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我知道你不信。可這就是事實。」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韓義冷靜下來后,又重新躺了回去,「給我個證據。」

「好!」

韓義掀掉臉上的帽子,驚問道:「卧槽,還真有啊?我警告你啊,你可千萬別跟我故弄玄虛,要不然我會把你先X后X。」

伊芙琳站起來說:「走吧!」

韓義也沒多問,坐著伊芙琳的加長款賓利朝西北方的大沼澤城方向趕去。

大約一個小時后,兩人來到大沼澤城一座佔地廣大的莊園外。

莊園內碧草茵茵,繁花似錦,道路兩邊栽種著高大的熱帶樹木,透過林木的間隙隱約能看到一座氣勢恢宏的城堡。

很快城堡出現在韓義視線里。

這是一座仿建築城堡,外部由混凝土雕砌,樓前有巨大的花園噴泉以及雕塑,混合著歐洲和地中海風情,目測佔地面積在三萬平米以上,看起來氣派又巍峨。

此時三四名花匠及女傭正在樓前各自忙碌著。

韓義問道:「這座莊園是你的?」

伊芙琳笑說:「不然呢?」

韓義撇撇嘴沒說話。

來到大門口,韓義走下車仰頭看了看。

剛剛從遠處看就覺得城堡氣勢恢宏,此時近距離看則感覺到更加震撼。 腹黑少爺 那種撲面而來的奢華感,絕不是嘴上說說那麼簡單。

從花崗岩台階上一路向上,來到猶如宮殿式般富麗堂皇的大廳,入眼巨大的垂鑽吊燈散發出古樸的雍容及華貴。

「你倒是挺會享受的。」

吐槽了句,韓義問:「住這麼大房子,你不嫌瘮得慌嗎?」

「不會。它們是我活著的價值所在。」跟在一旁的伊芙琳邊走邊說。

韓義啞然道:「這麼說,你還有其他類似城堡嘍?」

「嗯,美國兩座、英國兩座,加拿大一座,瑞士一座,還有……」伊芙琳黛眉微蹙想了想說:「不記得了。」

韓義:「……」

這才是真正的土豪。城堡多到不記得的程度,就問這世上還有誰吧?

不過事情越來越好玩了。

他倒是要看看,這個女人究竟玩什麼花樣?

一路穿過大廳來到後門,後面是一大片人造湖泊,湖水澄凈,中間有鎖鏈橋連通對岸一座中世紀造型的附屬城堡。

來到城堡前,伊芙琳把手貼在牆上的指紋認證系統上,等驗證過指紋后又輸入一串長達26的密碼。

韓義說:「我們公司的量子密碼了解一下?」

「不需要。」

「為什麼?」

https://tw.95zongcai.com/zc/38255/ 「防君子不防小人。真要能突破外圍安保來到這裡,就算是量子密碼也沒用。」

「這話倒是沒錯。」

等雕刻著繁複花紋的厚重大門緩緩敞開后,兩人齊步進了城堡。

城堡內沒有韓義想象中的富麗堂皇,實際上裡面全部是各式各樣的古董。

是的,就是古董。

金銀珠寶,翡翠鑽石,瓷器字畫,珍稀古玩,象牙製品,名人手稿,郵票畫冊,珍貴木雕製品等應有盡有,這裡隨便一件物品拿出去拍賣都價值不菲。

這還是大廳內的,這棟城堡有三層,佔地面積起碼在3000平方以上。

韓義實在無法想象,如果這種城堡里全部堆滿,會是什麼樣子?

