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放心吧兄弟,你能為哥哥著想,這點事情還算是個事兒嗎?」九嬰無所謂道。

2020 年 11 月 11 日By 0 Comments

「這就好!」

「到了那邊,會有我分身與九哥商量,還請九哥寬恕我怠慢之罪!」石柱抱拳道。

「我明白!大家都是為了老大辦事嘛!」九嬰點點頭。

次日,九嬰就將手下一批魔神、魔兵魔將全部召集了過來。

「見過獄主大人!」九嬰身後,眾魔神看向石柱恭敬道。

「嗯!」

石柱點點頭,伸手一指前往那座地獄之門,看向九嬰道:「跨過這道門,九哥你們就可以直接抵達水神殿內,前去報仇了!」

「兄弟你真敞亮,謝了!」

「都跟我走!」

九嬰朝石柱一抱拳,便帶著所有手下離開了。

水神殿,巨大的廣場前。

此刻石柱分身、諸葛青雲等人站在中間,耐心等候之中。

遠處,龍公子看向這邊,旁邊有弟子向他介紹什麼。

「嗡~~~~~~~~~~~」

就在此時,廣場上空忽然一暗,整個天空都變黑了下來。

一道巨大的門庭從滾滾烏雲之中打開,地獄之門出現了。

九嬰帶著一群魔神跨過地獄之門,直接降臨到廣場上。

「哈哈哈哈」

「大人,我們終於進來了!」圖疆魔神看著附近的殿宇,臉上露出一股興奮。

「大人,我已經看到遠處那些水神殿弟子了!」

「嘖嘖嘖,好多血食!」

「我要吃了他們,增強功力!」

「…」

「停!」

九嬰一聲輕喝,聲音傳遍整個廣場,身後眾魔神都是聲音一止。

九嬰抬腳,朝著石柱分身這邊走來,身後眾魔神跟上。

「兄弟,我一眼就看到你了!」

「真的是你,你怎這個打扮?」

九嬰上前來,看著此刻寶少爺模樣的石柱分身,一臉驚訝道。

「九哥!」石柱分身笑道。

「見過九嬰大人、諸位!」諸葛青雲及身後一群創世天宮的人朝對面行禮。

「見過獄主大人!」眾魔神看著此刻石柱的模樣,恭敬道。

「嗯!」

「辦正事要緊。九哥,你我兄弟等辦完了事情再敘舊吧!」石柱分身看向九嬰說道。

「好!」

九嬰點點頭看向主殿方向。

「怎麼回事?為何會有如此滔天魔氣在我水神殿橫行?」

副殿主左青冥帶著一群客卿長老前來,身後許多水神殿弟子聚集而來,與對面魔神形成對峙之勢!

「殿主,我知道!」此時,龍公子從眾人中走出來,看向左青冥道。

「是他,是李寶山,是他帶著這些魔頭進來的!」龍公子指著石柱分身道。

「哦?」左青冥看著站在九嬰身旁的石柱分身,眉頭微皺。

「殿主,龍公子所言句句屬實,弟子也見過了!」旁邊,一群龍公子手下人說道。

「動手!」九嬰只是看了眼對面左青冥一眼,便直接朝身後眾魔神吩咐道。

「是!」

「吼!」

一群魔神衝上去,朝對面水神殿弟子抓去。

這些天神,可都是非常美味的血食啊!

此刻手快有、手慢無!

眾魔神跟著九嬰這段時間一直都在外邊辦事,很少有這麼一次放鬆的機會,此刻還不趕緊動手?

