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李公公,帶寧貴妃下去將自己的衣物全部收拾好后就送出宮,這輩子沒有朕的允許,不允許再踏進皇宮一步。」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閆繆雨話語中帶著絕情和冷漠,邯鄲卻諷刺的笑了笑,嘆了口氣後轉身慢慢的離開。

她所有的執著和不甘心終於在這一天要全部都結束,她這幾年一直以來的荒唐事,也做了一個結局。

看著邯鄲瘦弱而又倔強的背影,閆繆雨心裡也是很不舒服。

若是當初沒有遇見邯鄲,或許現在所有的事情結果都是有所不同的。閆繆雨將所有的過錯全部攬在了自己的身上,如果不是他受傷失憶的話……

這個世界上再也找不到南安瑰了,也吃不到天下無雙的糕點,他的眼神從冷漠變成了迷茫。

「我認為現在小如重生就已經是一個很好的開始,朕相信皇後娘娘不知道在這世上的某一個地方也重生過來。」

閆繆雨不帶任何理由的這樣堅定的相信,他覺得南安瑰至今沒有來找自己的原因,只不過是因為心中還有怨恨罷了。

「我也不相信娘娘就這樣會離我們遠去,我總有一種直覺,娘娘在這個世上的某一個地方與我們心脈相連。」

小茹帶著無比的鑒定瞪著眼睛說道,她一直為皇後娘娘祈禱著,不會這樣輕易的喪生。

「是,我們也是這樣認為的。」

閆繆雨又開始沉默下來,他開始猜測著南安瑰可能會出現的地方。

小瑰,你什麼時候才能夠原諒我,什麼時候才肯願意來見我?

帝霸 大家只是嘴上這樣肯定而已,但心裡還是覺得這種事情說起來就像是天方夜譚。 「不,你們都在騙我,你們所有人都在騙我。」

蔣菲菲大聲的嘶吼著,臉色蒼白如紙,雙手顫抖地將伸手能拿到的所有的東西都往地上砸。

屋子裡面發出一聲聲的碎玻璃的聲音,聽起來異常的恐怖。

小丫鬟在旁邊擔憂的輕聲喚道:「娘娘,娘娘你冷靜一點呀!」

小丫鬟剛才特意陪著皇后一同去御書房找皇上,卻在門外聽到了一場意外的對話,說是公主南安瑰已經在北海的皇宮中被燒死了。

從御書房回來之後,皇後娘娘的樣子就變得更加的猙獰。她情緒激動的開始亂打亂砸,連眼神都空洞絕望的可怕。

玉漱很是擔心,若是尿尿真的有個三長兩短,恐怕皇上第一個不會放過的就是她了,再回到地牢中過那種暗無天日的日子,她真的是受夠了。

「陛下,已經調查清楚了,公主在北海的冷宮之中被火活活燒死。還有在她身邊的那個小丫鬟也一同死掉了」

總管的聲音就這樣不斷地重複在洱海中,蔣菲菲覺得此刻的心猛烈地跳動著,疼的不知所措。

她的女兒為什麼會這樣無緣無故的死掉?還是死在冷宮之中?

她不應該是北海最尊貴的皇后嗎,為什麼會去冷宮?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蔣菲菲真的不敢相信這老天爺會和她開一個這樣大的玩笑,她忍辱負重這麼多年,好不容易見到了女兒一面,老天卻將女兒生生的從自己的身邊剝離。

