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既然擋不住,那就讓他看吧,現在才剛剛與荒獸一族開戰,荒獸一族應該還不會花心力去調查我的過往,我想此人應該是聖元界的強者。」冷靜下來后的周雲峰沉吟了一下,道。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聖元界的強者?那他為什麼要調查你的過去?你現在在聖元界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了。」小戰不解的問道。

「應該與我這次提出的計劃有關,如果我所料不錯,霸刀老祖已經將我的計劃報告給了執法長老,也許窺視我過去的就是他老人家!」周雲峰笑了笑,道。

那位位高權重的通天盟的執法長老,周雲峰雖然沒有見過其人,但是對於他的事迹卻非常了解,並且也非常尊崇他。

此人除了是通天盟的執法長老外,他還有著另外一個身份,而這個身份對於周雲峰,對於戰天宗才是最重要的。

因為通天盟的執法長老就是戰天宗的開山祖師,名震聖元界內外的戰天老祖。

如果真如周雲峰所料,是那位老祖在窺視他的過去,他雖然會有一些不舒服,但是並不會生氣,反而會高興,因為這代表霸刀戰尊已經將他的計劃報告上去了。

……

在周雲峰見過霸刀戰尊后的第三天,被命令原地待命的十八域強者突然開始行動起來,只不過他們離開的方向並不是流沙川口。

而在同時,原本鎮守在流沙川口的六名不滅強者突然離開,向虛空戰場深處奔去,在離開流沙川口不久六名不滅強者又兵分三路,向三大死地掠去。

「峰兒,你這次下的可是大棋,稍有不慎聖元界就將會陷入極為不利的局面,給為師交一個底,你有幾成把握?」邢天卓看向周雲峰問道。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所以這次成功與否要看流沙川口那些前輩的演技了。」周雲峰淡淡的笑了笑,道。

「哈哈!那些老傢伙都是活了無數年的老怪物,恐怕除了了修鍊最在行的就是演技了,而且還有那一位在那裡,這點你倒是可以放心!」聽了周雲峰的話,邢天卓不由的笑道。

「如果真如師尊所料,那麼這次成功幾率就有九成!」周雲峰無比自信的說道。

「世事變化無常,能有九成的成功率已經是非常高了,看來你這次是信心十足哦!」邢天卓眉頭不由的一掀,看向周雲峰道。

「其實這一件事情並不難,也並不需要多大的計謀,成功的關鍵是在於荒獸一族對聖元界的慣性認識以及它們的本性!」周雲峰淡淡的說道。

靳少的高調寵妻 周雲峰這次的計劃說穿了就是誘敵深入,然後打一個伏擊,在兵法上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計謀。

周雲峰所利用的不過兩點,第一就是虛空戰場已經被聖元界的強者封鎖,流沙川口外的荒獸並不知道三大死地已經被滅,第二就是荒獸一族在前兩次輪迴劫中對聖元界的認識。

雖然聖元界將虛空戰場封鎖的及時,但是聖元界內有三大死地的存在荒獸一族還是知道的,也知道輪迴劫一開始,聖元界首先要消滅的就是三大死地內的荒獸。

只是流沙川口已經被封鎖,虛空戰場外的虛空亂流中又有聖元界的強者監視,這也就造成了它們根本不可能得到關於三大死地的最新最確切的消息。

所以就現目前來講,它們所得到的關於虛空戰場內的消息都只能靠分析,從流沙川口內力量變化來分析。

解決了三大死地的那些不滅老祖雖然趕去了流沙川口,但是他們並沒有馬上進入流沙川口,而是隱藏在暗處,正是因為如此,周雲峰才會向霸刀戰尊請求,讓剿滅三大死地的十八域強者停止向流沙川口趕去。

