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是。」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冥族眾天驕一臉的興奮,他們皆是好戰之輩,紛紛施展法天象地,化為千丈之軀,朝四面八方而去。

四位真神境的強者則是踏入了虛空,去誅殺地陰魔尊。

武凌天則是帶著女媧和平心朝真武城而去,天煞魔尊與他有仇,天煞魔尊豈會放過他的真武城。

冥族眾天驕如同神魔一般突臨,讓人族修士震驚不已。

「他們是什麼人,怎麼這般高大,好恐怖的實力。」

「我知道他們,他們是冥族。」

有的聖地弟子和古老世家的人還是認出了冥族天驕的來歷,畢竟這些聖地,古老世家底蘊驚人,都有著一些上古秘辛。

「冥族出現了,難道人界與冥域,九天的通道已經開啟了。」

有人露出了擔憂之色,人界與冥域,九天都是封閉的,冥域與九天之人都無法進入人界,如今冥族出現,他們都認為人界與冥域,九天相通了,那九天的百族也將攻入人界,人界將面臨更大的劫難。

有了冥族眾天驕的加入,魔物開始敗退。

無盡虛空。

五位人族聖人聯合冥族四位真神境強者圍攻地陰,地陰不敵。

重生之御醫 「冥族,你們是如何進入人界的。」地陰死死的盯著冥族強者,他可是知道人界與冥域,九天的通道並沒有開啟,可現在卻是突然出現了這麼多的冥族強者。

「你不必知道原因,今日你必死。」

「哈哈。。。。。。。。,我地陰縱橫上古,即便的大帝都無法殺死我,你們這些人也想殺死我,等著吧!等本尊恢復了修為,殺你們就如捏死一隻螞蟻。」

地陰展動背上八翼,瞬息間消失。

「不知諸位是如何進入人界的。」姬家聖人望著冥族四位真神境強者,道。

「你們不需要知曉,諸神之王已經出現,人族將由諸神之王帶領,你們人界的聖地與古老世家都要響應諸神之王的號召,等驅逐了魔物,你們都要來面見諸神之王。」四大真神強者傲氣非凡,根本不將人族的五位聖人放在眼裡,轉身離開。

「諸神之王。」

五位聖人臉上皆是露出驚色,他們可是知道諸神之王代表著什麼,那就是人族之主,萬古以來,諸神之王就只有一人,那就是玄黃大帝,玄黃大帝統率人族,才抵擋住了百族的入侵。

如今繼玄黃大帝之後又出現了一個諸神之王,他們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真武城,眼看陣法就要被破,真武城的人都要遭劫。

一道冷喝聲傳來。

「死。」

一隻擎天巨掌朝著魔物拍下,無數魔物被拍死,一個千丈巨人出現。

「找死。」

一尊天仙境的魔物朝武凌天攻去。

武凌天手一招,一塊七彩神碑自真武城內飛出。

真武天宮中,武凌雲見到補天神碑飛走,臉上露出喜色,「大哥回來了。」

補天神碑是武凌天之物,補天神碑無故飛走,自然是得到了武凌天的召喚。

補天神碑一出,鎮壓一切,天仙境的魔物臉上露出驚恐之色,「帝兵。」

想要逃走,可卻晚了,被鎮殺在補天神碑下,無數魔物紛紛被震殺。

女媧也是沒想到武凌天會擁有一件無缺帝兵,即便是她生命神族,族內雖然帝兵不少,可大多都是殘破的,無缺帝兵只有一件而已。

武凌天催動補天神碑強勢鎮殺魔物,卻是消耗了元胎的先天神性,元胎有些虛弱,他也變得虛弱起來,臉色煞白。

若是別人催動帝兵,恐怕都已經死了,武凌天僅僅只是變得虛弱而已。

「是武祖,武祖回來了。」

整個真武城的人都興奮起來。

之前魔物攻城,弄得人心惶惶,都怕魔物攻破真武城,如今武凌天歸來,鎮殺魔物,真武城的人都得救了。

一道道精純的信仰之力湧入武凌天體內,而這些信仰之力都被元胎吸收,先天神性恢復了過來,元胎也隨之恢復。

武凌天沒想到先天神性竟然能夠吸收信仰之力,以後他若是動用帝兵,就不怕被帝兵反噬了,這對他來說卻是一個意外驚喜。 平心如好奇寶寶,一進入真武城,對真武城就充滿了好奇。

