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我怎麼能讓你被他們抓走呢,就算你被抓走了,趙四也不願意啊,你還要為趙四做事。」

2022 年 1 月 14 日By 0 Comments

「放心吧,不會有事情的。」

葉飛對着孫秀妮說着,讓她不要害怕。

隨後,葉飛給頭狼武盟打了個電話,讓頭狼武盟的人過來,順便帶一個瓶子。

葉飛看着滿地的屍體,便是有些難受,而李子木則是坐在屍體旁邊,眼睛就那樣看着這群人,葉飛嘆息一聲,真是不知道李子木什麼時候才能恢復。

「待會頭狼武盟的人,會來幫你收拾屍體,他們葬在哪裏,你想好了嗎?」

葉飛問著李子木,李子木沒有說話,只是看着這裏,眼神木那。

「凡人去地獄會怎麼樣?」

葉飛轉頭問著孫秀妮。

「待一分鐘會減壽命十年,十分鐘,是一百年,一個凡人,只能在地獄待十分鐘,就會變成蒼老的老頭子,畢竟是肉體,根本不行。」

「還有你,你雖然是陰陽師,但是卻達到了頂上金花境界,地獄對你也有影響,但是卻很小。」

孫秀妮對着葉飛說着,葉飛聽到后,內心一緊,便是轉頭看向李子木。

「我要去地獄,你要跟着去嗎?但是一分鐘就是十年的壽命,你待十分鐘,就徹底死了。」

葉飛對着李子木說着,李子木眼中帶着光彩,他沒想到,自己還能夠去地獄。

「去,一定要去,兩分鐘就夠了,我要見見我的兄弟們!」

李子木忽然激動的說着,葉飛有些驚駭,凡人在地獄待兩分鐘,就會消耗二十年的壽命,那樣的話,李子木等回來的時候,就五十歲了,這可不行,葉飛忽然有些後悔告訴李子木這件事。

「還有其他的辦法嗎?」

葉飛轉頭問著孫秀妮。

「有,開空間,只不過我只能堅持三分鐘,地獄和人間的門打開后,互相不能踏入,畢竟到了地獄的靈魂,在人間也存在不了多長時間。」

孫秀妮說着,葉飛響起來,自己曾經在小牙的家裏,從地獄召喚回來三個靈魂,也是不能在人間超過三分鐘。

「好,你等著。」

葉飛對着李子木說着。

「走吧,去地獄。」

葉飛說完,孫秀妮便是開始施法,她的手指連連舞動,開始畫出一個又一個符咒,陰陽術開始準備着,葉飛看着孫秀妮高超的陰陽術,很是羨慕,什麼時候自己也能變成這樣就好了,隨意穿梭於地獄。

很快,孫秀妮便是打開了地獄的門,葉飛等待着,過了一會,頭狼武盟的直升機飛來,陳語彤從直升機上下來,還有好幾個頭狼武盟的人。

「我來了。」

陳語彤遞給葉飛一個瓶子,還有一個紅酒塞子,那個塞子不斷的抽壓,可以把空氣抽干,以免孟婆湯時間太長臭了。

「好,走吧。」

葉飛對着孫秀妮說了一聲,二人便是朝着地獄而去,那道黑色的木門,一下子關閉了,陳語彤嘴巴微微張著,有些驚訝,她意識到,現在的葉飛,已經不是當初的葉飛了。

當初認識葉飛的時候,葉飛只是一個古武者,現在的葉飛,比龍千歲還要厲害,並且修鍊的境界,已經到達凡人不可理解的地步了。

陳語彤看着滿地的屍體,便是嘆息一聲,這裏發生了一系列的慘斗。

「收拾屍體,準備埋葬。」

陳語彤小手一揮,頭狼武盟的人便是紛紛行動着,李子木站在葉飛離開的地方,靜靜的等待着,希望可以看到兄弟們。

葉飛和孫秀妮朝着地獄而去,地獄的隧道和葉飛第一次來的時候是一樣的,一樣的黑暗,一樣的隧道,一股撕扯之力朝着葉飛的身上而來。

「啊,我不舒服,感覺內臟都要掉下來了。」

葉飛捂著胸口對着孫秀妮說着,孫秀妮用着那白皙的一隻手,扶在葉飛的背上,葉飛的頓時好受了很多。

「這是地獄空間的撕扯之力,肉身來這裏,如果沒有被保護的話,地獄隧道會撕碎肉身,然後讓靈魂進來,就好像自動嗑瓜子機,瓜子皮是肉身,瓜子仁是靈魂,自動分離。」

孫秀妮對着葉飛說着,有些驚駭,沒想到這個隧道是這樣的,怪不得那麼長,原來是專門分離除了靈魂以外的各種東西。

「咔!」

地獄之內,一道門打開,孫秀妮扶著葉飛落在地上,地獄場景,還是那樣,大地是紅色的,無數的厲鬼在哀嚎著,鬼差不斷。

「哎,哥,您來了,有何貴幹啊?」

幾個鬼差朝着葉飛而來,臉上帶着笑容,手中拿着地獄抽魂鞭,一臉的笑意,他們都知道了葉飛是趙四的弟弟,不敢拿葉飛怎麼樣。

「哥,來參觀我們地獄嗎?」

「除了靈魂什麼都沒有,您來幹嘛啊?」

「哥,坐下說話。」

幾個鬼差都是笑意盈盈的對着葉飛說着。

「行了,行了,都幾千歲的人了,還叫我哥,受不起。」

葉飛汗顏,這群鬼差也是見風使舵啊,上次自己來的時候,死命的抽打自己,這次來了之後,就開始和顏悅色了,看來地獄有後門,也是一件爽事情啊,說不定投胎的時候還能保存記憶。