「玉漱,去把我衣服箱子裡面有一個紫色的包袱拿過來。」

蔣菲菲終於慢慢的平靜下來,聲音還帶著顫抖。玉漱看到皇後娘娘的表情,終於放了心,趕緊聽從她的吩咐,去找那個紫色的包袱。

她把紫色的包袱拿過來遞給了皇後娘娘,蔣菲菲緊緊的用顫抖的手指攥著包裹,然後又推著輪椅來到了院子里。

玉漱就跟在她的旁邊,不放心的看著她。

蔣菲菲從包裹裡面拿出了一件件新的衣服,每一件都是那樣的精緻,這裡面所有的東西都是自己一針一線縫製出來的,是為了她的女兒。

「既然人已經死了,這些東西在留著也沒有任何用了,只是讀物思情罷了。」

她自言自語的看著衣服一件件的被扔在地上,臉上的淚水不斷的滑落。

「玉漱,把火摺子拿過來。」

玉漱也不知道為什麼皇後娘娘會聽到南安瑰死掉的消息之後這樣的傷心,她這種激動的舉動根本就不能讓人理解。

「小瑰…」

蔣菲菲輕聲的呢喃著這個名字,把手裡的火摺子往地上扔,很快一場紅色的火焰便在眼前越燒越濃。

玉漱立刻擔憂地將皇後娘娘向後拉了幾步,近日風這樣大,若是不小心傷了娘娘又該怎麼辦?

蔣菲菲卻好像什麼都沒有注意到,沉浸在自己悲傷的世界裡面,眼神空洞可怕。

「菲菲?」

南崇明不知道什麼時候走進來,手裡還提著一個金絲去。玉漱剛想要稟報聖上皇後娘娘的不對勁。蔣菲菲下一步轉過頭來,幾乎用著嘶吼的聲音大聲地瘋狂著說道。

「南崇明,你還是殺了我算了,我不想再活在這個世界上了。」

南崇明立刻皺起了眉頭,將手中的金絲鵲往旁邊的桌子上一放,幾步走到前面瞪著玉漱:「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玉漱被嚇得趕緊跪在了地上,聲音顫顫巍巍的說道:「剛才皇後娘娘去陛下的御書房,在門口聽到了關於……」

「她到底聽見了什麼?」

「聽見了小公主在北海被燒死的事情,回來以後就情緒一直激動不已。」

南崇明此時臉上蒙上了一層的怒色。他低沉著聲音皺著眉頭說道:「誰讓你輕易去代皇後去朕的御書房了。你難道忘記了朕說過沒有我的命令不允許任何人帶皇后離開寢宮嗎?」

南崇明說完這句話就抬起了腳一把就將跪在地上的小丫鬟踢出了遠處。

他眼神中的殺機越來越凝重,走上前正準備解決掉她的時候,手臂削一下子被蔣菲菲緊緊的抓住。

「南崇明,你不要再傷害無辜了,殺了我吧,殺了我這一切就結束了。」

南崇明看著瑟瑟發抖的玉漱,大聲的說道:「趕緊滾出去!」

玉漱連滾帶爬的趕緊走出了輕工的大門,臉色蒼白的可怕。

她剛才生死一線之間若是沒有皇后的話,早就離開這人世了。

南崇明轉過頭就一下子捏住了蔣菲菲的下巴,帶著挑釁式的目光冷笑著說道:「只不過死了一個女兒,你就這樣的傷心,你忘記了我們還有一個兒子嗎?」

南崇明的話就像是一個驚雷一樣劈在了蔣菲菲的身上,喚醒了她所有的清醒。

蔣菲菲有些擔憂的趕緊問道:「你知道我們的兒子到底在哪裡?南崇明,那可是你的兒子,你怎麼能這樣冷漠。」

蔣菲菲的心情再一次開始波瀾啟動,她這一輩子只為了自己的兒女而活,南崇明這個禽獸居然拿著自己的親生骨肉,一次次的威脅她。

「只要你聽我的話,我保證我們的兒子可以安全的活在這個世上。」

南崇明冷笑著輕輕的用手指撫摸著蔣菲菲柔嫩的雙頰,蔣菲菲無可奈何的只好閉上眼睛將這份屈辱狠狠地咽下。

「南崇明,你知不知道小瑰為什麼會突然燒死又為什麼出現在冷宮裡面?」

「這件事情我也是剛剛聽到北海那邊的眼線傳過來的,據說是因為小瑰被打入了冷宮,就連皇后之位也被廢除。」

蔣菲菲除了一臉的不可置信之外,就剩下的都是悔恨。她當初一直慫恿著南安瑰回到北海認為那裡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可誰曾想到,她剛剛回去就喪命在了那裡。她當初就應該拚命的把她挽留在自己的身邊,至少還能保護她。