伊芙琳隨手扔過來一版英國古董金幣,「去年我在蘇富比拍賣行賣了一枚,1220萬美金。」

韓義拿起來看了看,有些驚訝。金幣外表鋥光瓦亮,就像剛從鑄幣廠出來的一樣,但卻是英國喬治三世國王在1760年剛剛登基時鑄造的金幣。

韓義對古董市場行情不了情,但是伊芙琳要是沒胡說的話,光他手裡這一版12枚,就價值近一億五千萬美金……

「哪來的?」

伊芙琳沒回答,蹲在一座木製維納斯雕塑旁翻找了一番,找了個已經長滿蜘蛛網的錦盒出來,打開后裡面是一塊碩大的紅寶石。

「它叫非洲之星二號,也是世界上第二大的鑽石,重317.4克拉,磨有64個面。」

說話之間伊芙琳已經來到韓義身邊,隨手把盒子塞到他收上,「正常情況下來講,它現在應該鑲嵌在英國女王的王冠上,而現在它在你手上。」

韓義舉起來對著窗外的陽光照了照,整張臉連同白色T恤瞬間沐浴在殷紅色中,彷彿染紅的鮮血一般。

隨手在空中拋了兩下,問:「真得還是假的?」

旁邊的蘇瑞爾僅僅看了眼便說:「這是由碳元素自然組成的單質晶體。」

韓義手微微一僵,眉頭不由皺了起來。

這要是真鑽石,那豈不是說……

韓義把鑽石還給伊芙琳,說:「說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 隨著對宇宙了解的越來越深,韓義愈加相信,一切都能用自然科學解釋得通。凡是解釋不通的,只是我們對它了解的不夠深。

比如腦電波、生物電、生物磁等等。

伊芙琳說她能回到過去,從理論上來講,這是行得通的;但是從感情上來說,他寧願聽到她說自己是外星人,也不願意相信她可以回到過去這種荒謬的事情。

可是……

即使他再如何不願相信,但事實擺在眼前,那些古董還好說,但是那顆巨大的非洲之星是作不了假的。

伊芙琳沒解釋,而是帶著韓義去了地下室,一個建在湖泊下面、面積足有500平方以前上的巨大保險庫。

保險庫里擺滿了類似銀行保險箱一樣的柜子,像迷宮一樣,半敞開的抽屜里,堆滿了金條、金塊、鑽石、寶石、翡翠等價值昂貴的物品。

韓義不是女人,對這些亮閃閃的物品不敢興趣。

不過對伊芙琳的大手筆倒是挺佩服。

繼續向前走,來到一面像水晶似的牆壁前面,伊芙琳手不知在哪裡摁了一下,原本嚴絲合縫的牆壁,緩緩打開一道足夠兩人過的通道。

後面一個房間要小的多了,只有不到20平方。

讓韓義無語的是,房間幾個保險箱里還是鑽石,不過變成了鴿血紅、粉鑽、黃鑽、綠鑽、藍鑽這樣的稀有鑽石。

房間中間還有個透明的玻璃櫃,柜子里摞了半人高的房產證、不記名債券等。

伊芙琳沒看這些東西,走到乳白色牆壁旁邊,蹲下來在地磚上摁了一下,角落裡突然出現一道僅夠一人通過的地道。

韓義:「……」

不過看到這裡,韓義也大約明白了這個女人的良苦用心。

不論是名人字畫、還是鑽石黃金又或者不記名債券,都是為了掩人耳目。相信到了這裡,絕少有人會想到再去檢查一下房間里還有沒有暗道?

伊芙琳當先走了下去,韓義頓了一下,讓隱身的毀滅者擋在前面,然後自己走在中間,蘇瑞爾跟在最後面,同時啟動液態防護服,只留兩隻眼睛在外面。

防人之心不可無。

萬一這個女人在下面藏了個炸彈怎麼辦?

地下道很短,只有兩三米,下去后是一個更加逼仄的地下室,只有七八個平方;但是通風良好,並不會讓人感到憋悶。

地下室正前方有一個一米五高、像加油機一樣的柜子,柜子下半截是純黑色,上半截是一個玻璃櫃,三腳架上放置著一個銀色手環。

還不等韓義說話,蘇瑞爾的聲音已經在他耳邊響起,「這是5級能量採集器。」

韓義楞了一下,頓時恍然大悟,「噢~~原來如此!」

能量採集器是製造商工廠的重要部件,主要用於星球能量採集、壓縮、存儲、轉化等功能。

就像他的製造商工廠,要不是因為沒有能量採集器,何必偷偷摸摸的去買手機合成,甚至跑到美國去偷報廢汽車?

不過隨後他又奇怪道:「怎麼會是五級呢?」

他的製造商工廠配備的是2級能量採集器,可以初步吸收轉化星球上的常規能量,像交易平台上的2級及以下壓縮能量塊、對應的就是2級能量採集器。

至於5級的能量採集器,對應的自然是5級製造商工廠,而5級製造商工廠據說可以合成泰坦級宇宙戰艦。

這東西只存在於傳說中。據公開資料顯示,全宇宙目前只有機械族有5級製造商工廠。

韓義有些訝異,也有些驚喜。

老天爺對他真是不薄,不僅送他個製造商工廠,連這種傳說中的物品都送到他面前,實在是太他娘的夠意思了。

忍著「搶」的念頭,韓義明知故問道:「這是什麼東西?」

伊芙琳說:「這就是我能回到過去的秘密。」說話的同時從玻璃托盤裡取出能量採集器戴在手上。

韓義伸手道:「給我看看。」

伊芙琳笑了笑說:「這裡有些悶,咱們出去說吧。」

韓義朝她覆蓋在能量採集器上的左手看了眼,也沒讓隱身中的毀滅者強搶。

反正「衣服」都已經脫了,還怕她「裸奔」不成?