看著如此無視自己的九嬰巨魔,左青冥眼角劇烈抽動。

「給我殺!」

「所有魔頭,一個不留!」

左青冥一聲沉喝,朝身後眾客卿長老吩咐道。

「是!」

「轟轟轟」

二十個客卿長老中,頓時就有七八個忽然倒戈相向,向其餘人動手。

總裁,錯情蝕骨 「你們幹什麼?造反嗎?」左青冥看著那七八個人,臉色一變沉喝道。

「造反?」

「不不不,他們原本就是我的人!」此刻石柱分身開口道。

「拜見獄主大人!」幾人看向石柱分身恭拜道。

「兄弟,好手段啊!」旁邊,九嬰抱著胳膊笑道。

「哈哈哈哈」

………………

一日之後,整個水神殿就被石柱分身和九嬰佔據了。

主殿上,石柱分身與九嬰共坐在上面,下方站著諸葛青雲等人還有一群魔神。

「九哥,如今我們只是佔據了人家的老巢,下面那些附庸勢力還沒有掃除,必須要快!」石柱分身看向九嬰說道。

「這次咱們兄弟報仇都爽了,兄弟你有什麼吩咐,我都照辦!」九嬰說道。

「對,大人的意思就是我們的意思!」下方,圖疆魔神他們都是開口支持道。

「好!」

「從現在起,水神殿就是我地獄分舵,爾等即刻前往下方勢力,將那些犯有滔天罪惡的天神、惡神統統抓過來!」

「這是我搜集過來的所有消息,就由九哥保管,給眾兄弟分配一下吧!」

「到時候,我會根據大家功績論功行賞!」

石柱分身拿出一本記錄交給九嬰,看向下方眾魔神說道。

「謝獄主大人賞賜!」 這邊菜上齊,夜久正要開動,就看見美曦神色怪異的指了指她身後。

夜久扭過頭不由得也愣了一下:「赫連澈?」她左右看看:「你從哪裡冒出來的?」

赫連澈抿嘴笑著往旁邊挪了一步,兩間屋子中間竟然有一道暗門!

赫連?美曦微張著嘴巴,心想這不是上次在迷蹤谷救了她們的人嗎?但這一身飄逸紅衣,肩頭乖乖立著的那隻白鳥,卻又像是另一個人。她怎麼也不能將上次溫柔體貼的男子和傳言中那個性情頑劣的皇子聯想到一處。

夜久隔著門遠遠的望了一眼,隔壁的桌子上只放了一隻清透的酒杯,於是她道:「你還沒吃嗎?看在你出銀子請我們吃飯的份上,坐下一起吧。」

赫連澈面上有瞬間的狐疑,他出銀子?這家酒樓都是他的,出什麼銀子?隨即,他劍眉微挑了下,心下瞭然。

赫連澈眼中閃過玩味的笑,行雲流水般,優雅的走過去撩開衣袍坐在夜久旁,說道:「這些不夠吧,不如多點些?」

「阿冷。」他喝了一聲,一個男子便恭敬的推門而入。

躬身道:「殿下。」

「你去傳個話,天字二號,所有菜品都來一樣。」

「是。」

「我們三個人,不用那麼多吧?」夜久阻止,疑惑的問他。

「不多不多,你不吃也要顧及你朋友不是?你們不吃我吃。阿冷,還有所有糕點各來一盤。」他繼續吩咐。

「是。」

「等等!」

「殿下。」男子再次把邁出去的步子收回來。

赫連澈修長的手指摸了摸下巴:「再來五壇金瓊釀,嗯······還是十壇吧。」

「是。」

「你錢多的沒處使了?十壇金瓊釀,你知道多貴嗎!」饒是夜久見過奢侈的人也看不下去了。人人都稱:凡間絕品金瓊釀,天上瓊漿殊不勝。喝一口快活似神仙,奢侈的要命,就是皇帝來了也不會他這個喝法吧?他此刻活生生像個地主家的傻兒子。

「放心,這錢自然有人出。」他神秘一笑,心裡賊賊的想,既然有人想獻殷勤,那他今天就讓他獻個夠!

見赫連澈毫不在意的闊綽樣子,夜久聳肩,既然他都不心疼,她替他省個什麼勁。

想著,夜久捏了個蠶豆放入口中,道:「美曦,今日就放開吃吧,他管夠!」

你是我的滿世歡喜 「啊,哦。」美曦回過神,卻是邊吃,邊小心翼翼的看赫連澈兩眼,心裡驚嘆,果然是皇子,吃飯的模樣都這麼優雅,阿久和他在一起會很幸福吧,她默默打量著兩人。

菜品一個接一個的送入天字二號,在對面天字六號的男子,正放鬆的倚坐在長榻上,轉著手上的玉扳指,心下總覺著有些奇怪,卻又說不上來。

又過去一個時辰,夜久和美曦吃的飽飽的,歇也歇了會兒,三個人在這裡大眼瞪小眼。

突然,兩聲輕輕的敲門聲,一道壓低的聲音在門外響起:「主子。」

丞相大人今天造反不 「屬下見您點了這麼多酒,前來問問是否出了什麼事?」 上古紀,天灰濛濛,偶爾幾隻乾瘦的畢方落荒而逃般飛過,叫聲那個凄厲,如同被捏碎了卵。

姜歷250年

姜國皇都洛水畔,姜國皇帝動用全國能工巧匠蓋的樓宇稍微磕磣了些。

高四十層,佔地卻僅有一個方圓一里的山頭那麼屁股大點地,瓦還不是純金的!

