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殺!」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楊東暴喝了這一聲,又是一個轉身,兩片刀光過後,噗通連聲,兩個劫匪頓時喪命。

眨眼之間罷了,楊東連殺三人,劫匪頓時就紅了眼睛,一齊揮刀沖了過來。

「殺!」

林間,頓時刀光如雪,人影如潮,洶湧的劫匪直撲過來。

獵人們只愣了一下,立刻有人被對方砍翻在地,頓時明白過來,一場血戰,已經無法避免了,經歷過無數戰陣的這幫獵人隊,頓時一齊反撲過去。

劉莽愣了幾秒鐘,心裡嘆了口氣,「唉,這個惹禍的小子,存心把我們都玩死啊,你他媽的就是成心的。」

再罵也沒有用了,面前幾把長刀向著自己砍過來,只能釋放出他的靈力,拚命死戰。

片刻之間,林間呼喊聲,對撞聲,倒地聲,慘叫聲,此起彼伏,戰鬥一瞬間就進入到白熱化。

劉莽力敵兩位大靈武修,猶占上鋒。

只是獵人隊畢竟少數,而且對方靈武修一個個修為也比這些獵人們要深厚得多,這場戰鬥獵人們進行得極苦。

楊東眼見自己一方就要一敗塗地,大喝一聲,修為提升到了極致,身形如電,在林間如星丸跳動,瞬移一個接著一個,掌刀拳炮,膝槍,一個個地施展出來,在他的身前,無人能擋,只殺得血肉紛飛,如殺神下世一般。

滾滾殺了兩個來回,楊東一個膝撞過去,赤紅色的靈力凝成的膝槍,直撲身前一道纖細的身軀,強大的靈力波動下,令這一槍,如流星墜地,身前的蒙面人,頓時一驚,向後一退,手中一把靈兵器,嗡地一聲,亮出璀璨的光芒來,竟然是位大靈武師。

「哦,靈武師。」

轟……

膝槍撞到了對方的靈兵器,兩人洪流般的巨力撞擊之下,兩個人各退了幾步,一臉震驚地望著對方。

「靈武士,怎麼會如此修為?」對方聲音極其悅耳好聽,聽聲音就知道面罩之下,一定是張動人的面孔。

楊東頓時有些心軟,花花公子當慣了,有了後遺症。

「哼,不過一個靈武師罷了。」

「不過是一個靈武士,小子,你應該知道,我殺你是再簡單不過的事了。」

「哦,那還等什麼,來吧,」

身邊戰鬥還在持續著,楊東再不廢話,腳下發出沉重的震動塊,人已經從地面上衝起來,手中的靈刀,刀光暴漲了一倍,向著對方狠狠斬了過去。

「哼,不知道死活。」

對方的劍光一閃,漩渦一般的靈力,一道道呈現出冰霜般的白氣,向著楊東的刀光迎了過去。

忽……

楊東沉重無比的一刀,竟然如陷泥沼,如同斬進了棉花叢中,力道消失得無影無蹤。

楊東只覺得背後寒毛猛然乍起,極其危險的感覺,令他身軀瞬間橫移出三米之外。

嗖嗖嗖,一連三支劍光,從他剛剛立身之處劃過去,竟然是三隻小劍,一齊落空到女子身前的地上。

女子沒有想到此擊竟然會落空,一怔之下,劍光如雪花一樣,向著楊東罩了過來。

「哼,一個小小的靈武士,想想翻出天去不成,小子,把洪荒碎片拿出來吧,我放你一條生路,說實話,姐姐還真有點捨不得殺你,畢竟象你這樣有趣的傢伙已經不多了,殺了太可惜了。」

楊東隨手揮刀擋下,身軀行雲流水一樣地退後。

兩個人之間的修為,畢竟差得太多,真實實力對撞起來,如果不動血氣之力,兩個楊東也不是對手。

「哦,姐姐?看來你就是那個拍賣場上的姐姐了,呵呵,我一向對美女來者不拒,不如亮出你漂亮的臉蛋來,也許我會放你一條生路。」

「哼,小子竟敢調戲本小姐,去死吧。」

女子說完,手中的劍光,已經化成千絲萬縷,當頭罩了下去。

【作者題外話】:許多朋友一直在書評區說更新太慢,其實我每天也就只能寫23章,免費期間網站要求每天只能發兩張,我現在每天就更新兩張,但是爭取多寫,存點稿子,保證一上架立馬爆發出來,讓大家看個爽,好吧。 女子劍光帶著絲絲寒意,瞬間就罩住了十米的方圓。

