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現在生命氣息在增強,這第一波大劫應該算度過了吧,此時讓二弟前去,應當不算違天命吧?」風起暗自思量著。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哎!也罷。」

片刻思量后,風起對著影宙擺了擺手,旋即,便轉身向著台階上的一處通道轉身行去。

明知自己兒子性命危在旦夕卻不能前去解救,作為父親,此刻,風起的心刺痛無比。

「多謝大哥!」

見著自己大哥終於同意,影宙激動萬分,當即手臂猛然一抖,壯碩的身形便開始變的模糊起來,最後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玉牌室內。

…………

「神秘人,所有的一切……我都是按照您當初所說的去做,您一定要讓涯兒平安無事才是啊。」風起低聲輕喃著,旋即眼神開始迷離進入了一片回憶當中。

…………

「這是那裡?怎麼這般詭異?為何我感受不到丁點神力波動?」一處詭異的空間內,風起四處張望眼瞳充斥著濃濃的疑惑。

「不用看你只需用心記下我所說的每一句話。」一道滄桑而古老的聲音陡然響起。

「你最小的兒子即將出生,他一生將要經歷三波生死大劫,若能平安度過這三波生死大劫,那麼他將來必然會成為天地之主宰。」

「他的身體里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切記八歲之前,勿要讓他接觸修鍊之道,十六歲之前萬不可離府一步,不然他必將死於非命。」

「十六歲之後,任其獨自離開歷練,期間你切不要干涉他在外的任何事情,包括他的生死,不然他便無法安全度過第一波生死大劫……」

「嘀嗒。」

一滴淚珠順著風起的臉頰滴落在潔白的地面之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涯兒,你不要怪為父,天命不可違父親都是為了你……」

…………

天透亮,刺眼的陽光灑落在大地,一處破碎不堪的山峰之顛人潮擁擠,他們每個人臉上皆是湧出一副震驚與不可思議。

「這裡昨夜究竟發生了什麼,這場面也太駭人聽聞了吧……」

「是啊,什麼樣恐怖的戰鬥能把那座山峰削為平川……」

陣陣竊語之聲響起,卻是沒有一人敢向前邁進一步。

在山顛的中央處,躺著一具著讓人作嘔的屍體,屍體周圍不遠處,散落著兩條粗壯的手臂與半隻依舊緊握的拳頭。

而四處的樹木,以及花草,盡數被一片焦黑所替代,在焦黑之處更是有著無數道金色的痕迹若隱若現。

最為駭人的是地面那一道深不見底的巨大裂縫,以及數米之深足足有成人般大小的深坑,在深坑中更是有著還未乾透猩紅無比的血跡。

這些人之所以不敢上前,乃是因為在中央之處有著一名藍衣女子在四處若有所思的走動著。

藍衣女子面色冰寒,來回走動間一股股讓人窒息的恐怖氣息,如同颶風般自她身體周圍瀰漫而開。

「看這具屍體手臂處,整齊的兩道切口,這應當是詩兒手中的雨神劍所為,而這半個緊握的拳頭應當是另外一人的。」雨寒眉頭緊皺,臉色變的越來越難看起來。

「咻。」

正當雨寒沉思之際,空氣忽然傳來細微的氣息波動,下一霎,一名黑衣男子陡然出現。

雨寒正心情不好呢,見著有人敢進入這裡,當下便是對著那出現在中央之地的黑衣男子發起了攻擊。

「唰。」

黑衣男子袖袍一揮,身形陡然閃動,很輕鬆躲過了雨寒的凌厲攻勢。

「雨寒二宮主的脾氣什麼時候也變的跟我影宙一樣暴躁了。」

「什麼?」

「藍衣女子居然是雨宮的二宮主?」所有人在聽聞黑衣男子的話后臉色頓時大變。 「站住!」

跟雨宮的生命玉牌室有些相似的一處密室內,忽然傳來一聲驚雷般的暴喝之聲。

「大哥,少主人命在旦夕,你怎麼可以袖手旁觀?」粗曠深沉的質疑之聲陡然響徹而起。

這質疑之人一身黑色衣袍,身材壯碩,一雙虎目瞪的圓圓的,怒視著台階之上阻止他離開的男子。

「二弟,我知你對天涯視如己出,但天涯生來便不是平凡之人,他一生需要承擔的責任,經歷的苦難,不是你我能想象的,這一切,都是他的命,這一切,都是天意,難道你想逆天行事么?」台階之上的中年男子,話語中充斥濃濃的無奈。

