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李馨,現在情況怎麼樣了?林軒有沒有事?」一聽到李馨的聲音李成心中一喜,趕緊問道。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聽到李成這邊接通了,其他人也都放下了電話,專註的看著李成這邊……除了李馨的電話,其他人的電話現在已經關機了……

李馨沉默了一段時間,忽然有點小聲的啜泣起來,在爆炸的一瞬間李馨以為林軒會通過隨身空間跑過來,但是等著這麼久,林軒依舊沒有過來,一瞬間李馨就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他不是不想過來,而是不能過來……

「林軒,林軒他……」李馨抿了抿嘴說道:「具體的情況應該很快就知道了,如果沒有林軒的話,那個直播早就沒有了……」李馨出來以後知道有人在直播心裡沉了一下,想明白了那個人躲在結界里之後就知道了,那個結界在天境的無差別攻擊中不可能存留下來,那麼到現在直播還沒有斷開的原因只有一個,林軒替他擋了下來……

聽到李馨的話,李成的心裡猛地沉了下去,其他人聽到李馨的話也沉默了起來……看樣子情況並不像是他們想象的那麼美好……林軒可不止是他們的朋友那麼簡單,到了他那種級別,已經可以算得上是華夏的守護者了……這個道理普通老百姓不會明白,倒是他們都懂這些道理……

「快看,屏幕裡面的白光開始減弱了,開始有畫面了……」周曇驚呼了一聲。

李成等人把目光集中在了畫面上,畫面中的白光快速的衰落著……原本一直在畫面中存在著結界的淡淡灰色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真正的這個世界的顏色……而在這個世界的中央,有一個衣衫襤褸的背影,在緩緩的喘息著……

:。:

(天津) ?「林軒!」李成和姜楠一齊大叫了一聲,這時候所有在場的人都站了起來,擔憂的看著那個微微喘息的背影……因為現在林軒的處境十分的不好,衣衫襤褸不說,渾身上下都在流血,整個人都像一個血人一般……

電話的另一邊傳來了李馨撕心裂肺般的尖叫聲,緊接著聽見咚的一聲,應該是李馨將手機扔在了地面上,而實際上也是如此,李馨已經從別墅中飛了出去,直奔現場而去……張明也跟了上去,趙靜音則留下來照顧陸然和周佳鑫了,不過趙靜音依舊有些擔憂的看著手機。

畫面上的林軒實在是難以和平時帥氣陽光的林軒相提並論,最令人心痛的是林軒的右手那邊空蕩蕩的,一柄略顯破爛的鐵劍歪歪扭扭的落在地面上,紫色的結界已經消失了,而方圓十里之內已經寸草不生……除了林軒這裡再也沒有其他的生物了,而原本的金色大ting徹底的消失不見了,在黑夜的襯托下,顯得格外的寂靜,而林軒微微的喘息聲則成為了這裡唯一的聲音……維也納這次的損失已經不能用錢來計算了……不過還好,人員傷亡並不大……

林軒用盡全力把這一擊擋了下來,但是依舊無法完全抵擋得住,這光禿禿的地面就是證據,整個地面差不多已經下陷了半米左右的距離……

林軒略微有些艱難的回過頭,看向了有些茫然的,緩緩睜開眼睛的小狼說道:「怎麼樣,你還好吧……」

「我……我還活著?」小狼磕磕巴巴的說道。

「恩,你還活著……」林軒勉強的微笑了一下,臉頰上止不住的留下了鮮血。

「林軒?你流血了。」小狼反應了過來,也顧不得原本就因為衝擊而變得歪歪扭扭的自拍桿,趕緊沖了上去,扶住了林軒……林軒的上衣在小狼的觸碰下化為了煙塵,漏出了林軒精壯的上半身,流線型的肌肉線條並不爆炸,但是十分的精緻,富有美感……但是此刻並不那麼美感,林軒的身上布滿了傷痕,翻卷的皮肉,綻開的骨骼顯得十分血腥……

