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我這幾天會寸步不離的守著我媽,不會再讓這樣的事發生。」宋停默默攥緊了拳頭。

2021 年 11 月 13 日By 0 Comments

只要一想到,昨天如若不是小護士一一,宋停的母親今天都沒辦法睜眼,宋停著胸腔的怒火就止不住的燃。

「不僅要寸步不離。」慕安安補充,「我會跟顧醫生協商,這段時間除了顧醫生和一一,不會安排其他醫護接近姚琴,她身邊不能有陌生人。」

「另外,你要注意大火,或者醫院發生任何意外的事情都有可能是聲東擊西,你必須時時刻刻盯著你母親,否則一個疏忽,你母親就會沒命。」

「我會記住的。」宋停簡短回答。 神魂之力若汪洋般,若海浪相疊,就這般朝着林凡金色的神魂身拍殺而去。

太兇猛,這是最直接的對轟。

神魂之力,為修者除武魂外最為重要的東西,若是神魂之力有損,輕則修為全消,重則,身死道消武魂潰散。

若不是有十足把握,沒有人會這般出手。

但,柳湖就這麼做了。

只見本應無形的神魂之力,竟然凝聚成透明的大手印,隆隆而響,就這般朝着林凡壓蓋而來。

林凡微微挑眉:「還算不錯的神魂力,難怪能夠煉製這麼多傀儡。」

「嘖嘖,還算不錯?螻蟻而已,竟也敢品評本尊神魂之威?」柳湖獰笑,那神魂掌印以一種更加嚇人的威勢,殺向林凡。

林凡輕笑,神魂之身也揚手,輕飄飄的向那神魂掌印迎去。

沒有威勢,揚手拍出的一掌,也不過如常人手掌大小,就這般逆天而去,柳湖看着,哈哈大笑:「米粒之珠,也敢在本尊面前綻放光華?」

他大笑,臉色猛然一冷,狂吼道:「去死吧!」

林凡輕笑,轟隆一聲,本如常人手掌大小的手印,瞬息之間變大無數倍,竟然形成若深淵般不斷旋轉的漩渦,爆發出無窮的神魂吸力,在柳湖臉色大變之間,直接將他拍出的神魂掌印吞噬。

「在我面前玩神魂之力?你差得遠!」

林凡展露崢嶸,不再掩飾,他的神魂之力釋放而出,若天垂般的威壓籠罩,讓柳湖慘叫與大吼。

「不!」

柳湖慘叫,只因,這神魂之力太強悍,他懷疑許多虛法高段巔峰的修者都不具備。

他的神魂之力,與林凡的神魂之力相比起來,真的就若皓月與螢火,毫無可比性。

可笑,他卻是那般自信與自傲了那麼久,以為林凡不過螻蟻,結果,現實那般殘酷,將他從雲端一腳踩落塵埃中。

神魂漩渦向柳湖的神渾身席捲而來,好似要將他吞入其中,無窮吸力,讓柳湖凄慘的叫着,要逃脫被吞噬的命運,只因他知曉,若是被吞入那漩渦中,定然會被瞬間擠壓成齏粉。

好後悔!

為何自己不指使自己的傀儡,偏偏上了這少年的陰招,與他比拼神魂之力。

主要是,這麼強悍的神魂力,為何還那般隱藏?