「我問你們,剛才有幾千個靈魂下來了,都是西涼城人士,是李家李子木的人,他們在哪裏?」

葉飛問著幾個鬼差,幾個鬼差面色一變。

「您該不會救走他們吧?」

「地獄有地獄的規矩,你這樣,會讓其他靈魂不爽的。」

「對啊,在說了,他們的肉身都變成喪屍了,怎麼能在回去呢?」

幾個鬼才面露難色的說着,覺得葉飛並不是什麼好人。

「哦,不,你們誤會了,我只是見見他們而已,並不是帶他們走。」

葉飛看着幾個鬼差嚇得面色巨變,便是知道,自己要是帶他們走也是可以的。

「這樣啊,他們已經走在奈何橋的路上了,剛才一起痛哭,很不願意走。」

一個鬼差說着,葉飛練忙朝着懸浮石上衝去,萬一喝了孟婆湯,就再也無法和李子木對話了,也無法記得李子木了。

孫秀妮跟着葉飛身後,她用一塊紅布捂著臉,還用陰陽術包裹自己的靈魂氣息,萬一被認出來,就糟糕了,曾經來過地獄的她,為了誅殺她老公的靈魂,就大鬧地府,最

后成功殺了那惡靈,還當着所有人的面吞噬掉。

最後逃之夭夭,孫秀妮的大名,也是曾經傳盪在地獄很久,很多鬼差都議論過她,畢竟一個山村美女,被許下陰婚,生死簿出了意外,就變成了一個可憐的陰陽師。

這第二次來到地獄,孫秀妮反而看起了地獄的景色來,還是蠻不錯的。

「哎,他們是誰?不是也是死掉的人嗎?怎麼不綁住他們?」

「鬼差,快看,他們要逃跑。」

幾個行走在懸浮石上的亡魂,都是看到了葉飛和孫秀妮的特殊,別人都是被鬼差押送著,而他們卻衣冠整齊的走着,還十分淡然。

「不該管的別管。」

一個鬼差怒喝一聲,幾個亡靈便是不敢說話了。

很快,葉飛走過奈何橋,看到了正在排隊喝孟婆湯的李子木兄弟。、

「等一下。」

葉飛大喊一聲,幾千個亡靈都是看向葉飛,他們睜大眼睛,死之前,是葉飛殺了他們,但是地獄鬼差已經跟他們解釋了,葉飛幫着他們重新獲得了轉世的機會,他們還是很感謝葉飛的。

「葉飛先生,是葉飛先生來了?」

「你死了嗎?」

「葉飛先生,怎麼回事?」

幾千個靈魂,都以為葉飛被大祭司打死了,但是葉飛卻帶着肉身,不是透明狀態的。

「你怎麼又來了?」

孟婆看到葉飛來了,便是嚇得躲在了鍋底下,上次葉飛來了以後,就讓她夠倒霉的了,這次又來,孟婆的心態崩了,還是地獄使者趙四的哥哥。

「出來,沒事,我就來地獄串串門,看看你。」

葉飛把孟婆從鍋底下拉出來,笑嘻嘻的說着。

「你可別串門了,我可不希望見到你。」

孟婆響起那天難忘的經歷,十分無語,竟然錯抓了趙四的哥哥,真是無語,得罪趙四這件事,孟婆一直內心難安。

「好了,好了,你干你的事,我就跟他們聊聊。」

葉飛看孟婆實在不想見到自己,便是不為難孟婆了。

「李子木要見你們最後一面,告個別吧。」

葉飛對着李子木的兄弟們說着,他們驚愕的看着葉飛,沒想到還能告別。

「孫秀妮,打開鏈接地獄和人間的門,讓他們見最後一面。」

葉飛對着孫秀妮說着,她內心咯噔一聲,看了孟婆一眼,這個葉飛竟然叫她的名字,現在孟婆也知道孫秀妮的身份了。

但是無所謂了,有葉飛這個後台在,孟婆不敢怎麼樣,就算聽到了,也假裝沒聽見。

孫秀妮施法,地獄和人間的門出現在葉飛面前,大門緩緩打開,陰陽之氣被收攏。

所有人都緊張的看着那道門,死後還能告個別,可能是最大的幸福吧,這個世界,很多人都來不及告別,就死亡了,生生世世永不相見,血脈相連也無法再見面了,骨肉至親也無法告一個短暫的別,就那麼突如其來的,離開了自己至親的人。 夏末的雨說來就來。

剛還晴空萬里,一陣熱風拂面,不知哪裡出來的烏雲遮住太陽,天上便熙熙攘攘的下起雨來。

世間眾生紛紛尋地避雨。

一隻青蛙躲在寬大的葉下,粉嫩的舌頭輕輕舔舐自己的嘴唇。

某時,青蛙揚起腦袋。

一道白色的身影掠過頭頂,嚇得青蛙呱的一聲跳入水池。

白瑾瑜很開心,她已經不記得上一次這麼走在林間,行在雨中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應該是自打到了坎國起,她便在沒有如此親近過自然。

蛇是很矛盾的生物,既喜歡冰冷的水,也喜歡溫暖的陽光,更喜歡無拘無束的自由。

千年老木、雨打芭蕉、熙熙攘攘的雨,和樹下的小動物,這才是蛇應該呆的地方。

等尋到了小青蛇,便與它找個類似妖域的地方隱居,每日種種地,看看日出,何其幸哉?

白瑾瑜化為人形在林間穿梭、旋轉,享受著久違親近自然的機會。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