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混帳,你昏頭了是吧,那麼重要的東西,你竟然給了秋水那丫頭。」董永山鐵青著臉,鬍鬚因怒火而根根豎立。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這也不能怪兒子,你也知道兒子對秋水那丫頭是什麼心思,這東西秋水那丫頭都不知道有什麼秘密,誰知道那個人把人殺了,竟然把東西也拿走了。」旁邊一個風韻尤存的美婦替兒子開脫。

(新的一年,新的開始,新的目標,新的祝福!順便說一下,今明兩天都只有一更,元旦陪陪孩子,望諒解。) ?董家核心層隱隱躁動著,連幾乎半隱退的董家老爺子都出面了,這才將董永山的地位保下來。

董永山是董家老爺子認定的下一任接班人,家族中大部份事情也都是他在打理,但顯然,他的地位並不算穩固,起碼鐵了心跟在他後面的核心成員還沒有超過一半,沒有超過一半的話,就算是董家老爺子認定的,也能在家族會議中被否認。

現在董永山的小兒子董陽平鬧了這麼一出,就讓他的地位更加雪上加霜了,現在老爺子還壓得住,但以後呢?靠老爺子來壓場,有害無利。

此時,輪到董永山跪在白花蒼蒼的董家老爺子跟前,不久之前,是他的兒子這樣跪在他跟前。

董家老爺子卻是老神在在,閉目養神,似乎快要睡在了一般,任由董永山這麼跪在。

也不知過了多久,老爺子開口說話了:「永山啊,你打算怎麼辦?」

董永山心中鬆了一口氣,只要老爺子開口說話了就好,這麼沉默著,每次都讓他緊張得一身大汗,他急忙道:「父親大人,我一定會想盡辦法把東西找回來的。」

「你什麼時候能找回來?我這把老骨頭好向上頭回個話。」老爺子卻是認真的問。

董永山的額頭再度布滿了豆大的汗珠,什麼時候能找回?他怎麼知道?除了知道那傢伙的模樣,其餘一切都雲里霧裡,而且那傢伙的模樣誰知道是不是真容。

「嗯?」老爺子那花白的眉毛一挑,房間里的空氣陡然變得陰森刺骨起來。

「一年,請父親大人給我一年時間,我一定會拿出一個交待來。」 剩女大婚,首席總裁的寵兒 董永山惶恐道。

「一年太久了,最多半年,永山,你只有半年時間,半年沒有找回那東西,我這老把老骨頭只好再費費心重新選一個人來做了。」老爺子淡淡道。

董永山心中大驚,冷汗如雨,頭腦有剎那間的空白,如同炸開了一般,他恍惚了一下立刻大聲道:「父親大人,我一定會在半年內把東西找回來。」

「那就好,我有些累了,人老了,力不從心啊,你下去吧。」老爺子再度閉上了眼睛,身下的搖椅輕輕的搖了起來。

董永山退了出去,一出去,他的臉色便變得猙獰起來,半年時間,除非走了****運,否則憑他手中掌控的力量,要想查到非同一般的難,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他看來只有那一條路可以走了,代價雖然是巨大的,但只要保住位子,遲早能再掙回來的。

回到自己的大院里,董永山看到董陽平還在這裡等消息,心中氣不打一處來,都是這臭小子惹出來的禍端,於是,他上前就狠狠的扇了董陽平一兒光。

董陽平呆了呆,伸手摸了摸嘴角,摸到粘稠的血絲。

「你瘋了,打這麼重幹什麼?」護犢子的董夫人沖了出來,攔在了兒子的面前。

「打死他才好,老子的繼承人地位保不住,你們娘倆遲早要被人千刀萬剮了。」董永山一甩袖子,冷哼道。

董夫人一驚,叫了一聲,道:「怎麼會這麼嚴重?家主他說什麼了?」

「你別管了。」董永山道,隨即望向了董陽平,道:「你這孽子立刻啟程,前往天火城,你不只是去避風頭的,你還有一個任務。」

「什麼任務?」 豪門掠愛:顧少的明星前妻 董陽平問。

「南域域主最寵愛的女兒令媛媛最近在擇偶,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一定要獲得她的芳心。」董永山道。

董陽平臉色變了變,沒有說什麼,倒在董夫人大聲道:「令媛媛,那個雙腿殘廢的令媛媛,我的兒子憑什麼要娶一個殘廢?」

「殘廢?」董永山冷笑兩聲,道:「別說殘廢,就算她是一隻母癩蛤蟆,也得給我娶回來做兒媳,就憑她是南域域主之女,明白嗎?而且,你想娶人家,那還要競爭得過那些盯著這香餑餑的其它公子少爺,想娶到域主之女,你們以為是這麼容易的嗎?」