兩人原路返回,來到最前面的城堡里。

看看時間,已經是4點多了,兩個人乾脆又趕回棕櫚灘。

……

傍晚的棕櫚灘,比白天多了幾分喧囂,路兩邊三三兩兩的中老年人,邊遛狗邊享受優美的海景;

而海灘那邊則更多的是年輕人,那種的氣氛即使坐在車裡也能感受到。

本來說要趕回去吃晚飯的伊芙琳,突然提出下車走走。

韓義自然無所謂,跟著伊芙琳一塊下車。

到了海灘邊,伊芙琳脫掉腳上的水晶涼鞋,提著裙袂赤腳在沙灘飛奔了起來。

韓義就不緊不慢的跟在後面。

伊芙琳跑了一小會,然後一屁股坐在沙灘上。用手掖了下裙擺,防止走光。

等韓義過來后拍拍身邊笑說:「坐~」

韓義居高臨下看去,發現伊芙琳牙齒挺白的,另外在她腦後鬢髮間隱約看見兩根白頭髮。

除了少白頭,一般情況下人有白頭髮說明心思重,要考慮的事情多,禪精竭慮,導致供應頭髮營養的血管發生功能障礙,影響黑色素顆粒的形成和運送,最終形成了白頭髮。

等韓義坐在後,伊芙琳抱著膝蓋,緩緩說:「你知道嘛,我7歲就沒有父母了,後來寄宿到紐約唐人街的親戚家裡。

開始一切都挺好的,他們沒有小孩,把我當親閨女一樣對待……」

韓義沒再打斷。

之前見到的一切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

對方內心必定承受了極大的壓力,但卻找不到任何人來傾訴,且又要維持這麼龐大的財富,可想而知內心有多麼焦慮不安?

如今好不容易找到對象吐露了,自然就變成了「話癆」。

伊芙琳嘆息一聲,這是韓義自昨天見到她后第一次嘆氣。

「也許都是命中注定吧!在我八歲那年,有天夜裡我正在睡覺,突然感覺有人在脫我褲子……」

遲疑了下,伊芙琳看著大海說:「你知道我當時有多害怕嗎?就像那個在寒風中賣火柴的小女孩一樣,連思維都僵硬了。」

「地獄空蕩蕩,魔鬼在人間。」韓義總結了一句,問:「然後呢?」

伊芙琳很贊同他的話,點點頭道:「然後我用藏在枕頭底下的小剪刀扎了他一下,趁著他痛苦的時候,翻窗逃跑了。」

「不幸中的萬幸。」

「也許吧!」說著伊芙琳用手撫摸右手腕上的能量採集器,說:「我一直跑,跑到下城最大的一個垃圾回收站,躲在一個紙箱里。」

「可以想象。我9歲時掉到村裡一個廢棄的地窖里,當時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嚇得我嚎啕大哭,眼淚鼻涕糊了一臉。」

伊芙琳笑了笑,說:「那個垃圾場附近有很多流浪狗,可能是嗅到我氣味了,一直對著我哼哼。」

韓義點點頭,「能理解。自從知道狂犬預苗造假后,我對狗都客氣多了。」

伊芙琳「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忍不住拍了他胳膊一下,「你這人說話怎麼這麼逗啊?」

韓義笑了笑,沒說話。

伊芙琳心情明顯沒有之前那麼晦澀了,嘴角帶著笑意說:「後來我就一直往垃圾堆里爬,然後也不知道在哪裡摸到了這支手環,眼前一閃我就到了1970年的中海。」

最後一句話說出來,伊芙琳好像如釋重負一樣,臉上如小女孩一樣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不等韓義問,伊芙琳笑容滿面說:「說實話,當時我並不是太害怕,甚至還挺開心的。

當天下午吧,我被街上一行戴著紅袖子的人送到了孤兒院。因為我身上髒兮兮的,他們就以為我是流浪兒!

說來也是挺巧,一個禮拜後有華裔慈善家到孤兒院捐款,恰好那個慈善家跟身邊人用英語交流了幾句。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