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有事快說。」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我發現最近白皓霆的眼線有在附近出現過,他估計已經盯上這裡了,你說我們要不要提前做些準備?」

聽到白皓霆這個名字之後,裴言眼神柔和了些。

半晌之後才緩緩說道,「那小子本事見長,居然這麼快就知到了我們的行蹤,不必管他,既然他想知道就讓他查。」 裴楓憂心忡忡地皺著眉,「我倒是不害怕他的那些個眼線,我就是害怕被他發現了什麼,到時候我們這麼多年的努力豈不都白費了?」

裴言隨意的轉動著手上的戒指,「無妨繁重,這件事情他遲早都是要知道的,我們要做的事情,想要瞞他是瞞不住的,不過這樣也好,如果有他的幫助,我們會進行的更加順利一些。」

裴楓抱著胸晃著二郎腿,撇撇嘴,「所以你就信得過他唄,我雖然不是你的親兄弟吧,但是就這麼不值得你信任嗎?我也是有實力的好嗎?」

裴言:「呵!」

裴楓:「……」

從你的語氣和表情里,我看除了對我滿滿的不屑,我跟你講,你這可是人身攻擊,我對你這樣的態度還是不滿。

……但就是不敢說。

裴言低頭看了眼手上的戒指,隨手取了下來,放在桌子上。

然後緩緩的說道:「你說如果我出現在他面前,告訴他我的身份,他會是什麼樣的反應呢?」

裴楓聳聳肩,「這很難說,當年的事情他一直都沒有放棄調查,說不定還真查出了什麼蛛絲馬跡,早都知道你沒死了呢。」

——

時間過得很快,一轉眼周日就到了。

唐糖上午倒是起了個大早,一起來就幫自家兒子收拾行李箱。

「小星星,今天我的戲份還挺多的,中午就不回了,你們兩個下午走的時候,記得給我打個電話。」

舒星瑜一邊幫她遞著衣服,一邊點了點頭,「你就放心吧,我和你兒子又丟不了,我們兩個都這麼大的人了,你安心的去工作掙錢養家。」

「白皓霆會過來接你們的嗎?」

舒星瑜搖搖頭,「當然不為了這一段時間,他有一個合同要談,現在不在帝都。」

「那你們倆這是分居了?」

舒星瑜:「……」

敢問你是從哪裡得出的這個結論,他們兩個人從來也沒有同居過,行嗎?

「拜託大姐,我能有必要提醒你一下,我們兩個人是正當的男女朋友關係,並沒有那些見不得人的同居行為。」

唐糖聳聳肩,「好吧,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

「……本來就是好嗎?」

兩個人就這樣吵吵鬧鬧的,好不容易才把小傢伙的行李箱給收拾好。

收拾完之後兩人並排的盤腿坐在沙發上。

舒星瑜開口道:「小糖糖,你男人都已經去世這麼長時間了,你兒子也都已經這麼大了,你真的不準備再找一個男朋友嗎?」

其實她還有一句話沒說,這人都已經老大不小了,再不找男朋友的話,嫁了會嫁不出去的……

聽到這話,唐糖一臉悲憤地把手裡的遙控器拴在桌子上。

「聽聽,你說的這是人話嗎?是我不想找男朋友嗎?我也想啊,可是這麼多年連個追我的人都沒有,你讓我怎麼找?」她悔呀,早知道就不應該這麼努力的拍戲,太火也不是什麼好事,現在好了,搞得都沒人敢追她了。

「媽咪,我支持你找男朋友,不過我有要求,要長得帥的長得高,還要有錢。」

唐糖被這個在自己身後響起的聲音嚇了一跳,扭頭看向自家兒子。 提溜著他的衣領,直接把他揪到自己面前,板著臉訓斥道:「你這臭小子,什麼時候學會偷聽人家講話了?女孩子分享小秘密的時候,你們小孩子是不可以打聽的,知道嗎?」

多多哼了聲,「我親爹死了這麼多年,現在你都要給我找后爹了,我還不能發表一下自己的意見嗎?還有沒有人權了?」

嗚嗚嗚,寶寶好心酸呀!