「父親大人,我一定會用盡一切辦法去追求她,哪怕她是一隻母癩蛤蟆。」董陽平大聲道。

「很好,現在就去吧。」董永山擺擺手。

……

眨眼間,玄力車隊便在路上奔波了十五天了,一路過來,除了之前發生的曾群襲擊,之後倒是平平靜靜。

楚南坐在玄力車頂上,悠閑的曬著太陽。

中央一輛玄力車的車頂棚打開,漆詩詩的腦袋鑽了出來,朝著楚南望了過去。

「藍大叔,你能來一下嗎?」漆詩詩喊道。

「什麼事啊?」楚南懶洋洋的道,這還是自那天晚上后,漆詩詩第一次開口對他說話,不過對他來說這樣的情景再好不過。

「你過來就知道了。」漆詩詩沒好氣道。

「那我還是不想知道了。」楚南回答道。

漆詩詩一愣,隨即氣哼哼的將腦袋縮了回去,這位藍大叔怎麼這麼不解風情呢?好歹她也是僱主吧,一點面子都不給。

楚南才不會管這個,這兩個女人十多天不理他,現在開口叫一聲就想讓自己過去,倒是高高在上慣了的,但他楚大爺可不慣她們這壞毛病。

「大小姐,你好端端的叫那個混蛋幹嘛啊。」雪姨急道。

「這麼多天了,我們不開口,他不開口,眼看過幾天就要到目的地了,他佔了雪姨你這麼大的便宜,不能讓他就這麼跑了。」漆詩詩道。

「大小姐,我都說了,我和他之間什麼都沒有,就算我求你了大小姐,你就別琢磨怎麼撮合我和他了,我這一輩子也不會離開大小姐你的。」雪姨急得臉都紅了,為什麼大小姐怎麼說都不信呢。

「好了,我不說了。」漆詩詩道,目光卻是閃爍著,似乎在打著什麼主意。

楚南的悠閑就由此被打破了,幾個護衛小頭目帶著****的笑意坐了過來。

「藍叔,我幫你捏捏腿。」

「藍叔,我幫你捶捶背。」

楚南看了這幾個人一眼,嘿嘿一笑,道:「滾蛋,別瞎獻殷勤,有屁快放。」

「藍叔,這個,兄弟們對您老人家的敬仰如同滔滔江水,連綿不絕,藍叔你泡妞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兄弟們就是想請教一下,這個泡妞的技巧,你老人家知道,這一大幫子兄弟里大部份都是光棍。」其中一個護衛小頭目馬屁滾滾而來。

「你們覺得像我這樣的人,還需要去泡妞?那天晚上你們又不是沒有看到,是她主動進來要獻身的,只是我這種正人君子又怎麼會被輕易勾引呢,當即就義正言辭的拒絕了她。」楚南不屑道。

幾個護衛小頭目左看右看,愣是沒看出來這位大叔有這麼牛b,這不正常啊,雖然這位大叔氣質是滄桑了些,但也只能騙騙涉世不深的小姑娘罷了,像雪姨這種輕熟女級別的大美女,怎麼會看上他呢?

就在這時,楚南突然微微皺了皺眉頭,目光望向了車隊前方,那裡是一條夾心路,一邊是一座小山,一邊是樹林,兩邊都有些不太正常。

楚南正想著要怎麼阻止車隊時,突然中央的那輛玄力車,也就是漆詩詩與雪姨乘坐的那一輛閃出支離破碎的玄陣光芒,然後在一聲「嘎吱」響過之後,青煙冒起,停了下來。

「藍大叔,這車的玄陣壞了,你過來看看。」漆詩詩的腦袋又鑽了出來,對楚南道。

楚南有些無語,這玄力車上的玄陣分明就是用暴力破壞的,車上除了一個女司機外就是漆詩詩與雪姨了,誰破壞的還用得著說嗎?

