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我以為你嚇的不敢來了呢,咱們之間的仇怨,今天你必然要還個乾淨。」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一見到陳風,南宮傑打心底氣憤,咬牙切齒的就要將其誅於掌下。

靈丸。

反手十枚異火靈丸,陳風甚至連頭都沒回,懷抱著穆靈兒飛身一躍,便躍到了穆德身前。

就在這詫異的功夫,突圍的穆家眾人,也是無功而返。三大家族早有準備,眨眼間便是再度將穆家圍困其中。

「穆前輩,幫我照看靈兒一下。」陳風望著屍橫遍野的黃衫身影,目光閃過一抹厲色。

「可是……你……」穆德很難想象,陳風在這個時候出現,究竟還能做些什麼。

手中吞納戒銀光一閃,一個造型恐怖的鬼怪面具憑空出現,陳風將面具扣在臉上,豁然轉身,丟下了一句令所有人震驚的話語。

「接下來,便交給我了。」

【今天兩更以到,大家早點睡哦,咱們明天繼續。】

… 衣衫飄舞,髮鬢飛揚,鬼面下的一雙眸子,環視全場。

這一刻,少年面對幾百人,巋然而立。

沒有任何懼怕之意,有的,只是一絲冷笑,令人摸不清頭腦的冷笑。

「陳風小友,怎麼,你要一個人來拯救穆家?」南宮傲怒極反笑,在這東域,有本事一個人對抗他們三大家族的,屈指可數,更別說是個小鬼。

「我早看出你是個混蛋,沒想到還真是。」陳風漠然回道,與此同時,自身背後拔出一桿血色長劍,正是南宮郡的震郡之寶,血魂劍。

南宮傲聞言,眼中閃動殺意,但最終還是被他強行壓制,在他看來,今日穆家的結果已成定局,誰死誰生,全在他們的掌控之中。

「成王敗寇,結果才是最重要的,這一點,不需要我再給你們講解吧?」

「你就這麼有信心?」陳風再度開口。

「對付你,還用得著談信心嗎?」南宮傲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陳風搖了搖頭,在穆家眾人的注視下,手提長劍,邁步便是朝前方走了上去,邊走邊道:「有一點你搞錯了,不是對付我,而是對付我們。」

「你們……」

南宮傲一時還沒聽明白,但緊接著,他的瞳孔一陣猛縮。

嗖嗖嗖~

噗……

黑風山山頭,三大家族人流的外圍,一道道黑影鬼魅般竄出,三尺短劍帶起血光,只是一個眨眼的功夫,五六十人便悄然倒下。

這些人,足有三十幾個,個個身手了得。統一的裝扮,統一的兵刃,統一的……鬼臉面具,和陳風所佩戴的一模一樣。

「哪裡來的這麼多高手,肖策,二狗,動手。」

南宮傲著實嚇了一跳,細看對方實力,竟然全都在轉靈境大成之上,這般陣容可絕不是鬧著玩的,相比三大家族殘差不齊的子弟,這些人的戰鬥力遠遠強過他們。

而更讓南宮傲驚訝的是,這些黑衣人,殺人的動作都整齊劃一,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只求在最短的時間,用最簡單的手法,了結對手性命。這絕對是訓練有素的殺手,絕非一般宗門能夠培養得出來。