也正是基於對周雲峰的相信和看重,霸刀戰尊答應了周雲峰這個看是無理的請求,並且還說服了其他十七域的領隊老祖。

那六位不滅老祖離開流沙川口就是周雲峰下的第一個餌,在六位不滅老祖離開流沙川口的第二天,又有九位強者離開,而這九人都是不朽稱帝強者,而邢天卓就正好是其中之一。

和前邊的六位不滅老祖一樣,這九人在離開流沙川口后就兵分三路,向三大死地的方向飛速掠去。

因為要剿滅三大死地,所以在流沙川口的力量聖元界本來就不及荒獸一族,如果不是依靠提前布下的諸多手段,現在流沙川口是否還在聖元界手中都很難說。

而現在離開了六位不滅老祖、九位不朽稱帝強者,一旦被荒獸一族獲知,流沙川口必然岌岌可危,雖然這十五強者都是秘密離開,而且都凝聚了一道分身留下,但是時間長了顯然是逃不過荒獸一族的眼睛。

一旦被荒獸一族得知流沙川口內突然少了六位不滅老祖、九位不朽稱帝強者,它們必然會想到是虛空戰場內的三大死地出現了變數,讓聖元界不得不冒險從流沙川口抽調強者。

憑藉對荒獸一族的了解,荒獸一族是絕對不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良機」,必然會「裡應外合」,一舉攻破流沙川口,進入虛空戰場與三大死地的荒獸會合。

而周雲峰的計劃就是給他們創造這個機會,而能使它們相信這是一個機會的關鍵就是它們充滿侵略的天性,以及它們在前兩次輪迴劫中對聖元界的認識。

看著眼前的弟子,邢天卓眼中不由的露出了欣慰的神色,對於自己這個最小的弟子,邢天卓一直都非常看重和滿意,他知道周雲峰的成就肯定會很高,甚至不低於他,但是現在他發現他還是低估了周雲峰。

從周雲峰成為戰天宗宗主之後,這是邢天卓第一次見到周雲峰,他知道自信這種東西,在周雲峰身上從來都不缺,此時更是如此,然而此時的周雲峰身上卻多了一樣東西——勢!

一種掌控全局的勢,好像這天地間沒有什麼可以逃出他的掌控一般,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這是作為上位者必須具備的東西。

「哈哈!你做事,為師放心!」邢天卓欣慰的點了點頭,笑道:「為師只管聽命行事就行了!」

「啊!看弟子這記性,居然忘了恭喜師尊修為更上一層樓,成為我戰天宗的第三位大帝強者!」周雲峰神色一變,一拍腦袋,隨即拱手恭賀道。

「哈哈!就知道這件事情瞞不過你,只不過勉強算而已,比起紫龍他們還差的遠哦!」邢天卓嘴上雖謙虛,但是得意之色卻怎麼也掩蓋不住。

戰天宗內的不朽後期強者有好幾位,但是有著不朽後期巔峰實力的大帝強者卻只有兩位,現在邢天卓的修為終於在半年前再次突破,實力也達到了不朽後期巔峰層次,成為了大帝級強者。

其實邢天卓的修為並未達到本源後期巔峰,但邢天卓所領悟的是至高之道中的毀滅之道,所以就算是在不朽後期,也具備越階戰鬥的能力,雖然他才突破到不朽後期大成,但是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不朽後期巔峰。

邢天卓成為大帝強者的事情在戰天宗屬於絕密,在戰天宗內知道此事的人不超過十人,周雲峰能知道這還是因為他宗主的身份。

「師尊能在輪迴劫降臨之初突破,為戰天宗再添一尊大帝強者,使我戰天宗實力增強,這可是我戰天宗之幸啊!」周雲峰笑道。

大帝強者乃是不滅老祖之下的最強者,對於每一個勢力都非常重要,在此關鍵時候只要能增強一絲實力,都會增加戰天宗渡過輪迴劫的幾率,更何況現在還是增加了一位大帝級強者。

……. ?readx();第二十八章元皇商議

「有什麼事?」身著一身橙色鎧甲的嫵媚女子過來的灰袍男子,淡淡的說道,聲音中彷彿充滿了無盡的誘惑。請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