「大哥哥,這裡太好玩了。」平心天真無邪,一臉的高興。

武凌天對女媧道:「女媧,你就陪著平心在真武城遊玩,我先回真武天宮,你們隨後來即可。」

「是,主上。」女媧對平心很好奇,平心是武凌天帶回來的,可卻無人知道她的來歷,女媧也問過武凌天,可武凌天卻沒有告訴她。

武凌天回到真武天宮,第一時間就去見了他爹娘,爺爺。

「天兒,你終於回來了,想死為娘了。」雲逸柔將武凌天緊緊抱在懷裡,心怕他又跑了。

武凌天愧疚道:「娘,兒子不孝,不能常伴你左右。」

雲逸柔道:「娘知道你是成就大事的人,娘怎會怪你,娘只希望你能夠平平安安的就好。」

只有在親人身邊,武凌天才能真正的放鬆下來。

「大哥,還好你回來了,不然我可守不住真武城。」武凌雲道。

武凌天望向武凌雲,見他的修為已經達到先天七重天境界,道:「不錯,這麼短的時間就修為到了先天七重天境界,如今東荒遭逢大劫,魔物肆掠,有我坐鎮真武城,你就帶著真武天宮的弟子去誅殺魔物,揚我武者之威。」

「是,大哥。」武凌雲一臉的興奮,他早就想要離開真武城,去外面誅殺魔物,可之前魔物圍城,他根本無法踏出真武城,如今武凌天回來,他就可以放心了。

真武城經過這些年的發展,基本上是人人習武,加上天地靈氣化為了純陽靈氣,真武城的人都進步神速,都成為了後天武者,真武城武風盛行。

先天境的武者已經超過了萬人,真武城的力量逐漸在增強。

真武城解封,城門大開,武凌雲率領先天境的武者踏入了真武城,也算是武者真正的上了東荒這個大舞台,展露出武者的崢嶸。

武凌天將殺戮神體分身放出,暗中保護一眾武者,只要不是修為太高的魔物出現,他不會出手。

天權王朝。

如今天權王朝已經到了國破的危機關頭。

一股衝天血氣如同浩日,將虛空中的血煞之氣都給衝散了,一批武者大軍衝殺而來,將一眾魔物斬殺。

這些人都是赤手空拳,全靠一雙肉掌對敵,與魔物正面對抗,這一幕嚇呆了天權王朝活下來的修士。

「他們都是什麼人,竟然以肉身與魔物對抗。」

「我們也殺,將這些魔物誅殺乾淨。」

天權王朝的修士不在固守城池,朝魔物衝殺而去。

「兄弟,你們都是哪裡來的,怎麼這麼厲害?你們好像都不是仙修,難道是體修。」

「我們不是修士,我們都是武者,奉武祖之命來誅殺魔物。」

對於武者,這些修士卻是極為陌生,從未聽過。

魔物攻進了天權王朝的王城內,攻入了王宮。

佛蓮公主眼看就要死在一個魔物手下,一條金龍攻來,穿透了魔物的身軀。

「你沒事吧!」武凌雲出現在佛蓮面前。

佛蓮公主見到武凌雲,一時間痴了,一尊魔物突然從後面突襲而來。

「小心。」佛蓮連忙喊道。

武凌雲伸手攬住佛蓮的腰肢,施展扶搖訣,避開了魔物的攻擊,將佛蓮放下,朝魔物攻去。

暗中,武凌天見到武凌雲英雄救美,且佛蓮公主眼中儘是愛慕之色,武凌天就有了想法了。

「是時候該給這小子成家了,讓他為武家開枝散葉。」

武凌雲若是知道武凌天已經有了讓他成家,為武家開枝散葉,不知會有什麼感想。

地陰魔尊敗逃,天煞魔尊帶著魔物大軍退守東荒南部,東荒南部已經完全落入他手,成為了鐵板一塊,手下的聖人也有三四人,都被他用本源邪魔之氣侵蝕,化為了魔物,受他所控。

這一次東荒大劫,人族殺傷超過百億,整個東荒元氣大傷。

經歷了一次血與火的歷練,一眾武者戰力大增,不過也有傷亡,上萬先天武者死了四成,可活下來的以後必然成為武道強者。

冥族眾天驕均匯聚於真武城。

真武天宮。

「這些人族聖地,世家竟然不接受諸神之王的統率,還懷疑諸神之王的身份,其心可誅。」風眠憤怒道。

武凌天讓風眠,焱,炎烈等冥族天驕去聯絡東荒各大聖地,世家,聯手攻打東荒南部,將魔物徹底剿滅,可這些聖地,世家卻是不買他們的賬,讓他們如何不怒。

武凌天道:「這些聖地,世家以往都是高高在上,如今突然冒出我這麼一個諸神之王來統率他們,他們自然不會願意,想要讓這些聖地,世家承認我的身份,必須震懾他們。」

武凌天知道他只有展現出絕對的實力,才能讓這些聖地,世家承認他諸神之王的身份,以後若是要對抗百族,人族必須團結一致,不然一盤散沙,沒有人統領,那隻會被百族各個擊破。

「無天,由你親率冥族眾天驕去攻打天煞魔宮,誅滅魔物,我親自去對付天煞魔尊,當年讓天煞魔尊逃脫,才導致了東荒大劫,也該由我來結束這場劫數。」武凌天要趁天煞魔尊沒有恢復修為之前,親自誅殺他,解決這個後患。

