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歡歡的意思。」墨九卿看向月千歡。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月千歡沉眸,說:「讓他們先走!我有空間法決,能帶著你們離開。再不濟還有九重空間塔,師尊他們也有鑰匙,我們可以走別的出口離開。」

他們能用九重空間塔其他的出口離開。但巫靈清他們在外面,進來來不及了。

月千歡和墨九卿對視。他們很快敲定了這個計劃。當即立馬神識傳音告訴巫靈清,霽華他們。「你們立馬走!五大修羅回來了,你們先去和師尊他們會合,我和墨九卿有辦法另外離開。」

巫靈清他們沒有絲毫的遲疑。停留下來,只會拖後腿,到時候誰都走不了。巫靈清他們抬頭交換目光,當即決定撤退。修羅王谷方昱察覺出來,還要阻止時,卻根本攔不住巫靈清他們。

修羅王谷方昱這才知道,剛剛廝殺交鋒的根本不是他們真正的實力。他們更強!遠遠超過他的預計。

幻靈族護衛問修羅王谷方昱要不要追。谷方昱搖頭,「他們想要離開,半路上一定會撞上五大修羅。到時候有他們好受的!你帶一隊人去找白羅王谷方臣。剩下的人和我守在這兒!」

修羅王谷方昱回頭看向大殿。

他可以百分百確定,月千歡和墨九卿一定就在大殿中。他們還沒救出明芊芊,人還在裡面。放跑了巫靈清他們不算什麼,只要抓到月千歡和墨九卿也夠了。

當即,修羅王谷方昱命令人團團將大殿包圍起來。只等五大修羅回來,他們就進去瓮中捉鱉,抓住月千歡和墨九卿!

勝券在握,谷方昱耐心等候著。

然而他沒想到,月千歡他們還有別的路出去離開!

爭分奪秒,月千歡和墨九卿最終夫妻同心破開了封印。只有一瞬間,明芊芊抓緊了時間衝出來。與此同時,上三重天道有所察覺。但他無法離開,面前打開的花帝陵墓拖住了他 「歡兒!」明芊芊熱淚盈眶,高興歡喜的看著月千歡。

月千歡張開手抱了抱明芊芊。她額頭都是汗水,臉色微微發白虛弱。月千歡開口:「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先離開這兒。」

「好!」

轉身立馬進入九重空間塔中。沒有半分停留,他們進入九重空間塔后立馬穿過鳳九黎和卿風雅所在的另一個出口。不過眨眼的功夫,他們成功離開大殿,到達幻靈族領地的邊緣。

再見后,他們沒有停留立馬使用傳送陣離開。一連用了十多個傳送陣,胡亂交錯位置,混淆蹤跡。最後才自己掐訣瞬移離開。

他們走的遠遠的了,五大修羅這才趕到宮殿前。

血修羅谷方候臉色難看,冷冷叱問:「他們人呢?」

「怎麼?你們沒有碰到他們?剛剛有幾人逃走出去了,按理說半路上你們會碰上的啊!」修羅王谷方昱見他們臉色,心底咯噔一下,不會吧!

他急忙又看向身後大殿說:「月千歡和墨九卿進去了。他們現在肯定還會困在裡面。只要我們進去,就能抓住她們!」

可是血修羅他們只是皺眉,沒有誰進去。

因為他們進不去。這大殿里是天道留下的禁制,除了得到天道的允許他們私下進去,會觸動禁陣。到時候可不是鬧著玩的,稍不注意就會出人命!

谷方昱的父親說:「我們守著這兒,等天道回來吧。既然月千歡他們在裡面,他們跑不掉的。」

「沒錯。我們可以傳消息給天道!」修羅王谷方昱急忙說道。

血修羅和其他修羅沒有說話。他們保持沉默,和難看的臉色。因為他們想到,他們在這個世界已經紮根幾千年了,勢力何其廣袤,權利何其大!連本土的人族,魔族和妖族都得退讓。

憑什麼!憑什麼至今為止,還要看天道的臉色行事?