楚南也懶得拆穿,起身伸了一個懶腰,這才跳下車頂走了過去。

漆詩詩與雪姨坐在車裡,用狡黠的目光望著他,指著翻起的座位下方的玄力列陣道:「藍大叔,這玄力列陣突然出問題了。」

「不出問題才不正常。」楚南丟下一句,上車開始進行玄陣線條定位與檢查。

過了一會兒,楚南拿出了布陣筆,這時,他一抬頭,看到了兩雙同樣纖細圓潤的玉足,雖然隔著絲褲,但這腿型還是令人驚艷。

「我說,你們就不可以出去一下,別妨礙我修復。」楚南道。

「我出去,雪姨你監督他,我可不想這玄力列陣一而再再而三的壞掉。」漆詩詩立刻道,倒打一耙后兔子一般跳下了車,然後將車門一關,前面的司機早就下去了,所以車裡只剩下楚南與雪姨兩個人。

雪姨心頭慌亂,也不知大小姐怎麼就非要瞎摻和,弄得她像個沒人要的女人一樣,她相信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得出大小姐的心思。

楚南手持布置筆,開始認真的修復起來,玄力線條如行雲流水一般出現,他的布陣手法華麗的就如同最美麗的藝術,讓一開始心情有些紛亂的雪姨都看得有些呆了。

看著心無旁騖的楚南,他認真的模樣顯得十分有魅力,特別是那一雙眼睛,就如同一個黑洞,能把人的靈魂都吸進去。

「你是不是喜歡上我了?」楚南的聲音突然響起。

雪姨頓時驚醒過來,卻見得楚南手上不停,但卻目光灼灼的盯著她,一時間,她覺得口乾舌躁,心跳如雷。 ?半晌,雪姨才反應過來,正要不屑的反駁,但卻發現楚南的目光已從她的身上移開了,讓她這一拳還沒發出,便發現沒有著力點。

但是,有些話不能不說,她可絕不會承認。

「其實,你喜不喜歡我都不重要,因為我們可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就在這時,楚南的話又掐著點冒了出來。

