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所以我說這小子很詭異。」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這位大老闆又一次用詭異這個詞來形容範浪。

竇賓望向角斗場里的范浪,越來越覺得這個形容詞很貼切,事出反常必有妖,范浪這個妖孽確實稱得上詭異!

「下一場角斗,讓他跟黃電打,開打之前,在他的水裡添加點佐料,明白么?這兩天,他害地下斗場輸了不少錢,我得用他贏回來,順便讓他輸一場,他贏的太多了。」大老闆淡淡道。

雖然范浪很特殊,可終究是角鬥士,每一場角斗都關乎著地下斗場的利益。

「在他的水裡添加點佐料。」

這句話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屬於地下斗場左右勝負的一種手段。

竇賓咧嘴一笑,點頭道:「這些事包在我身上,我這就去辦。」

說罷,他躬身而退。

與此同時,角斗場內響起了一浪高過一浪的歡呼聲,預示著范浪已經取得了勝利。

「不敗浪子!」

「不敗浪子!」

「不敗浪子!」

人們聲嘶力竭的高喊著這四個字。

范浪在歡呼聲中退場,回到了休息室,看了看自己的數據,盤算著再打幾個人才能升級。

有侍者敲門而入,送來一些水跟食物,地下斗場在這方面從不吝嗇。

范浪抓起水杯,狂飲了一口。

水入肚沒多久,系統提示忽然冒了出來。

【玩家誤服毒藥虛弱散,進入虛弱狀態,玄力會大打折扣,最多只能使用自身一半的玄力,持續時間40分鐘。】

【玩家誤服毒藥障眼水,眼前會逐漸出現重影,導致命中率下降,持續時間60分鐘。】

中毒了!

還他*媽是兩種毒!

范浪看到提示,雙眉立即揚了起來,用腳趾頭都能猜出來,這肯定是地下斗場下的毒!

兩種毒都是那種削弱實力的毒,而且不容易察覺,中了之後,能發揮出一半的實力就不錯了。

之前地下斗場多次讓范浪作假,故意輸掉,結果都被他拒絕了,然後就對他用了這麼一個損招,對他喝的水動了手腳。

「看來地下斗場是非逼著我輸不可啊!」

范浪浮現一絲冷笑,他才不會讓對方如願以償! 沒人喜歡輸,范浪同樣如此。

更何況地下斗場對他用了這麼卑鄙的手段,已經觸怒了他。

下一場角斗,他無論如何也要贏,要讓地下斗場的陰謀落空,狠狠的輸一大筆!

既然中毒了,就得解毒,否則勝算渺茫。范浪有兩條路,要麼去外面購買解毒藥,要麼利用系統修改自身狀態,把中毒狀態抹除掉。

在系統中,中毒狀態就是一個數據,是數據就能修改!

范浪權衡了一下,覺得還是修改更好一些,他沉浸到系統之中,全神貫注的進行修改。

一分鐘,三分鐘,五分鐘……

房門忽然打開,竇苞叼著煙斗走了進來,笑眯眯道:「浪子,下一場角斗已經給你安排好了,出來吧。」

「我正處在修鍊的關鍵點上,再給我一點時間。」范浪說話時仍然閉著眼睛。

「那你最好快點,觀眾們都已經等不及了。」

「放心,用不了多久的。」

范浪拖延時間,暗地裡繼續修改。

這種修改就好像是清除垃圾,要將那些有害的數據清除掉。

又過了幾分鐘,范浪終於睜開了雙眼,唇角微微揚起。

修改成功了!

現在的他已經恢復正常,身輕體健,龍精虎猛。

「我的下一個對手是誰?」范浪凌然問道。

「是一個叫做黃電的角鬥士,玄靈八級。」竇賓答道。

「黃電?就是那個嘴賤的傢伙?好,很好!」

范浪雙眼一亮,對於這個對手非常滿意!

