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我和你素不相識,為何要和你吃飯?」容墨反問。

2021 年 1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不想顧久檸無賴:「那你和我素不相識,還進我鋪子里?」

「……」容墨。

明明是你自己喊我進來的!

最後容墨還是跟著她一塊兒去了醉仙樓,不知不覺,顧久檸已經成了醉仙樓的常客,因為顧久檸花錢大方,所以店小二都記住她了,現下更是將最好的位置替她留著。

顧久檸帶著容墨去了雅座,然後叫了些菜,瞧著下面的鶯鶯燕燕。

「好看嗎?」顧久檸問容墨。

「一般。」庸脂俗粉罷了。

這些人的容貌和顧久檸比起來都顯得毫不起眼,沒有顧久檸身上的那股子靈動。

雖然沒有聽到什麼「不及你」的話,但是顧久檸還是心滿意足的眯了眯眼。 第二百七十五章冤家路窄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

這句話說得應當就是趙玲了。

顧久檸正忙著討好自己的小美男,不想就有人出來煞風景。

「小二,把剩下來的五花肉,都上上來。」顧久檸見容墨多夾了兩筷子五花肉,當即就揮手讓小二來把整個醉仙樓里的所有五花肉端上來。

夾著五花肉的容墨:「……」

「客官,這可不巧了,就剩最後一盤五花肉了。」小二彎著腰,笑臉迎上來。

「行,一盤就一盤。」顧久檸瞧了瞧容墨「乾瘦」的身材,眨巴眨巴眼睛,很是大方的不計較。

「小二,這盤五花肉,我要了。」趙玲本是坐在隔壁,正在跟自己的閨中好友來這裡吃飯,不想就聽到了顧久檸的聲音。

想到了今日自己在霍煜面前丟盡了面子,趙玲就面目猙獰,現在更是忍不住和她唱反調。

「這,這位姑娘,這是這位小姐先要了……」小二額頭上泌出汗水來,這趙玲是個刁蠻的主,他一個店小二自然是不願意去得罪的。

倒是顧久檸雖然一直在醉仙樓進進出出,並且出手闊綽,但是未曾見她與什麼達官貴人相處,想必背景應該不深,只是有錢罷了。

無論如何,兩邊他都得罪不起。

「不如,價高者得。」顧久檸還沒有來得及說話,趙玲倒是先送上門來。

聞言,顧久檸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容墨自然是知道眼前姑娘的敗家程度,不由扶額。

「好。」

「十兩。」趙玲見她應下,喜不自禁,這顧久檸不過是一個郎中,區區一個小大夫又能有多少錢財呢?何況是一個鄉野間的不知名郎中。

這一道菜又哪裡值十兩。

顧久檸卻是眼皮子都不抬的加價:「二十兩。」

「三十兩。」

「四十兩。」顧久檸夾了一筷子五花肉丟進容墨碗里。

「五十兩。」

「六十兩。」無論趙玲怎麼加,顧久檸都淡定不已的追加上去。

趙玲起了壞心眼,故意開始五十兩五十兩的往上加。

轉眼就到了三百兩。

「三百兩。」趙玲挑釁的看著她。

「三百五十兩。」顧久檸瞥了眼樓下的舞姬,覺得索然無味。

「四百兩。」趙玲還在加,她身邊的閨蜜已經焦急的扯了扯她的袖子,這麼多錢,就為了一盤子五花肉,實在是不值啊。

「四百五十兩。」顧久檸漫不經心的加。

兩個人為了一盤五花肉,這樣大出血,早就引得旁人的注意力。

一時間大夥都圍在這看的津津有味,好奇花落誰家。

「五百兩。」趙玲眼裡閃過一抹光,等顧久檸叫了五百五十兩,她就不再加價,讓她自己去吃這麼一盤五花肉吧,蠢貨。

不想顧久檸卻久久不出聲。

「這位小姐,你還加嗎?」小二問了一聲。

大夥的視線連同著趙玲的一起聚在顧久檸身上。

尋常人早就如坐針氈,顧久檸極為淡定的瞥了眼小二:「不了,既然她這麼喜歡吃這盤五花肉,那就讓給她吧。」

看看她多大度!

趙玲:「你!」這分明是故意的!

「你什麼你,開心的話都說不出來了?」顧久檸可不管她,繼續往容墨碗里夾菜。

被投喂的容墨只能沉默著吃菜,心裡感慨,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趙姑娘,請這邊結賬。」小二笑得見牙不見眼,自己這回肯定得讓掌柜子好好表揚一下,說不定還能分點錢給他。

趙玲哪裡有那麼多錢,只能鐵青著臉:「記在趙府賬上,我改日里給。」

「好嘞。」小二知曉趙家,自然不怕趙玲跑了。

趙玲面色如同五彩盤,旁人連忙散開,免得被殃及池魚了。

拿著那盤五花肉就作勢要扔在地上。

顧久檸將那盤五花肉穩穩端住:「浪費糧食可是對不起農民伯伯。」

「關你屁事。」趙玲爆了粗口。

「和我的屁沒關係,但是和我有關係,本小姐大發慈悲的讓給你的,你怎麼能辜負本小姐的心意。」

「……」明明是她花了五百兩銀子才買回來的!

