鬥毆,所以才出警過來的,我們不知道你們特勤局在這裡辦事,早知道我們就不會來了。」

這是推卸責任,他不可能說,他與楚雄輝早就勾結好的,故意等著這邊鬧事,那不是傻嗎?

花小寶淡淡說道:「這樣啊,那現在豈不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得一家人?」

趙局長順勢說道:「不就是嘛!我看我們就撤了,花兄弟你們特勤局要做什麼,咱們警察就不插手了,你說這樣可好?」

花小寶要的就是這樣,但他知道這這傢伙是楚雄輝的舅舅,怕他背後耍陰招,便敲打一下。

他先是點點頭,說道:「這樣也好。」

然後話鋒一轉,用古怪的語氣說道:「趙局長,經過這事兒,咱們也算是認識了,以後可能免不了還要麻煩你的。」

這話就看聽者怎麼聽了,換個思維,也可能是,你要是不識相,以後也可能會找你麻煩。

趙西才身為局長,當然能聽懂此話的內涵。

他道:「花兄弟,你放心,以後需要我們警察配合的地方,儘管吩咐,配合特勤局工作,這本就是應盡的義務。」

「好。」

花小寶主動伸手,雙方握在一起,算是達成了和解。

突然,花小寶又道:「那個……楚雄輝是你外甥?」

趙西才眼皮一跳,趕緊說道:「花兄弟請放心,我是人民公僕,絕對不會徇私枉法,他該受到怎樣的處罰,我一概不問。」

這就是說話的藝術了,他知道,自己這個外甥肯定得罪了花小寶,他沒有說依法處置,而是說一概不問,那意思就很清楚了,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我不管了。

花小寶哈哈一笑,心照不宣。

下了車,趙局長立即喝道:「收隊。」

得到命令,一眾警察迅速收隊,全部回到車上。

楚雄輝大驚失色,喊道:「舅舅!舅舅!」眼神中充滿了恐懼與絕望。

但趙西才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跟自己的仕途比起來,你這個外甥,難道還要拖我下水嗎?

在一眾人的驚愕眼神中,警察走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