「落雲宗?四職業工會?五大院?」

東域的強大勢力,南宮傲想了個遍,但又都覺得不可能。

就在南宮傲心思流轉的時候,亂戰再度打響,肖策和王二狗,也是極其鬱悶的帶著各自精英,與鬼面軍團拼殺起來。

論實力,肖策和王二狗實力強橫,但那些黑衣人極其猥瑣,而且身法都極好。遇到他們,紛紛讓過,然後鑽進混亂的人流中,殺的三大家族子弟丟盔卸甲,哀嚎聲此起彼伏。

「莫老,給我先殺了這個混蛋!」

戰圈中間,南宮傑望著步步緊逼而來的陳風,對身邊的莫長老大聲喊道。不知怎地,此刻面對陳風,他竟然連衝上去一戰的信心都沒有。

莫老身形前沖,靈武境小成的他,面對陳風,自然是頗有自信。不過,當兩人交手的剎那,那份自信也變成了驚愕。

血魂劍,鬼劍曾經所用過的劍,在滴血認主以後,再度恢復了以往的那種鋒銳霸氣。

眼看莫長老一時都打不開局面,南宮傑心中更氣,扭頭便要在呼喚些人手。可就在這時,他卻聞到了一股芳香。

是的,濃濃的芳香,女人胭脂的味道。

愕然回首,柔順的青絲劃過他的臉龐,那香氣,醉人心神。而在青絲劃過的瞬間,一道倩影如鬼魅般飄然落地,四目相對,鬼怪面具是那麼的猙獰。

呼吸困難,南宮傑感覺自己呼吸苦難,是被眼前遮面的女人迷住了嗎?

伸手摸了摸喉嚨,有一根細微的凸起,南宮傑木然的用指甲將其拔出,卻是一根兩寸長的銀針。銀針沒有沾血,但上面閃爍的碧藍光芒,卻是令南宮傑心念俱焚。

「有……有毒……」

當南宮傑豁然驚醒的時候,他的意識,已經開始模糊,不甘的伸出手去,想要撕下那女人的面具,但就在他感覺快要成功的時候,身體,不由自主的倒在了地上。

「傑兒!!!」

南宮傲一時失神,卻猛然看到自己的兒子慘死在自己眼前,當即一聲暴喝,武元力全開,仿若一直憤怒的猛虎一般,朝那女人衝去。

「姐姐小心,這傢伙可能已經達到了靈武境巔峰。」與莫長老激戰正酣的陳風,看到場中形式,不由自主的高喊了一句。

姐姐!

穆家眾人,聽到這話都不禁微微一愣,尤其是穆靈兒,更是顯得疑惑了起來。

陳風有姐姐嗎? 囊中妻 似乎沒聽說過呀!

「如果只是靈武境的話,那倒不必擔心。」

女子不退反進,玉手飛舞,萬針齊發,后功先至,竟是將南宮傲的強大攻勢給輕鬆化解。不僅如此,只三個回合,三個回合之後,南宮傲就明顯落入了下風。

「這女人很強大,哦……不……是我徒弟的姐姐很強大。」局勢扭轉,姜術也顯得很是輕鬆。

姐姐,哪來的什麼姐姐。

陳風一陣無語,要不是納蘭舞一再提醒他不能暴露其身份,他也不會突然來一句姐姐了。

沒錯,這鬼面軍團,就是玄陽商會的暗部。

每一個大商會,都有自己的暗部,就是這些人,暗中穩固著商會的貿易。但是,這些人一般不會輕易暴露,一旦暴露身份,對自家商會的影響顯然不好。

這幾天,陳風再度回到聖炎城,苦苦哀求,最終兩人方才達下了約定。

正如納蘭舞所言,南宮傲的實力,對她根本沒有一點威脅。縱橫藍楓城四大家族的風雲人物,在玄陽商會的眼裡,如若螻蟻。

鮮血,死亡。

鬼面軍團一出,伴隨而來的,便是毫不留情的殺戮。

穆家殘餘的人馬,此刻成了看客,但伴隨著時間的推移,就連身為看客的他們,都覺得一股恐懼籠罩心頭。

一人不留,全部誅殺。

這手段,也太狠了吧?

