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狂妄!」

2020 年 11 月 5 日By 0 Comments

燕俊豪大喝一聲,金丹後期的修為頓時釋放出來,戰意衝天。

「你是想動手嗎?你弟弟拿出兩千士兵一個月的修鍊資源,買下了一條命,你又準備出多少?」顧銘淡淡的問道。

剛才眾人的議論,顧銘自然聽到,也知道了眼前這個人與燕俊賢的關係。

想不到打了弟弟,哥哥又跑了出來。

如果再打把這個當哥哥的打了,他們的老子會不會跳出來呢。

對於,他們的無恥行徑,顧銘真是無語。

「兩千士兵一個月的修鍊資源?」

燕俊豪不由一驚,沒想到燕俊賢為了保命,竟然會這麼做。

不過這點修鍊資源對燕俊豪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如果你打贏我,我給你兩個月的!」燕俊豪冷聲說道。

「可以!」顧銘微微點頭。

「你等我一下!」

燕俊豪剛剛閉關出來,手裡的修鍊資源已經全部用完。

於是閃身出現在弟弟燕俊賢身邊,向那些士兵們張嘴去藉資源。

而那些士兵們紛紛掏出了自己的積蓄,交給了燕俊豪。

就在燕俊豪藉資源的時候,半空中出現三道身影,但是卻沒有人發現他們,因為他們隱藏了身影。

一個看上去三十多歲的女人,一身白色衣裙,極其美麗。

她就是燕家的家主燕念之。

她的身邊站著燕玉龍,還有燕雅。

「大哥,你覺得燕銘能夠打敗燕俊豪嗎?」燕念之問道。

燕念之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我知道,燕銘一定會打贏的!」燕雅站在一旁,激動的大聲說道。

燕念之慈愛的看了燕雅一眼,微笑的說道:「我們燕雅已經長大了!」

「姑姑,我本來就已經長大了,只是你們一直把我當成孩子!」燕雅嘟著嘴,模樣極其可愛。

她沒聽明白燕念之的意思,可是不代表燕玉龍聽不明白。

「小妹,他可我們的後輩,他的身上流著我們相同的血!」燕玉龍傳音說道。

燕念之搖了搖頭,「他不是我們燕家的人!」

「什麼?」

燕玉龍一聽,頓時驚訝不已,不由的皺起眉頭。

「那我們要不要……」

「不能,而且我們也不是他的對手。我們能不能戰勝大長老,他是關鍵!」燕念之傳音說道。

燕玉龍緊鎖眉頭,有些不相信妹妹的話,疑惑問道:「小妹,他會是誰?不會是那位吧?」

「很有可能,別忘了顧澤可是把整個顧家都帶到了世俗界!如果他真的是顧銘,那我們只能與他交好,不要交惡。另外,他手中既然有你留在世俗界的納戒,只有兩種可能!」

燕念之皺起秀眉,繼續傳音道:「一個是被他滅了,另外一個就是他和世俗界燕家交好!這兩個選擇,我相信后一點。」

「但願如此吧!如果老祖沒有失蹤,父親沒有受傷的話,大長老他們也不敢如此!」燕玉龍嘆了一口氣。

「老祖是元嬰大圓滿的境界,你認為他會突然失蹤嗎?包括父親修鍊時差點走火入魔的事,我懷疑都是大長老乾的。」燕念之眼中閃過一絲憤怒,可是她沒有證據證明自己的猜測。

自從父親把家主之位交給她之後,大長老就一直對她有意見。

這幾年來,大長老更是變本加厲,想要爭奪家主之位。

「這是兩個月的資源,開始吧!」燕俊豪陰冷的看著顧銘。

顧銘微微一笑,指著燕俊豪說道:「那就開始吧!」 「我會讓你知道得罪我們燕家五虎是什麼後果?」

話音一落,燕俊豪朝著顧銘直接撲了過去,無窮的殺氣瞬間將顧銘籠罩。

「燕俊豪突破了,這才一年的時間,他竟然成了金丹後期。」

看著燕俊豪所表現出的實力,燕念之輕聲說道。

「是呀!如今燕家有一半的人歸順了大長老,形勢對我們非常不力呀!」燕玉龍說道。

此時,燕俊豪的攻擊已經來到顧銘的面前。

見顧銘不躲不閃,燕俊豪的臉上不由的露出得意的笑容。

傻眼了吧!

