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我知道。」柳凝雪眼瞼輕垂,點點頭。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剛一離開柳府,柳凝悠便遇到了聞訊趕來的玄洛黎。

寂靜無人的街道。

「你可知道你這麼做有多危險?」玄洛黎快步走到柳凝悠的面前,周身四散著冷冽的氣息。

柳凝悠見狀,心知玄洛黎此番是真的動怒了。念及此,她垂著頭,不敢直視玄洛黎的眼睛。

一旁的白虎不忍見柳凝悠被玄洛黎斥責,連忙上前解圍道:「此處不是說好的地方,還是先回王府再說。」

玄洛黎聞言瞥了一眼柳凝悠,點頭道:「回府。」

……

兩個時辰后,封都園絳雪軒。

柳凝悠推開房門,重重的舒了口氣。

她被玄洛黎在柳府外逮住后,足足被「教育」了一個多時辰。若不是暗衛的突然出現,柳凝悠還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能回房歇著。

白虎見她長吁一口氣,縱身一躍,跳到了桌子上,懶懶的趴在她面前。

「你也別怪他訓斥你,他也是關心你、為你著想!」

見白虎替玄洛黎說起好話來,柳凝悠側目瞟了它一眼,故作一臉驚奇的說道:「喲,你居然會幫黎師兄說好話?嘖嘖嘖,真是不容易!」

「少跟我貧嘴。」白虎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說道:「你還是好好擔心擔心那個晴蘭吧!我看得出,她的目的十有八九在玄洛黎的身上。」

「她?」柳凝悠抬起眼瞼,直視著白虎的目光:「你也覺得她有問題?」

獸類對危險感知的能力,一向都很敏銳。它的直覺告訴它,那個女人一定有問題。

「廢話。」聽玄洛黎今日的口氣,似乎另有謀划。他生在生於皇室,這城府跟手段應該不在會差到哪裡去。怕就怕這晴蘭幕後主使技高一籌,玄洛黎也不知會不會著了這人的道。

玄洛黎這傢伙要是出了什麼事,柳凝悠也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

聽玄洛奕向玉景曜所述晴蘭來歷時,它也趴在一旁聽著。據他所說,這個晴蘭是遭人仇殺,以致滿門被屠。在逃亡的過程中,被玄洛黎所救,帶回了王府。如此說來,她無親無故,無法從家族這方面查起。

不過,可以肯定的一點是這個晴蘭是個修靈之人。今日,它故意與玄洛黎親厚,也不過是想吸引她的目光,從而近距離感知一下這個晴蘭是否是修靈者。

哪知這個女人居然要伸手摸它,它這才一氣之下狠狠地在她的手背上留下了一道血淋淋的爪印,卻不想發現了她手上戴著的戒指正是幽冥鎖靈戒。 “小子,我不知道你哪來的勇氣,今天我雲蒼宇話放在這裏,我必殺你!包括剛剛那個女生,靈雲老道護不了她!”

只見他腳下一蹬,兩手揮動,氣勢兇猛直接朝臣風襲來。

臣風站在原地不動,左手負於身後,右手稍稍擡起,一把扣住了雲蒼宇揮來的手腕。

“你要感謝我學姐剛剛的話,否則你現在,已經是一具屍體。”

咔嚓!

稍稍一個用力,直接捏斷了雲蒼宇的手臂。

整條手骨,都當場斷裂開來,化爲粉碎。

一招破敵!

堂堂八卦門門主,習武四十多年的雲蒼宇,竟然連一招都沒有擋住。

“啊!”

雲蒼宇頓時痛得失聲慘嚎。

臉上再無一點剛剛高高在上的威嚴,而是臉頰抽搐,猙獰無比。

“跪下道歉,我還可以向剛剛一樣,饒你不死。”

臣風神色冷漠的看着他。

雲蒼宇強忍疼痛,勃然大怒道:“你是個什麼東西,也敢讓我跟你道歉,老夫奉勸你一句,趕緊放開我,否則你小心活不過今晚!”

臣風只是淡淡一笑,鬆開他手臂的瞬間,五指張開,直接捏住了他的肩膀。

瞬間,幾乎周圍所有人都聽到了一道清脆的裂響。

雲蒼宇的肩膀,肉眼可見的錯位開來!

身後的八卦門衆人,直接打了個冷顫,心底升起恐懼。

這也,太狠了吧!

“道歉嗎?”

臣風臉上還掛着一抹溫和笑意。

但在其他人看來,他笑得卻如同地獄下的魔鬼一般恐怖。

“你,你做夢!”