武凌天攜帶補天神碑前往東荒南部,無天則是率領冥族天驕殺向了東荒南部。

東荒南部,瑪雅平原。

冥族天驕不過千人,可各個都是冥族最出類拔萃的天驕,擁有神體者就有十幾人,每個人都能以一敵萬,是真正的萬人敵。

「殺。」無天一身殺戮之氣沖霄,操控天地間的殺戮之氣,凝聚成一柄柄的弒神槍,朝著魔物攻去。

其餘冥族天驕紛紛施展自己的本領,操控天地之力進行攻伐,一輪攻擊下來,魔物死傷慘重。

天煞魔尊與武凌天對立而視。

「真武,我沒有去找你,你竟然送上門來送死了。」天煞魔尊眼中儘是殺意。

武凌天望著佔據龍飛軀殼的天煞魔尊,冷笑道:「天煞,你堂堂一個魔尊,竟然奪舍一個小小的人族聖體。」

天煞魔尊厲聲道:「真武,我是龍飛,也是天煞魔尊,你當初差點殺了我,還滅了大乾皇朝,我今日必奪你肉身,將你的魂魄抽出,用魔火焚燒。」

「少廢話,你今日在劫難逃。」武凌天化身千丈神軀,戰力全開,藉助天脈調動天地之力加持己身,強行提升修為,將修為提升到了真武一重天境界。

他的萬劫不滅體不斷增強,先天混沌青蓮道體達到一階,可承載的天地之力更多,終於讓他打破了界限,提升到了真武一重天神力境。

真武一重天神力境,武凌天體內的先天罡元化為了混元神力,這才是他真正的實力,即便是當初與無天一戰,他也沒有藉助天脈,強行提升修為,因為這並不是他自己的實力。

天煞魔尊的修為已經達到了真仙巔峰境界,半隻腳踏入了天仙境界,只可惜龍飛的真龍聖體還是太弱了,卻是無法承載他暴漲的力量。

不滅神拳。

一拳轟出,破碎虛空,攻向天煞魔尊。

天煞魔尊一拳迎了上去,兩人肉身搏殺,天煞魔尊的真龍聖體如何敵得過武凌天的不滅武體,被一拳轟飛,手臂炸開,不斷很快就恢復了。

「魔龍翻天。」 偏不嫁冷情總裁 天煞魔尊體內飛出一條魔龍,魔龍翻江倒海,攻向武凌天。

武凌天一掌翻拍而出,降龍無極掌八掌合一,化作千丈巨龍攻向魔龍,兩龍廝殺。

冰火兩重天。

武凌天左手寒冰神掌,右手烈陽神掌,一陰一陽,陰陽融合,混元神力演化陰陽神力,攜帶無匹攻伐之力攻向天煞魔尊。

「雕蟲小技。」天煞魔尊冷哼一聲,一把散發著恐怖魔氣的刀出現在手中,是一件聖器,而是乃是無缺聖器。

