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是的,我這裡恰好有一種劇毒之物,相傳就連尊級高手吸入一點都會頭暈眼花,而,如果飲入一杯的話,怕是尊級的實力十不存一。」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殿下,你說的不會是劉家的………….」

「沒錯,到時候咱們可以讓父皇把他引入後宮飲宴,到時趁機下毒到時方勇叔叔在趁機衝上前來,公孫戰天今日必將命喪當場,不過這個細節還需要好好商討一下。」

隨後三人簡單的制定了一個計劃後龍傲天就起身上朝而去了。

靳少的祕密愛妻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隨著龍傲天出來,滿朝文武都是當即跪倒,口中還不忘大喊這句流傳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話語,現在勇平殿的群臣只有三人沒有跪下,他們三個分別是姚艷君、公孫戰天和劉家家主劉震。

雖然劉震沒有像姚艷君和公孫戰天一樣的免禮詔書,可劉震的女兒是三皇子龍柯的生母,當朝的皇後母儀天下,算起來劉震還是龍傲天的岳父、國丈大人,所以,一直以來劉震也享受著見君不跪的殊榮,而公孫戰天身後的明浩此時不管心中是多麼的不甘心,在這種大庭廣眾下也只能彎腰跪拜起來。

「平身」

「公孫愛卿今日怎麼來到勇平殿了?可否有事稟告?」

龍傲天沒有多說,此時坐在龍椅之上就直截了當的對著公孫戰天詢問起來,不過,對於公孫戰天身後的明浩,也不知道龍傲天是真的沒有看到還是看到了也是直接略過,此時並沒有提明浩這個不該在早朝時間出現在這裡的人。

「回陛下,老臣今日前來………..」公孫戰天也是冰冷著臉就要直接了當的說出今天所來的目的,可是……..

「稟皇上,公孫戰天今日前來是因為近來幾日天炎帝國軍事出現異常,在他們境內三支主力部隊調動頻繁,金鼎山附近守軍也是往來出現異常,現在鎮守金鼎山的公孫善將軍雖然多年執掌軍事可是對於大型戰役怕是經驗不足,為了以防不測,我們內閣建議恢復公孫戰天元帥身份讓其領軍趕往邊境威震天炎帝國。」

就在公孫戰天要說出來意時,姚艷君直接插口打斷了公孫戰天的話,並且建議把公孫戰天派往金鼎山。

此時公孫戰天沒有因為姚艷君打斷自己的話而有所不滿,只是饒有深意的看向姚艷君:老姚頭啊,你以為這樣我就會放棄嗎? 別說運到羅馬尼亞了,就算是只運到海灘都不可能實現,當深夜的伊斯坦布爾城一片寧靜祥和時,海灘卻還繁忙著,或許勞工已陷入深眠,但海灘守衛軍卻是一刻都不敢鬆懈,他們守護著伊斯坦布爾的最重要的一道防線,並且負責不讓任何非法船隻溜進海峽。