唐糖:「……」

舒星瑜:「……」

樓上某親爹:「……」

「你這個小破孩兒知道什麼是人權,你毛都沒長齊呢,不要學大人說話,老老實實的回去被你的九九乘法表。」唐糖相當不滿的看著自家兒子,板著臉繼續訓斥。

舒星瑜把可憐兮兮的小傢伙撈到自己懷裡抱著。

「有你這麼當媽的嗎?我跟你講,如果將來為了孩子一定會做一個慈母,絕對不會動不動就訓斥他,你這樣是不好的行為,我譴責你譴責你。」

唐糖朝她翻了個白眼,「當你什麼時候和你家小兩口也生了一個親生孩子,你就會知道了,自己肚子里生出來的孩子,如果不是為了用來管教的,那麼將毫無意義。」要不然還要生孩子來幹嘛?養這麼大操這麼多錢,還不允許她訓斥兩句啦?

舒星瑜:「……」

有些心疼的看著懷裡的小傢伙,遇見這種脾氣暴躁的親媽不是他的錯,這個小傢伙好可憐啊。

接收的來自漂亮姐姐的同情的目光,多多小朋友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兩隻食指攪在一起,小聲的說著,「漂亮姐姐,你別這麼看著我,雖然我也很喜歡你吧,但是我們的關係絕對不能被我媽咪知道,要不然她會拆散我們的。」

唐糖:「……」

舒星瑜倒吸一口氣,看著懷裡什麼話都敢說的小傢伙,鄭重其事的扭頭看著他親媽,「小糖糖,我覺得你說的對,象這種不聽話的臭小子就是應該多管教管教。」

沒一會兒唐糖帶上口罩和墨鏡,拎上小包包就出門拍戲去了。

整個房間里又只剩下舒星瑜和多多兩個人。

舒小姐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某隻糰子,伸手在他腦袋上揉了揉。

「明天你就要開始上課了哦,不過你也不用難過,以後如果有時間的話,我們周末都可以來看你媽咪。」

多多乖巧的點點頭,坐在一旁一聲不吭。

其實他心裡並沒有很難過,畢竟之前和他媽咪都不在一個國家,要隔好幾個月才能見上一次,現在偶爾能見上一面,已經很滿足了。

舒星瑜還以為是他不想和他媽媽分開,現在心裡難過的連話都不想說了。

忍不住蹲在他面前,小聲哄著,「多多啊,如果你真的不想這麼早就離開的話,下午我們的飛機票改簽到晚上,我帶著你到處轉一轉好不好?」

多多想了想,然後搖了搖頭。

「不要了,那我們來的時候帥叔叔特意跟我說過,讓我看著你不要到處逛的,他說這樣子不安全。」

舒星瑜翻了個白眼,很是無語,「這有什麼不安全的?就咱倆身上滿打滿算也就那幾個錢,害得有人惦記不成?」 最終舒星瑜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他一個人怎麼樣都隨意,但是畢竟還有一個孩子,首先以孩子的安全為先。

「行行行,那等有機會我們再來吧,那我們等到下午四點的時候就出發去機場,大概是六點的飛機,晚餐要在飛機上吃了,不過早的早點也好培養,不耽誤你晚上睡覺的時間。」

多多點點頭,「嗯,不過漂亮姐姐,你答應寶寶的事情千萬不能失言哦。」

答應你的事情?舒星瑜想了想,才反應過來,他說的是每周帶他來衡殿一趟的事情。

拍了拍胸脯保證,「我說過的話當然是說話算話了,你放心吧,只要我沒有工作,,你也不用上課的時候,你想來看你媽,我就陪你來。」

多多伸出了自己小小的手指頭,「那我們拉鉤鉤哦,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舒星瑜:「……」

被迫和他做完這一系列幼稚的動作之後,舒星瑜總算得到了暫時的信任,悠閑地躺在沙發上玩手機。

艾瑪,作為一個立志作一位宅女的人,她這些年過的簡直是太心酸了,好不容易大學畢業了,面臨的卻是每日每夜的工作,除了周末,成天的連空休息的時間都沒有……

這樣的日子到底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

算了算了,還是不想了,好不容易周末清靜靜靜,再想這些有的沒的,她估計晚上都睡不著覺了。

多多看著她表情豐富的臉色,很是識趣的窩在一旁,自己看電視劇去了。

——

唐糖今天的戲份比較多,想抽個時間給自家寶貝兒子打個電話都不行。

這不,還沒才休息一會兒,導演又跑過來喊她了。

看著一臉疲憊的女主角,就連導演也忍不住心疼了,但是畢竟這是一部大女主席,女主角的幸福是最多的,當然也最辛苦,而唐糖又和其他女演員不一樣,拍戲從來不用替身,這麼想著,態度就軟了三分。