林軒此刻可謂是身受重傷,如果不是毅力在支撐著,現在也已經像周佳鑫那樣暈倒了,此刻林軒身體裡面空空如也,第一次林軒感覺到如此空虛……

「怎麼樣,林軒,還撐得住么?」道元說道。

「死不了……」林軒嘿嘿笑著。

「還笑,你知不知道剛剛多危險……」道元怒道。

「知道,但是我是個軍人,華夏的軍人……」林軒知道剛剛如果不是道元護住了他的內臟以及大腦,恐怕他已經死掉了,而天境的分身此刻也已經破破爛爛了,林軒用最後的一點源氣把分身送回了隨身空間,此刻他連從空間裡面拿出一瓶生命泉水都做不到了……

「林軒,你怎麼樣,我背你去醫院吧……」小狼擔憂的看著林軒,眼前血腥的畫面讓他感覺到驚恐,但是他知道,是林軒救了他,如果不是林軒的話,恐怕他現在連說話都不可能了……

「沒事,放心好了,我死不掉……我可是咱們華夏的軍人,華夏的軍人是世界上最強的軍人……」林軒用左手拍了拍小狼的肩膀,雖然身上的傷口疼的齜牙咧嘴,但是卻依然開起了玩笑……林軒現在很放心,因為他感覺到了老爸的氣息……

——

不過現在彈幕上可不淡定了,林軒身上的傷痕可是實打實的,而在白光消失之後,維也納軍方的直升機已經開過來了,用燈光照著這邊,所以觀眾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至於維也納軍方為什麼敢跑過來,一來這是他們的職責,二來他們知道火神和水神來了,這還怕什麼,反正跟著大神跑准沒錯……

「我靠,這傷痕……不會是真的吧,這也太逼真了,如果是假的會被和諧掉的……」

「硬漢!修鍊者果然是與眾不同,這傷擱我早死了。」

「快去醫院啊,這傷太嚇人了。」

「6666,軍人這波我給滿分,我都有點想哭了。」

「林軒,我宣你,我要給你生猴子……」

「林軒快去療傷吧……」

「英雄,不解釋。」

「英雄……」

「英雄……」

「……」

雖然還是有不相信的人,但是就在剛剛,各大媒體已經發布了消息,證明了事件的真實性,所以認為是假的的人已經少了很多,而整個屏幕上已經開始刷起了英雄這兩個字,雖然現在屏幕是倒著的,但是而且不能照到林軒的全身,畢竟這手機沒損毀已經是奇迹了,好好的站在那裡根本是不可能的,也就是這東西放在小狼的旁邊,要是再往外一點基本就灰飛煙滅了……

——

「林軒!沒想到你真的擋住了這一擊……更讓我沒想到的是你竟然為了一個普通人傷成這樣……依我看以你的實力如果不管這些東西的話根本不會受這麼重的傷……你的做法在我看來很可笑……」方天祤劃開了空間走了出來,緊跟著的是方毅……方毅面色複雜的看著林軒……方天祤不懂,但是年紀比較大的方毅大約明白林軒為什麼會這麼做,這種人物已經值得他敬佩了……

「雖然你的行為讓我看不明白,不過你現在已經沒有能力反抗我了,到頭來還不是一樣,如果一開始你就乖乖的跟我走,或許你也不會受這麼重的傷……」方天祤瞥了一眼遠遠的照著這裡的直升機,他對這種弱小的東西沒什麼興趣……

「咳咳……」林軒咳出了一點血,忍著身上的劇痛,穩穩的站在地面上說道:「你不會懂的……你說我沒有反抗能力了,你來抓我試試?」

方天祤被林軒的話弄得有些驚疑不定,他看得出來林軒現在已經油盡燈枯了,難道他還有什麼手段?不可能,一個遺棄之地連天境都沒有,怎麼會有逆天的奇物存在……

「少裝神弄鬼,你我都知道,你為了保護你身邊那個小子已經身受重傷了,現在連一絲源氣或者是精神力都提不起來,怎麼跟我斗?我不相信你有現在還能打敗我的奇物……」方天祤眯著眼睛說道。

「我說過了,你如果不信,可以來試試看……我林軒就站在這裡!」林軒用左手將小狼攔在了身後,小狼是一個普通人,即使一點點的源氣都能將他殺死,他費盡心思保下了小狼,在這最後時刻可不能讓方天祤給弄死了……