「稟報橙元皇,虛空戰場內好像出了變故!」灰袍男子恭聲道。

「你發現了什麼?」橙鎧女子柳眉頓時一掀,美目閃動,很顯然,灰袍男子的話已經勾起了她的興趣。

「五日之前,屬下隱隱發現有兩批人先後離開了流沙川口,他們走的非常隱蔽,但是屬下還是有所昨日屬下終於可以肯定屬下的判斷沒有錯!」灰袍男子正色道。

「哦!你是如何能肯定確實有強者已經離開流沙川口?」聽了灰袍男子的話,橙凱女子並沒有責怪他將消息拖到今日才報,而是眼中好奇之色更濃。

「今日屬下意外發現流沙川口內有兩股氣息一前一後突然減弱!」灰袍男子說道。

「哦!如此說來,這是留下的兩道分身,氣息突然減弱,應該是本尊受到了重創。」橙凱女子嘴角一掀,噙著一抹玩味的笑容,戲謔的說道。

「橙元皇目光如電,屬下也是這樣認為的!」灰袍男子恭聲道。

「你能不能判斷出離開的兩批人都是什麼實力?一共有多少人?」灰袍男子的話讓橙鎧女子臉上的笑容更濃,隨即問道。

「第一批應該是六人,應該是不滅期的強者,他們在出了流沙川口后就分成三路,根據我們所得到的關於虛空戰場的情況,三路所前往的方向正是三大死地所在的方向。」

「第二批有九人,實力要弱一些,如果屬下判斷沒錯,是九位不朽期強者,他們和第一批人一樣,出了流沙川口后同樣兵分三路,前往的方向也和第一批相同!」灰袍男子說完之後就將目光投向了橙鎧女子。

「如果你的觀察和判斷都沒有,那這兩批人應該是去支援三大死地,如此說來是三大死地出了變故,讓通天盟吃了大虧,所以不得不從流沙川口調強者過去。」橙鎧女子理出一縷紅色秀髮,兩隻白暫的芊芊細手不斷交替把玩著,微笑說道。

