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我看那小子八成是不會回來了,別浪費功夫了。」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有道茶館中,糟老頭有意無意的說道。

這些天里,他雖然不知道裘雨柔為什麼一直在等著莫宇辰,可是糟老頭卻從她的一舉一動中,猜出了一點什麼……

「嗯,我也沒時間等了,明天我就離開。」

裘雨柔將一縷頭髮撩到耳後,傷感的說道。

「你說的是真的嗎?」糟老頭頓時抬起頭,有些難以置信的看向裘雨柔。

對於他來說,這無疑是一個絕對的好消息。

畢竟有她這麼一尊大神坐在這裡,糟老頭的茶館,這半個月來幾乎就沒開張過。

他早就想找個機會將裘雨柔騙走了。

「怎麼?」裘雨柔臉色一變,怒視著糟老頭道:「你是在懷疑本姑娘的話嗎?」

「不不不,老頭我一點都不敢懷疑姑娘你的話!」糟老頭被裘雨柔瞪得心中一跳,連忙揮著手否認道。

「哼,小心我離開之前,一把火燒了你這破茶館。」裘雨柔微微抬起頭,樣子十分的霸道。

片刻之後,她似乎有想起了點什麼,繼續說道:「莫宇辰若是有回來,你幫我轉告他,讓他三年內去域外的九幽城找我。」

「如若他敢不來,那三年後我回來滅了他的師門——紫霄劍宗。」

裘雨柔臉上露出了怒容,冷冷的說道。

「域外,九幽城!」糟老頭聞言,臉色變得鐵青,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這位女子。

他萬萬沒想到,原來那關於裘雨柔來自域外的傳言,竟然是真的。

而且,她居然還是來自於九幽城…… 「怎麼,你不相信我說的話嗎?」

裘雨柔看了糟老頭一眼,以為他是在質疑自己的話,當下就要發飆。

「不……不,我怎麼相信!」糟老頭連忙應道。

他可是知道九幽城的厲害,而且他還熟的不能再熟了。

因為,這糟老頭就是從那個地方『走』出來的……

所以說,如果這裘雨柔真的是來自於域外的九幽城,那別說小小的紫霄劍宗,就算她說要滅了整個天靈大陸他都深信不疑。

「哼!」裘雨柔冷哼一聲,轉身離去,並沒有再理會那糟老頭。

……

很快,一天就過去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那裘雨柔果然如她自己所說的那般,第二天就離開。

「呼!」

看著她漸行漸遠的聲音,糟老頭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一閃而過,出現在糟老頭的面前。

「小子,你還敢回來!」

糟老頭瞪大了眼珠,望著遠處一眼后,又重新將目光放在莫宇辰身上。

當他確認那裘雨柔已經走遠的時候。糟老頭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說道:「總算把那妖女送走了。」