楊東一怔,震驚不已地發覺,處在十米之內的自己,竟然行動受限,瞬移一時間無法可用。

他雙眉微立,兩眼如刀,與對方視線相遇,對方的目光竟然軟了一下。

「小子,我不想殺你的,只要你拿出洪荒碎片來,我答應你,一定放你一條生路去,幫你逃出這場劫難。」

楊東輕輕一笑,搖了搖頭:「小妞,讓我親一親你,也許我會放你一條生路。」

「到現在你還敢輕薄,真是不知死活,唉。」

女子很無奈地輕嘆一聲,劍光更是無比地凜冽,四面八方的寒氣,快將所有的空氣都凍結了,而一道劍光,破開這凍結了的世界,從中而來,劍光輕緩,但是那無法無天的氣勢,與那無處可躲的劍勢,都說明這一劍的威力,至少達到了巔峰星辰級以上。

楊東臉上的笑意,瞬間消失,他的四肢手臂,如同陷在一片冰水裡,在對方的這個武持面前,行動已經遲緩得有如一位老者,抬頭揮手,都要用出全部的力量。

劍光如雪,瞬間而來。

楊東劍眉全立,猛然暴喝了一聲,轟隆隆,一道血河,從身體深處,狂龍一般地沖了出來,眨眼之間,身周全是那恐怖至極的血氣之力,殺氣凜冽如刀,可怕的殺戮之氣,如同來自已屍山血海,令身邊人,震驚得停下戰鬥,一齊把目光轉了過來。

楊東氣勢瘋狂暴長,一道氣流在兩手間形成,那可怕的漩渦,瞬間就完成了一個武技。

「狂風訣!」

尊者給的皓月級武技,在血河的加持下,瞬間覆蓋了幾十米的方圓,將女子與那片劍意,完全地裹在血光之內,完全卷在狂風之中。

「天啊,皓月級武技。」

「月娘快退!」

「當心,竟然是皓月級武技,太可怕了。」

轟隆隆……

狂風過處,碎片紛飛,樹木碎石塵埃,許久之後,人們的眼睛都看不清戰場的情況。

戰鬥中的劉莽臉色陰沉,心說:「這小子掩藏得太深了,到了這個時候,才露出自己的底來。只是如此了得的武技,也是一位靈武士能施展出來的么,絕不可能,難道說他已經是一位大靈武師,這股力量甚至靈武師也輕易無法釋放吧。」

他心底的震驚無以復加,每個獵人更是目光發獃,要知道,一同相處了這麼長時間,有人還冒犯過他,誰能想得到,這個看上去,細細瘦瘦小子,竟然有如此修為。

塵埃散盡,一片清明,眾人的目光一齊向著對面看過去,楊東的目光也一直盯著對面,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擊過後,心裡忽然很不安。

一直到清明起來的對面,看到那個清秀的身影,楊東才徹底明白,自己為什麼不安了。

一醉沉歡:小妻太撩人 「沒死!」

「不但沒死,而且還很自在,楊東,這次玩大發了,那丫頭是個靈武王強者。」尊者的聲音,從神念中傳了過來。

楊東忽然感到渾身沒了力量,心頭一片苦澀。

「媽,的,竟然是靈武王,用得著這樣玩手段么!」

在他的對面,道道冰霜,在女孩子身周盤旋著,處在冰霜之中,女孩子那強大到極點的氣息,有如來自另外一個世界,蒙著的面巾下,能感受到那淡淡的笑意,兩眼更是好笑地盯著楊東,而她大靈武王的靈力波動,也一波強過一波。