橙鎧女子雖然並沒有正面肯定灰袍男子的說法,但是心中卻已經信了**分,畢竟對於眼前這個男子她可是非常了解的。

他的實力雖然遠不及自己,但是在某些方面的能力卻是讓她望塵不及,就算是在在整個荒獸一族中也是屈指可數,而這探查的天賦正好是這些能力中的一種。

「只有這樣才能解釋通天盟為什麼會如此冒險在本就已經處於下風的流逝川口調走強者,而且還讓這些強者都留下了元力分身。」灰袍男子點頭道。

「如此說……這是我們的一次機會哦!」橙鎧女子美目一道精光閃過,欣喜的說道。

「沒錯!是我們為龍帝陛下立下大功的機會!」灰袍男子眼中也不由的閃爍著激動之色,道。

「事關重大,本皇需要與其他元皇商議。」橙鎧女子突然按捺下心中的激動,恢復平靜的說道「你先下去繼續觀察流沙川口內的一舉一動,如果有異動馬上來稟報!」

「屬下遵命!」灰袍男子躬身行禮之後,身影就消失在橙鎧女子的視野中。

「這會是通天盟的計謀嗎?」在灰袍男子消失之後,橙鎧女子揚尖尖的下顎,眼中不由的露出了思索的神色,淡淡的說道。

「何必自己一個人煩惱,論對通天盟的了解,本皇可是比不上那幾位,還是將這些情況告訴他們吧。」短暫的思索並沒有讓橙鎧女子找到答案,所以她就索性不再去想,淡淡的說道。

幾息之後,突然有三道身影出現在橙鎧女子身前,兩男一女,裝扮和橙鎧女子一般,都是鎧甲覆身,所不同的是鎧甲顏色。

兩名男子分別是青色鎧甲和黑色鎧甲,而那名女子則是一身綠色鎧甲。

在黑鎧男子出現之後,橙鎧女子的神色也變的肅然起來,眼中隱隱有著忌憚之色,另外兩人也是如此。

很顯然,在四人中黑鎧男子不管是地位還是實力都要高出另外三人。

「橙元皇,你召集我們等三人有何事?」黑鎧男子鎧女子,沉聲道。

「回黑元皇的話,剛才虺影向本皇稟報了一件事,本皇覺得非常重要,所以請來三位商議一下!」橙鎧女子嫣然一笑,隨即說道。

「哦!既然是虺影親自稟報,應該流沙川口內有什麼重大的變化,難怪你橙元皇要將我們三皇請來!」青凱男子眉頭一抬,戲謔的說道。

「既然如此,那你就說一說虺影有什麼發現?」黑鎧男子也微微的點了點頭了,鎧女子沉聲道。

「好!」

橙鎧女子見已經引起了三人的興趣,也不再遲疑,就將灰袍男子的話原原本本的講述出來。

「這就是虺影的發現以及他的判斷,三位元皇怎麼言罷,橙鎧女子就將目光從三人臉上掃過。

橙元皇心中知道,雖然三人神色如常,但是他們的內心已經不再平靜,那時不時散發出光芒的眼神顯然已經出賣了他們的內心。

「青元皇綠元皇,你們怎麼一身黑色鎧甲的黑元皇雖然在四人中地位最高,但是他並沒有急著表態,而是將目光青鎧男子和綠鎧女子,道。

龍帝之下有十大元皇,這十大元皇都有著獸皇圓滿的修為,也就是相當於聖元界不滅圓滿的存在,他們不但是龍帝麾下地位最高的存在,也是實力最強在存在。

十大元皇除了第一元皇之外,其他九大元皇都是以顏色定位,分別是紅元皇橙元皇黃元皇綠元皇青元皇藍元皇紫元皇,黑元皇以及白元皇。

目前的十大元皇都經歷過至少一次輪迴劫,其中有的甚至是經歷過了兩次輪迴劫,比如眼前的黑元皇青元皇以及綠元皇就是如此,其中黑元皇和綠元皇甚至是在元皇位上經歷了兩次輪迴劫的存在。

雖然橙元皇也經歷了兩次輪迴劫,但是在第一次輪迴劫時,她還只是一隻小小的荒獸王而已,在第二次輪迴劫開啟時,她雖然已經成為一隻強大的荒獸皇,但並未成為元皇。

不是元皇,哪怕經歷了輪迴劫,都不是荒獸一族進攻聖元界的最高決策層,所以對於聖元界的很多事情他們並不清楚。

現在聚集在流沙川口外的荒獸並不是龍帝麾下的全部實力,只是先頭部隊而已,只佔龍帝麾下約四成的力量,而黑元皇等四位元皇也只這隻先頭部隊的統帥。

四大元皇中又以黑元皇的實力地位最高,所以在四元皇中,黑元皇才是真正拍板的人。

「本皇覺得這是一個機會!」青元皇神色一凝,沉聲道。

冷婚襲人,老公高高在上 「以聖元界在前兩次輪迴劫中的表現,本皇也覺得是一次機會!」綠元皇沉吟了幾息之後,也認同的點頭道。

「橙元皇,說說你的」黑元皇微微的點了點頭,隨即又將目光投向了橙元皇,問道。

「聖元界設的蒼穹補天大陣提前破碎,不管是我們還是聖元界都準備不足,而且特別是虛空戰場的三大死地,更是因為這個意外讓聖元界變的極為被動,他們絕對不能無視它們的存在。」

「聖元界雖然有實力解決三大死地,但事發突然,他們準備不足,再加上有我們牽制,所以他們想要短時間消滅三大死地並不容易。」

「如果是在聖元界準備充分的情況下,本皇覺得這有可能是通天盟耍的詭計,但是現在他們恐怕沒有那個膽量!」

「並且那些強者的離開居然還留下了元力分身,這不是欲蓋彌彰嗎?」橙元皇冷笑道。

「如果沒有元力分身留下,也許這是通天盟故意給我們留下的破綻,但是在沒有準備充分的情況下,他們如此冒險,這不是他們的性格!」

「沒錯!我們的實力遠強於聖元界,所以在沒有準備充分的情況下,他們沒有這個實力,同樣也沒有這個膽量!」青元皇眼中閃動著嗜血之色,冷笑道。

「既然三位都這樣認為,那本皇也就不反對了,我們也休整一個月了,明天我們就動一動,探探流沙川口的底,三日之後發起總攻,務必一舉攻破流沙川口!」黑元皇的神色變了變,突然一凝,變的嗜血起來,嘴角一咧,冷笑道。

