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我雖然是傳說中的霸體,但大五行術可是五行兼修,要比屬性單一的功法艱難十倍百倍!這也是我神武大陸的時候,雖然得到此功法,卻沒修鍊的原因……

2020 年 11 月 9 日By 0 Comments

「不過,在天地靈氣稀薄的地球,唯有大五行術才能將天地靈氣利用到極致吧!?」

王宇暗暗思忖。

任何單一屬性的功法,吸收天氣靈氣后,能夠淬鍊成自身真元的也只是天地靈氣內蘊含的該屬性的能量,其他屬性的能量則是自行消散在天地之間。

但大五行術卻不同。

枕上合夥人,總裁佔婚不愛 天地分陰陽,陰陽化五行,五行能量是一切能量的本源,風雲雷電霧等等都是五行能量的衍生屬性,大五行術,便是運轉五行,包羅萬象!

「好吧,就你了!

「大五行術!

「不然對不起傳說中的霸體!

「雖然註定要艱難點,但我擁有仙尊的記憶經驗,更要蛻變的神魂本源!進境速度,絕不會比一般人差多少!」 既然決定了,王宇便不再遲疑。

心神瞬間進入無法無念之境,腦海中唯有大五行術的心法口訣飄蕩而出:

「金之極水生,水之極木生,木之極火生,火之極土生,土之極金生,謂之相生……」

「五行印五方,五方照五常,五常需五戒,五戒映五臟,五臟宣五毒……」

「故,五行得流轉,生生自不息……」

王宇心神完全沉浸到大五行術的奧義中。

玄奧的心法口訣,若無名師指點迷津,親自傳法感悟,即便是絕世天才,僅僅憑藉心法口訣便想要領悟的話,基本不可能。師父領進門,對修鍊者來說很關鍵。

不過,對此刻的王宇來說,卻壓根不存在這問題。

大五行術,是三千大道中排名前十的頂級功法,當年,他在得到之時,已經修鍊有成,若是改修大五行術付出代價太大,所以,他並未修鍊,但卻認真參悟過,對五行相生相剋、五行運轉、生生不息等奧義,均領悟到很高的境界,只是限於自身能量的屬性,無法施展罷了。

所以,王宇此刻領悟起來可謂輕車熟路,毫無阻凝。

並且,隨著他的神魂運轉,他的肉身彷彿化成漩渦和核心,使得周圍稀薄的天地靈氣,開始快速向著他的身體匯聚,透過全身穴竅,入經脈,達丹田,旋即便直接消失,如泥牛入海……

連王宇自己都感應不到天地靈氣在丹田的停留,甚至完全沒有感應到五行屬性能量的氣息便被霸體吸收。

他的丹田不過是功法運轉的核心罷了,否則根本不會進入丹田中轉,便會被霸體直接吸收。

不得不說……

霸體,真特么的霸道!

王宇清楚,在他真正覺醒前,想要感應五行真元的存在,基本不可能。

今天,在武者協會的時候,他只是以強大神魂感知和念力,引天地靈氣入體,讓眾人誤認為他已經覺醒罷了,真要檢查的話,就會發現,他丹田內毛的初元都沒有,壓根沒有覺醒。

「咦?」

當王宇的心神完全催動,神魂本源也在仔仔細細地感應著全身上下任何一處的細微變化時,讓他驚訝的是,竟然發現肉身每一個細胞竟然都淬鍊到十分之一的程度!

「厲害!看來即便是我沒有融合仙尊神魂本源之前,我的念力就很強,而且若非是霸體的話,恐怕三四年前甚至更早,便已經覺醒了!否則不可能淬鍊到如此程度!」

很明顯,他的肉身已經吸收了不少的天地靈氣!

只是曾經的他,沒有如此強大的感知力,並不知道自己早就凝練氣血成功只不過形成的初元瞬間便被霸體吸收了罷了。

「還好只是十分之一左右,也所幸霸體的氣血很旺盛,不然的話,恐怕霸體還沒覺醒,便先氣血虧空至死!呼……」

王宇暗道。

「現在肯定不能再凝練氣血修鍊了,得不償失,傷及本源。但這裡的天地靈氣也實在太稀薄了點,照這樣的速度,沒有十年八年都無法覺醒!」

王宇根據自身細微的變化,推衍計算出大致的覺醒時間,頓時從修鍊狀態之中退了出來,這樣的修鍊太慢,意義不大!

