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是啊,高三本來就緊迫,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開學。」林湘坐在沙發上在打電話,一陣惋惜。

2022 年 5 月 7 日By 0 Comments

「你們家那兩個孩子還不好管,學習都不用操心,我們家皮的很,要是不盯著他根本就不會主動去學。」

「是啊是啊,聽說你們家悅悅最近沒時間,都是顧樾和林軒澤在給他們補習,我家孩子聽的抓狂,看來也不是誰都能帶動我家這個傻兒子的,還是得雲悅來。」

「是啊,我家孩子天天念叨大佬大佬的,平時都沒見他這麼喜歡一個人。」

她打的群聊語音電話,開的免提,優雅的坐在沙發上做美甲,溫婉的面孔洋溢著笑意。

「悅悅她確實挺忙的,回頭我問問她什麼時候有空。」

「林夫人你可得好好問問,我家那小子就聽她的話,他爸的話都不聽。」

雲悅從廚房打了一杯熱水出來,他們說的話全都鑽進自己的耳朵,嘴角一抽一抽的。

感覺她有點像幼兒園的老師,他們這是將自己的孩子託管給她了?

掛了電話,林湘笑意洋溢在臉上,怎麼也止不住,之前她怕悅悅學習不好,也沒什麼特長怕讓人看輕了去。

現在她恨不得拿個大喇叭告訴她那些親朋好友,她家悅悅是年級第一能考745,還是醫護人員能治病救人,誰家的娃能有她家悅悅厲害啊。

她端著精緻的美甲左看右看都覺得好看,整個人容光煥發,笑意滿滿。

旁邊劉蘭芳在端坐著看電視,眼神輕飄飄的掃向她,有點得意過頭了。

她捧著水杯上樓,恣意的坐在椅子上,纖細的手指打開進入金網,外出的單她不會接,但遠程操控的單她還是可以接的,她還跑到黑客聯盟以及銀網去接單。

三個網站齊炸。

她缺錢。

錢能給她安全感。

【搞什麼Y能看得上銀網這些小單子?!】

【別說金網了,銀網價格還算高的幾個單子都被她搶了,還接了黑客聯盟非常有難度的幾個單子,掛了好久都沒人完成,價格翻了好幾倍,Y要是能夠完成血賺。】

擱在一旁無人問津的手機亮了起來,一個匿名電話打了進來,雲悅揚起眉梢,身體慵懶的往椅子後背靠,髮絲透著張狂的野性。

黑客聯盟那邊的電話。

吳一:「搞什麼,你要麼不出山,一出山就引發大地震啊!」

現在圈內都傳遍了,說Y不講行內規矩,就連銀網的單子她都要搶。

雲悅眯著眼睛,囂張道:「單子掛在上面不就是讓人接的,我一沒偷二沒搶,只能怪這些人沒我厲害。」

吳一:「……」

這麼不要臉又無比自信的話也就只有你說的出來。

「話說你怎麼開始接單了,之前你可是死活不接單。」吳一挺好奇的。

「窮啊!」她翹著腿,姿態愜意,睫羽上下掃動,眉間帶著漫不經心的痞。

「……」吳一瞬間沒話說了,她一個單子就是幾千上億,居然喊窮。

前段時間那個調查鬼醫的單子就是10億,不至於這麼快就沒了吧。

不過他還是非常樂意她多接點單的,她賺他也賺,共贏的局面,笑眯著眼,「窮好啊,你多花點,沒事就來我這多接點單,我熱烈歡迎啊。」

「可以,最近有什麼大單子都給我留意一下,來者不拒。」她勾唇,低垂著眼皮看著傭金到賬的信息,笑意加深。

。 臨近畢業考,整個班級里的氛圍都不輕鬆,大家都在努力埋頭學習,生怕自己落後一這一步,便落後了人生的一段路。

顧瑤安靜聽課,安靜做練習題。

待下課之後,聽到周圍的同學說林煒又跑去隔壁的隔壁班找人收票了,顧瑤內心十分複雜。

顯然,這張陣法圖應該極為重要,否則林煒這樣一個驕傲且自負的人,不會自我打臉之後,還拉下臉面四處親自收票。

蜜拉說的對,不要告訴任何人自己手裏有票,否則,以自己的情況肯定保不住票的。

這節課,老師重點給大家複習了一些難點、要點,顧瑤學的很認真。

接着。

老師宣佈自習。

整個教室里安靜得針落可聞,顧瑤沒有絲毫分心,開始專心的複習。她覺得以自己目前的知識儲備,要考上附近幾所公立大學,是比較容易的事情,老師與身邊的同學,對顧瑤的期待也是如此,但顧瑤內心深處有一個無法言說的野心,她並不想報考附近的這幾所公里大學。