可是趙玲並不喜歡吃肥膩的五花肉,縱然這五花肉好吃,但是卻不適合多吃,尤其是一個女孩子一下子吃下一整盤,只怕是會膩的吐出來。

顧久檸要的就是她撐得吐出來才好。

揚了揚手上的銀針:「吃不吃?」

想起顧久檸今天傷自己於無痕,趙玲面色一白,她的閨蜜則是早早被嚇得花容失色,現在一溜煙跑了。

「吃……」趙玲硬著頭皮說,然後就被顧久檸順勢按在凳子上。

顧久檸就跟一個老派古板的監工一樣,看著趙玲吃那一盤子五花肉,並且強調連醬汁都得吃掉。

趙玲最不喜歡吃肥肉,現在被硬逼著吃了那麼多,直接趴在一旁乾嘔起來。

「容墨,這裡有點臟髒的,我們還是出去吧,嘖嘖嘖,趙玲啊趙玲,就算你是趙家小姐,也不能在這種公共場合吐吧,弄得愁死個人。」顧久檸說著風涼話,順帶惡意的在鼻子面前扇了扇:「哎,多肥美的肉啊,一口下去,油水都流了下去。」

聞言,趙玲根本沒有力氣去跟她算賬,直接又怕在一旁嘔吐起來。

這次不是乾嘔,而是真的嘔了一地。

一旁的客人被她弄得也沒了心思吃飯,紛紛離開或者換個座位,離她遠一些。

容墨也皺著眉離開。

出了醉仙樓,顧久檸才瞧見,外面很多燈,而且還有男男女女帶著面具,並且人來人往,好不熱鬧。

「這裡看起來很有趣,不如我們一起去玩玩。」顧久檸興高采烈。

這是每年一次的燈會,也是旭烈國男女可以各自表明心跡的機會。

別看旭烈國的人長得人高馬大,各個身強體壯,內心都藏著小公主和小公舉。

容墨本不欲理睬,偏偏顧久檸已經先一步揚了揚手上的銀針……

顧久檸竄進人群里,就興奮的不得了。

容墨只能緊緊跟在她身後,以防她跑沒人影了。

兩個人被人群擠得靠在一起,彼此很貼近。 第二百七十六章燈會

容墨不由想起當時顧久檸落水,自己將她抱上案,手上細膩的觸感,還有顧久檸曲線畢露的身材……

臉色一紅,連忙低著頭。

顧久檸跑到一處面具攤販前,本想買個模子好看的面具,轉臉想到了當初自己跟容墨一起買的「豬」面具,忍不住臉上勾勒出笑容,要了兩個小豬面具。

將面具帶在容墨臉上,自己暗戳戳的竊喜。

「你在想誰?」容墨眸光不變,一瞬不瞬的看著她,剛剛她看著面具出神,一定是想到了某些特殊的人。

「我……」顧久檸不知道怎麼解釋,然後就被一個聲音打斷。

「身子才好利索,就出來了?」

顧久檸不認識眼前的人,但是容墨卻是認識的:「顧姑娘,這位是當初你落水時,給你診治的女郎中。」

「多謝大夫出手相助。」顧久檸聞言作揖。

一臉正兒八經。

「顧姑娘?你們不是夫妻嗎?看著郎才女貌。」唐婉婉打量了兩人一番,說了一句。

聞言,顧久檸笑眯眯的點了點頭:「有眼光。」

容墨:「……」罷了,隨她去吧,反正他反駁了也沒有用。

於是兩人行變成了三人行,若是突然變成三人行,顧久檸肯定會鬱鬱寡歡,但是因為唐婉婉誇讚了顧久檸和容墨郎才女貌,顧久檸自然是笑得開心,怎麼會對她有敵意呢。

在街上走著,一個小女孩拿著一籃子花束在賣。

滿天星。

色彩各異。

雖然好看,但是並沒有很多人買,原因之一是這種看似野花的花,大人們都不覺得值得花錢去買。

「大哥哥,給旁邊漂亮的姐姐買一束花吧。」小孩子眼神誠懇的看著容墨。

「來來來,大姐姐買,然後送給漂亮哥哥。」顧久檸喜歡滿天星,開心的接過籃子,完全和容墨把關係給顛倒了過去。

小女孩子一臉茫然中。

待她反應過來,顧久檸已經給了她十兩銀子,然後拿著一籃子花,美滋滋的離開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