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滾!」

2022 年 1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徐越大喝,扭動腰部的同時,雙手抓著槍桿向後用力,槍尾的槍纂如同巨龍撞擊,朝著神出鬼沒的魔姽撞去。

但是,前方又有黑劍和妖刀斬來,紅黑相間,封鎖了這片空間,帶著無盡的霞光與大道法則,齊齊斬去。

徐越怒吼,拚命抵擋,隱約中彷彿被一分為二了,正在艱難的重組。

符文碎片紛舞,絢爛之極,靈力衝天,淹沒了徐越的身影。

「老大!」

護道山的蕭護目眥欲裂,不斷推開抱住自己的伏香,想衝進戰場。

「你放開!」蕭護轉頭怒吼。

「你又要丟下我一個人去嗎!」伏香亦猛地抬頭大喊,也是這時,蕭護才發現她早已淚流滿面。

「我……」

蕭護一時語塞,看了看場內,焦急無比。

不遠處,藍如煙亦不管不顧的甩開藍晴,正欲向前跑去。

「我要……」

嗖!

然而,一抹藍光直接鑽進她的體內,藍如煙瞬間不能動了,僵在原地。

藍晴走到她身邊,看著前方的戰場,面色嚴肅。

這個局面,妹妹上去只會送死!

嗡……

花魁轉頭,看著拳頭握緊,劍匣在不斷顫鳴的商君,沒有說話。

「咦?那是……」

玉宗的司徒宇盯著戰場下的地脈,破玉瞳流轉之際,若有所思。

人群里,一個光頭和尚咬牙,看著那九死一生的身影,渾身都在微微顫抖。

莫道是個孤兒,早年生活的並不如意,是曉給了他家的感覺,一群志同道合的同伴聚在一起,讓他有了幸福的歸屬感。

可是,百年前那場令他厭惡無比的紛爭,直接將他的家給毀了!

也是如此,莫道心灰意冷,孤身遠走他鄉,遁入枯石院,不問世事。

如今再次入世,看著身陷重圍的徐越,莫道本該高興的心情,卻怎麼也激動不起來。

明明只要徐越死了,一切就都結束了,他的那個家,或許還能回來!

可不知為何,看著那被圍攻追剿,幾近垂死的身影,莫道摸了摸臉頰,卻是在流淚。

不經意間,他身上開始散發出縷縷歸虛境的波動,讓周圍一些修士紛紛大驚,急忙後撤。

這混在人群里的普通和尚,怎麼如此恐怖!

就在這時,遠處再有青光耀天,眾人急忙看去,便看到孟津又一次出手了。

「蓮生道滅。」

孟津兩指按在眉心那道青蓮旁,對準了場中的某處,輕輕低語。

轟!

還是之前那道足以毀滅一切的青色光束,從孟津眉心的那朵青蓮暴射而出。

細細看去,竟可以在這青光之中,看到有一朵朵璀璨的青蓮在不斷綻放又枯萎。

正是這種蓮生蓮滅的生死輪迴,賦予了青光無與倫比的破壞力!

轟!

青光眨眼而至,來到戰場正中心,瞬間就把周圍的道則符文全部驅散并吞噬,也將那裡的情況顯照了出來。

砰!

眾人借著青光看到,徐越剛好一拳打爆了唐標,又以帝光逼退了段牧天,同時還用鳳血槍刺穿了麒麟子的雪衣,卻對橫劈而來妖刀與身後的匕首再無辦法了。

如今青光又至,徐越眼中漸漸浮現出一縷死氣,充滿了衰敗和羸弱。

下一刻,小魔短匕詭異,洞穿了徐越的腰部,而且刺中之後無法立刻復原。

妖刀斬來,精準砍到了徐越的脖子上,險些直接人首分離,幸得一抹玄光亮起,才將二者再次相連。

最後,青光淹沒了一切。 錦瑟居其樂融融。

可大房這邊就沒有這麼樂觀了,大夫人知道聖暿王要留在二房用晚膳之後,又聽到太子也要留下來用晚膳。

急忙讓人去將大爺給尋回來。

這段時間的大爺整個人都消沉了下去,花天酒地,曲周侯找他談過兩次,未果,依舊我行我隨,曲周侯也就不管了。

大夫人忙着和葉如妙一起掙錢,目光也從大爺那邊移開了。

可現在太子聖暿王都在府邸,還要用晚膳,總不能還見不到人,這才着急了。

這頭還沒有將大爺找回來,那頭曲周侯讓人來叫大房過去用膳,三房的人老老實實拒絕了,此時侯府膳廳內。

太子宋忪一人穩坐首位。

曲周侯站在一旁,老夫人緊隨其後,太子身後還有葉如媚和巧青一左一右,即使她們如今懷着身孕,宋忪也沒有說一句讓她們坐下的話。

大夫人站的更遠,葉如妙大大方方地站在大夫人的身旁,實際上她在打量葉如媚,自己的前身……怎麼就蠢到這個地步了?