他轉頭望向女屠夫,笑道:「下場角斗你非看不可了,看看我怎麼收拾那個黃電。」

「恩,我會去觀戰的。」女屠夫眼神中閃過一道厲色。

范浪動身前往了角斗場,竇賓跟在了他後面,露出了一副陰笑。

「哼,害地下斗場輸那麼多錢,是時候讓你栽一次跟頭了!中了兩種毒,看你怎麼贏!」竇賓幸災樂禍,等著看好戲。

角斗場內,人聲鼎沸,觀眾們知道下一場出戰的人是浪子,都非常的亢奮,而且這場角斗浪子的賠率很高,很多人都在他身上押了大價錢,甚至是全部家當。

兩扇鐵門打開,范浪以及黃電各自走了進來。

范浪面沉似水,對面的黃電則是掛著一幅令人生厭的笑容。

「這兩天聽你的名字都快聽出繭子了,大家把你吹的神乎其神,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本事。」黃電笑著掰了掰手腕,發出爆豆脆響。

「你很快就能見識到我的本事了。」范浪平靜道。

我老婆是冰山女總裁 兩人對視著,目光敵意浮現,甚至暗藏殺機。

鐺!

鑼聲響起!

范浪一瞬間就跟變了個人似的,渾身玄力洶湧,灌注到左手的五指之上,指尖冒出了五點光芒。他的右手抽出了火烈劍,劍身熊熊燃燒。

水一樣的平靜被打破,化作了火山爆發般的狂暴!

范浪向前衝出,掀起了一股狂風。 戀上異能男友 對面的黃電也已經有所動作,用一張武器卡變化成了一根長槍,用力一抖,長槍之上電芒纏繞,劈啪作響。

黃電用靈眼鎖定了范浪,手中舞槍連刺,電芒激射而出,交織成了一張電網,試圖將范浪困在其中。

范浪縱身一躍,猶如大鵬展翅,跳到了高空中,身形靈動旋轉,左手用力一甩,手指上的光點化為了一條條光線,對著黃電飛了過去。

秘術·盤絲手!

這些光線都是由玄力凝聚而成,韌性非常大,一旦沾到身上,就會受到牽連限制。

光線大部分都落空了,唯獨一根光線黏住了黃電,另一端粘在了地面上。這裡的地面都是加固過的,非常結實,別想輕易擊碎。

黃電一驚,用力拉了一下,卻沒能拉斷絲線,他就好像一個被蜘蛛吐絲束縛住的獵物,陷入了被動。

「這是什麼鬼東西?」

黃電舉起手中的長槍,對著玄力光線刺了過去,就在這時候,又有幾條光線飛了過來,連連黏在他的身上,還有兩條黏中了長槍上。

一張死亡之網已經籠罩了黃電。

范浪手指連彈,不斷彈射玄力光線,用玄力光線將黃電死死黏住。

黃電連中了十幾根玄力光線,就好像變成了一個五花大綁的粽子,幾乎動彈不得。他大驚失色,劇烈掙扎,額頭上冒出了冷汗。

這一幕引燃了全場,上前觀眾離席而起,大聲歡呼。

一個單間內,大老闆與竇賓兩人的臉色都是一變。

「你不是說范浪已經中毒了么?為什麼他的實力還那麼強?我看不出他有中毒的跡象,出手還跟以前一樣穩准狠。」大老闆沉聲道。

「他、他確實中毒了,侍者親眼看著他喝了一大口有毒的水!」竇賓急道。

「胡說八道,他現在明明沒有中毒,要麼是你們把事情搞砸了,要麼是他自己解了毒!」

「虛弱散跟障眼水都是無色無味的奇毒,按理講他不應該察覺才對。」

「按理講?什麼叫按理講?你看他像是一個能用常理揣度的人嗎?」

「不……不像……」

竇賓的冷汗都流下來了。

大老闆的臉色就跟陰天一樣,用冰冷的目光繼續觀戰。

角斗場內,勝負已經初現端倪。

「媽*的,怎麼掙不斷!」黃電渾身電芒竄動,試圖用雷電掙脫身上的光線,結果徒勞無功。

生死交鋒,遲鈍一秒都可能招來殺身之禍,更何況被固定這麼久。

「你對女屠夫動過咸豬手,那就先把你的手剁掉好了。」范浪舉起火烈劍,表情猶如行刑的儈子手,一步步走向黃電。

「別,別過來!」黃電臉色變得煞白。

「你剛才不是挺囂張的么,怎麼現在開始害怕了?」

范浪冷哼一聲,身形閃爍,衝到黃電近前,手中火烈劍無情斬落,瞄準了黃電握著長槍的那隻手。

唰!