她的理想學校是——

攬月星軍事學院。

沒錯。

她想要讀軍校,這輩子自己無法成為一名保家衛國的戰士,那麼她也要去一所知名軍校就讀。

她想離戰士近一點,軍校是最好的選擇。以顧瑤的天賦水平,她只能就讀材料處理系,所幸顧瑤並不討厭材料處理這一門學科,進入高中之後,她就一直在嘗試着培養自己對這方面的興趣。

而,攬月星軍事學院的材料處理學科,在整個聯盟所有的學校中排名第一。

整個聯盟,所有有志於此的學生,擠破頭也想進入攬月星軍事學院材料系,顧瑤的機會其實很低,很低。

她知道。

事實就是這麼殘酷,在顧瑤短短18年人生裏面,她一直在學會妥協,一直在向社會妥協……

顧瑤暗暗努力着,無論結果如何,她總要試試的。

放學之後,顧瑤聽說林煒又收購了51張票,這已經是他的極限了,他在整個學校,把所有人都問到了,也把昨天所有公開過自己買了票的學生手裏的票,全部收集了起來。

至於其他隱瞞沒說的學生,林煒查不出來了,也沒有許可權讓別人將星網賬戶交給他查看,因此,林煒一共收集了208張票。

這個數量,說多也不多,但也絕對不少了。

林煒拿去幹什麼,顧瑤並不關心,也不是她能關心的,她回到家裏,把作業全部做完之後,洗漱乾淨,穿上睡衣,躺在床上之後,才上了星網,打開自己的第三張票。

咳咳……

之所以躺在床上,是因為前面兩次經驗告訴顧瑤,如果不躺床上,明早在哪裏蘇醒過來,還不一定呢。

她再也不想在廁所蘇醒過來了。

顧瑤躺好,十分鄭重的使用了自己的觀看權。

入眼,還是漆黑黑一片。

顧瑤不敢分散思維,她努力集中注意力,按照『青釉大師學生交流區』裏面某位學長提供的方法,將雜念拋除,不去想任何的東西,只一心一意將自己的精神力集中起來,就在這時……

顧瑤感覺腦袋一股脹痛。

嗡!嗡!嗡!

又來了!

下一秒就要暈倒之前,顧瑤忽然感覺眼前似乎出現了一道光,她有點懷疑是否自己眼花,但那道光很微弱,卻彷彿烙印在了她的腦海里,揮之不去!

那是——

陣法圖的邊框。

顧瑤瞪着眼!然後,暈了過去。

……

林煒將收集的208張票,轉送給族兄林斌時,林斌略微詫異,接着便是一喜,竟然有這麼多。

這位旁支的族弟,是林斌廣撒網之下的意外收穫,他安排的其他人,集合全部人力,目前也只不過收集了不到100張。

這個林煒,竟然弄到了208張!

林斌內心很開心,面上卻非常淡定,道:「林煒,你做得不錯。」

林煒面上十分忐忑:「林斌哥,還……還需要嗎?我回頭再幫你想辦法。」

林斌想搖頭,最後沒忍住誘惑,點頭,道:「如果還有辦法,那便繼續拜託你。」

林煒一聽,頓時跟打了雞血一般,拍胸口,道:「林斌哥你放心,我一定會努力給你找更多的票來。」林斌是林軍上將的孫子,父親是林軍上將的小兒子,以林軍上將的權勢與地位,林煒這種偏遠旁支,根本都不敢

林斌狀似隨意問:「這個票,你自己使用過嗎?」

林煒聞言,搖頭:「我沒有。」

林斌聽了,略有些詫異,面上沒有顯露出來,而是想起自己查到這位旁支族弟的資料中的概括:不學無術,自視甚高。

顯然,在青釉大師遭受無數人聲討之時,這位族弟絕對不會去購買,也絕對不會使用才10個信用點的東西的。

林斌道:「你想過試試嗎?」

林煒搖頭,又點頭,道:「想過,但是我對成為魂器製造師的興趣不大,所以就沒去試。」

想了想,林煒不由問:「林斌哥,那張陣法圖,對你的魂器製作有提升嗎?」

林斌沒有給予肯定的答覆,只是道:「也許有,還需要試驗,這也是我需要更多票的原因。」實際上,林斌自己沒有看過青釉大師的陣法圖,他也屬於前期那一批『有眼無珠』的人群。

當時,林斌所在的魂器實驗室中,有人提前發現了青釉大師的陣法圖,但林斌不屑一顧,覺得肯定是炒作,陣法圖怎麼可能存儲這麼長時間,且還能讓這麼多人觀看?但接下來的發展,讓林斌不得不在意起來,因為他所在實驗室的一位學徒通國觀摩青釉大師的陣法圖,成功製作出了一個魂器!

