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看那小子的樣子,你們以後會是競爭對手吧,放心吧,我會教導你的,讓你變得強大。」

2022 年 4 月 8 日By 0 Comments

「我不想變得強大,那有什麼意思?」

「等你足夠強大,你就可以自己出去,想去哪就去哪。」

「真的?」

「當然!」

「好,我要變得更加強大,絕對不會輸給小石頭的!」

經過藏鋒的指點,徐錦下定決心要變強了,畢竟那樣自己就可以去任何地方玩了。

。 大阪中央區,河谷村。

夏天的熱浪越來越接近,開車開窗吹風的日子一去不返。

坐在平治w140里,藤原紀香繼續敞開雙腿,讓涼爽的空調冷風吹進包臀裙內,恨不得再把上衣扣子多解開幾個,讓上半身也涼爽一點。

雖然已經解開了兩粒,都快露出裏面的內衣,可還是熱啊!

北原蒼介瞥了眼曾經的小助理,這丫頭難道還在發育?!

為什麼感覺才過去半年多,她又長大了?!有種直逼櫻井冴子的錯覺。

「紀香,你今年到底幾歲了?該不會是虛報了真實年齡吧?」北原蒼介忍不住問道。

在日本不存在身份證這種東西,相近的叫住民基本台帳カード,它不是國家統一發行的證件,是地方政府發行,上面也不會有出生年月信息。

藤原紀香聞言臉頰微紅,擺手說道:「行長放心啦,我肯定滿十六歲了!」

她確實在入職時虛報了年紀,她現在說是比北原蒼介小兩歲,23歲,其實只有21歲!

在四國島,農村的孩子為了能早點當家,都會提前兩三年進入小學上課,很多人可能小學畢業后就去村裏幹活了。

十六歲?

北原蒼介一時間沒反應過來,隨後才意識到她說十六歲的原因。

十六歲是現在日本規定的女性法定結婚年齡,在想什麼呢,這個笨丫頭!

意識到自己脫口而出的話被北原蒼介聽出了弦外之音,她紅著臉低頭,圈起襯衫衣角,不再說話。

該死,怎麼就脫口而出了呢!

他一定在心裏偷偷嘲笑我!

笨蛋紀香,笨蛋紀香,笨蛋紀香,都怪他天天打我的頭,才真的變笨了!

上次他故意出題給我考,都沒回過神來,他在說我是他的小狗狗呢!

想着這些事情的藤原紀香心裏又氣惱又甜蜜,像是小鹿在亂撞,七上八下的,這就是戀愛的滋味么?

虎頭奔停靠在河谷公所前,前面剛修建好的停車場已經停靠了不少豪車,看來河谷浩二父子倆確實拉攏來了不少會社社長。

下了車的北原蒼介臉色其實不是很好,藤原紀香敏銳覺察到了這點,也就收起了笑容,認真觀察起來。

這新修的停車場很氣派,看來花了不少錢。

這一次河谷浩二也沒在外面迎接他們,走進公所,一眼就看出裏面翻新過,弄得更加富麗堂皇了。

一個區區的村級公所,裝修的像是府廳!

走進村長辦公室,一股濃郁而嗆鼻的煙味撲面而來,藤原紀香乾咳了幾聲,發現房間里全是煙霧。

沙發,椅子上坐滿了各種打扮的中年男人,一邊吞雲吐霧,一邊吹着牛皮。

「呦,北原行長來了,快請進!」坐在老闆椅上的河谷浩二笑着喊道,「還有藤原課長,又漂亮了許多啊。」

北原蒼介雖然也是個煙槍,但非常討厭這種煙霧環繞的氛圍,他喜歡一個人抽煙,思考人生,不喜歡一群煙槍扎堆吹牛皮閑聊。

他默不作聲走過去打算開窗,被一個大塊頭伸手攔住。

「北原行長,這點煙味不介意吧?」那個大塊頭露出的右臂上有刺青,看來是極道成員,他咧嘴笑着看縮在角落裏的藤原紀香。

一股巨大的力量從北原蒼介身上傳來,他沒能抓住,眼睜睜看着北原蒼介大踏步走到窗邊,嘩啦啦把窗戶全打開了!