雲蒼宇險些直接昏厥過去,硬着嘴皮道:“小子,我不管你…你是哪門弟子,我雲蒼宇可是天地會的理事之一,你知道天地會是何等存在麼,你就敢動我?”

臣風露出好奇的表情,“哦?那你說說,這天地會是?”

雲蒼宇臉色煞白,還以爲臣風是怕了,冷笑一聲道:“天地會,可是華夏古武各大世家門派強者,共同創立的一個同盟,強者無數!你動了我,必將受到天地會的追殺令!”

“到時候,無論是你,還是剛剛那個女的,又或者你的家人,都將死無葬身之地!”

雲蒼宇彷彿找回了自信,惡狠狠盯着臣風道:“怎麼,怕了吧!還不趕緊放了我,還能保全你一條狗命!”

臣風笑了笑,旋即鬆開手放過了他。

這下倒是有意思了,天地會?

那就讓這老東西去當個魚餌,臣風打算釣釣,這個存在於華夏的古武組織,到底是怎樣的。

雲蒼宇頓時起身連往後跑,垂着右臂,神色猙獰痛苦。

他充滿怨恨地看了臣風幾眼,深吸口氣,才朝身後的八卦門一衆人道:“走!”

就在他們準備逃離道觀,跨出大門時,臣風卻喊住了他們。

“對了,回去告訴你們這個什麼…天地會,我臣風,明日午後,登門拜訪!”

聽到他的話,雲蒼宇頓時暴怒,這什麼意思?

這小子不僅不趁現在趕緊逃命,竟然還放話說會親自登門天地會!

他是蔑視整個華夏古武界嗎?

本打算再放幾句狠話,想到自己完全不是這小子的對手,雲蒼宇最終含恨朝山下逃離而去。

待他們離開後,乘雲老道才帶着藍落從殿屋裏出來。

“天地會,聚集了大半華夏古武世家門派,高手強者無數,比雲蒼宇強得不在少數,而且大多都對官府不太服氣……”

乘雲老道目光凝重的看着臣風。

他話外之意顯然是認爲臣風不該放走雲蒼宇一夥人。

對於這羣眼中本就不太將官府放在眼裏的古武者,放虎歸山只會是一個禍端。

但顯然,乘風老道低估了臣風的實力。

“道長放心吧,本將自有決斷。”

臣風沒有過多解釋,他放走雲蒼宇,只是因爲藍落不想看到他殺人而已。

可他並沒有說,今天不殺,就代表明天不殺啊?

況且,剛剛雲蒼宇所說的天地會,引起了臣風極大的反感。

這個組織的名字自古以來,就代表了一個字。

那就是,反!

若不是這一趟陪藍落出來遊玩,他倒還真不知道,華夏竟然出了這麼個組織!

“看樣子,是時候整頓整頓這些所謂的,古武者了。”

臣風雙眸微凝,眸中閃過寒芒。

距離海獸爆發的時間,越來越近,已經只剩七個多月!

現在的華夏,國民一心,鋼鐵長城項目進展順利,臣風怎麼可能允許一些不明不白的勢力,出來攪動局勢?

並非是他不允許古武的存在,而是身爲最高行動組組長,臣風必須爲人民負責。

像靈雲道門,龍虎山這些同樣心繫人民的古武門派,臣風當然支持他們復興。

但是這個所謂的天地會,聽上去可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災難爆發之前,華夏必須萬衆一心!

他絕不容忍,有人趁此機會禍亂一方!

乘雲道長觀察到臣風的面色不善,心中已經隱隱猜出他將要幹什麼,只是嘆了口氣。

天地會?你在這年頭還取這個名字,什麼居心那不是人人皆知麼?

竟然還妄想着恢復數百年前的輝煌,與官方分庭抗禮。

這跟找死有什麼區別!

好巧不巧,這八卦門雲家父子,還撞到了當今最高組總指揮的臉上來!

簡直是自尋死路。

臣風與老道長道別後,便直接離開道觀。

來到山腳,廟會依然持續。

遊人不斷,到處都是賣着小吃的攤販,熱鬧無比,連臣風都忍不住買了些嚐嚐。

天色幕黑。

臣風這才帶着戀戀不捨的藍落,打了個車回到學校。

“你,你要走嗎?”

藍落站在學校門口,揪着兩手,低頭問道。

不知爲何,路燈下她的俏臉,有些微紅。

臣風點了點頭,正經道:“這麼晚了,我明天還有事要處理,就不回宿舍了。”

誰跟你說要回宿舍了…藍落揪着手指,點了點頭,旋即轉身失落的進了學校。

臣風眉頭稍皺,有些不明所以。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