「唐糖啊,下了一場戲,又輪到你了,這場戲可是吊威亞的,你準備好了沒有? 傲嬌世子妃:王爺跪下唱征服 如果覺得太辛苦的話,做個樣子,讓替身上就行,你放心吧,我們都會理解你的。」

看著在一旁細聲細氣地看著她的導演,唐糖很是隨和的露出一個笑容。

「導演您就放心吧,我可是專業演員,吊威亞這種事情家常便飯了,不需要準備,一會兒直接上吧。」

導演點點頭,忍不住感嘆了一句,「好,不愧是國內頂級的電視劇女演員,就你這敬業程度,在圈子裡都是少見的,將來的前途肯定是不可限量啊!」

唐糖禮貌性的笑了笑,對於這種恭維的話,她向來是不會否認的。

「借您的吉言,這次拍攝您對我的照顧我都看在眼裡,像您這種注重拍攝品質的導演,在圈裡已經非常常見了,以後有機會的話,我還願意和您合作。」

導演忍不住哈哈大笑,畢竟認誰都喜歡聽好話。

兩人又客套了幾句,副導演就跑過來催了。

「唐糖,該你上了,設備我們都已經檢查過了,你放心,覺得沒有問題,一會兒千萬要注意安全。」 唐糖連忙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把省委的手機遞給旁邊的秘書,穿著剛換好的戲服,直接就上場了。

唐糖任由工作人員仔細地把維亞的繩子套在她身上,趁這個功夫,她把現場的設備掃視了一遍。

沒有辦法,畢竟他已經是一位媽媽了,出門在外,遇見這種有安全風險的,其他肯定會慎之又慎。

目測沒什麼問題,她才對導演做出了一個OK的手勢。

導演拿著話筒喊道:「好,各部門就位,action。」

口號一下,唐糖順便就被吊上了十幾米的高空,完成了一系列動作之後中,緩緩下降。

這一場戲是女主和她師妹的對戰里的鏡頭,因為電視劇裡面有很多玄幻武俠的元素,所以說對於演員肢體動作的表現,要求還是很高的。

唐糖穩穩的落地,重重地吐出一口氣,幸好沒有什麼意外,要不然那十幾米的高空,她這條小命就交代在這兒了。

導演皺著眉看了她一眼,然後小跑著過來,小聲湊到大耳邊說道。

「唐老師,是這樣的,你剛才的動作很完美,但是我覺得你的表現還缺一點兇狠和堅定,畢竟你的角色是一個門派的主公,當你要替門派清理門戶的時候,應該多一些兇狠,我覺得你剛才表現的太過於柔和了。」