「我說你這臭小子到底把那丫頭怎麼著了,她堂堂一個化神境強者竟然在這裡等了你半個月,還要我給你帶話。」

「說是三年內,你必須去域外的九幽城找她,否則的話,她親自回來滅你們紫霄劍宗滿門。」

糟老頭一改之前冷漠的神色,一張嘴巴像是連環弩箭一般,噼里啪啦的一頓掃射。

「什麼,域外九幽城,三年內?」

莫宇辰忽然間心中一動,沒想到那裘雨柔竟然是來自於域外。

難怪這個年紀就已經達到了化神境,而且想來她在那所謂的九幽城地位並不低。

只是不知道,她為什麼會來到了天靈大陸這個貧瘠的地方。

「你小子是不是把人家小姑娘給辦了?」

糟老頭滿臉的忌憚,湊到莫宇辰耳邊,賊兮兮的問道,讓莫宇辰頓時感覺到臉上有一種火辣辣的感覺。

「沒……沒有的事,這話可別亂說,要是傳出去,壞了人家姑娘的名譽可不好。」

莫宇辰被糟老頭這麼一問,心中滿帶著難為情,立即出言否認。

可是,儘管他想拚命的掩飾,但是他一臉初哥樣,在糟老頭面前已經是屬於不打自招了。

「哼,膽子可不小,連九幽城的人都敢吃,也不怕小命都沒了。」

糟老頭瞪了莫宇辰一眼,恐嚇道。

對於眼前這個年輕人的膽大妄為,糟老頭已經是司空見慣了。

只不過好像這少年是身懷狗屎運一樣,運氣好得逆天,一次又一次的逢凶化吉。

而且實力還如同坐火箭一樣,蹭蹭的往上升。

莫宇辰看著糟老頭那副忌憚的樣子,不由得苦笑了一聲。

隨後,糟老頭泡了兩杯茶,與莫宇辰一人一杯,坐在茶館門口談了許久。

也可以說,是莫宇辰在傾聽糟老頭這些年來,深藏在心中的秘密。

直到現在莫宇辰才知道。

原來,眼前這個名不經傳的糟老頭,曾經竟然是化神境巔峰的強者,而且是來自於域外的散修。

因為許多年前,他在一次歷練之中,失手殺了一名九幽城大人物的後輩,所以遭到九幽城所屬勢力無窮無盡的追殺。

最後,走投無路的他,寧願闖入一處絕地,也不願死在九幽城武修的手中。

或許是老天的眷顧吧,當他闖入絕地之後,他竟然發現了一個完整的傳送陣,只不過這個傳送陣只是個小型傳送陣,只能傳來天靈大陸。

所以,不得已之下,他只能是一人來到這天靈大陸避難,並且一躲就是幾十年的之久。

同時,這也就是為什麼當他聽到裘雨柔是來自九幽城的時候,他會那麼的驚訝、忌憚了。

因為他擔心,若是他躲在天靈大陸的消息傳回去,那他肯定又要再次過上亡命天涯的生活。

「年輕人,我勸你,千萬別質疑那裘雨柔的話。」

「否則的話,我敢肯定,她一定會說到做到的。」

糟老頭嘆了一口氣,語重心長的對著眼前的年輕人說道。

莫宇辰聞聲,尷尬的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其實,他自己也有打算,將自身上的事解決了之後,便去域外闖一闖。

不過,至於能不能三年之內去到那九幽城,他就不得而知了。

……

十天後。

圓月高掛,冷風肆虐在漆黑的密林之中,帶著一股刺骨的寒意。

在一座昏暗的山洞之中,篝火跳躍,將整個洞內烘烤的暖意四散。

莫宇辰用棍子挑了挑篝火堆,從一個木架子上撕下一塊獸肉,扔進嘴中咀嚼著。

酒足飯飽之後,莫宇辰席地而躺,透過石洞的縫隙,仰望著繁星滿布的夜空,暗自想道:「趕了這麼多天的路,也終於來到了通天峰附近了。」

「不知道如今距離太古戰場開啟還有多久的時間。」

很快,莫宇辰一個挺腰,快速的坐了起來,取出糟老頭給自己的地圖。

雖然看起來破破爛爛的,但是,裡面卻詳細的記載著通天峰附近,大大小小的修者駐點,對於現在的他,幫助還是蠻大的。

「先不管了,明天還是先去地圖上那個獸王小鎮探探情況再說吧!

莫宇辰搖了搖頭,運轉起功法,利用這一夜的時間,鞏固一下自己的修為。

……

翌日天剛一放亮,莫宇辰繼續趕路。

沒過多久之後,他終於見到了地圖上所標註的那座獸王小鎮。

剛一入鎮,莫宇辰心中一凜,他朝著周圍四處望去,發現這裡的武修普遍都是凝丹境以上的,其中凝嬰境的強者也是隨處可見。

而且,大街上行走的武修們,都是散發著濃郁的血煞之氣,看起來非常的彪悍。

莫宇辰知道,這些帶著血煞之氣的武修,定然是常年在太古戰場周圍的山脈歷練。

所以,他們身上才能自然而然的產生出這麼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與那些普通的同級別高手相比,他們這些人必然要強悍不少。 走進一家客棧。