月帝陵墓的鑰匙他們沒有得到。月帝陵墓也沒進去,其他的陵墓都重新關起來了。只有花帝陵墓,可那在天道眼皮子底下,他們根本無法進去。

臉上不動聲色,但心底滿滿的都是不甘心!

他們一直等,等到天道回來。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不僅月千歡和墨九卿不在大殿裡面,連原本關在裡面的明芊芊都不見了。天道氣笑了,臉色陰沉懾人。「這就是交給你們的任務。你們就是這麼做的?」

「人都跑完了!卻半點不知情,還在這兒傻乎乎的等著。我真該懷疑,當初將你們帶來這個世界,是不是我做錯了!」天道一怒,所有人都喘不過氣來。

天道又呵斥:「是誰泄露了蹤跡,站出來。」

眾幻靈族沉默中,白羅王谷方臣慢慢的走出來。修羅王谷方昱急忙給谷方臣使眼色,可天道已經看到了。

他伸手一抓掐著谷方臣的脖子,「就是你?」

「天道!」修羅王谷方昱立馬站出來半跪下,「谷方臣是被月千歡等人抓住威脅,才說出來的。他們用藥控制,否則谷方臣絕對不可能背叛。」

「還請天道原諒谷方臣。」他們的父親立馬站出來。緊接著是血修羅谷方候。 林辰還沒有回答,小舞就說到:「大猩猩,你是不是剛剛還沒被打夠啊,要不要你小舞姐教訓教訓你?」

唐三在旁邊拉了拉小舞的手,輕聲說到:「小舞,他是力量型的魂師,傷著你了怎麼辦。」

林辰無語了,你丫的不愧是寵妹狂魔,還怕傷著她,小舞是什麼人你還不清楚,就這個大猩猩能傷著她?

搖了搖頭,林辰就跟著泰隆走了出去,走到一個角落,泰隆到處的看了看,沒發現有人,然後他看著林辰說到:「林辰,剛剛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怎麼我還沒反應過來就沒意識了」

林辰笑了笑道:「我魂技的問題,我的第一魂技能吸收你自身的魂力,然後你沒昏過去是因為你太弱了,連我的魂技都撐不住。」

泰隆撓了撓頭,「原來是這樣,我還說是怎麼了。」

「好了,沒事兒我走了,我還要去吃飯,早上吃飯沒吃飽,得加餐。」說著林辰沒有去管泰隆,直接轉身走了。

走著走著,林辰想到了一件事兒,回身對著泰隆說到:「哦,對了,還有一件事兒,你回去后告訴你爺爺,就說昊天錘傳承者出現了。如果他要過來的話你就帶他來見我。」

如果不叫泰隆的爺爺過來,誰知道唐三啥時候才會知道他的身世啊,難道要自己告訴他啊。

「昊天錘的傳承者?什麼意思?」泰隆有些懵逼的看著林辰。

林辰笑了笑:「你就直接去告訴你爺爺吧,他會明白的。」說完林辰就往教室走去了。

一行人走出了學院,小舞輕輕的拉著唐三的手,看著了這一幕,林辰用眼角的餘光撇了撇三女,心裡糾結到:「這他丫的不太好拉手啊,拉兩個不拉另一個,估計會有人有什麼想法。」

學院在城市中確實方便。出了大門就是寬敞的街道。天斗城不愧是天斗帝國的首都,街道寬闊乾淨,店鋪林立。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流絡繹不絕。

來到飯店門口,小舞和唐三打算進去吃飯,林辰叫住了他們,然後搖了搖頭。

唐三有些疑惑,而小舞直接說到:「哎哎哎,來都來了,幹嘛不進去吃飯啊。」

林辰笑了笑,「走吧,我帶你們去吃其他的。」說著林辰就轉身朝著城中心走去。

三女直接跟著林辰,而唐三猶豫了一下,拉著小舞的手跟了上去,小舞氣呼呼的看著林辰,對這唐三傾訴道:「小三,為什麼不在那裡吃飯啊,明明還有位置的,這是打算去哪兒啊。」