可惜,現在沒用了。

神魂漩渦忽而詭異停下,就在柳湖將被吞噬的瞬間,林凡陰冷的看着他:「成為如衛一般有意識的傀儡,或是我將你神魂直接碾壓成齏粉,再將你的軀殼煉製成傀儡,自己選擇。」

柳湖神魂之身在顫抖,雖然那神魂漩渦停下,但依舊有無窮吞噬之力傳來,讓他的神魂之力不斷的飄散,短時間內,他的神魂之身,竟然就虛淡了許多。

「快點,怎麼選擇,我沒有那麼多時間。」林凡眼神冰冷。

對這柳湖,半點同情心也沒有,自找苦吃而已。

柳湖神情掙扎,忽而,他的臉上出現猙獰,想要指使那些傀儡,鎮殺林凡,結果林凡一巴掌拍出,差點就將他的神魂身拍散。

「不到黃河心不死?」

林凡陰森笑着,直接抓住柳湖的神魂身,想着他的軀殼撞去,且在瞬息之間,有丹藥被林凡塞入軀殼中,用魂力助丹藥迅速發揮效用。

柳湖的軀體猛烈震顫,似在與欺天傀儡丸對抗般,但沒用,當柳湖軀殼再次睜眼時,眼中,是失魂落魄。

「看見主人,不下跪?」林凡淡漠的看着。

柳湖劇烈針掙扎,但就如衛一一般,根本無用,只得老老實實的跪下,向林凡見禮。

林凡瞥了柳湖一眼,看向衛一,道:「若再有下次,直接斬死,不會有絲毫活命可能。」

衛一不敢在多言,此次,他算是知曉了,此生,再也擺不脫林凡的控制,想自盡都不能。

「去給我遍尋世間,我要噬生果,或是與他同類的藥草,我相信你知道我說的什麼意思,給你一月時間,我至少要一顆噬生果,不然你就去死。」林凡冰冷的看着衛一。

衛一想要構陷他而提供的那一顆噬生果,煉製了兩枚欺天傀儡丸,已經用完,想要煉製,卻是差了噬生果。

衛一渾身一顫,惶惶不可終日,一月之內,找到噬生果?

找不到就死?

「去吧,記住一月時間,找到后,我會找你。」林凡打發衛一起身。

隨後,笑着看向柳湖:「柳湖這個名字很不好聽,你就叫衛二吧。」

「謝謝主人賜名。」他精通傀儡之道,比衛一都還知曉,此生都不可能擺脫林凡的操縱,就算林凡真的死了,他也會跟着死。

「看來你比衛一上道。」林凡笑着,目中光華閃爍,看向滿洞穴的傀儡,這些,現在卻是屬於自己的力量:「帶上你的傀儡,給你一個時辰時間,尋到我。」

說完,林凡就這般消失了。

衛二眼中熱淚滾落。

何苦來由。

悔不該動了貪念。

為了圖謀天寶,將自己的終生葬送,值得?

而若自己不是那般狂妄,發現端倪時,直接指使傀儡斬殺林凡,也能改變一切,可惜了。

但,此時說一切都晚了,值得規規矩矩的以特有手段將諸多傀儡收集起來,留念的看了一眼自己呆了百年的洞穴,嘆息一聲后,向著林凡的方位而去。

洞穴中。

一顆頭顱在繞着通天鼎飛著,眼中不時出現各種光芒,時而猙獰,時而恐懼,是在思索,到底要不要逃,還是說,要不要直接毀了林凡的軀殼。

卻在此時,一聲戲謔的聲音響起:「你為何不動手?」

魔祝臉色微微一白:「動手?動什麼手?沒想過,從沒有,我只是在謹慎而小心的為你護法。」

「呵呵。」

通天鼎中,傳來一聲譏笑。

魔祝臉色更加蒼白,幸好自己沒有動手。

這小子,真的是做事滴水不漏,若是自己剛剛衝動下動手,現在自己也許已經被這通天鼎鎮殺了。

通天鼎縮小,露出林凡的身影,雙眸睜開,神采奕奕:「好讓我失望,我還以為又可以用合理的理由摧殘你呢。」

魔祝臉色一僵。

接着就是倒吸冷氣,原來這小子打的是這個主意,幸好,幸好他沒動手,不然,可就糟糕了。XM《重生敗家子宋三喜》第1045章 回到炎城,回到學宮,回到宿舍,司小骨已是調整好心態,雖然先前他有些暴怒,有些無理取鬧,有些沒腦子的發怒,但這並不代表他真是一個無腦之人。