藤原紀香這才感覺好受點。

那個大塊頭被落了面子,有點不爽,不過河谷浩二很快起身來打圓場。

「哈哈,北原行長,我介紹下,這位是大淀建設的金成旭部長,他們會社的土石運輸廠就開在我們河谷村。」

大淀建設?聽這名字,原來是半島人啊。

北原蒼介微微點頭:「東產中央區支行支行長,北原蒼介。」

「哈哈,不愧是傳說中的金融精英,初次見面,請多多關照哈。」金成旭咧嘴一笑,伸手和北原蒼介握了握。

他的體格比北原蒼介更健碩,不過身高不如他,兩人暗中又較了下勁,金成旭臉色微微變化,這小子的力氣大得驚人啊。

北原蒼介工作之餘可沒落下劍道的修行,前世後來被掏空了身體,現在更是注重保養和鍛煉,和這種外強中乾的大塊頭完全不同。

「北原行長,這些都是我拉攏來願意投靠您的會社代表,我來給您一一介紹。」河谷浩二笑着介紹起眾人。

北原蒼介聽完介紹,心裏便失望了大半,自己花了一千萬円給他,就給自己整了這麼一堆廢物?

這些會社基本以土木建築工程為主,他早就在之前和藤原紀香一起考察過河谷村的會社,這一批全部在淘汰名單內。

土木建築工程很多被地頭蛇以及極道社團掌控,做的也是很沒含金量的土石方運輸工作,沒有任何利用價值,成分背景還複雜。

一聽到和大淀建設搭上關係,北原蒼介就沒抱太多希望了。

「我們呢也非常敬佩北原行長的魄力和能力,中央區支行這麼大的呆賬金額,你一定也很頭疼吧,關於你提供的那份還貸企劃,我們非常贊同,不過那30%的比例實在太低了,我希望能達到50%以上。只要北原行長你同意,我立即就能拉攏十幾家會社響應你的企劃,這樣也能開個好頭,如何?」

金成旭笑着看他。

「說完了?」北原蒼介問道。

金成旭疑惑地看了眼河谷浩二,又看了北原蒼介,有點沒明白他的態度怎麼會這麼冷淡。

「企劃上寫的明明白白,符合資質的我們會進行酌情收購,你們的會社都不符合,金部長,麻煩你們儘快歸還欠我們的一千萬円貸款,其他各位也是一樣,告辭!」北原蒼介懶得和這群人浪費時間。

他深深看了眼河谷浩二,拉起藤原紀香朝外走。

「河谷村長,你不是和許社長承諾過會搞定的么?」金成旭臉色不善的看向河谷浩二。

河谷浩二賠笑了幾聲,急匆匆追了出來。

北原蒼介剛上車,看到他過來,搖下了車窗:「還有事么,河谷村長?」

「哎呀,請留步啊,北原行長,怎麼突然走了?」河谷浩二之前在辦公室里老神在在,卻沒料到北原蒼介會一點面子都不給就走。

在他看來,處理掉大批量呆賬是北原蒼介的首要工作,而河谷村既然被定為試點地,那就一定要做出業績來。

河谷浩二搭上了大淀建設的線后覺得讓北原蒼介用東產的資金來收購些建築類不良資產,既方便了大淀建設,又解決了他的呆賬難題,一舉兩得。

本以為是多贏的好生意,加上許永中給了他不少好處,他自認為說服北原蒼介很簡單,沒想到連開口的機會都沒,北原蒼介就要走。

他收了許永中的錢,要是辦不妥這些事情,可承受不住絆半島人的報復,這才着急起來,用最快的速度將前因後果說了一遍。

語句里似乎全是為北原蒼介的呆賬問題着想。

北原蒼介面無表情的聽完了,一旁的藤原紀香氣得不行,這分明就是幫着大淀建設坑支行,要是願意用這種方式處理呆賬,那和以貸還貸有多大區別?

一堆沒什麼大用的土木工程會社,收購來也是浪費錢!

要是淺野直人說不定就答應了,可惜現在的支行長是北原蒼介。

「說完了?」

「你收了多少錢?」

「河谷達也呢?」

三連問甩出。

「達也他現在……」河谷浩二沒說完,北原蒼介就搖下了車窗。

「我明白了。」北原蒼介看車離開,只留給他一屁股的煙塵。

副駕駛座位上,藤原紀香揮動小拳頭:「可惡啊,行長,他怎麼可以這樣呢,明明拿了你一千萬円,還不好好做事!」

「很正常啊,人嘛,吃了糖,不給大棒總是不夠老實。」北原蒼介冷笑了幾聲,還想繼續說,一旁的手機響了。

他開車不接電話,藤原紀香便拿起手機接通了

「莫西莫西~」

聽到是一個女孩的甜美聲音,河谷達也愣了下,旋即問道:「是藤原課長么?我是河谷達也啊,北原行長在么,請麻煩讓他聽一下電話。」

「讓他去死。」北原蒼介聽完藤原紀香的複述后淡淡說道。

「他說讓您去死呢。」藤原紀香憋著笑回答。

河谷達也非常尷尬,一邊道歉一邊繼續說。

藤原紀香又將內容複述了下。

河谷達也想當面解釋原因,希望邀請北原蒼介去一家名為玫瑰的居酒屋詳談。

「行長,不去吧?」藤原紀香按着手機小聲問道。

「咳咳咳,玫瑰居酒屋么?我去聽聽他的理由好了。」北原蒼介乾咳了幾聲,這家居酒屋他聽說過,類似櫻花神社,不過是住友財團的資產。

哼,行長,北原蒼介,大豬蹄子!