這倒是讓小狼很憋屈……畢竟都是男人,他身上好好的,一點傷都沒有,卻讓一個重傷的人來保護,這讓他十分難受,但是他也知道,他別無選擇……

「好,那就讓我看看,你還有什麼招數!」方天祤大叫一聲,一道巨大的冰錐直奔林軒而去……

忽然,一道火牆立在了半空中,直接吃下了整個冰錐……

「年輕人……得饒人處且繞,不要做的太過分,這裡是地球……」林頓的身影緩緩從火牆後面走了出來……

:。:

(天津) ?突如其來的火牆徹底照亮了天空,彷彿如白晝一般,也讓直播中的觀眾們徹底看清了林軒身上的傷痕……倒是有不少醫學方面的人跳出來說如果傷是真的,那麼普通人必死無疑,沒有任何的懸念……

而整個火牆也讓方天祤嚇了一跳,雖然他現在消耗很大,但是沒道理會感應不到天境以下的修鍊者,再說方毅的消耗其實並不大,也沒有受太重的傷,只是鎧甲損壞了有些心痛而已……但是方毅也沒感應到,那麼就只有一個解釋可以說明了……

「半……半步天境?這……不可能,這不可能……」方天祤磕磕絆絆的說著,而面癱臉上竟然做出了一個震驚的表情……

「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華夏的軍人可是最強的,是吧……」林頓笑著說道,說著還回頭跟林軒眨了眨眼睛……

林軒頓時無奈……林頓他們的等級原本是物境二十九品的巔峰,不過清靈果因為生命泉水的滋養已經成熟了,而林頓等人已經服用了清靈果,開始走上了他們的天境之路……雖然天境之路很難走,但是他們已經邁出了第一步!而他們現在的修為也已經成為了這個世界真正的巔峰——半步天境!

看到老爸來了,林軒徹底的放心下來,這精氣神以鬆懈下來,疼痛如潮水般的淹沒了林軒……不過林軒表示還可以,跟天道鍛體的疼痛程度還差點……雖然這麼說,但是林軒已經開始向後倒下了……

小狼被天空中的火牆所吸引了,一下子沒注意到林軒向後倒,措手不及之下沒有扶住……就在小狼想要補救的時候,一個堅實的臂膀攬住了林軒……

林軒偏過頭來看了一下,扯了扯嘴角說道:「李叔……」

「小子,做的不錯,沒給你老爸丟臉,沒給咱們華夏軍人丟臉……」李楠臉上罕見的出現了慈祥的表情……

「李叔,你別做這個表情,我看著瘮得慌……」林軒勉強笑著說道。

「臭小子,都這個時候了還貧嘴……」李楠笑罵了一聲,忽然抬起了頭,看到遠方一個通紅的火團在飛速的像這邊趕來……

「真是女大不中留了呀……」李楠感嘆了一聲。

「林軒!」李馨的身影迅速的出現在眾人前,整個人沐浴在火紅色的火焰之中,彷彿降世的火神一般……看起來小丫頭真的是著急了……

「老爸……」李馨看到李楠的身影一喜,李楠可是水系,而水系總有一些療傷的效果,雖然效果並不是那麼突出……現在林軒就彷彿泡在溫泉之中一樣,身上的疼痛感迅速的消失著……

「行了,帶著林軒回去療傷,我初步將他的血止住了,不要直接使用生命泉水,讓他先在恢復空間裡面自行療傷,對他有好處。」李楠前半句的聲音大家都能聽到,但是後半句就只有林軒和李馨能聽到了,現在還有直播在進行……林頓和李楠本來是想要直接關掉直播的,但是上面的要求是要將直播徹底進行完……

