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沒看到!」周陽回了一句,直接閃身。

2022 年 3 月 25 日By 0 Comments

機械虎狐疑地看着周陽消失的方向。

蟑螂王自爆之後,大部分的蟑螂人都開始撤退,同時啟城那漫天飛舞的蟑螂也一同消失。

也不知它們躲到了哪裏去。

周陽循着蟑螂王爆炸的痕迹尋找,終於找到了異能種子。

【叮~發現異能種子「無限強化」,是否解析?】

無限強化?

看來這就是蟑螂王的異能了,很多蟑螂的能力都是強化,像原本的那蟑螂王和蟑螂后,他們就是超級強化。

周陽沒想到,蟑螂王的潛力這麼大,竟然是無限強化。

難怪對方的肉身這麼強大。

要是他能夠再忍住氣,繼續修鍊,還真不好說對方可以成長到什麼地步。

對方最後選擇劣化,是不是也是有意將自己的異能析出呢?

周陽正在想着,突然聽到一聲巨響,夾雜在巨響之中還有隱隱約約的哭泣聲。

他尋聲而去,很快發現了一隻大蟑螂人和一群小蟑螂人。此時大蟑螂正用力舉起一幢五層高樓一般大小的巨石。

「你們趕緊找。」大蟑螂人說道,「應該就在附近。」

大蟑螂人噗嗤著翅膀,將巨石抬起。小蟑螂人紛紛湧進巨石搬離的地方尋找着什麼。

難道檢修室落下來無損就是這隻蟑螂人做的?周陽看着大蟑螂人思忖著。

「你們找什麼?」他突然出現。

「宗人!」領頭的大蟑螂人嚇了一跳,將巨石一扔,趕緊將小蟑螂人護到身後。

「你認識我?」周陽隨手將巨石揮開,問道。

「沒,沒有……」

「你們是在找這個么?」周陽拿出「無限強化」的異能種子。

「你!……」大蟑螂人一時不知道說什麼。

「說吧,你怎麼知道會有這個?」周陽覺得這隻蟑螂人挺聰明的,或者說,面前的這一群蟑螂人都挺聰明的,看他們的眼神就知道很有靈氣。

不像和荒魔16號對戰的那群獃子蟑螂人。

「我……」大蟑螂人拽緊拳頭,道,「是王安排的。」

「蟑螂王?他安排的?」

「嗯。」大蟑螂人點點頭,「王說,如果他打不過宗人,他就會選擇劣化,將自己的異能析出,然後自爆毀了啟城。當整座啟城塌陷到地底,那時候這裏就變成一個天坑,我們就能看到陽光了。」

周陽沒想到蟑螂王早就安排了後事,看來他這次行動是抱着必死的心的。

「然後呢?」周陽問道。

「然後……王讓我們好好學習人類的知識,好好發展……他說,只要有光,我們蟑螂人就會有希望,就不會在地底世界永遠沉淪。」

「你叫什麼名字?」周陽看着這隻大蟑螂人,還有後面這群畏懼地偷偷看他的小蟑螂人,這些都是蟑螂王留下的火種。

「我叫布姆。」大蟑螂人如實道。

「接着。」周陽直接將異能種子射入大蟑螂人體內。

「你!」

布姆震驚地看着周陽,隨即一陣劇痛傳來,好一會兒,他從疼痛中清醒過來。

「看來融合成功了。」周陽擺擺手,「我走了。」

「記住,不要讓仇恨蒙蔽了你們的眼,不然你們不會成長,只會毀滅。」

話音在地下洞窟里縈繞,周陽早已離去。

布姆看着周陽消失的地方,眼裏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

他低下頭,抿了抿嘴,輕聲道,

「呵呵~宗人,我誰都不服,就服你!」

此時,他身後所有的小蟑螂人單膝跪下,齊聲道:

「吾王!歡迎回歸!」 老人其實傷的不重。

就是最普通的骨折加上褥瘡。

但因為長期沒有關注的緣故,那些傷口都發炎了,看上去模糊的一大片,光清創就需要大量的時間。

她能治。

但問題是,她長得像是很靠譜的樣子嗎?

那個送老人來的年輕人怎麼見了她就跑了呢!他就不怕她是壞人嗎!

不過,陸玖玖還是想救老人的,她剛剛掀開白布的時候看的清楚,老人腿部那一片模糊的傷口中還有幾處槍傷,結合著老人此刻昏黃但依舊明亮如鷹般的眼眸,她大概能判斷,老人年輕的時候,是當過兵,上過戰場的。

他,值得被尊重。

但問題來了,她現在還是實習生,而且,研究所是主西醫的,而她的執照,如果行西醫,是必須要要寫申請還要有人擔保的。

以及,老人相信她嗎?

畢竟一般能找這裡看病的,都是本著那幾位老教授來的。

就在她踟躕的要主動詢問時,門外再度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苗所長的助理Kim火急火燎的從外面跑了進來。

見到兩位老人都到了,他這才喘了口氣,告訴眾人,這兩位都是他們老院長接的新病人,是他們研究所每個月的特殊病例。

「考慮到這兩位的病情都不算特別重,所以這次院長希望新人們可以接手。」

「陸玖玖,你有中醫資格證對吧?」

忽然被CUE,陸玖玖點了點頭。

「那就這樣,你和顧可兒一個人負責一個病人。我可以很負責任告訴你們。他們身上除了本身的傷,還種了一種比較新型的,不會致命的病毒,所以這也是你們的研究課題之一。」

見陸玖玖和顧可兒點頭,Kim又繼續道。

「兩個病人正好一人一個,陸玖玖你是實習生你先選?」

陸玖玖微怔。

她先選嗎?