「孤一人食無味,曲周侯坐下同孤一起。」宋忪開口。

「臣不敢。」

「孤讓你坐就坐。」

「是。」曲周侯坐下,身體綳直不敢直視宋忪的眼神。

「吃菜吧。」宋忪發話后自顧自地夾菜吃了起來,曲周侯拿起筷子幾次試探之後還是將筷子放下了,安靜的坐在一旁不說話。

周圍一圈站着的人均是沉默不語。

這哪裏是叫他們來吃飯?是叫他們來『看』宋忪吃飯吧?!

葉如妙咽了咽口水,她人小又忙活了一天了,此時也是真的有點餓了,再看着滿桌子的菜不能吃,肚子也已經開始抗議,她覺得搏一搏。

上前一步朝宋忪福了福身,「殿下,侯府的菜可還合您的口味?」

眾人驚愕。

曲周侯疾言厲色看向葉如妙,她絲毫不退卻,只見她依舊端莊得體,「侯府的廚子雖然不是什麼有名的大廚,做的菜卻是不錯的,之前二姐姐還很喜歡吃這些廚子做的菜呢。」

「當真?」說道葉嬉,宋忪總算是有點反應了。

「自然是真的。」

「難怪孤說這味道怎麼這麼合適,原來是嬉兒也喜歡。」宋忪喃喃,「你們都愣著幹嘛?去吃吧。」

宋忪大方一擺手,總算是放過了他們。

侯府下人很快在隔壁桌上了菜,肉眼可見地和宋忪這一桌沒得比,可也比餓肚子強吧?

老夫人和大夫人帶着葉如妙去了隔壁桌。

曲周侯到底是不忍心葉如媚這個孫女,「太子殿下,庶妃如今有孕在身,還是要格外當心些,哪怕過了三個月也要穩妥為上。」

宋忪斜眼瞅了瞅葉如媚和巧青,「你們也去用膳吧。」

「是。」

葉如媚應聲,而巧青則是福了福身,任由宮女扶着她們去了隔壁桌。

……

人一散開,曲周侯單獨面對宋忪,無奈地嘆了口氣,「殿下,如今如媚已經是您的庶妃,往後殿下還會有側妃,太子妃,何必要單獨挂念著葉嬉?」

「況且,皇上已經賜婚,這件事已經沒有更改的餘地,您這是何苦呢?」

宋忪筷子頓了頓,隨即放下筷子看向曲周侯,「孤不會善罷甘休的,皇叔用調虎離山計將孤引走,利用兵權讓父皇賜婚,這婚賜的孤不服。」

曲周侯,「……」

不服能怎麼樣?

還不是憋著。

那是你老子下的聖旨,不服找他去啊……

有事沒事總是找葉嬉做什麼?難道是覺得皇帝和聖暿王是硬石頭,碰不得,就來碰他這個曲周侯了?

「不管殿下服與不服,聖旨已下,婚期已定,大婚也會如期舉行,殿下這樣做毫無意義。」曲周侯苦口婆心。

「是嗎?若是參加不了婚禮呢?這婚禮若是舉行不下去呢?」宋忪突然陰險一笑,反問曲周侯。

曲周侯眉心一跳,太子這話是什麼意思?

「殿下這話是何意?」曲周侯追問。

「屆時曲周侯自然就知道了。」宋忪不願意多說,「既然皇叔開口了讓孤將葉五小姐帶去東宮,想必曲周侯不會反對吧?」

「臣不敢。」

「那就好。」宋忪站起身,理了理衣衫,「孤也用的差不多了,回宮。」

一句話讓才吃了沒多少的隔壁桌,急忙起身相送。

「葉五小姐不用帶什麼東西,東宮不缺,走吧。」宋忪目光停留在葉如妙身上片刻,對她說道。

葉如妙,「……」

去哪?

啊!

她想起來了。

聖暿王讓她去東宮陪葉如媚!

不管葉如妙此時怎麼想,她還是跟着大部隊去了東宮。

曲周侯將太子等人送走後並沒有鬆口氣,詢問了下人知道聖暿王還在二房待着,一時間心煩意亂,甩袖去了書房。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