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我靠,這聲音,簡直是驚天動地啊,想不到她柔弱的身軀中竟然蘊含著這種力氣。」潛伏在草垛后的梧桐嘖嘖驚嘆著。

2021 年 1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雷岳則是眼珠子飛轉,在思考著對策,他實在是無法繼續作壁上觀的看下去了。

此時,百里東亭的狼手已經搭上了柳晏紫的香肩,五指狠狠地扣住那柔軟的肩頭,隨即獰笑著用力一攬……< 「上!」

萬分危機時刻,雷岳終於蹲不住了。

他沒有想好該怎麼對付百里東亭,但他絕對無法容忍一個花樣少女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摧殘,更何況這個人是他恨不得將之先殺而後快的死敵。

「老大,你要英雄救美么?這橋段,我喜歡,哈哈!」梧桐興奮地將手一拍,跟著雷岳就沖了出去,那生猛的模樣,活脫像吃了十顆龍力丸。

眼見兩人都行動了,祁淵自然也只能硬著頭皮悍赴前線,當然,他已經打定了主意,自己就站在旁邊充當吶喊助威的角色就好,只求能不能逮准下黑手的機會。

「轟!」菩提樹的速度被雷岳助推到了極致。

一根粗壯的根莖重重地甩起,抽向看似毫無防備的百里東亭。

然而眼見就要成功命中,後者卻忽然轉過頭來,電光火石地摸出一把長刀,刀背上挑將菩提樹磕開后,瞅準時機順勢下劈,上方鑲嵌的幾顆相晶綻放出奪目光輝,化成一柄鋒銳的刀芒。

將菩提樹的伸出的那條樹根完全切下,掉落在地后,立刻分解成最原始的能量,消弭在空氣中。

「雕蟲小技,早在剛才,本公子就已經發現了你,只不過面對如此美麗的可人,不想來找你這泥腿子費工夫,沒想到,你非但不感恩本公子的宅心仁厚,還敢跳出來找死。」

百里東亭隨即兇狠地瞪著他,「這年頭,自不量力的廢物太多。」

「你說誰是廢物?」雷岳面色凝重,眼底噴火。

既然出來了,他就沒想過束手就擒。

「嘿嘿,除了你,還有誰?」百里東亭一邊享受的用單臂摟著柳晏紫,一邊譏誚地嘲諷道,「之前在外邊,你還能靠著和百里芙蓉那臭婆娘的苟且關係得以耀武揚威,在山河圖裡,我看你還能靠誰!」