「小子,能逼我釋放靈武王的威能來,你也算是值得驕傲了。」

楊東嘿嘿一笑:「哪裡哪裡,讓先生笑話了,那什麼,沒有什麼事,我就先行一步了。」

楊東說完,轉身就跑,身形如星丸跳動,連連的瞬移,速度更是之前的一倍。

跑得再快,還有跑得過靈武王么。

女子等了一刻,這才一閃身,就站到了楊東的身前,抬頭向著他的肩膀上按了過去。

「哼,東西先拿出來。」

楊東只感覺一座鐵山,正緩緩地壓向自己,一瞬間,全身的骨骼都要被這股大力壓碎了。

他大叫了一聲,一道血河再次涌了出來,人已經一個瞬移,退出十幾米外,揮手叫道:「等等,我給你也就是了。」

女子淡淡一笑,一閃身就到了楊東的面前,向他伸出一隻白生生的小手來。

「拿來吧,小弟弟。」

楊東長嘆一聲,伸手向納戒。

有武王強者在這裡,這個東西,怎麼也沒有命重要,還是先保命再說吧。

隨著他手上的動作,林間的戰鬥完全停了下來,所有人都看向這裡,獵人們很驚訝,劫匪們更是目瞪口呆。一個靈武王,一個小獵人,一隻洪荒碎片。

這場戰鬥,竟然會是這個結果么。

手已經碰到了納戒,一道聲音在神念中響了起來:「慢點,楊東你想幹什麼,」

「什麼幹什麼,打不過,還不敢緊想法活命。」楊東鬱悶說道。

「什麼打不過,你試過了么,靈武王再強,在老夫的眼裡,就是一塊爛木頭!哼,沒有出息的東西,再說這塊洪荒碎片,有可能存在上古的靈物,說什麼也不能給她的,其實我試試自己的運氣,這裡面興許會有能幫助老夫靈魂之體的東西,說什麼也不能給她。」

「不給她,就得你出手,不然靈武王,我說什麼也打不過的。」

「哼,不過就是個靈武王。

「不過,老師,好象這丫頭還是位武王高級修為呢。」

「那也沒什麼,這樣,你用皓月級的那個武技,叫天月天斬的,出盡全力攻她,我另外助你,保住東西再說」,

楊東無奈,雖然感覺老師的主意很不靠譜,可是他好歹也是自己老師,再說就這麼將這塊洪荒碎片給了對方,自己也實在不甘心,於是一隻停在納戒上的手,還是縮了回來,微皺著眉頭,認真地對那位靈武王女子說道。

「我忘了個事,我好象還有一招沒使,要不然,我們試完這一招,我再把東西給你好不好?」

女子哼了一聲,雙臂環在胸前,冷冷地看著楊東:「好啊,我很期待你還有什麼招數,剛剛的皓月級武技,說實話,已經讓我大開眼界了,如果我的修為稍低一些,只怕,還是會被你傷上一星半點的,呵呵。」

赤裸裸的嘲笑!

楊東雙眉微立,猛然向前一步,這一步踏出,他全身的氣勢,無度上揚,轟隆隆,體內所有的修為,一齊衝出體外,層層的靈力,加上道道血河,如同一位魔神下界一般。

他雙手微沉,接著緩緩抬了起來,臉上是一個迷人的微笑。

「這位靈武王先生,請試試我這招皓月級的武技,據說同級之中,很少能有超越此武技的。」

「是么,別太讓我失望了。」

女子輕笑說著,身周再起漣漪,如一片冰湖,在緩緩開裂,她身周,都是可怕的靈力波動。

她所站之地,成了一片力量之湖,而且是冰湖,奇寒的靈力下,空氣中都有清雪微落。

楊東喃喃說道:「這個可越來越好玩了,老師,您別讓我失望啊。」

「放心吧,全力一擊。」尊者的聲音過後,楊東的頭上,猛然滾起一輪血月,滿盈的血月上,有狂暴的力量在咆哮著。

楊東高舉雙臂,一把滿月的血刀,向著對面斬了過去。

十幾道血河一齊湧入了刀體,可怕的一刀緩緩劃過全場,無聲無息,又帶著最可怕的威壓,所有人的心頭都是冰寒一片,恐怖至極的殺氣,恐怖至極的威壓,一瞬間,要將這個世界攪成一片混沌。

「好,好,小子,一個區區靈武士,就弄出這樣大的動靜出來,了不得,這個武技,我好象聽說過,叫什麼天月天斬,哈哈,那就來吧,讓你知道什麼叫靈武王!」女子清喝了一聲,之後,漫天的靈力,象颶風一樣地湧起,威壓如山如海,鋪天蓋地。

所有人都心神皆顫,看得目瞪口呆,沒有了思維能力。

「什麼!這是靈武王么。」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