對於對唐璐的怒火,也是有着《天道契約》的限制,斷定唐璐不敢殺自己,他才會如此破口大罵,表現出心中的怒火。

他盤膝坐下,進入修鍊狀態,繼續修鍊,修鍊了兩個時辰后,他開始進入識海,再次來到了那個四周雪白的世界裏,來到了那間萬能的商店門口。

「這些殘次品能不能兌換?」

司小骨拿着唐璐給他的那些殘次品,期待看着身前的零龍。

「可以,不過會大打折扣。」零龍點了點頭,表示沒問題。

「你想兌換什麼?」零龍問道。

司小骨想了想,問道:「想兌換三顆匯源丹功法,這應該夠吧?」

「完全夠!」

零龍撇了眼他乾坤袋中的那些殘次品,點頭表示可以。

「那就換三顆匯源丹!」司小骨很是驚喜,笑道。

零龍先是接過他的乾坤袋,接着右手一揮,只見空中血光大放,三顆拇指大小,洋溢着絲絲清香與靈力的棕色丹藥出現在空中,並降落在司小骨面前。

看着這三顆丹藥,司小骨很是欣喜,一把抓住,放在手中好一翻查看,確認沒問題后,他抬頭看嚮往商店內部走去的零龍,不由感激道:「多謝了。」

「這是你等價交換而來,並不需要感謝於我。」

零龍頭也沒回,淡淡回答。

至於,司小骨為什麼要兌換匯源丹,主要是他想讓自己修鍊速度能更快些,能更早的進階練氣九層。

匯源丹雖然是二品丹藥,但卻是二品中非常珍貴的丹藥,畢竟這丹藥於凝液和練氣修士都是大有裨益,能極大的提升修士的修鍊速度,讓他們更快的破階,由其是對於練氣修士來說,更加的效果明顯。

要是在外花靈石買這種丹藥,一顆就要差不多要十多萬靈石,畢竟,對修士進階大有幫助的丹藥都不便宜。

司小骨喜滋滋的離開了自己的識海,回到現實中,他看了一眼天色還大亮的天空,決定開始閉關三天,以此突破練氣九層。

他先是盤膝坐好,拿出一顆匯源丹,一口吞服下去,開始運轉體內靈力,煉化起這顆丹藥。

隨着時間的流逝,很快丹藥就在他腹中化作縷縷熱流,不停向他四肢百骸涌去,幫助他提升修為,在他體內極大的匯聚靈力,以助他修行更快,淬鍊着他體內的經脈等等,以此完成修士提升的基礎。

時間緩緩流逝,很快就到了半夜時分。

此刻的司小骨,已是汗水微密,臉色紅潤,而他也成功把那顆丹藥煉化,到達了練氣八層巔峰,距離突破,已是迫在眉睫。

第三天,早上,司小骨睜開眼睛,臉上喜意綻放,很是開心,這時的他,在三顆匯源丹的幫助下,早已成為練氣九層,而且還完全鞏固。

他全身的感應,體魄,耳目都有着提升,聽力視物各方面都提升了一大階,這算是升級的好處吧!

他聞了聞自身有些汗臭味的身體,不由皺了皺眉,急忙起身,迅速來到浴室,開始清洗身體。

洗完澡,換了身乾淨衣裳,他感覺很舒服,心中愉悅不已,從浴室出來,他就碰到了余大腸,不過他此刻面色不好看,一副傷心難過的樣子。

「余師兄!你這是怎麼了?」司小骨走上前去,好奇問道。

余大腸看了司小骨一眼,哀嘆道:「沒怎麼,就是被王磊那小子羞辱了一翻,心情鬱悶呢!」

余大腸有些止不住的抱怨道:「他不就是練氣九層巔峰嘛!不就是比我高一階而已,不就是家中更富有嘛!不就是長的比我帥那麼一丟丟嘛!哼!還敢當眾嘲諷我胖,真是噁心人。」

聽着他的抱怨,司小骨就知道,這事對他傷害挺大,以他的對余大腸的了解,如果未真正傷中他心,他是不會這麼抱怨。

司小骨笑着安慰道:「別人的嘲諷何必放在心裏呢?你看我,平時臉皮多厚,從不會太在意別人的看法,臉厚則無敵,在這個世界,只要實力強大,就沒人敢當眾說你壞話。」

「說的也對!但心中還是不痛快呀!」

余大腸看了自己的好兄弟一眼,表示非常贊同。

司小骨笑道:「那我請你去月中樓喝酒,如何?把悲憤化作自身的力量,用酒精傾泄出來。」

「好呀!」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