這些巨炮,出城后就將被拋棄在原野之上。

鄭飛協助聖地亞哥把一個大號的炮架抬上車,拍拍手吁了口氣,擦擦額頭上的熱汗,總算是大功告成了。

他站直身體,抬手示意氣喘吁吁的大家看過來。

「夥計們等等再休息,去軍火庫搬點炸藥過來,能搬多少搬多少!」

經過長達一個多小時的高負荷搬運,水手們累得已經沒知覺了,再累累也無所謂,很痛快地就去了。

這些炸藥,是鄭飛計劃中至關重要的一部分。

除了炸藥外,水手們還順便在倉庫了順了點吃的,人手一根生牛腿,他們實在怕了漂在海上只能吃魚蝦的日子,膩得想吐。

天色漸暗,今晚的月亮不太安分,總往雲后躲,大概是預感到伊斯坦布爾將要出大事,有些心慌吧。

幾十輛牛車排成長隊,借著夜幕的庇護,駛上了寬廣的街道。

街邊的樓上,偶爾會敞著扇窗,那是睡不著或者有心事的人,伏在窗沿上看星星。

即便發出的動靜再小,浩浩蕩蕩的車隊還是自然而然映入了他們的眼帘,不過他們沒放在心上,只是稍稍驚訝了一下,便繼續抬頭仰望星空了。

「那是什麼?」

「這麼晚還在街上,一定是某位貴族老爺的車隊。」

他們的對話大致如下,和大多數守護伊斯坦布爾的士兵一樣,在他們的印象里,這座千年古城太安全了,沒人敢在這裡搞事情。

在一個僻靜的街角,幾個人影從小酒館里閃了出來,飛速上車。

好不容易逃出來的烏爾班,感激地看了鄭飛一眼,旋即鑽進遮蓋巨炮的布底下藏好。

醞釀近十年的逃跑計劃,今天終於付諸行動,結局究竟會怎樣呢?

這家小酒館屬於布拉德的那位大鬍子朋友,大鬍子也隨烏爾班從酒館走出來站在門口,依依不捨地看著布拉德,打了個倆人之間常用的手勢,意思是再會。

男人間的友情,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能表達清楚,無需多言。

想了想,鄭飛提了個沉甸甸的布袋跳下牛車,送到大鬍子面前,真誠一笑。

「謝謝你的幫助,這些錢請收下,作為酬勞。」

大鬍子連連擺手:「不不不,我是在幫布拉德,不是為了什麼酬勞。」

「我知道,但這筆錢足夠你買個大酒館,甚至是大莊園。」

沉默少頃,大鬍子狡黠笑了。

「其實,我不缺錢。」

見他猶豫,不想耽誤時間的鄭飛想把錢硬塞給他,這時,布拉德接話了。

「嘿我的朋友,你就收下吧!我敢肯定,我的老闆一定比你闊綽得多,這點小錢對他來說不算什麼!」

大鬍子無奈地撇了下嘴,欣然接過布袋,對鄭飛友好一笑。

「歡迎再回伊斯坦布爾。」

「我會回來的,但會以另一副姿態。」

鄭飛颯爽轉身,高抬手臂號令車隊繼續行進。

車輪滾滾,幾噸的重量把青石板壓碎了不少,一列牛車一群人,在灑滿月光的寂靜街道,漸行漸遠。

由於事先摸好了巡邏隊的規律,他們一路上都沒遇到什麼麻煩,平安抵達城門口。

城樓上,城防守衛官焦急不安地躲來躲去,時不時地捶幾下牆,翹首以盼。

終於來了!

他頓時感覺懸在心頭的石頭落了地,慌忙跑下城樓,站在道路正中央迎接。

很快的,車隊來到了城門前。

「路上還順利吧?」守衛官急切問。

「嗯,開城門吧。」

說著,鄭飛拿出比給大鬍子還沉的一袋金幣。

守衛官掂了掂份量,確認無誤,示意士兵們打開城門。

「你是怎麼把這些巨炮弄出來的?」他忍不住問。

「這是秘密。」鄭飛悠悠啜飲一口小酒,微笑道:「讓你的手下們跟伊斯坦布爾道個別吧,要離開了。」

這是守衛官後來提出的附加條件,那就是讓鄭飛的船隊帶他們一起離開伊斯坦布爾,留在這裡過著看大門的日子,實在是夠了。

「沒什麼好告別的。」

軍官的態度異常決絕,簡簡單單地道出一句,便轉過身高高舉起手臂,激動地通知手下。

「夥計們,我們可以去鄉下買座莊園了!再也不用看人臉色了!」

守城士兵們,無不喜悅地抬起嘴角,互相擁抱慶賀,但苦於怕驚動巡邏隊,連聲歡呼都不敢發出。

車隊,就這樣駛出了城門,還帶走了夜間所有的守城士兵,伊斯坦布爾成為了一座沒人把守的城。

牛車走得很慢,出城大概半小時,他們來到了一片荒野上,鄭飛下令停車,水手們跳下車把巨炮往野地里抬。

瞧見這一幕,守衛官懵了,這些人不是偷賣軍火的嗎?