「他的生死不是你我所能左右的,我作為他的父親,對他的感情難道會比你少么?」

很顯然,這二人便是風天涯的父親風起,以及他坐下赫赫有名的風影衛之首影宙。

「我不管,我只知道,他是我影宙最疼愛的少主人,此番他若遭遇不測,我便讓整個天辰大陸的人為之陪葬。」影宙嘶喊道,雙拳狠狠握住言語顫抖不已。

「放肆!」

風起大喝一聲,眉頭瞬間緊緊皺在一起,這影宙的脾氣,他在了解不過了,剛才所說的話,他真的能幹的出來,哪怕他陪上自己的性命。

想當年,風起年輕之時遭到仇家追殺,最後神秘失蹤,而在他失蹤后,影宙如同發了瘋一般,憑藉一己之力將那追殺風起的門派,以及與這門派稍有一些關係的其他勢力,不分男女老幼盡數滅殺,成為了世人眼中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那段時候,一聽影宙之名,所有大陸之人皆是聞風喪膽,最後影宙更是因此淪為整個天辰大陸各大門派的公敵……

想起年輕之時的一幕幕,風起臉龐上的怒火漸漸的開始消散起來。

「二弟,自從天涯離開,他的生命玉牌的氣息曾經不止一次出現過這種情況,最後還不是憑藉他自己的力量,又恢復如初么?」這時,風起的話語也是緩和了不少。

「大哥,這次不一樣,他生命玉牌的氣息,我幾乎要感覺不到了,他定然是遇到了天大的危機,不然,生命玉牌的氣息絕不可能如此微弱,我一定要去救他。」影宙祈求道。

「嗯?」

「涯兒的生命氣息在增強!」風起一喜,旋即抬頭看了看影宙,但是看影宙的表情依舊一如既往的難看,明顯是沒有感應到這股正在增強的氣息。

「現在生命氣息在增強,這第一波大劫應該算度過了吧,此時讓二弟前去,應當不算違天命吧?」風起暗自思量著。

「哎!也罷。」

片刻思量后,風起對著影宙擺了擺手,旋即,便轉身向著台階上的一處通道轉身行去。

明知自己兒子性命危在旦夕卻不能前去解救,作為父親,此刻,風起的心刺痛無比。

「多謝大哥!」

見著自己大哥終於同意,影宙激動萬分,當即手臂猛然一抖,壯碩的身形便開始變的模糊起來,最後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玉牌室內。

…………

「神秘人,所有的一切……我都是按照您當初所說的去做,您一定要讓涯兒平安無事才是啊。」風起低聲輕喃著,旋即眼神開始迷離進入了一片回憶當中。

…………

「這是那裡?怎麼這般詭異?為何我感受不到丁點神力波動?」一處詭異的空間內,風起四處張望眼瞳充斥著濃濃的疑惑。

「不用看你只需用心記下我所說的每一句話。」一道滄桑而古老的聲音陡然響起。

「你最小的兒子即將出生,他一生將要經歷三波生死大劫,若能平安度過這三波生死大劫,那麼他將來必然會成為天地之主宰。」

「他的身體里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切記八歲之前,勿要讓他接觸修鍊之道,十六歲之前萬不可離府一步,不然他必將死於非命。」

「十六歲之後,任其獨自離開歷練,期間你切不要干涉他在外的任何事情,包括他的生死,不然他便無法安全度過第一波生死大劫……」

「嘀嗒。」

一滴淚珠順著風起的臉頰滴落在潔白的地面之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涯兒,你不要怪為父,天命不可違父親都是為了你……」