火紅色的劍氣閃過,黃電的手被一劍斬斷。

「啊!」黃電慘叫了一聲。

這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范浪手起劍落,展開了無情的屠戮,接連斬在黃電身上,最後使了一招炎火三疊浪,用火焰淹沒了黃電。

先是大卸八塊,然後再葬身火海,這個死法,可謂慘的不能再慘。

范浪直起身,站在了烈火中央。

屬於他的歡呼聲再次響起,有的人幾近瘋狂,尤其是押了大價錢的賭徒們。

這一場角斗,至少會讓地下斗場損失十萬兩白銀!

「不敗浪子!」

「不敗浪子!」

「不敗浪子!」

有的人把嗓子都喊啞了。

范浪刷新了自己的連勝紀錄,而這將是他在地下斗場打的最後一場角斗。他贏的次數太多,地下斗場已經無法容忍了,再留下來就等於站在危牆之下。

升級地點並不只有這一處,是時候換一換了。

范浪走出角斗場,遇到了守在外面的女屠夫,微微一笑道:「剛才這場角斗怎麼樣?」

「精彩!」女屠夫的臉上罕見的浮現出一絲笑意。

「走,去找逗逼要錢去,拿了錢我們就走人。」

「逗逼?」

「就是竇賓!」 范浪拉著女屠夫找上了竇賓,索要屬於自己的錢,並表示今天不想再打了。

竇賓心裡有鬼,但是不能說出來,為了維護地下斗場多年來積攢下來的聲譽,只能乖乖付了錢。

臨別之際,竇賓沖著范浪說道:「地下斗場隨時歡迎你,想賺錢儘管來。」

「呵呵。」 罪妃指腹爲婚 范浪冷笑一聲,沒有多說什麼。

對於一個給他暗中下毒的地方,他實在生不出什麼好感,下次就算來,也肯定是來找麻煩的,而不是來當角鬥士!

范浪與女屠夫走出地下斗場,抬頭一看,天色尚早,他心血來潮,決定先不回城主府,而是去另外一處地方升級。

「女屠夫,我打算去外面獵殺妖獸跟魔族,你得跟我一起去,幫我的忙。」范浪的語氣中有幾分命令的意思。

「好。」女屠夫乾脆答應。

范浪很喜歡這種乾脆。

出發之前,得做一些準備才行,范浪去商店買了一些應用之物,還買了兩張儲物卡來裝行李。小小的卡牌,裡面自成空間,塞個房子進去都不成問題。

男女搭配,升級不累。

兩人輕裝上陣,雇傭了一輛馬車從東城門口跑了出去。之所以坐車而不是直接買馬,是考慮到普通馬匹沒有自保能力,騎過去只有被吃的份兒。

馬車一路向東狂奔四十里地,路上相安無事,車夫忽然拉住韁繩,停了下來。

「兩位客官,再往前走就是『魔爪林』了,那裡太危險,我們這些跑腿的可不敢進去,你們兩位要繼續往前走,就請下車徒步過去吧。」車夫道。

「送到這裡就可以了,這是約定好的路費,給你了。」范浪跳下馬車,取出貨幣卡在手上輕輕一劃,手心裡憑空多出了幾塊銀元寶,將這筆錢付給了車夫。

車夫拿了錢眉開眼笑,說了兩句吉祥話,調轉車頭離開了。

豪門專寵:小叔,別來無恙 范浪兩人改為徒步前進,越往前走就越是荒涼,道路上雜草叢生,周圍樹林密布,時不時的能看到一些影子飛速掠過。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