南宮傑,南宮傲,死在了納蘭舞的手中。肖策和王二狗死在了鬼面軍團的另外兩名強者手中。而與陳風對抗的莫長老,最終也無心再戰,飛身逃脫,卻是未能如願。

黑風山頭,遍地黑沙被鮮血染紅。

這一戰,改變了藍楓城的格局。

這一戰,穆家大獲全勝。

只是藍楓城所有人事後都不清楚,穆家,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 清理戰場,這種事,自然是穆家的人做。

穆德在大喜之餘,卻也滿心疑惑,他同樣不清楚這些恐怖的傢伙究竟是陳風在哪裡請來的。不過,這種事他自然不會問,穆家能有現在這種結果,他已經很知足了。

大陸茫茫,有很多事情,不是誰都能夠染指的。

在黑風山下,一個枯樹林中,鬼面軍團整齊列隊。這一戰,他們也有死傷,但這些人卻沒有流露出絲毫哀傷的情緒。屍體被他們裝進特定的吞納戒中帶走,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有留下。

在眾人前方,陳風摘下了面具,露出了俊朗剛毅的面龐,明目中,沒有任何慌亂的神色。

「你比以前更加的成熟了。」納蘭舞沒有摘下面具,但聲音,卻依舊那般嫵媚動人。

「人,總歸要成長的。而我,肩負很多,也要面對很多。」陳風難得有些惆悵的說道。

納蘭舞點點頭,她早就看出,眼前少年絕不平凡。「按照咱們的約定,你現在總該把吞納戒的來由告訴姐姐了吧。」

陳風用手指不斷撫摸著指間的吞納戒,冰涼順滑的材質下,隱藏的,是他與炎師的秘密。

回想當初,少年執著,硬闖靈界,結果遁入萬劫不復之地。一年之後,再度出山,震撼東域,不僅在試煉大會上劍指李凌雲,而且還莫名擊敗了古院執掌者古玄。

這一切的一切,都源自一份奇遇,源於一個人,死了也不安生的,那個人。

紙,總是包不住火。但是,不管面對怎般敵人,我,都會守護你的。

陳風雙拳緊握,良久也不鬆開。

「怎麼,有疑慮?」納蘭舞正色問道。

陳風搖了搖頭,目光突然間變得無比堅定,道:「高級吞納戒,所得之處,五大院靈界風口內。」

「果然是那個靈界。」納蘭舞道:「玄陽商會此番在東域開設分會,一來是做生意,而會長卻也暗中給我下達了命令,要我調查浮雲山脈的那個靈界。據我們收集的資料表明,那靈界,很可能是天神界一位超級強者所創。」天神界。

超脫於諸凡界的另一片世界,炎師曾經叱吒的地方。

陳風聞言,自嘲的笑道:「看來你比我知道的還多,對於玄陽商會,我也應該有一個從新的認識呀。」

納蘭舞呻怒笑道:「小傢伙,你也不看姐姐比你多活了多少年。莫說神秘的天神界,就是紫晶王朝,你所不了解的東西還多著呢。慢慢摸索吧,我想你將來肯定會成為一個人物。」

「很多有天賦的人,都是在這種贊耀下,隕落的。」陳風感慨,一路成長,努力,機遇,天賦,缺一不可,一個不慎,便會萬劫不復,又哪裡來的肯定一說。

「喂喂,別給姐姐轉移話題,接著說,除了吞納戒,你還發現了什麼。」

「發現了一個人,一個改變我命運的人。」

「什麼……」

這一句話,彷彿五雷灌頂,瞬間令納蘭舞愣在當場。

她可是有所準備的,甚至設想過,那超級強者並不會輕易死去,很有活著的可能。不過,畢竟這麼多年過去了,而且五大院佔領了上百年,並未發現任何蛛絲馬跡。這推斷,本來就很大膽,但此時陳風這般說,豈不是印證了她的想法。

「那位前輩在哪?莫非還在靈界內?」

陳風看了看納蘭舞,雖然隔著面具,但也能感覺到後者的驚愕神情。

「他早就已經死了,否則的話,也不會默默的待在靈界內。」

死了?

納蘭舞一愣,但緊接著就反應了過來,隨著修武等級的提高,武者靈魂達到一定的強度,是可以身魂分離的。

「該……該不會……那前輩的殘魂,在你體內?」納蘭舞試探性的問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