莫宇辰先是在大堂中,點了幾個小菜。

隨後扔出一塊下品真靈石給一個跑堂的少年,問道:「這位小兄弟,這獸王小鎮中,有那些地方可以買到妖獸內丹嗎?」

「要那種蘊含遠古凶獸血脈的妖丹,普通的不要。」

那跑堂的少年手裡握著真靈石,臉上眉開眼笑的對著莫宇辰點頭哈腰。

當他聽到莫宇辰問出的話題時,恭敬的說道:「這位公子,您是第一次來到這獸王小鎮吧?」

「我們這裡雖然是個小鎮,但是比凡俗一些大城還要大。」

「您只要走到大街上,隨處都有妖獸內丹可以買到,但是您若要買到蘊含遠古凶獸血脈的妖丹,小人建議你去交易廣場看看。」

「還有交易廣場?」莫宇辰略微有一些驚訝。

他沒想到,一個武修小鎮居然還有個交易廣場,這著實令他有一些吃驚。

隨後,不等那跑堂少年開口,他繼續問道:「小兄弟,不知道這交易廣場是以物換物,還是可以用真靈石購買的?」

「那裡有沒有半步化神境的妖獸內丹,當然有化神境的更好了。」

嘶……

那跑堂少年以聽到莫宇辰張嘴就是半步化神金的妖獸內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心中暗想道,自己怕是遇到某個大宗門的核心弟子了。

當下,他的姿態放得更加低微恭敬,躬身道:「公子,交易廣場並非以物換物,所有東西都需要真靈石購買。」

「只不過,那裡有沒有你要的半步化神境妖獸內丹,小的就不知道了。」

「好,有勞了!」莫宇辰嘴角一動,微笑的對他點了點頭,隨後再取出一塊真靈石拋給他,算是對他的打賞。

果然,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句話說得一點都沒錯。

那跑堂少年見到莫宇辰出手如此闊綽,樂得幾乎都快叫爹了,笑呵呵的說道:

「公子,您若是要去交易廣場,只管吩咐小的一聲就行了,有我給您帶路,也省得浪費您寶貴的時間。」

這少年在這獸王小鎮這麼多年,從來還沒有遇到過這麼好的大人物。

此時的他,看莫宇辰的眼神中都帶著無窮無盡的討好之色。

「行吧!」

「等我吃完之後,你帶我去逛逛。」

莫宇辰無所謂的點了點頭。

這跑堂少年的小心思他自然能讀懂,只不過他第一次來到這裡,卻實是需要一個熟路的人帶,否則的話亂闖亂撞也費時得很。

很快,半個時辰已經過去了。

酒足飯飽后的莫宇辰,在跑堂少年的帶領下,來到了一個龐大的交易廣場。

這個交易廣場位於小鎮的中心,人來人往非常熱鬧,到處都是武修的影子。

莫宇辰一眼望著,幾乎望不到邊際。

交易廣場中,一排排整齊的攤位上,各式各樣的東西都有。

而且最為中間的地方,還有一棟古色古香的小樓,那裡進進出出的人也非常之多。

「公子,那座小樓就是交易中心。」

「是整個獸王小鎮寶物最全最多的地方,你如果要找半步化神至今的妖獸內丹,裡面絕對有。」

跑堂少年走在前頭,給伸出手指,指著小樓跟莫宇辰說道。

「行了,你回去吧,我自己隨便看看就行。」

莫宇辰取出兩塊真靈石,放在跑堂少年手中。

那跑堂少年見狀,頓時樂瘋了,連連給莫宇辰鞠躬,隨後才心滿意足的離去。

莫宇辰看他那副模樣,笑著搖了搖頭。

以他現如今的實力,對於真靈石這些並不是多麼的看中。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