呵,男人!

藤原紀香心裏小聲罵着,還是老實回復了。

「萬分感謝!真的太抱歉了!請替我向北原行長道歉!」

掛了電話,藤原紀香的心情瞬間很差。

北原蒼介像是感知到了什麼,哈哈笑道:「笨蛋紀香,想什麼呢,這肯定是大淀建設的人要約我。」

「誒,是這樣的么?」

難道行長不是為了去風花雪月?

藤原紀香感覺自己又好了,可總覺得哪裏不對勁。

「好啦,一會兒先帶你去吃一家最新發現的好吃料理店。」北原蒼介笑着說道。

「好耶!現在去么?不是要去玫瑰居酒屋么?」藤原紀香疑惑看他。

「不把笨蛋紀香餵飽,你會讓我去么?」北原蒼介大笑,隨後悠然說道,「這次我請客。」

藤原紀香不住點頭。

以前每次吃飯,她都喝的大醉,然後第二天醒來發現包包里的錢少了些,這一次絕對不能喝醉,要看着行長結賬!

7017k 司桀原本是打算偷襲的,沒想到沈奇不光知道他在什麼地方,甚至還能輕易發起攻擊,所以司桀不得不用長刀抵擋。

也就他手裡的長刀也不是凡品,勉強擋住了沈奇發出的劍芒,但身體還是不由自主地後退了幾步,差一點撞到牆上。

沈奇當然不會給司桀喘息的機會,長劍再次揮動,劍芒又一次朝著司桀飛射而去。

司桀無奈,急忙躲閃,勉強避開了劍芒的攻擊,但劍芒威力極大,落到了他後面那堵牆上,瞬間讓牆體崩塌,露出了後面的房間。

因為黑色霧氣的阻擋,沈奇看不到那個房間的情況,只能用神識感應,結果下一秒沈奇的臉色就徹底冷了下來,因為那個房間里竟然堆滿了屍骨!

密密麻麻的屍骨堆在一起,有的已經完全化為白骨,甚至骨頭都出現了明顯的風化和腐蝕,而有些屍骨卻還保存完整,死亡時間絕對不長,粗略看一眼,怕是有數百具!

這麼多屍骨,代表了數百人在這這裡遇害,而兇手正是沈奇面前的司桀!

沈奇原本以為司桀只是在這裡隱居,就算做了一些傷天害理的事也不會太多,但是卻沒有想到單單在這裡就有數百人遇害!

司桀簡直罪大惡極!

司桀察覺到沈奇的表情變化,發出一聲冷笑。

「怎麼?生氣了?原本我不想讓你看到這一幕,也不想用到他們的,可惜你自己卻把這堵牆給打開了,既然如此,那我也就沒有繼續隱瞞的必要了。」

說完,司桀取出來一個暗紅色的骷髏頭。

這個暗紅色的骷髏頭散發著詭異的氣息波動,似乎有兩團綠光在裡面纏繞,像極了骷髏的眼睛。

司桀咬破舌尖,一口鮮血吐到暗紅色骷髏頭上,那股詭異的氣息波動更加明顯,瞬間把房間里的黑色霧氣吞噬一空,讓暗紅色骷髏頭上出現了一絲黑色印記。

但這還沒有完,司桀拿著骷髏頭對著隔壁房間輕輕一刷,隔壁房間里那數百具屍骨大部分竟然化作飛灰,只有那些還帶著血肉的屍骨還能看出來一些形狀,但也發生了明顯的變化,彷彿在這裡風化了上百年一般!

隨著數百具屍骨化作飛灰,隔壁房間里出現了一股暗紅色散發著詭異氣息波動的靈氣,化作一道漩渦鑽進了暗紅色骷髏之中,連帶著司桀的雙眼都變成了暗紅色。

沈奇看到這一幕的時候臉色更加難看,原來司桀不光殺人,還要利用這些受害者的靈魂和肉身施展詭異的法術,如果不能親手殺死司桀,他都對不起這數百名受害者!

司桀發出一陣陣怪笑,「沈奇,這是我花費一百多年準備的,原本我是不打算對你用這一招的,因為你我之間無冤無仇,我沒有必要跟你拚命,可誰讓你在這個時候找過來呢?只能說你命不好,在這裡遇到了我,不過你放心,殺死你之後,我會把你的靈魂封禁在這個骷髏之中,讓你親眼看著我是如何親手滅了你們沈家!」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