「恩!」李馨咬著嘴唇點了點頭,從李楠手裡接過了林軒,看著林軒身上的傷痕,特別是斷掉的右臂,眼淚簌簌的流了下來……

「傻丫頭,別哭了,再哭我可就要死掉了……」

「傻瓜……」李馨抿了抿嘴,哭著說道。

「我有我的堅持,如果換做是你,你也會這樣做的,不是么?」林軒抬起左手擦了擦李馨的臉頰……

「走吧!」李楠朝李馨揮了揮手。

「恩!」李馨再次點了點頭,抱著林軒騰空而起,朝著遠方飛去……張明現在才趕上,看著李馨抱著林軒飛了回來,遠遠的跟林頓和李楠打了聲招呼,轉身跟著一起飛走了……

——

「小夥子,你很勇敢……」李楠轉過身來看向小狼說道:「你要將你的任務完成,來,把手機拿起來,把直播進行完。」

小狼抬起頭看向李楠,之後堅定的點了點頭,轉身拿起了手機,撤掉了自拍桿……此刻彈幕上面已經瘋狂了,又有新的修鍊者出現了,看樣子還是自己這邊的人,看樣子還更強……另外還看起來是林軒和李馨的長輩,這可不得了了……

「大家好,我是小狼,不管你們怎麼想,這一切都是真實的……林軒救了我,保護了我,他自己受了很重的傷……我相信他也保護了維也納千千萬萬的人,就像剛剛方天祤說的,剛剛那一招如果他不管我,不管維也納的話,恐怕他不會受那麼重的傷,但是我肯定是死定了,剛剛的招式我親身體驗過,我不知道核爆是怎麼樣的,但是我認為比核爆更加恐怖……林軒他是我心中的英雄!」小狼將畫面對著李馨飛走的身影說道。

「他被他的同伴帶走回去療傷了,方天祤還在那裡……」說著小狼將鏡頭轉向了在天空中的方天祤說道:「這裡來了新的修鍊者,也是我們華夏的軍人,我想他們應該也是林軒和李馨的父親……」說到這裡他看向了李楠,李楠輕輕的點了點頭,表示認同了小狼的說法。

「那個方天祤沒有敢出手攔截,林軒的父親一定非常的強大……我不會再有任何危險……請大家放心……」小狼說道。

「我去,這鏡頭終於正過來了,看得我脖子都酸了。」

「李馨同學是什麼樣子呀,是不是很漂亮,之前太遠了,剛剛又看不到……」

「林軒也是我心中的英雄!」

「此刻應該有bgm!」

「話說林軒的身材真的好……看得我都興奮了……」

「不過手斷了好可惜啊,他們修鍊者應該有斷臂重生的能力吧。」

「應該會有,裡面都是這樣寫的……」

「林軒剛剛那句你來試試,真的太帥了……瞬間爆炸!」

「林軒和李馨的爸爸也好帥啊……」

「林叔叔,李叔叔,打死那個方天祤!」

「就是,乾死那個姓方的!」

「我弱弱的問一句,如果方天祤再來一次之前的攻擊怎麼辦……」

「笨蛋,多去看看玄幻,那麼強大的攻擊怎麼可能放那麼多次……」

「求林軒聯繫方式……」

「1」

「2」

「……」

之前鏡頭是歪的,觀眾們看到的東西有限,李馨的樣子他們都沒有看到,這不禁讓很多痴漢們感到遺憾起來,除了敬佩林軒是個英雄之外,還有不少少女們明知道林軒已經名草有主了,依舊忍不住心中澎湃的感情……

「李叔叔,我看到有人在問,之前的那個攻擊不會再有了吧……」小狼也有些后怕的問道。

「應該不會了!」李楠笑著說道……

(天津) ?對於方天祤會不會再拿出一個捲軸的問題,其實李楠心裡也沒底,畢竟那東西不是自己的實力,而是外力……如果他夠土豪的話,是可以不斷用捲軸來支撐一場戰鬥的……當然了,像剛剛那樣等級的捲軸李楠相信方天祤不會有很多,畢竟那東西是天境的東西……對於修鍊者來說,只要一沾上天境,基本上就很稀有……

這個稀有是相對於物境來說的,對於天境修士來說就不是那麼稀有了……但是即使道域那萬把個天境對於近乎幾億的龐大物境人群來說也是極為稀有的了……

李楠已經下定主意了,要是方天祤再拿出一個那玩意來,他就帶著小狼跑掉,至於會不會毀掉維也納,就讓老林去操心吧……這老小子兜里揣著一大瓶子生命泉水來著,肯定是死不掉的……