那她……

「等等!她是中醫?中醫靠譜嗎?我花了這麼多錢,不是來當實驗品的!她還懷孕了,這能行嗎?」陸玖玖還沒說話,另外一張病床上老人家屬不樂意了,一臉的嫌棄。

躺在床上的老爺子想拉自己兒子的手,也被他給拍掉了。

「爸,你放心,我一定治好你!」

「這裡不行,咱們就換一家。」年輕人說著,就準備招呼人走,然而剛轉身,就被Kim帶人攔住了。

「幹嘛?你們還想強買強賣呀!」祁大少一臉怒容,他身後的保鏢聞言也擼了起了袖子。

Kim表情淡淡,從兜里摸出一份協議:「首先中醫是國粹,你可以不懂,但是不能亂說。其次,我們這裡治病不收錢的,也不存在強買強賣。第三,別忘了你父親簽過什麼條例,你確定現在要走嗎?」

「做年輕人做事不要那麼衝動,但你如果想走,門就在那邊。」

「你……」祁大少還想說話,就在這時,他的袖子被身旁的保鏢拽了下。

看到資料上寫的,如果病人中途返回,需要賠付5000萬研究經費時,他邁出去一步的腳,怎麼也邁不出第二步了。

雖然5000不會要了祁家的命,但是5000萬去哪個頂級醫院不能看啊!他爸也不是絕症,就是中了點奇怪的毒而已。

「我…..」

就在這時,一旁的顧可兒關掉了某度某科界面,笑盈盈的來到了父子二人面前。

她個子本就高挑,又踩了一雙厚底馬丁靴,穿著白大褂給人一種很冷的洒脫的感覺。

看到她出來,祁大少愣了下。

「你是……」

「我是顧可兒,也是醫生,擅長西醫。」

祁大少:「你不是實習生吧?」

顧可兒淡淡道:「我是中級研究員。」

「那就你了!顧醫生,我爸就交給你了!我知道這裡看病不要錢,機會難得,但是吃飯總要的,這是我的微信,你加一下,需要什麼就及時聯繫我。」

祁大少十分熱切的拿出了手機,帶著人把顧可兒給圍了起來。

一旁,Kim看著他們之間的互動,想要說什麼,可轉頭髮現陸玖玖十分淡定,雙手插兜,腦袋一栽一栽的,似乎又睡了,不禁有些好笑,到底人多,也不好呵斥她,只是輕輕咳嗽了幾聲。

「啊!」

陸玖玖回過神,抬眸見顧,去後面的住院樓了,互吹完畢,帶著人走了,她便來到了老爺子面前。

「老爺子,您看,現在就剩我了,您將就下?」

「你放心,雖然我西醫不比中醫擅長,但也會一點點。」

聽到她的話,躺在床上假寐餓老人掀開了眼皮,似乎是在醞釀,他嘴唇哆嗦了片刻。才發出了很是沙啞的聲音。

那聲音比恐怖片里的破封箱配音好不了太多,聽得好多人都皺起眉頭。

「什麼將就,中醫是我們國家的文化瑰寶!剛才那些人他們不識貨,我相信你。就算你實在治不了我,那也絕對不是你的錯。」

「哈!」陸玖玖也笑了。

剎那間,圓圓的小臉變的鼓鼓的,很是可愛。

「您放心,我能救,我不光能幫你解毒,還能治好您的嗓子!」

「真,真的?」老爺子眼睛忽然亮了下,一抹璀璨的光忽然閃過,但也只是短短一瞬,他的情緒再度低落下來。

「小姑娘,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是我這個嗓子。不是普通的葯就能解的。你不要有壓力。我剛才給你話說的話是認真的,我好不好,其實我心裡有數。」

「而且……我也很窮,你們所的規矩我知道,如果說要多開藥的話,是要從醫生工資里扣的。你就幫我把命再續幾年就行了。」

他說完,似有些疲憊,便又閉上了眼睛。

見陸玖玖被拒絕,Kim心裡也有些說不出的難受。

別人不清楚,但他是知道眼前這位老人身份的,老人的嗓子那是一種奇毒,而且是從肺里引發的病症,幾年前,苗所長就已經實驗過各種方法了。

「那怎麼行,我這個人可是個強迫症!」

「要麼不救,要麼就一定要你好好的,您放心,比您這更奇怪的毒我都見過。」

不是她吹,她家傅流琛身上那些毒才是真的狠,剛剛其實在給老人摸脈的時候,她其實心理就已經有了個大概的治療方案。

常規套路不行,她就去…… 筱雪媽媽搞定了之後,沖張凡一笑,輕輕在他肩上擂了一下,道:「男人,就要主動點,別大姑娘似的!」

說完,轉身出去了。

張凡獃獃地看着,倒吸了一口涼氣,暗暗笑道:這媽媽當的,比女兒猛多了。

呵呵,不過,張凡學不來。

男女之事,逞強沒趣。

兩相情願,兩情相悅才是正道。

公雞對母雞強迫,那是禽;

雄獅對母獅強迫,那是獸。

人非禽,人非獸,何以學禽學獸?

聳肩笑笑,把這事放下,繼續研究輔葯的事。

搞了兩個小時,總算有點眉目了。

這時,筱雪媽媽熬的葯湯也已經熬好,涼了,放在兩隻瓦罐里。

張凡便拎着瓦罐,去鹿場了。

村長和兩個養殖員正圍着幾隻病鹿着急,一見張凡帶着葯來了,村長抱着極大希望,忙把葯給鹿灌了下去,張凡又把輔葯抹在病鹿的脖子上,讓它們慢慢吸收。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