「是!」聽到黑元皇的話,神色都不由一喜,隨即恭聲道。

雖然同在龍帝麾下,但是十大元皇之間並不和睦,荒獸嗜殺兇殘,以實力為尊,如果有機會立下大功,他們當然不會放過。

大功不但代表能從聖元界掠奪到無數的資源,同時也代表著龍帝陛下豐厚的賞賜,有了這些資源和賞賜,他們的實力自然就能再次提升。

實力又代表著地位和資源,所以不要說他們已經有八成的把握沒有問題,哪怕就算只有五成的把握,他們也絕對發起對流沙川口的猛攻,因為這本來就是他們打算做的,現在需要的不過是把事情做的更徹底一些罷了!

…….

本書來自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無彈窗!

第二十九章計劃展開

「終於被發現了,雖然比本座預計慢了一天,但這也是好事,這也讓本座的準備會更充分!」靈魂退出玉簡,周雲峰淡淡的笑道。

「不得不說,好多年沒有指揮過如此多人戰鬥了,還真是有些激動!」收起玉簡,周雲峰喃喃的說道,思緒也不由的飛到了當年統帥百萬大軍作戰的場景。

這次十八域勢力聯合行動,數量遠超出百萬,但是對於最後能取得多大的戰果,周雲峰並沒有報太高的期望。

這倒不是周雲峰不相信十八域強者的實力,而是信不過人心,不要說十八域之間一直處於明爭暗鬥,甚至有些還是生死大敵,就算是各域內部也不是鐵板一塊。

如此很難做到上下一心,就算有通天盟在上邊壓著,周雲峰也不會奢望他們會全力配合自己的安排。

雖然知道問題,但是周雲峰心中卻非常無奈,因為這個不是他短時間能夠改biàn的,他現在所能做的就是在戰鬥時盡量避免一些矛盾,讓十八域在目前的情況下能儘可能協調配合。

「風起!」周雲峰沉聲道。

「宗主!」隨著周雲峰的話音剛落下,一名青袍男子就出現在周雲峰不遠處對周雲峰躬身道。

「那十七域現在情況如何?」周雲峰看向青袍男子問道。

炮灰逆襲:發家致富養崽崽 「除了蒼雲域和金鵬域外,其他十五域已經達到了指定位置!」青袍男子回答道。

「居然還耍小脾氣,希望你們能知道分寸,否則本座一定讓你們好看!」周雲峰眼中一絲怒氣閃過,冷笑道。

「給十七域的主事人傳信,讓沒有達到指定位置的必須在今天全部達到指定位置,已經達到指定之位的做好隱蔽工作,並且養精蓄銳,絕對不能讓攻進虛空戰場的荒獸發現端倪!」周雲峰頓了一下,繼續說道。

「是!」青袍男子恭聲道。

待青袍男子離開后,周雲峰再次喊道:「電閃!」

「宗主!」隨著周雲峰的聲音落下,一名紫袍男子走了過來,躬身道。

「傳令下去,戰天域馬上出發,必須在明天之內到達指定位置!」周雲峰神色肅然的說道。

「是!」紫袍男子應聲之後就離開了

虛空戰場邊緣,流沙川口

在三天前沉靜了一月的荒獸突然開始進攻流沙川口,而且這三天來投入的力量越來越多,雖然有布下的陣法相助,但是聖元界明顯已經快擋不住。

而在今天天剛剛亮,持續了三天三夜的進攻突然停止,但是那些荒獸並沒有離去,而是在距離流沙川口外百裡外聚集。

雖然攻擊停止,但是流沙川口內的那些人臉上並沒有露出欣喜之色,反而變得的更加沉重起來。

因為他們知道,這只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平靜,短暫的平靜。

在一天前有十五強者離開的消息已經在流沙川口內傳開,當然,這不是通天盟的高層公布的,而是那些荒獸宣傳的。

開始時聖元界的強者並不相信,但是到目前為止那些人仍然未出現,他們就不得不相信那些荒獸說的是真的,而且他們心中非常清楚這代表著什麼。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