「還好我在神武大陸之時,考慮到地球天地靈氣稀薄,便有所準備!嘿嘿……」

王宇都有點佩服自己的英明神武。

神武大陸千年時間,支撐他活下去,且不斷變強的最大動力,便是重回地球。在踏上仙尊之境的時候,便開始著手重回地球的準備,他考慮到地球的情況,特意研究了煉丹術,並專門研究如何利用低級的甚至普通的藥草,通過自身的真元亦或引動天地靈氣,煉製成修鍊用的丹藥。

現在終於能派上用場!

只是他沒想到歸來后成為連覺醒都沒有的武道學徒罷了。

「修為太低,上點年份的藥草,也得想辦法搞一些才行!至於靈藥就不奢望了……」

靈藥,唯有在天地靈氣較為濃厚的地方生長超過三百年的藥草,才有可能覺醒為靈藥。

非但人能夠覺醒,萬物皆可覺醒,草木同樣可以。

靈藥,便是草木植物吸收天地靈氣后,自身發生蛻變,自行覺醒,從而具備一定趨吉避凶、抵禦自然災害的能力,擁有一定的低級靈智,但卻尚未形成思想。

傳說中的人蔘、何首烏等等成精,並非是空穴來風。

不過,擁有思維意識,甚至能化形為人的情況,都是存活數千年,甚至上萬年的靈藥,汲取日月精華,吸收天地靈氣,機緣巧合衍生出靈智,能夠自主修鍊的存在,這已經脫離靈藥範疇,可以稱之為草木精靈。

這在地球上,就更不用想了……

當然,這是王宇自己的想法。

現在的他也好,前世的他也罷,對地球武道的了解都是最基本、最低級、最底層的,地球是靈氣復甦,而非靈氣初生,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武道修真文明有過最巔峰最輝煌的時刻。

「還有便是尋找天地靈氣濃厚的地方!那樣修鍊起來才能事半功倍!

「讓我想想……」

重回少年時代,對未來的了解,可是他最大的優勢之一,怎能不好好利用?地球靈氣復甦,遠古遺迹、傳承不斷發現,如此先知先覺的優勢,傻子才不用!

「有了!」

王宇眼神一亮。

前世,王宇喪失覺醒激發的資格,並在一個月後失去百里晴雪的雙重打擊下,雖然渾渾噩噩,幾乎放棄了修鍊,也不再關心武者圈子的事情,但對武者圈子發生的大事,多少還是聽說一些。

畢竟身為武者的小姨,始終就在他的身邊。

「玉龍森林公園,在兩年後,一群驢友誤入原始森林深處,被官方高手營救之時,意外發現一眼靈泉,后被官方封鎖,時時刻刻都有高手看護,直到一年後才撤去……那地方,小姨為了幫我覺醒,曾帶我專門去過,還想著再找到一處靈泉,嘿嘿……」

想到小姨對他默默的付出,王宇內心便湧起一片溫柔。 當初的他,怎麼就那麼遲鈍,那麼傻?

小姨對他的感情那麼明顯,可他簡直缺心眼!

或者說始終不曾從百里晴雪去世的陰影中走出,竟是一直不明白小姨對他的感情。

「武道考核完畢,便開始行動!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哈哈!」

王宇彈身而起,懶得修鍊了。

霸體的特殊性,在如此稀薄的天地靈氣下,修鍊一晚上,對明天的武道考核毫無作用,何必浪費時間呢?

修行即修心。

煉心同樣很重要啊!

這是王宇異世千年最為欠缺的地方,他心境上的瑕疵,並非單純的重回地球的執念。

滾滾紅塵,世間百態,他都不曾好好體驗過……

大隱隱於市,為何?

滾滾紅塵煉我心,僅此而已!

人世間除了修鍊,還有很多的美好,而這些美好,同樣是修鍊,而且是不可或缺的修鍊,修為越高,越發重要。

……

此刻,客廳隱約傳來電視的聲音,小姨顯然沒睡,定是在看腦殘的泡沫劇,這是小姨最大的愛好,偶爾王宇也會被強拉著陪看。

穿上衣服,王宇走出了房間。

專註泡沫劇,眼淚嘩嘩的小姨,竟然壓根沒注意到王宇出來,盯著電視,邊哭便看。

讓王宇看得……

好爽!