「為什麼老天爺就是不看,只輕易的放過我。我只剩下我的女兒,它這還要殘忍的把她帶走!」

蔣菲菲經受了這一場打擊之後,整個人變得瘋瘋癲癲,你拿了幾句之後就昏迷過去。 她不爭氣的看了看這個將軍府的小姐,忽然間抬起手便落下一個響亮的巴掌。

「如果將軍知道了的話,一定會非常的失望。」

邯鄲只能夠感受到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她卻沒有任何的憤怒和生氣,反而冷冷一笑,許久之後才開口說道。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像父親那樣骨感的人,卻生出一個我真要不爭氣又無數次失敗的女兒。」

她這種漫不經心的態度很顯然讓汝母更加的生氣,她蒼老的臉上不斷地因為憤怒而抖動的肉,讓她看起來更加恐怖。

「將軍就不應該生你這樣的女兒。」

「你以為我就願意生在那樣的家庭里嗎,當初我以為是真的想讓我幸福,才把我嫁給北海皇宮。可是這一切不都是陰謀嗎?」

邯鄲不想在這個陰暗潮濕的地方繼續待下去,她深吸了一口氣,轉身頭也不回的要離開這裡。

女人看著那套倔強的背影卻憤怒至極,她手裡不知道拿著什麼暗器直接扔過去。

邯鄲被猛烈的撞擊之後一下子撲在地上。

「你覺得這樣做對得起你爹對你的期盼嗎?只不過是一個男人而已,你居然要做出那種事情,然後被趕出了皇宮,你是不是忘記了當初是帶著什麼任務嫁給閆繆雨的?」

女人身上穿著一身黑色戴著紫色鑲邊的衣服,臉上的表情越來越憤怒,一雙眼眸波瀾不驚。

邯鄲卻只是冷笑著說道:「你別動不動就把我爹拽出來壓我,葛布國的皇帝還有我爹,甚至和你不都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嗎?」

「你們曾經有想過我進宮只是為了愛情,而不是因為你們那些不可見人的任務嗎?你們覺得我如今有現在的下場,到底是因為誰都是因為你們。」

她情緒越激動,聲音也提高了很多:「你們都像一個個成為北海的主宰者,希望當高高在上的人,可是我從來卻沒有這樣想過。」

她非常不滿的看著眼前的乳娘,說出來的這番話卻字字清晰,即使對方聽見了之後也無從反駁。

邯鄲臉上的淚水一直往下流,她隨手抹了一把,又緩緩開口說道。「我和父親不一樣,他是大將軍,而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而已,如果他們都這樣喜歡權勢的話,那就別把我牽扯進來。」