唐三微微一笑,「小舞,我相信林辰他有他的理由,跟著去就行了,大不了晚上再吃就好了。」

小舞無力的跟著唐三,終於,一行人來到了城中心。小舞有恢復了原來的活潑,到處蹦蹦跳跳的。

突然,小舞的聲音傳來,「哥,那邊是什麼地方?」只見小舞指著前方不遠一座圓頂建築問道。

那座建築看上去很奇特,通體渾圓,就像是半個球扣在地面似的。上面沒有任何名稱的標牌,只有一個鎚子的圖案。

林辰說道:「那是拍賣場,上面的鎚子代表著拍賣場敲定拍賣價格的時候的定價錘。」

旁邊的唐三也贊同的點了點頭,那個鎚子可不是鑄造錘。所以說不是鐵匠鋪,而應該是拍賣行。

小舞眼睛一亮。「拍賣場?我們去看看好不好?我記得大師說過,只有在兩大帝國的首都,才有規格最高的拍賣場,甚至連魂骨的有的賣。」

小舞說完,林辰就搖了搖頭,「不,我們現在不過去。」

小舞氣鼓鼓的看著林辰道:「你這人怎麼這樣啊,到飯點門口不吃飯,到拍賣行門口不進去看看。」

林辰無奈的搖了搖頭:「大小姐,去拍賣行也得先吃東西啊,總不能餓著過去吧。」說完林辰指了指遠處的一個老人說到:「吶,我們去那兒吃。」

幾人說著林辰指著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老人正推著一輛推車叫賣。車上放著幾口大鍋。旁邊還有一個竹篾,上面蓋著保溫的棉被。

林辰走過去問道:「老人家,來六包辣條…..咳咳,不對不對,來六碗飯。」

老人看了林辰一眼,笑道:「小夥子,我這兒的飯味道絕對好吃,而且今天的生意不錯,剩的也不多了,算你兩個銅魂幣一碗,管夠,怎麼樣?」

林辰笑了笑,「沒事兒的,老人家,就給我們六碗飯就行了。」說完林辰從懷中取出了一個金魂幣遞了過去。

老人滿臉笑意的接過林辰交個他的金魂幣,正準備找錢,就聽林辰說到:「老人家,不用找我了,等一下多給我們弄點飯菜就行了。」

「這怎麼能行呢,你這一個金魂幣,把我這些東西全買了都還有剩餘的,我怎麼能收呢。」老人很樸實的找了林辰八個銀魂幣和八個銅魂幣。

林辰想了想問道:「老人家,你在這兒賣飯一個月能賺多少錢吶?」

老人想了想,然後說道:「大概四十個金魂幣左右吧。」(我是按照一天兩個金魂幣來算,他說便宜一點是兩個銅魂幣,也就是說不便宜的話大概就是四個銅魂幣,按照一天能賣出五十多份,一份成本算一個多銅魂幣,出去成本,一個月也就是四十個金魂幣左右。說實話,不算不知道,一算嚇一跳,原來這老頭賣飯這麼找錢。真可怕。)

老人揭開幾個鍋蓋,兩葷兩素,搭配的很好。那竹篾中放的是雪白地大饅頭。雖然已經不是很熱,但仍舊是溫的。

眾人拿著老人遞過來的饅頭,然後又接過了老人遞過來的飯菜,開始大口的吃著,林辰和唐三對視了一眼,然後相視一笑。唐三沒想到的是林辰不進飯店原來是為了來這裡。

吃著吃著,林辰就看到小舞不時的將菜里的肉挑到了唐三的碗里,而她自己吃的只是一些青菜和肉渣。

唐三看了小舞一眼道:「小舞,你也吃。」

旁邊的林辰悄悄的打量著兩人,心裡微微的吐槽到:「表白時間到了。」

只見小舞笑著對唐三說到:「我吃的本來就少,更何況你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大師說過了,你們男人就要多吃肉,不然會沒體力的。」