這件事,一下子轟動了整個實驗室,林斌再想買票,卻沒有了。

林斌氣惱不已!

他呆在目前這位魂器製造師的實驗室已經15年了,卻依舊沒有成為魂器製造師,林斌的精神力S級,體質A級,是屬於少年天才的類型,且他還經過陣法圖的考驗,有成為魂器製造師的天賦,他也是林家年輕一代中唯二的之一,另外一位是他的堂叔林楓。林楓輩分比林斌大一輩,但年齡卻比林斌小,所以,兩人從小就處在競爭中。

而,林楓的資質,比林斌更好,在10年前,就順利成為了一位初級魂器製造師。

林斌呢?

林斌依舊是魂器學徒。這一點,讓林斌非常不忿。他認為一切的原因,出現在林楓比自己獲得更多家族資源!

現在,有一條成為魂器製造師的捷徑,似乎擺在了林斌的面前,他不想放棄。

林斌道:「如果你能找到更多票,那就盡量幫我去找,我可能真的很有用,你放心,你的功勞我記着,不會忘記。」

林煒忙道:「林斌哥,你放心,我一定想辦法,給你找更多的票。」 之前跟着雲念如果說是迫於無奈,不想被黑霧吞噬,又從雲念身上若有似無的感覺到一陣熟悉,那麼現在,予藤是確定了一件事。

那就是雲念靈力中熟悉的這股氣息,是他主人無疑。

他將難過憋回去,安靜的給雲念護法。

雲念沒有靈根,所以無法用一般方式進行修鍊。

她另闢蹊徑的丹修,跟她上一世作為丹修有異曲同工之處,所以修鍊起來,雖然稍微複雜了一旦,卻讓她每一次提升,都因為丹藥多少而決定快慢。

無形中會少走很多彎路。

雲念將思緒放空,然後藉助丹藥的藥性去修鍊,她之前晉級前,感覺脈絡清晰的靈力從服下的丹藥中爆出。

順着四肢百骸,如四方河流,流淌遍全身。

這股力量就會幫着她在修鍊上儘快晉級,達到自己想要達到的實力。

可這次,原本是能分支出的八條河流靈力,變成了十二支,順着血脈遊走在自己全身,她感覺到靈力上的暴漲。

隱隱有晉級的趨勢。

趴在她腿上的予藤,也感覺到了晉級的桎梏有所鬆動,雖然只是一級上下的晉級,但要知道,在靈力稀薄的雲洲大陸。

光憑着這稀薄的靈力來修鍊,晉級依然很難。

這裏就像個雷罰之地。

靈力被雷罰稀釋乾淨。

雲念盤膝坐在床上,渾身上下籠罩着一層耀眼的光,不算赤目,卻讓人感覺到舒服。

予藤全部專註力都放在她身上,似乎想見證這一次的奇迹。

雲念周身涌動的靈力越來越濃郁,因為跟雲念有契約關係,所以他幾乎能共享。

這些對他來說,都是主子的饋贈,而且修鍊上極其有幫助,於是予藤也沒客氣,直接將溢出來的靈力倒入自己身上,成為自己的養分。

雲念似乎也能察覺到他的動靜,但是這點靈力,她還不至於吝嗇。

轟——

雲念房間,加固了層層禁制,還有予藤親自做的護罩,剋制也攔住了雲念進階的動靜,她晉陞到了大靈師巔峰,而且似乎不止跨了一級。

雲念緩慢的睜開眼睛,也有些意外自己的變化,予藤道,「倒也不用意外和吃驚,你跟黑霧的爭鬥,自然也算壓榨你的潛力;

黑霧不是你完全逼退的,卻也跟你實實在在交過手,沒有什麼比對戰更容易修鍊的事情了。

像以前……」

說到這裏,予藤戛然而止,不再說話了,雲念皺眉,盯着予藤,「為什麼不繼續說了?」

予藤漫不經心的道,「也不是什麼好的記憶,就不說了,恭喜主人晉級。」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