「雷岳,快跑啊!」柳晏紫急聲高喊道。

即便她聲音帶著驚惶,卻還是一如既往的悅耳動聽。

「給老子閉嘴,你這個胳膊肘往外拐的**!!」

感覺到自己費盡心思都無法她獲得一絲好感的柳族大小姐竟然對這小子表現出不了太一樣的態度,百里東亭就是一陣窩火,惱羞成怒的揚手煽了柳晏紫一巴掌,嘶聲呵斥道。

「啪」的一聲脆響后。

伊人的俏臉之上頓時被印上了一個通紅的手印,惹人睹之而心生憐意。

「打女人?!」雷岳愣了愣,隨即冷笑了起來,「原本我覺得你雖然秉性殘忍暴虐,小肚雞腸,但至少還算個男人,但現在你在我心裡,和市井地痞流氓無異,或許還沒有他們強!」

「你以為我不敢殺她,還不敢殺了你?!」百里東亭氣得胸口上浮下沉,「女人都是頭髮長見識短,骨子裡就是賤,所以才都對你這種賤骨頭有好感,因為啥?因為你們臭味相投!」

他說完,立即指揮青鸞收攏了翅膀,在風勢的加持下,化作一道流光朝雷岳急速衝來。

「躲開!」

一直沒有說話的梧桐大喝一聲,通靈猛虎氣勢洶洶地橫空飛躍,直接一巴掌拍中了青鸞的翅膀,強悍的力道,引得百里東亭悶哼一聲,血氣激蕩不止。

「你?!」

這出人意料的一手,讓百里東亭驚疑不定地將注意力轉移到這個穿著黑色獸皮,不太起眼的青年身上,駭然地說道:「竟然是自然之道?」

「小子,你是誰?為何和這賤種廝混在一起?!」

他指著雷岳,盛氣凌人地質問道。

梧桐毫不客氣地呸了一聲,「你飯碗里裝的是糞對吧?就你最高貴,別人都是賤種,什麼東西,照我看,就你最賤,賤到打女人。」

「你,你,你。」

百里東亭氣得指著梧桐不知道說什麼好。

他本來還想將後者招攬過來,畢竟參悟了自然之道的修士那可是比鳳毛麟角還鳳毛麟角的存在。

興許和他建立良好的關係,有助於自己勘破大道也說不定。

妖妻難當 這就是為什麼精靈族侍從那麼吃香的緣故。

因為精靈族不需要參悟諸多玄妙,他們從誕生伊始,便是應運而生,自帶一種純凈的屬性天賦,身體構造以及神魂和這種自然屬性也無比契合。

所以能從他們身上,能以前感受到純凈的大道,對修行的裨益極大。

「竟然有這等天才,相力修為雖然弱的可憐,卻提前領悟了自然法則,既然建立不了良好的關係,就必須除掉,不然他日必是心腹大患!」

百里東亭心裡泛起強烈的妒忌情緒。

他六歲的時候上文教課,就因為別人在背地裡誇了一句某人成績比他好,於是就懷恨在心,悄悄地在那名同學喝的水裡下了一包噬魂粉,最後直接使其變成了傻子,再也無法思考問題。

「只要有人膽敢讓我看不順眼,通通殺掉!」

百里東亭念頭既下,掏出一根粗麻繩,把柳晏紫左三圈右三圈的綁得嚴嚴實實,故意將嘴湊到她的耳旁,低聲說道:「晏紫妹妹,等哥哥解決掉這兩個壞事之人,我們再來享受魚水之歡,哈哈。」

說完,還色眯眯地對著柳晏紫的耳內吹了一口熱氣,登時引得後者緊緊蹙起眉頭,使勁搖著頭。

然而她的嘴被一塊兒破布堵著,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上次你害得本少爺被關了那麼久禁閉,這次,本少爺就讓你去閻羅殿享受永世的煎熬,哈哈。」百里東亭一念之下,青鸞頓時撤回,融入他的身體之中,背後騰然生出一對華麗的藍光羽翼,臉上也是長出了如同青鸞一般的利喙。