另外李楠對於這種採訪是有些不適應的……不像林軒他們這些年輕人,李楠和林頓在普通人世界都是有身份的……

李楠是偵探——雖然整天不務正業,基本上沒有看他破過什麼案子,但是誰讓人家整天叼著煙斗帶著帽子,穿著呢子大衣呢……

林頓是教授——雖然二十年前林軒過百天的時候造成了一點小小的轟動,讓當時還是一個普通老師的林頓大大的出了個風頭,其他的時候他們都還是很低調的……

像是這樣有數百萬近千萬的人在看著他們,倒是第一次,而且他們知道,就算是他們沒有怎麼早鏡頭前面露臉,但是熟悉他們的人已經可以認出他們來了,特別是林軒都是他們很熟悉的人……畢竟是當年學校的風雲人物,現在也不過離校幾個月而已,老師還有一些校友都認識林軒……

其實彈幕裡面也有不少林軒的同學或者是校友在說話的,不過他們的數量實在是不多,早就淹沒在茫茫的網友大軍裡面了……

方天祤和林頓對峙有一段時間了,兩個人就在互相大眼瞪小眼……林頓是想要結束這場戰鬥了,這次的事情發生到現在這個程度,已經超出了很多人的預料,而且已經超出了很多人的底線……

他們來之前上面已經有人給他們打過招呼了,不管怎麼樣,儘快結束這次的事件,就算是付出一點代價也是可以的……不過那個人也還算心裡有數,沒說犧牲林軒什麼的話,畢竟林軒現在地位不同了,除了是第九小組的二代,還是國家的將軍,這樣一來就不一樣了,作為國家的政客,特別是能和林頓打上招呼的政客沒有傻子……

所以現在林頓不會主動出手留下方天祤的,林頓是希望方天祤趕快離開的……至於之後的事情之後再說,先解決眼下的問題……要知道現在好多人的眼睛都盯著這裡……之後沒有人知道的話,他們打沉一座島嶼都沒人管……

而方天祤現在十分的糾結……或者說是十分的心疼……這次出擊他可是虧大了,方毅損失了一個寶器鎧甲不說,他還扔掉了一個天境技能的捲軸……那可是天境的捲軸啊,即使他貴為皇子也沒有那麼多,畢竟皇子可不止他一個,他們冰皇界域也沒有什麼計劃生育,冰皇一家那是可勁的生……

他算是資質不錯的皇子,所以他身上的資源還算豐富……如果扔了這個捲軸可以生擒或者殺死林軒的話,那麼他不但不會虧,反而會很賺……因為道尊開出的價碼很高,這也是為什麼方天祤一直在想要說服林軒加入他們的原因……方天祤很好奇為什麼道尊會開出那樣的價碼,反正等到林軒去到了道域,一切都還不是任他們宰割,如果林軒身上的秘密對於他們冰皇界域沒什麼作用的話,到時候再扔給道尊,那就是隨他們心意了……

但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他扔了捲軸,也確實重傷了林軒,不論林軒是為了什麼沒有躲開,但是結果就是這樣的,估計林軒現在連一個傀儡都打不過,自己想殺他基本上就是一下下的小事……但是他忘記了這是在地球,之前他弄出那麼大動靜來,鬼都知道林軒他們遭遇危險了,怎麼會不派支援來……

第一次,方天祤為自己之前衝動的毀掉了大廳的屋頂,導致消息擴散而感到後悔……他高估了自己的實力,也低估了林軒等人的實力……他沒想到林軒已經強大到足夠抵擋自己,更沒想到林軒身邊的人也會這麼強,那個陸然竟然和方磊打了個平手……而方毅直接被人打掉了裝備……

之前看到李馨帶著林軒飛走的時候,方天祤就在蠢蠢欲動,雖然他經歷了大戰,消耗很大,現在也感覺到了一些空虛……但是總的來說,他還是可以戰鬥的,在李馨的保護下殺掉現在不堪一擊的林軒也是可以做到的……等到林軒恢復以後,自己再想抓他可就難了……