再給旁邊的林辰肉麻的,雞皮疙瘩都掉下來了。

唐三突然間握住小舞的手,看的其他人一愣一愣的,只見他真情的看著唐三:「小舞,不論以後發生什麼,我都會像現在一樣守護在你的身邊,你永遠都是我最珍愛的小舞。」

小舞甜蜜的笑道:「哥,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

林辰肉麻的打了一個寒顫,「唉,我說你們兩個能不能別這麼肉麻。我雞皮疙瘩都掉下來了。」

唐三尷尬的笑了笑,然後低下頭繼續吃了起來,還別說,這飯雖然便宜,但是挺好吃的,林辰和唐三居然把老人剩下的飯全部都吃完了,這可讓老人家有些肉疼,畢竟剩下的飯還能賣幾個銀幣的。

看著老人家肉疼的表情,林辰不由得笑了笑,然後拿出了兩個金魂幣,放到了攤位上。

「小夥子,你這是幹嘛?」老人愣了一下,看著林辰問道。

林辰擺了擺手,「老人家,這是你應該得到的,而且我看老人機你身上沒有魂力波動,是不是不能修鍊啊?」

老人家嘆息了一聲,「是啊,小時候我覺醒武魂的時候就是一個沒有魂力的器武魂,到現在也只能靠著賣飯生活下去了。」

林辰笑了笑:「老人家,你放心的存金魂幣吧,等到大概半年後,這個世界上就會多出一種東西,它能夠幫助你修鍊。」

老頭眼睛一亮:「此話當真?」

林辰點了點頭,「老人家你就存錢吧,那個東西得價格大約在一萬金魂幣左右,它能幫助你重新得到修鍊的機會,不過就是價格貴了一點。」

林辰還是低估了老頭的財富,只聽老頭滿不在意的說到:「我在這兒做生意已經做了二十多年了,存下來的金魂幣已經有二十多萬了,買一個不在話下。只要能夠讓我重新擁有修鍊的機會,就算把我的全部身家都花完了我也在所不惜。」

林辰愣了一下,「我類個差,這老頭還是一個隱藏的土豪啊,二十多萬金魂幣,這你丫的賣飯都這麼的賺錢,牛B了。」誰能想的到,一個在天斗城中心賣飯的老頭的存款都有二十多萬金魂幣。

林辰笑了笑,「老人家你就慢慢的等著吧,我相信要不了多久,你就能如常所願的。」說完林辰就走了,你丫的這社會是真的可怕,一個賣飯的老頭都是土豪。

看了看自己的儲物戒指,林辰心裡有點不平衡了,你丫的自己都才有八萬多金魂幣,沒想到這老頭居然有幾十萬的存款,剛剛還想著多給老頭一點錢,誰能想到他居然比自己還富。

林辰心裡暗嘆到,「你丫的有錢是吧,等著吧,等我把系統改造過後的『彼岸花』發布了,把你們的錢全部都給賺光了,讓你丫的土豪,我坑不死你。」

而唐三他們也微微的驚訝了一下,畢竟一個看似普通的老頭,誰能想到他的存款能有如此之多。

幾人朝著拍賣行走去,一路上唐三握小舞的手都緊緊的,而且兩人一路上都透露著幸福的微笑。

林辰嘆息了一下,「還好哥不是單身狗,要不和你們逛街,專門吃狗糧都吃夠了。」

離拍賣行進了,眾人才感受到了那圓形建築的規模。

扣在地上的半圓直徑差不多得有五百米,最高的地方超過了八十米,這比一些藍星上的大樓都要高了,能蓋出這種大建築,應該不會很容易。

不過林辰想了想還是釋懷了,雖然斗羅上沒有機器的存在,但是卻有著許許多多各種屬性的魂師,比如說土屬性的魂師就能來蓋房了,速度應該還比藍星上的蓋樓速度高的多。 縱然有他們求饒,天道還是沒有放過谷方臣。他當著所有幻靈族的面,震碎了谷方臣渾身的骨頭。谷方臣忍不住發出慘叫聲,身體癱軟倒在地上動彈不得。