「乳娘,這個家已經把我的半生全部毀掉了,難道你們希望我下半輩子也活在痛苦之中嗎?」

紫衣服的女人根本沒有想到這個自己親眼看著長大的女孩兒,居然有一天會說出如此真切的話。

邯鄲一直默默地故意坐在地上好一會兒,當她覺得自己這段話應該能夠勸得動乳娘的時候,才突然聽到乳娘冷笑的聲音。

「我告訴你,你現在所有的抱怨對我來說都只不過是抱怨而已。」

她就像是一個無情的女人冷冷的盯著南安瑰,再一次開口說道。

「誰讓你生在葛布國,又是當今的將軍之女。最重要的是這是上天給你的任務,當初是你不小心碰到的閆繆雨,這一切難道不是命中注定的嗎?」

邯鄲實在沒有想到,就連眼前的乳娘都已經被權勢蒙蔽了雙眼。

她不得不承認當初在後宮之中是那樣的憎恨南安瑰和閆繆雨,可是如今已經是自由之身,忽然之間就將所有的恨都慢慢的放下。

「我是不是能夠選擇我自己的命運,這件事情和你沒有關係,如果不是你們一直想要覬覦北海皇位,我怎麼可能會落得如今的下場。」

葯香田園,悍妻萌寶病嬌夫 邯鄲終於知道為什麼自己的性格之中有那麼強烈的執著,是因為她整個家族都是這個樣子的。

「我不想聽你說的那些理由,總之你是大將軍的女兒。如今無論我讓你怎麼做,你都必須要聽著。既然你這麼喜歡跪在地上,那就一直跪到,你明白我說的話為止。」

紫衣女人臉色猙獰不已,眉間的那顆硃砂痣看起來又平添了幾分嬌媚。

她不再理會跪在地上的,嬌滴滴的邯鄲,轉過身繼續躲在屏風後面,不知道在幹些什麼。

邯鄲突然間就覺得特別同情自己,她終於無論在皇宮裡面一遍又一遍的演著陌生的戲碼。

可是出來之後好像這些恨根本就沒有消失,她依舊感覺到非常的累。

而此時此刻正在平衡後面的紫衣女子不斷地回憶著剛才邯鄲聲淚俱下的那幾句話。

她的雙手都在不停地顫抖著,一想到事情忽然之間失敗。她就覺得整個人都要瘋掉了。

她覺得這件事情不能全部都怪在邯鄲的身上,或許是真的,因為自己的國家一直太心急。

其實當初拍自己過來的時候,將軍有說過一定要考慮好邯鄲的情緒。

「對不起,一直將你父親拿出來。阻擋你前進的步伐。」

可是乳娘卻也有覺得委屈的地方,她和那些人不一樣,他只是被派過來監督邯鄲的。

她如果也有野心磅礴的話,如今北海的後宮之中絕對會有他一個。

現在,她本來以為可以指望著邯鄲,卻沒想到這孩子居然會和閆繆雨鬧成如今這種僵持的地步。

「夫人,小姐她…」

剛才開門的那個中年男子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紫衣女子的中間,然後擔心的不知道現在要說些什麼。

他其實也是看著邯鄲一點點長大的,如今卻和家裡人吵成這副模樣,心裡實在著急得很。

可無論如何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屬下,根本沒有任何權利去勸阻他們兩個人。

「這孩子就是從小被寵你慣了,如今叛逆的可怕。不必理會她就讓她一直跪下去吧。」

「可是馬上就要到了晚飯時間。」

「就讓她餓著肚子不要給他吃任何東西。」

乳娘深深地嘆了口氣,終於又恢復了冰冷如初的模樣。她就是要好好教訓一下這個小丫頭,日後還敢不敢這麼做了。

就算是真的從小抱到大的人,如今做事情的時候也要先考慮一下利益問題了。

她自從邯鄲被選進皇宮的時候開始就已經開始計劃的事情全部都被搞砸了。 太后雖然和邯鄲沒有過多的接觸,卻也了解邯鄲這個人。

「這位姑娘平日里看起來好像很溫順的樣子,其實暗藏心機而且特別自傲,有的現在這樣的下場,也是早就能夠預料到的。」

就算是閆繆雨狠心將她趕出了皇宮,但是這種結果是邯鄲從最開始就應該考慮到的,所以,太后依舊還是願意相信邯鄲是為了自由,所以才這樣做。

太后現在在後宮之中早就已經不能像從前那樣耀武揚威,而且收斂了很多,不過手中還是有一股自己擁有的實力。

邯鄲的去留並不能影響她手中的計劃,甚至她還要感謝這件事情的發生,將計劃又一次的向前推動。

她是一個考慮後果並且計算得失的人,做什麼事情要先知道利益有多少,唯獨在聾啞人那件事上摔了一個狠狠的跟頭。

她著實沒有想到南安瑰那個小丫頭片子居然會懂得讀唇語,否則的話,她今天又怎麼可能會是這樣的下場。

太后經過這一次,變得越來越謹慎,如今更是老謀深算。

她不允許再走錯任何一步了。否則等待自己的就是萬劫不復之地,沒有人會像南安瑰那麼傻把自己在從深淵之中救出來了。

「看來我還是要去靜一靜母后之情,去看望邯鄲那個小丫頭了。」

錦繡走過來,點了點頭就攙扶著太后兩個人離開了慈寧宮。

清香閣,邯鄲身上的華服早就已經褪下,換上了普通百姓穿的衣服,頭上的那些華貴的首飾也都沒有了,整個人就像是一個不施粉黛的剛出閣的丫頭。

只不過若是臉上沒有那道很可怕的疤痕,看起來一定會美麗至極。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