對,是好爽!

目瞪口呆,口乾舌燥的爽!

此刻的小姨,短髮還略濕,明顯剛剛洗過澡,穿著薄薄的白色吊袋超短睡裙,搭在茶几上的兩條光潔勻稱的大長腿,不要太美,什麼「腿玩年」都得靠邊站。

但這不是關鍵,關鍵的是哭的稀里嘩啦的小姨,壓根沒有發現自己肩膀上的弔帶,不知何時已經脫落了下來。

泣顏 而最最最關鍵的是……

穿著睡裙的小姨,可是真空上陣!

好吧,畫面太美,不可描述。

儘管尚未發育完全,規模不夠雄偉,但那種青澀的,含苞待放的美……

王宇感覺不能再看下去了。

悄無聲息地走到小姨身邊,坐下去的時候,順手輕輕一帶便將小姨的弔帶拉了上去。

「啊,小宇,你不是要修鍊嗎?」孫穎壓根沒有發覺弔帶脫落的事。

「修鍊完了。」

「這麼快……也對,你還沒學武者的功法。那陪我看會兒電視,真的很好看呢……」

孫穎說道。

武者功法,唯有覺醒後進入武者班,才會有武道老師專門傳授。

「好啊,往那邊點。」王宇說道。

孫穎黛眉微皺,向沙發的一邊移了下,有點奇怪王宇今天竟然答應的如此乾脆,以往讓他陪看,基本都是強制性的,不過正被情節吸引的她,也沒深究。

一張一弛,文武之道,看電視,尤其是看腦殘虐戀的泡沫劇,便是孫穎最喜歡也是最好的放鬆方式,所以,王宇沒少被強拉著陪看。

王宇則是自然而然地枕到了小姨的大腿上。

以往基本都是這種姿勢,而且基本上每次王宇都會枕著孫穎的大腿睡著……

看著又沉浸到電視劇中的小姨,聞著淡淡的體香,王宇感受著這種淡淡的旖旎和溫馨,閉上了眼睛,將心猿意馬的猥瑣思想斬斷,竟是很快進入了夢想。

……

第二天。

前往學校的路上。

「小姨,你抱我回房間的啊?」

「廢話,不是我,難道你夢遊回去的?睡的跟豬一樣……」

「呃,那……小姨,你幫我脫的衣服?」王宇摸著鼻子試探著問道。

莫法……

即便是他也沒想到,一覺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明明是枕著小姨的美*腿,在客廳看著電視睡著的,怎麼毫無感覺就到了自己的房間呢?到房間也就算了,他竟然只穿著一條內*褲,最關鍵的是,這一切,他都毫無感覺……

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他此刻的感知,可是融入了一縷仙尊神魂本源的感知,怎麼可能變得如此遲鈍?難道是重歸真我,心情愉悅,徹底放鬆下來的原因?

孫穎臉色頓時微紅:「怎麼了,莫非你有意見?你睡那麼死,小姨總不能讓你穿著衣服睡一晚吧?」

「哦哦,好吧……小姨,那啥,你沒有偷看,或者偷偷做什麼吧?」

「你……你胡說什麼呢?」

騰地一下,孫穎本就微紅的臉色,被王宇這麼一問直接變得通紅,聲音都有點緊張地呵斥道。

目光也有點躲閃……

昨晚,孫穎見王宇睡的那麼死,的確是沒忍住,偷偷的親了下王宇的臉……

喲?

什麼情況?

小姨這樣子難道是真的做了什麼?

回到上古當大王 分明有點做賊心虛的樣子啊……

王宇本來也就是故意逗逗小姨,重歸真我的他,絕不能再像前世一樣對小姨中規中矩,否則小姨絕不會有任何明顯的表露的,身為男人,他要有男人的氣度,主動打破心靈的枷鎖的應該是他!

但現在看來,小姨好像真做過什麼一樣啊……

不過小姨的窘樣,王宇知道此刻不能再深究了,不然小姨絕對要耍賴發飆,遭罪的只能是他自己的耳朵。

「我開玩笑的!」

說話間,兩人便來到了學校演武場。

武道考核全部在演武場進行。

每個班級在看台上都有相應的分區。

此刻,四周的看台上已經到了很多學生,不僅僅是高三年級,就是高一、高二的學弟學妹也紛紛到來觀摩學習。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