唐糖聞言點了點頭,相當果斷的說道:「那再來一條吧。」

導演如是祝福,生怕他拒絕自己,畢竟這人可是那位特意交代過要好好照顧的,她如果不同意再拍,他還真的沒辦法。

轉身沖著喇叭說道,「好,各部門注意,五分鐘之後第二條。」

於是唐糖又嘗試了一次,導演還是覺得不太滿意。

一臉嚴肅地走到她身邊,開始講戲。

「唐老師,我覺得是這樣的,你一定要上去之後動作一定要優雅瀟洒,要有那種女俠的風範,我覺得你剛才舞劍的動作更像是在空中跳舞,少了那種俠女的氣質。」

唐糖有些疲憊的掐著腰喘粗氣,然後抬頭看了他一眼。

「行了,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了,一會兒再來一條吧。」

「唐老師啊,真是不好意思,看讓你這麼辛苦,如果實在不行的話,咱們就讓其身上吧,到時候您就露個臉就行了,反正現在大部分拍戲的女演員都是這麼乾的。」

唐糖聞言噌的一下火氣就冒了上來。

「我知道在組裡有些人喜歡用替身,但是屬於我的戲份,用不著別人幫我。

更何況這些動作我自己來有危險,別人來就沒有危險了嗎?行了,一會再來一次吧。」

導演無奈,只能宣布半個小時之後再拍第三場。

「那你先休息休息,一會兒咱們再進來,身體重要,如果把身體累垮了,咱們的戲就不知道要托到什麼時候了。」

唐糖不耐煩的擺擺手,「行了,我先去歇一會。」

唐糖和導演分開了之後,她的小助理立馬走了上來。

天庭緊急電話 遞給她一杯已經擰開瓶蓋的水,「唐姐,你沒事吧? 我有一冊技能書 我看你臉色不是太好,是不是剛才拍戲的時候累著了?」

「吊威亞吊的我想吐,現在胃裡翻江倒海的。」 小助理這下可心疼壞了,連忙攙著她在躺椅上坐下。

「唐姐,我覺得您這場戲還是暫時先別拍了吧,這多危險呀,如果出了點什麼意外那可不得了的,要不然咱們用替身吧?」

唐糖搖搖頭,「你知道的我沒有替身,而且我向來對於那種自己實在是完不成的動作才會選擇用替身,像這種吊威亞在空中隨便打打的鏡頭,我一個人可以搞得定,如果這場戲讓替身完成的話,我覺得不符合我對自己的要求。」

助理只好閉上了嘴,一臉心疼地幫她揉著胳膊。

一邊揉還一邊絮絮叨叨地說著,「唐姐,聽人家說那把劍可重了,您累壞了吧?」

唐糖搖頭,「還行。」

呵!就一把劍能有多種能有他兒子周末想當初,她可是一手把自家兒子給抱大的,那胳膊都快練成麒麟臂了,她也沒喊累呀。

沒辦法,作為一個單親媽媽,就算是她喊了也沒有人幫忙,不如不喊,把所有的話都壓在心裡,這樣會讓自己更加的堅強,反正現在兒子也長大了。

三十分鐘之後,唐糖再一次邁著堅毅的步伐走到場地裡面,吊上了威亞。

隨著導演的一聲令下,她漸漸地脫離地面。

完成一系列動作之後,身體緩緩地下落。

本來都已經快要到地面了,可是又在這時意外出現了。

吊著威亞的繩索突然鬆了,唐糖突然感覺到一股超越了預期的失重感,大喊一聲,「啊!」

眾人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唐糖像一隻飄落的葉子,一般落在地上……

舒星瑜百無聊賴的在酒店裡面照顧著小傢伙。

其實對於衡殿這個影視城,她還是很好奇的,只不過照顧孩子這個工作他怎麼都擺脫不掉,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她倒還真想出去逛一逛。

於是又把視線落在了小傢伙身上,笑眯眯的看著他說道。

「多多啊,漂亮姐姐問你個事兒。」

多多呆萌的眨著眼睛,扭頭看向她問道,「漂亮姐姐,有什麼事啊?」

「嗯……你能不能自己在房間里呆一會兒,漂亮姐姐出去轉悠一圈兒就回來,好不好?」

多多:「……」

你難道不知道,我只是一個四歲的孩子們,把我一個人留在房間里,你自己出去逛街?這是人說的話嗎?

雖然很想吐槽她,但是最終還是把所有的話都咽了回去。

算了算了,他是男子漢,平時在家裡的時候,他都讓著媽咪的,現在和漂亮姐姐在一起,他也要發揚自己小小男子漢的作風。

像個小大人一樣的說道:「好吧,但是咱們說好了,你不能走太遠,最多一個小時就要回來,要不然我一個人在這裡會很無聊的。」

舒星瑜笑眯眯的點點頭,「嗯,你就放心吧寶貝,我保證一會兒就回來,我只是出去透透風而已,不過咱們說好了,不論是誰來敲門都不能開門好嗎?」

多多乖巧的點頭,「好。」

舒星瑜想了想,還是覺得這樣把孩子一個人留在這個房間里不好。

於是走出門去,沒一會兒就又拐彎了,身後還跟著兩個彪形大漢。

多多一臉震驚的看著她。 「漂亮姐姐,你這才剛出去一會兒,就找了兩個男人回來,你這樣有把我帥叔叔放在你眼裡嗎?」

舒星瑜:「……」

臭小子,你貌似懂得太多了。

伸手在他腦殼上彈了一下,訓斥道:「臭小子,你瞎說什麼呢,這是你帥叔叔派過來保護你的兩個保鏢,其實一路上他們都跟著咱們的,只不過是暗中保護,所以沒有露面而已,我想要出去轉一轉,這一段時間就讓他們在這裡照顧你好嗎?」

多多半信半疑,「這是帥叔叔派來保護我的?」

他表示懷疑,那男人一直看自己都不是很順眼的樣子,他會讓人來保護他?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