在燕俊豪看來,顧銘此時已經被他的氣勢給嚇傻,已經忘記了躲閃。

為了不過顧銘反應的機會,燕俊豪的迅速又提高了一倍。

他的大手成拳,朝著顧銘的腦袋砸了過去。

「不好!」

當燕俊豪看到顧銘嘴上掛著淡淡的笑容時,心中不由猛然一顫,有種極度的危險感湧上心頭。

轟!

顧銘直接一拳迎相燕俊豪的拳頭,一聲巨響傳出。

咔嚓!

接著再次傳來一聲骨碎聲。

眾人看去,一道身影倒飛,同時天空中濺起一團血霧,燕俊豪重重的跌落在百米之外,他的右臂已經不見了。

「這、這怎麼可能!」

「燕俊豪竟然敗了!」

「……」

眾人張著大嘴,無比震驚,一個個滿臉的難以置信。

因為這不是他們所預想的結果,按照他們的想法,此時躺在地上的應該是顧銘。

要不是親眼所見,他們根本無法相信這是事實。

顧銘僅僅一拳就將燕俊豪打敗,而且還廢掉了他一條手臂。

口吐鮮血的燕俊豪從地上掙扎著站了起來,滿臉的驚恐,眼中閃爍著濃濃的恐懼之色。

金丹後期竟然敗了,那麼對方是什麼實力?

「我輸了!這是你的了!」

燕俊豪很是不甘的將一枚納戒扔給了顧銘。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身穿青袍青年出現在半空之中。

「小子,事可為止,不要太過貪婪!多個朋友就多條路。」

顧銘抬頭淡淡的瞥了青袍青年一眼,「可惜我註定跟你們兄弟成不了朋友!」

這個青袍青年跟燕俊豪燕俊賢兩人長的很是相似,哪怕是傻子都能看得出來,他們是親兄弟。

「我可以理解成這是挑釁嗎?」燕俊生眯著眼睛問道。

「隨便你怎麼想!」

顧銘淡淡一笑,伸手一招,燕俊豪扔出的納戒出現在手中。

「找死!」

燕俊生大怒。

同時出手,虛空打出一掌,頓時一股恐怖的力量朝著顧銘拍了過去。

突然,一道藍光迎了上去。

轟的一聲,那股恐怖的力量與藍光相撞,在半空中炸開了一朵能量雲。

隨即那道藍光飛回,落到了一個身穿藍色衣裙的少女手中。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燕春香。

燕春香大步站出來,指著虛空中的燕俊生憤怒的吼道:

「燕俊生,你一個上百歲的人對一個二十幾歲的人出手,你不感覺可恥嗎?」

見過可恥的,沒見過這麼可恥的。

一家三兄弟輪流上陣,而且還玩起了車輪戰。

關係的問題是,這個燕俊生是金丹大圓滿境界,雖然僅僅突破才一年的時間,可他的實力還是擺在那裡的。

顧銘能打敗燕俊豪和燕俊賢兩兄弟,可不見得能夠打敗燕俊生。

而且在燕春香看來,顧銘剛才一定消耗了很大的靈力,特別是打敗燕俊豪的那一拳,如果沒有強大的靈力支持,是根本無法做到的。

「燕春香,我的事還輪不到你來管。」 贈你獨家記憶 燕俊生冷哼,一臉的憤怒。

然而燕春香卻是一臉的冷笑,「這件事,今天我管定了!」

「你……」

燕俊生怒視燕春香,卻是一點辦法沒有。

雖然燕春香只是金丹中期的修為,可是燕俊生卻不敢對她動手,因為她的爺爺是燕家的五長老,掌管著執法殿。

同時,也是大長老現在正在爭取的對象。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小子,你難道準備躲在女人身後嗎?」燕俊生冷冷的看著顧銘,眼中閃過嘲諷之意。

「真是沒誰了,你們一家人怎麼這麼不要臉呢?」顧銘搖了搖頭,不屑的瞥了一眼燕俊生,「你是金丹大圓滿境界,而我卻是金丹後期,我問你,你敢向元嬰初期出手嗎?你有種挑戰元嬰嗎?」