周身的服飾被鼓盪的能量波撐開,露出其中微微泛出藍色的肌肉。

「戰鬥真身,小心!」

雷岳立刻摸出十兵盤,手指搭在上方,星海匹練瘋狂地湧入盤槽內,把十顆相晶串聯接通。

然而時間已經來不及了。

百里東亭的速度快到了極致,他一手提著砍刀,另一隻手迅速來回甩動,丟出一枚枚鋒利的飛蝗鏢,這樣的手段,赫然和當初在青陽軍營內時,一模一樣。

眼看就要殺到。

「別把事情想得那麼輕鬆。」

梧桐的猛虎忽然劇烈的咆哮了一聲,氣勢之逼真,仿若真正的叢林之王在號令百獸,強大的聲波,衝擊在道道飛蝗鏢上,將其震得半途掉落,根本無法威脅到雷岳的身軀。

「你既然要阻止我,那我就先結果你的小命!」< 梧桐被撲面而來的凌厲氣機牢牢鎖定,難免有些慌神。

畢竟百里東亭的相力修為高出他太多了,兩者之間的差距,光靠自然之道根本無法彌補。

「快跑。」

祁淵的聲音響起,一條蘄蛇不知何時摸到了百里東亭的腦後,張口就要往下咬。

「砰!」

百里東亭迅速轉身,轟然掄出一拳,生生將蘄蛇砸得相體無法維持而崩解。

比起梧桐和雷岳二人,祁淵只是一個普通的虛相期修士,根本無法承受真身境強者的一擊,更何況,百里東亭的修為,在真身境中都是絕對的精英。

「螳臂當車,不知好歹。」

他丟下這句冷冰冰的話,便不再管被震得大口吐血的祁淵,扭頭便準備又朝梧桐殺去,但他的餘光卻掃到了正在五指翻飛試圖激活陣法之力的雷岳。

「哼,別忘了,本少爺也是一名馭陣師,你,太弱了!」

百里東亭不得已,又轉移目標,他將對其無法構成大威脅的梧桐扔在一邊,摸出一塊上面嵌有五十顆兵魄的兵盤。

「你的兵盤只有十顆,而我卻能駕馭五十顆,你還有什麼能比得上我?哈哈,說你是土包子還要狡辯。」百里東亭肆無忌憚地譏嘲大笑后,隨即將兵盤收起,沒所謂地沖雷岳搖搖手指,「不過你還沒有資格逼我到馭陣的地步。」

「殺你,只需要動動指頭。」

說完,他雙翼振動,幾乎腳不沾地的便朝雷岳飛撲過來。

化為了戰鬥真身之後,整個人的**防禦力都會無限趨近於所修靈物,就好像百里東亭,他的真身防禦,就無限趨近於同實力的青鸞。

這根本不是雷岳所能夠破開的。

想到在進入大比前那場不算太大的較量,自己還能讓不能盡情施展手段的百里東亭吃癟。

可反觀眼下,後者一旦動用了戰鬥真身之後,實力簡直發生了天翻地覆的增進,一招一式都蘊含強大威能,難以招架。

菩提樹法相在地煞級相力的輸入下,強度還算能夠承受百里東亭的衝擊,然而雷岳弱就弱在本體防禦力太差,沒有進入真身境的修士,體質比起普通人來講並沒有太大的優勢。

所以利用了雷岳這點致命軟肋,百里東亭直接是採用迂迴前行的策略,先用法相奧義牽制菩提樹,自己在繞道而行之,步步為營地朝著雷岳逼近。

後者見狀,下意識地挪動腳步往後倒退。

此時,梧桐稍稍休整之後,再度撲了上來,只是這次,早有心理準備的百里東亭只是信手一揮,便將通靈猛虎法相擊飛,重重地摔在三丈以外的地面上。

「我靠!」

梧桐使勁摁了摁太陽穴,他的法相有自然之道的護佑,自然不可能如同祁淵那樣直接被打散,然而承受這麼一記重掌,也是令他頭暈目眩,很不好受。

「雙龍戲珠,發!」

終於,雷岳蓄勢完畢,陣法排布完成。

摁在兵盤上的五指瞬間脫離。

「錚錚錚~」

一顆顆相晶被完美的串聯起來,兩條巨龍豁然噴薄而出。

雙龍戲珠陣啟動,這是雷岳目前為止所能施展出來的最強陣法,尤其是天天被關在靜室中陪圖靈聊天,受到了不少啟發,在閑暇之餘修鍊時,對於此陣的了解也是加深不少。

兩條龍乃是四大對應屬性。

「東方青龍甲乙木,南方朱雀丙丁火,西方白虎庚辛金,北方玄武壬葵水。」

其中那條火紅色的巨龍,便是火木結合之力。

而那條天藍色的光龍,則是金水之力的結合體。

至於龍珠,便是居於五行中央之土,內涵純凈的土之能量。

領悟了關鍵原理,陣法融合起來也就更加得心應手。

面對雙龍戲珠陣的衝擊,百里東亭立刻停住腳步。

背後兩道光翼蜷曲到身前,整個人蹲了下去,雙手抱膝,躲在兩扇青鸞羽翼的包裹之下。

「轟隆!」

強烈的衝擊波悍然撞在百里東亭身上。

然而雷岳並沒有絲毫放鬆,他立刻撒開腿跑到柳晏紫身前,手忙腳亂地解著繩索。

他的想法很簡單,趁著百里東亭在對抗陣法這個時間差,迅速將人救走,至於殺掉百里東亭,或者是從其身上搶得山河珠,那確實是沒有半點兒把握。

「快來幫忙。」

雷岳急切地朝梧桐兩人招手。

但他們湊上前去,也無法在短時間內解開被百里東亭捆得嚴嚴實實的麻繩。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