但是讓他忌憚的是正在虎視眈眈的看著自己的林頓……這真是打了小的來了老的……方天祤知道這是林軒的老爸……他們對林軒做過調查,所以對林軒身邊的親人也有所了解,更知道林軒身邊的親人都是這個世界巔峰的存在,所以他不敢輕舉妄動,林頓的氣息已經完全封鎖了他,如果他敢去追林軒的話,他敢打賭,林頓絕對會對他一頓爆捶……到時候不但林軒殺不到,自己恐怕也會受傷,這就得不償失了……

雖然林軒方天祤和林頓看起來都沒有什麼動作,但是他們之間的氣勢已經交鋒了許久了……一個是剛剛經歷過大戰,一個是一直在養精蓄銳……這一下本來就不公平,在加上林頓的修為可是要比方天祤高了那麼一點點……平時的話方天祤可能還回去拼一拼,但是現在他不會,他知道自己肯定會輸掉……

「年輕人,這場鬧劇還沒鬧夠么?」林頓眯著眼睛看著方天祤,渾身散發著熾烈的殺氣……這傢伙可是讓林軒身受重傷,那可是林頓的兒子,如果不是上面有人說想要儘快結束這場戰鬥,他真的想衝上去爆捶方天祤一頓……但是他也知道,他短時間內殺不掉方天祤,那麼一切都沒有意義,如果他們還有人在埋伏,關鍵時刻衝出來就不好了……

「呼……」方天祤吐出一口氣,將渾身的氣勢緩緩的收了起來,面無表情的看著林頓說道:「首先,按照你們地球的年齡來算,我並不是年輕人了,其次,這次先放過你們,不過你們最好給我記住了,別做無畏的掙扎,遲早我會親手抓住林軒的……」

「你可以來試試!」林頓笑著說的,一如之前的林軒。

「哼……」方天祤怒哼一聲,轉身劃開了空間,帶著方毅走了進去……而林頓此刻也劃開了空間,一步邁了過去……

:。:

(天津) ?對於方天祤的退步林頓也鬆了口氣……雖然他很不得上去爆捶他一頓,但是畢竟林頓也是有很多顧慮和忌憚……人這一上了歲數,就會少了一些衝動,多了一些沉穩,此刻方天祤退去是最好的結果,天已經漸漸的開始蒙蒙亮了,維也納也再承受不了再一次的修鍊者頂級的戰鬥,四周的民眾也越來越多,沒有結界的阻攔很有可能會傷害到平民……

之前林軒的結界是早早的就布置好的,只要有人搗亂就會啟動,而如果沒有人搗亂的話,林軒就會把這個結界收起來……布置結界的手法也是這三年裡林軒跟道元學習的,可以承受物鏡極限的攻擊,可大可小,可以說是很極品的結界了……若不是方天祤搞出了天境的技能捲軸,這個結界也不會破……

林軒一開始想過對方會很強大,也想過對方會有很多自己從來沒見過的新奇的東西,只是沒想到人家竟然會施展出天境能力,而且還不是最弱的天境……說實話,這個結界基本上是可以攔住最弱的天境實力的,可能會喪失一部分能力,會非常破損,但是不會就這麼被打沒了……

被李馨抱著飛在空中,林軒身體上是在忍受著巨大的痛苦的,如果是以前林軒肯定早就疼的昏過去了,但是一來林軒經歷過天道煅體的疼痛,現在的疼痛雖然厲害,但是還是比不上之前的天道煅體的厲害,二來林軒現在的精神力強度已經到達天境的級別,對於疼痛的忍耐程度倒也增強了許多……

所以在飛行過程中林軒倒是一直保持著微笑,他身上的血已經止住了,李楠給他療傷還是有一定的作用的,之前那種漏洞百出,彷彿一個破麻袋的感覺已經減輕了不少……

李馨倒是一直在哭泣,只是她知道林軒這樣總的原因,所以沒有去指責他,只是心疼林軒而已……

不過林軒此刻可是在罵娘了,倒不是在跟李馨罵娘,而是在和道元,這老傢伙告訴他現在地球上除非出現巨大的變動導致源氣大幅度上升,不然不會出現天境級別的能量……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