…………

天透亮,刺眼的陽光灑落在大地,一處破碎不堪的山峰之顛人潮擁擠,他們每個人臉上皆是湧出一副震驚與不可思議。

「這裡昨夜究竟發生了什麼,這場面也太駭人聽聞了吧……」

「是啊,什麼樣恐怖的戰鬥能把那座山峰削為平川……」

陣陣竊語之聲響起,卻是沒有一人敢向前邁進一步。

在山顛的中央處,躺著一具著讓人作嘔的屍體,屍體周圍不遠處,散落著兩條粗壯的手臂與半隻依舊緊握的拳頭。

而四處的樹木,以及花草,盡數被一片焦黑所替代,在焦黑之處更是有著無數道金色的痕迹若隱若現。

最為駭人的是地面那一道深不見底的巨大裂縫,以及數米之深足足有成人般大小的深坑,在深坑中更是有著還未乾透猩紅無比的血跡。

這些人之所以不敢上前,乃是因為在中央之處有著一名藍衣女子在四處若有所思的走動著。

藍衣女子面色冰寒,來回走動間一股股讓人窒息的恐怖氣息,如同颶風般自她身體周圍瀰漫而開。

「看這具屍體手臂處,整齊的兩道切口,這應當是詩兒手中的雨神劍所為,而這半個緊握的拳頭應當是另外一人的。」雨寒眉頭緊皺,臉色變的越來越難看起來。

「咻。」

正當雨寒沉思之際,空氣忽然傳來細微的氣息波動,下一霎,一名黑衣男子陡然出現。

雨寒正心情不好呢,見著有人敢進入這裡,當下便是對著那出現在中央之地的黑衣男子發起了攻擊。

「唰。」

黑衣男子袖袍一揮,身形陡然閃動,很輕鬆躲過了雨寒的凌厲攻勢。

「雨寒二宮主的脾氣什麼時候也變的跟我影宙一樣暴躁了。」

「什麼?」

「藍衣女子居然是雨宮的二宮主?」所有人在聽聞黑衣男子的話后臉色頓時大變。

ps:本書首發,愛看的書友請到支持正版,天涯在此拜謝各位。 「站住!」

跟雨宮的生命玉牌室有些相似的一處密室內,忽然傳來一聲驚雷般的暴喝之聲。

「大哥,少主人命在旦夕,你怎麼可以袖手旁觀?」粗曠深沉的質疑之聲陡然響徹而起。

這質疑之人一身黑色衣袍,身材壯碩,一雙虎目瞪的圓圓的,怒視著台階之上阻止他離開的男子。

「二弟,我知你對天涯視如己出,但天涯生來便不是平凡之人,他一生需要承擔的責任,經歷的苦難,不是你我能想象的,這一切,都是他的命,這一切,都是天意,難道你想逆天行事么?」台階之上的中年男子,話語中充斥濃濃的無奈。

「他的生死不是你我所能左右的,我作為他的父親,對他的感情難道會比你少么?」

很顯然,這二人便是風天涯的父親風起,以及他坐下赫赫有名的風影衛之首影宙。

萌嫁豪門之甜品小妻 「我不管,我只知道,他是我影宙最疼愛的少主人,此番他若遭遇不測,我便讓整個天辰大陸的人為之陪葬。」影宙嘶喊道,雙拳狠狠握住言語顫抖不已。

「放肆!」

風起大喝一聲,眉頭瞬間緊緊皺在一起,這影宙的脾氣,他在了解不過了,剛才所說的話,他真的能幹的出來,哪怕他陪上自己的性命。

想當年,風起年輕之時遭到仇家追殺,最後神秘失蹤,而在他失蹤后,影宙如同發了瘋一般,憑藉一己之力將那追殺風起的門派,以及與這門派稍有一些關係的其他勢力,不分男女老幼盡數滅殺,成為了世人眼中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那段時候,一聽影宙之名,所有大陸之人皆是聞風喪膽,最後影宙更是因此淪為整個天辰大陸各大門派的公敵……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