王陽明一直以來覺得是來了一個窮地方,遇到了一個一毛不拔的皇帝主,他後悔來姜國了。

一大早皇帝來了,太陽都沒見到就開始叫,作為一隻坐鎮姜國方圓萬里疆域的老鷹,叫的也別有特色,就是不找合適時候。

這不自個還在睡回籠覺呢!

「啊呀,陽明啊,不得了啦,蚩國又吃多了不自量力開始攻打我國的邊疆的銅鑼洲了!」

這可不得了,昨晚才開朝臣會議說了邊疆布局會議,這才幾個時辰天剛亮邊疆就傳來軍情告急。

姜萬里不是吃素的,眼下這萬里天下不知滅了多少小國,不過也就年輕時候的事了,如今年過半百,也是老翅寒暑,奮力也搏不動兔嘍。

王陽明睡覺都抱著那柄雪白的拂塵,翻了一個身一臉煩躁,屁股從被子下露出對著這位一大早擾了他清夢的皇帝老兒。

皇帝老兒麵皮抖了抖,接著哭求:「陽明啊,你再睡,蚩國的獸人就打到皇都啦,我姜國滅了不要緊,這天師你出事了,可咋辦。」

姜老兒挺會嚇唬人呢,他娘的也不看看哪個國家的疆域有你的疆域大,從萬里開外的銅鑼洲幾個時辰的功夫就打到皇都這,他開飛機呢!

王陽明翻了翻身,抬腳伸手摳了摳腳丫,湊到鼻子前嗅了嗅鼻子相應地皺了皺,睜開了眼,斜瞅著這位只有在自己面前才會失去應有的帝王風度的姜王,「布陣要點時間,你以為傳送陣那麼好弄,還有你麾下狼牙大元帥已經點兵完畢了?」

這天師終於回話了,姜萬里揮袖擦了擦額頭的汗,催著救星辦正事真是一個比邊疆告急還要命的事。

「陽明啊,你要的鍊氣境九層的頂尖士兵已經湊齊一萬了,難道就要小試牛刀一下?」

布陣由那些天師府的手下弟子操辦,來姜國也有五年了,全國有聞天師威名的子弟前來投師門下。

這位年僅二十齣頭的天師彷彿格外懶撒,天師府的弟子也得閑,大部分時間就是沉浸在四十層天師府中看經書,睡覺玩樂都不管日子格外好過,自然天師府名聲更大,姜國各地慕名而來的子弟更多。

這就讓姜朝的臣子們沒少說閑話,養這一群神棍幹啥,就吃吃睡睡,除了有要緊事勞煩一下天師,其他人看戲呢?

王陽明平定過姜國244年那一場蚩國夜襲姜國皇都的亂子,一拂塵揮出將那些凝神境後期的高手全部擊潰,還打碎了那些傳送陣,自那以後便成了皇帝眼中的神人,因此王陽明也由一個學士府的弟子一夜之間成了神,王陽明無恥地說距離神還差點,如今也只能算天師。

「嗨,小天,你個小子跑哪了,給我打洗臉水。」王陽明下了床赤著腳找貼身侍童,頭探出窗外看了看,頭上留著兩撮毛的如同瓷娃娃的小男童正在外面看弟子們畫陣圖呢。

「好的,天師師傅。」小男童抬頭看了王陽明一眼聲音那個稚嫩,讓所有討論著就地畫陣圖的師兄師姐都抬頭笑了起來。

皇帝老兒尿都快急出來啦,也不敢打斷眼前剛下床的天師打理日常,只是背著手來回走動,不時擦著頭上的汗。

這和其他大臣在一起就算是放了一個屁都會引起大臣們的匍匐在地左一個右一個吾皇萬歲,可對眼下這個主那就是另一番風景了。

姜萬里還是不敢生氣,依舊要帶笑試探道:「那個,天師,大陣可畫好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