天煞魔尊以聖器施展出一門可怕的神術,萬魔誅神斬,蘊含著可怕的誅盡諸神的意志,一刀斬出,誅殺神魔。

「誅神,大言不慚,一棍山河碎。」山海棍出現在手中,化作一根擎天巨柱,武凌天解封了山海棍的七重封印,展現出山海棍先天本源靈寶的威能,調動山川河流之力,一棍橫掃,攜帶五十億萬龍的恐怖巨力攻出。

兩股恐怖的力量撞擊,虛空坍塌,空間亂流流淌而出,泯滅一切,萬里山河破碎。

武凌天和天煞魔尊兩敗俱傷,肉身都裂開了一道道裂痕,不過這對兩人來說都是皮外傷,根本沒有傷及本源。

武凌天揮舞山海棍展開攻伐,每一棍都是施展仙術一棍山河破,力量無窮無盡,大地坍塌,山河倒流。

天煞魔尊手中魔刀揮舞之間,群魔亂舞,無數魔魂肆掠,攻向武凌天,都被武凌天一棍泯滅。

最簡單,最暴力。

「風火燎原。」武凌天操控幽冥神風與太陽金焱展開至強攻伐,兩種天地神物的威能足以重傷天煞魔尊了。

「幽冥神風,太陽金焱。」天煞魔尊見到兩種天地神物,臉上露出驚色,他沒想到武凌天竟然有這麼強大的底牌,不敢有絲毫大意,一刀斬出,魔刀貫穿天地,試圖將幽冥神風和太陽金焱泯滅。

幽冥神風無孔不入,透過邪魔之氣,進入了天煞魔尊體內,侵蝕他的魂魄,而太陽金焱則是焚燒他的肉身。



一聲鐘響,鐘聲中蘊含著一股可怕的魔音,可侵蝕人的心神。

幽冥神風和太陽金焱被魔音泯滅。

一個大鐘從天煞魔尊頭頂飛出,正是天魔教的聖器天魔鍾,天魔教被天煞魔尊掌控,天魔鍾自然落入他手,發揮出莫大威能。 天魔鐘的魔音十分可怕,可引發人的心魔,喪失心智,墜入魔道。

一隻巨大的天獅虛影出現,一聲驚天獅吼響徹十方,抵擋天魔鍾釋放出的魔音。

乾坤大挪移。

武凌天手中乾坤大挪移,一股無形的力量將天煞魔尊手中的天魔鍾束縛住,天魔鍾消失在天煞魔尊手中,下一刻就出現在了武凌天手中。

天煞魔尊一臉的驚異,武凌天的手段太詭異了,竟然無聲無息的就從他手中將天魔鍾奪走。

天煞魔尊冷笑一聲,天魔鍾已經被他煉化,他人休想奪走,他意念一動,準備召喚天魔鍾,誰料武凌天將幽冥神風打入天魔鍾,將天煞魔尊的印記給磨滅。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