雪姨的話堵在喉嚨里,差點沒讓她憋死,而讓她覺得憤怒的是楚南的話。

「你去死好了。」雪姨心中的怒火將她的心都燒焦了,她無心再和他辯解什麼,直接招腳一腳踹向了楚南。

楚南手中的布置筆不停,另一手輕飄飄的一撈,抓住了雪姨的腳踝,然後抬起頭,正想再刺激一下她,但他的目光鑽進了雪姨的裙底時,卻不由一個字都沒能說出來。

雪姨的裙里是穿了一條絲褲的,但是顯然太緊身了一些,令得她兩腿間那芳寸之地的形狀勾勒得纖毫畢見,特別是中間那一條縫,差點讓楚南兩道鼻血都要噴出來。

「你放手,混蛋。」雪姨顯然意識到了什麼,只感覺那****在楚南目光的注視下,竟然如同被實質性的撫摸了一般,她開始用力掙扎。

楚南一鬆手,雪姨往後跌坐在位置上,兩條腿緊緊的併攏,那似要裂衣而出的胸脯劇烈起伏著。

而就在這時,楚南收起了布陣筆,玄陣已經修復完畢,他起身,望著俏臉紅得跟蘋果似的雪姨,突然嘿嘿一笑,一手撐在了她的腦袋旁邊,俯看著她,目光帶著極強的侵略性。

「你……你想幹什麼?」雪姨顫聲道。

「我想……」楚南突然伸出手,只聽「滋啦」一聲,雪姨胸前的衣裳被撕碎,露出裡面絲薄的褻衣,以及一片白膩。

雪姨尖叫一聲,一手捂胸,一手用力推開了楚南,然後打開玄力車門逃了出去。

外面所有人,包括漆詩詩都張大嘴看著雪姨流著淚跑了出去,她胸口的衣裳顯然被撕碎了。

「雪姨。」漆詩詩憤憤的看了那玄力車一眼,叫著追了上去。

這時,楚南才施施然下了車,絲毫沒有做錯事情的覺悟。

那護衛隊長咽了一口口水,跑到楚南身邊,道:「藍叔,你是不是太急了一些,現在怎麼收場啊。」

楚南卻是嚴肅起來,在護衛隊長耳邊說了幾句,這護衛隊長臉色頓時變了。

過了一會兒,這護衛隊長才一咬牙,低聲道:「藍叔,我聽你的。」

這護衛隊長從玄力車隊的頭溜達到尾,對每一輛車上的人都吩咐了一些什麼。

然後,這支玄力車隊突然啟動,只留下一輛玄力車與六個護衛,其餘的都繼續朝著前方行進。

漆詩詩追上了雪姨,見得雪姨美眸通紅,眼角還有些濕潤。

「雪姨,究竟是怎麼回事?藍大叔欺負你了?」漆詩詩心疼的問道,目光盯在雪姨那撕裂的衣裳上。

雪姨一聽到楚南的名字,就恨得牙痒痒,怎麼也想不到他會是這種人,她將在玄力車裡發生的事情對漆詩詩說了一遍。

漆詩詩聽了之後卻是一怔,沒有發怒反而有些疑惑。

「雪姨,你真覺得藍大叔是這樣的人?」漆詩詩問。

雪姨一開始是以為漆詩詩不信她的話,但往深里一想,當時的情形,那混蛋是色膽包天到什麼程度了才敢那麼對她,而且,他也的確不像是會做出這等齷齪事的人。

「那他的目的是什麼?」雪姨問。

「去問問他就知道了。」漆詩詩道。

只是,當兩女回到原處,卻發現只有一輛玄力車和六個護衛在,其餘的玄力車和護衛全都沒了蹤影。

「他們人呢?」漆詩詩急聲問道。

「回大小姐,隊長命令我們留下等,他們先走了,說等你們回來讓我們追上去找他,難道不是大小姐你的命令嗎?」其中一名護衛疑惑道。

「一定是姓藍的搞的鬼,他難道與丁隊長串通,目的是我們的玄力車?」雪姨驚聲道。

「追上去。」漆詩詩怒道,她再怎麼大度,遇上這種事也讓她驚怒不已,自己的車隊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下,任誰都受不了。

不過就在這時,四周突然傳來沙沙的腳步聲,四面八方有五六十人端著玄力槍包圍了過來,這些人全幅武裝,黑甲黑盔,還帶著面甲,根本看不清臉面。

漆詩詩臉色一白,她與雪姨躲在六名護衛身後,心中知道逃脫無望,難道藍大叔真的是打入到他們內部的人,他把所有的護衛調走了,好讓這些人動手嗎?

深吸一口氣,漆詩詩突然掙開雪姨的手,從護衛身後站了出來,嬌聲道:「我是漆詩詩,我們不抵抗,但總要讓我知道你們是要殺我還是要擄走我。」

「早聽說漆氏商行的漆詩詩小姐膽氣過人,果然名不虛傳,雖然我個人很欣賞你,但是拿人錢財與人消災,我們即不是要殺你,也不是擄走你,只不過,要廢掉你的四肢,剝下你的麵皮而已。」這人陰刺刺的說道。

這一下,就算是漆詩詩再膽大,也不由驚的面無人色,誰與她有這麼大的仇,竟然要如此對她。這時,她的心中一動,難道是……

「動手。」這人命令道。

「放下武器吧。」漆詩詩輕聲一嘆。

身邊的六個護衛面面相覷,丟下了手中的武器,沒有人願意死,東主的命令讓他們心中鬆了一口氣。

一群如狼似虎的甲士沖了過來,將六名護衛按倒綁了。

領頭的甲士哈哈大笑起來,他手中的玄力槍對準漆詩詩的腿部就是一槍。

「砰」

一聲慘叫聲,不過,慘叫的不是漆詩詩,而是這領頭的甲士,他的胸口鐵甲都碎裂了,有鮮血流出,而漆詩詩與雪姨的身上,籠罩了一個玄力光罩,剛才那玄力彈就是被這光罩反射到他自己身上的。

「殺!」

與此同時,外圍突然響起了排山倒海的叫聲,玄力彈撲天蓋地的射來,隨即一百多名護衛沖了進來。 ?而就在這時,一個束縛玄陣再度冒起,這些精銳的甲士雖說沒有完全束縛住,但他們就像陷入了泥沼之中,抬一下手都十分困難。

在這樣的狀態下,結局是可以預見的。

這五六十名甲士除了抓了三個人,其餘的全都被「喀嚓」了。

漆詩詩看到突然出現的護衛,以及在其中依然若無其事,笑得眼睛都眯起的楚南,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那顫抖的心也漸漸平復下來。

「沒嚇到吧。」楚南上前,手指往光罩上輕輕一戳有,這玄力光罩就破碎了。

「嚇到了。」漆詩詩恨恨道。

「你到底搞什麼鬼。」雪姨忿忿望著楚南道。

楚南笑著來到雪姨的面前,突然一伸手,探向了雪姨的****。

還來!豈有此理!

但是,楚南的手並沒有碰到她,而是在裡面拿出了一片薄薄的玉片,這玉片就貼在她的褻衣上。

「你……你是故意的,你這麼對我,是故意的,你調走車隊,留下我和大小姐,是拿我們作餌引蛇出洞是不是?」雪姨突然反應了過來,憤怒的望著楚南道。

「都說胸大無腦,我看也不盡其然嘛,你說對了,真難為你這麼快就明白了。」楚南笑著道,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誇還是在損。

「你既然有所發現,為什麼不跟我們商量? 腹黑寵妻 就算是這樣,你怎麼能拿大小姐來做餌?」雪姨憤怒的要抓狂了。

「不拿你們做餌,怎麼釣得到魚,跟你們商量的話,你們怎麼能演得這麼像讓別人上當呢?」楚南理所當然的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