「少跟我說那些廢話,敢不敢跟我上生死台!」燕俊生冷聲問道。

顧銘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后,很隨意的看了一眼燕念之三人所隱藏的位置,輕聲說道:「同階之下,我殺你如同殺雞。」

「你說什麼?」燕俊生大怒。

「說的已經很清楚了。」顧銘藐視的看向燕俊生,「你不就是大圓滿嗎?三個月內老子就會追上你,有種的話,你等我突然大圓滿再跟我上生死台。」

宣戰!

這是在下戰書宣戰!

眾人不由倒吸涼氣,太狂妄了,這與找死有什麼區別。

「哼,我等著你,不就是三個月時間嗎?那我就讓你再多活三個月!」

燕俊生扔下這句話后,身影從虛空中消失。

「燕銘,我發現你不是狂妄,而是白痴!就算你突破大圓滿,你認為會是他的對手嗎?」

燕春香走到顧銘身邊,被氣的直翻白眼,她都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了。

「他是大長老的人,是他在挑釁我。他挑釁我就是在挑釁大小姐,挑釁大小姐就是挑釁咱們直系,挑……」

「停!」

燕春香要被顧銘繞糊塗了,急忙大喝一聲阻止顧銘繼續說下去。

「燕銘,你既然知道他是大長老的人,你就不能忍一下嗎?你這樣做會讓大小姐很難辦的。」

「這可不能怪我,是他先挑釁的。」顧銘淡淡的開口,「更何況,想當我的朋友,他還不配!」

「是嗎?那我呢?」燕春香歪著腦袋問道。

顧銘看著燕春香,想了一會,輕聲說道:「你夠資格!因為你剛才為我擋下了他的那一掌。」

「原來是因為這個,如果我不出手的話,是不是就不夠資格做你的朋友了?」燕春香追問道。

「沒有,我們一直都是朋友,因為我們是自己人!」顧銘淡淡一笑,慢慢的向庭院的方向走去。

「喂,你幹什麼去?」燕春香追了過去。 「回去睡覺!」顧銘淡淡的回答。

「今天天氣這麼好,回去睡覺多可惜,走個地方散散步?」燕春香問道。

「太累,還不如回去睡覺呢!」

「那你就沒有什麼感興趣的嗎?」

聽了燕春香的話,顧銘停下了腳步,回頭說道:「煉丹!」

「煉丹?」

燕春香愣住了。

半空之中的燕念之和燕玉龍也愣住了。

「他想幹什麼?為什麼會對煉丹感興趣?」燕玉龍皺眉。

燕念之微微一笑,「顧家算得上是煉丹家族,所以他的選擇沒什麼好意外的。大哥,你告訴煉丹殿的七長老,如果他有煉丹天賦的話,那全力教導。」

「嗯,我知道了!」燕玉龍點點頭。

顧銘的實力已經非常恐怖,現在如果真正能夠打敗他的人,恐怖整個燕家也找不出幾個。

對於燕念之的安排,燕玉龍很快就能想通為什麼。

不僅僅是對付大長老那麼簡單,更重要的是和顧銘結個善緣。

小世界中看似平靜,可是風雲暗涌,正派之間相互也是有著矛盾的。

如今燕家勢弱,非常需要強大的外援,而眼前的顧銘則是最好的選擇。

「走吧,我帶你去煉丹殿!」

燕春香回過神后,微微一笑,拉著顧銘向煉丹殿飛去。

「你為什麼要幫我?」 https://ptt9.com/86445/ 顧銘問道。

「因為我們是自已人!」燕春香微笑的回答。

很快,兩人來到煉丹殿。

此時煉丹殿外站著許多燕家弟子,差不多有二百多人排隊等待著。

「這個人是誰?」

「不認識,燕春香陪著的人,一定來頭不小!」

「你看他的穿著,應該是從世俗界來的!」

「我知道了,他就是燕銘!壞了,我錯過了今天的生死台之戰!」

「對呀,他不是參加生死台之戰嗎?他怎麼會在這裡,難道燕俊賢輸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