「你們這是幹什麼?」

「扔掉累贅。」

「可是你們……」

「很抱歉我騙了你,不過這件事只能以後再解釋了,我們得趕緊趕去海灘。」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是能讓你和你的手下過上好日子的人。」鄭飛認真注視著他,說。

卸掉巨炮,鄭飛把牛車也給丟下了,把炸藥平攤給大家背著,一行人快速向海灘奔跑前進。

戰天嬌,全能酷小姐 凌晨十二點,海灘守軍困得睜不開眼。

鄭飛並沒有直接去海灘,而是來到了外圍,距離海峽炮兵陣地五百米的地方,這是個大倉庫。

這個倉庫,非要形容的話,比那天參加聚會的城堡還大,附近修建有四個瞭望塔,有一支精悍的小隊把守,人數近百。

「你帶我們來這裡做什麼?」守衛官隱隱約約感覺要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你覺得你背著的是什麼?」鄭飛笑問。

「那還用說,當然是炸藥!」守衛官不暇思索地答。

剛說完,他便愣住了。

「你……要炸倉庫?」(未完待續。) 無須過多的華服裝飾,她自身便自帶耀眼光芒,令人移不開眼。

喬安?

她來幹什麼?

紀志成眼眸微眯,推門下車。

心高氣傲的冷哼一聲,紀志成可沒忘記喬安可是想要跟他女兒搶男人的人。

「紀先生,耽誤你幾分鐘時間。」喬安抬手,輕捋著頭髮,笑意溫軟。

紀志成神色冷然,「你還敢來紀家。」

她連漢宮都敢去,區區紀家,她又有何懼?

喬安粉潤的唇,微微一翹,笑意清淺,「紀先生,難道就不好奇我為什麼姓喬么?」

喬?

紀志成精神有瞬間的恍惚,恍然想到了……他的前妻。

「你……」他錯愕,帶著一絲僥倖的小心翼翼,「你為什麼姓喬?」

「當然是因為,我母親姓喬。」

她母親姓喬……

心底那抹僥倖,正在一點點的粉碎成灰。

不會的。

不會這麼巧合!

紀志成鎮定自若,冷笑一聲,「我對你的姓不感興趣,喬小姐,我還有事,恕不奉陪。」

「紀志成,你究竟在怕什麼?」

喬安聲音陡然冷了下來,一字一句,彷彿淬了冰,冷得滲透骨髓,「我母親,叫喬燃。」

喬燃……

她母親叫喬燃?!

怎麼可能,這……不可能!

紀志成身形一晃,震驚的目光,重新審視著喬安。

喬安精緻的下巴微抬,帶著一抹恨意,她垂在身側的雙手,攥緊成拳,「紀先生貴人多忘事,不會連自己前妻叫什麼,都忘了吧?」

「你……」

震驚來得太突然,紀志成身形劇烈一晃,身子踉蹌著,靠在了車門上。

他不敢置信,「你是……喬燃的女兒?」

「我媽媽當年慘遭離婚,悲痛之下離開S國,去了A國。八個月後,我出生。」

簡短的兩句話,已經讓紀志成得到了自己所有想知道的。

也就是說,喬燃當初離開時,真的懷孕了……

他當初發現了端倪,只是她極力否認。

離婚之後,更是聽信了陳敏的話,以為她這麼多年一定會有自己的積蓄,所以贍養費,他並未給一分一毫。往事一幕幕,如潮水般襲~來。

紀志成陷在回憶的旋渦里,走不出來……

目的達到,喬安轉身離開。

警衛替她拉開車門,黑色路虎很快便消失不見。

回過神來,紀志成想問問喬安,她媽媽現在還好么,一抬頭,才發現她竟然不知何時已經離開。

心中徒留一抹悵然。

那是……他的女兒啊!

「先生,您十點還有個會議,現在不走就來不及了。」司機提醒他。

紀志成收回思緒,強打起精神來,「走吧。」

…………

回官邸的路上,警衛從後視鏡里看著心情不錯的喬安,欲言又止。

「有話要問我?」

「喬小姐,恕我冒昧,您真的是……」

如果她也是紀家的千金,那可就精彩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