只是捏碎了骨頭殺不了他,但其中生不如死的痛苦折磨,足以令人膽寒恐懼。

天道開口:「再有下次,我就拿他開刀。好好鎮守中三重,帶人捉拿月千歡他們!我還要去解決花帝陵墓的問題,等我有空再慢慢收拾你們。」

天道說完,抽身離開中三重,回到上三重去繼續守著攻破花帝陵墓。

留下大殿內,所有幻靈族臉色難看。

修羅王谷方昱立馬叫煉藥師來醫治谷方臣,他抓著谷方臣的手說:「弟弟你放心,這個仇我們一定給你報!」

……

月千歡他們回到了巫靈清他們在中三重的另一個據點。這是海上的島嶼,四周九十九重迷陣,向來罕少見人煙。暫時是安全的,可以讓他們休息喘息。

月千歡吃了幾顆丹藥,恢復點氣力。立馬過去給明芊芊把脈檢查身體,看看天道有沒有動手腳之類的。

檢查完明芊芊,還有墨九卿他們,每一個都要檢查。闖入幻靈族中,大家多多少少都有受一點傷。等完全檢查醫治完了,已經是第二天了。

大傢伙一身疲憊,也不講究。席地而坐,圍繞成一個彎彎扭扭的圓。

明芊芊看向大家道謝:「多謝諸位冒險救我!感激不盡。」

「親家,你是兒媳婦的娘。救你那是應該的!我們都是一家人,本來就該互相幫助搭把手。」巫靈清笑著對明芊芊說。

明芊芊也知道巫靈清的身份,她笑笑不禁抬頭看向月千歡和墨九卿。又看看霽華,明芊芊感懷中欣慰又高興。孩子們好好的,就是她最開心的事了。

月江離這時開口:「芊芊,你暫時不要回五域了。天道的禁制我也會,你留在這兒更安全。不過,你不能跟我們一起。」

月千歡點頭,手中握著明芊芊的手接著說:「爹說的沒錯。我們接下來要去上三重,關閉花帝陵墓。那裡娘親你去不了,你留下來這兒才安全。娘親可以等我們回來。」

「好。」明芊芊知道自己跟著只會是拖累,當即點頭。

只是他們這裡一群人,恐怕都要一起去上三重對付天道。留下明芊芊一個人能行嗎?

就在月千歡他們遲疑擔心時,忍不住想要不要讓明芊芊住進九重空間塔里。只要不出來就可以了。巫靈清開口:「別擔心。不是有谷方蕭和月秀留下來嗎?」

對啊!

谷方蕭和月秀不會同去上三重。他們可以保護明芊芊,只要不被幻靈族找到那就沒事。

巫靈清接著又說:「而且放寬心你們。幻靈族很快就沒功夫來抓我們。」

「奶奶,為什麼?」霽華問她。

墨衍接過巫靈清的說,解釋道:「因為第一,那日從大牢里逃出來的人,幻靈族並沒有全部抓回來。第二,幻靈族在死地外大肆屠殺,已經犯了眾怒。我和靈清已經接到消息,要開戰了。」 要開戰了!

幻靈族和中三重的人族,魔族還有妖族之間的戰爭。

數千年來,人族,魔族和妖族一直忍受幻靈族的欺壓。時至今日,終於忍不住爆發了。數千年中,他們並不是沒有爆發過,但每一次都被幻靈族和天道鎮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