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竟有此事,看來蠻荒諸族不甘寂寞,這遠古劍墓的開啟,竟會成為大戰的導火索!」許陽臉色變得嚴肅了起來,對葉南冠世尊說道,「葉南冠真人,且寬心等候,本座自會率領諸強,前往援救。你們暫且不要貿然與敵人交手,一切以小心為上。」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葉南冠真人的臉色終於放鬆了一些,他對許陽的能力還是很有信心的,當即謝過之後,關閉了通訊光幕。

如今帝宗雖然世尊級以上的高手不多,只有許陽、羽化凡以及荀籍老祖三人,但這三人都是實力絕強的高手,荀籍老祖更是聖級存在。再加上荀籍老祖在九星大磨陣法之中,出手保護其他的宗派之主,許陽又帶人冒著天劫加身的危險破開九星大磨陣法,救出各大宗派首腦,所以現如今中洲人族聯盟,基本上是以帝宗的馬首是瞻。因此,在劍府出現危機的時候,葉南冠第一時間便聯絡許陽,請求帝宗協調各大宗派。

在場的諸位玄皇長老,以及許陽的同輩弟子,均是感到與有榮焉,劍府的這次求救,無形中說明了帝宗的地位仍在,第一宗門的名頭還是響噹噹的。

「宗主,這次帶上我們!」上官寂風說道。

「是啊,我們學會了冥魔合擊之術,合體戰技的威力已經能匹敵四劫甚至五劫世尊,可以為宗主分憂。」鄒行雲說道。

「不行,」許陽毫不猶豫地否決了,「厲陽師兄不在,你們的冥魔合擊之術,便等若缺失了最重要的指揮之人。而且,這次遠古劍墓之行,乃是世尊高手的試煉之地,所參與的最低都是世尊!這是一場世尊強者之間的大戰,你們一個閃失,就有可能全軍覆沒。我絕不能拿帝宗的未來開玩笑,你們留在宗派之內,好生修鍊!」

上官寂風等人臉色一垮,不過他們知道許陽說的也是事實,便不再強求。

散會之後,許陽徑直前往潛修洞府,面見荀籍老祖。

潛修洞府之內。

荀籍老祖盤膝坐在一隻蒲團之上,竟似沒有絲毫氣息的石頭雕像一般。如果許陽單純以靈覺感應,甚至感應不出荀籍老祖的存在。

「你回來了……」荀籍老祖緩緩睜開眼,氣息依然是似有似無,「不錯,你的這次南疆之行,收穫很大。」

「老祖,在議事大殿上發生的事情,您可都清楚了?」許陽問道。

「不錯,我雖然在此潛修,但我的一絲靈識,卻一直關注著你們的議論。」荀籍老祖略一點頭說道,「遠古劍墓……可不是什麼好地方啊。」

「老祖,您可知道遠古劍墓的情報資料?」許陽詢問道。

「遠古劍墓之中,蘊含絕大的秘密,整座劍墓,便是一顆完整的星球!」荀籍老祖道,「我在五劫世尊之境時,曾經有幸闖過一次,進入了劍墓第四層。只可惜,距離觸及遠古劍墓中埋藏的大秘密,還早得很。」

「這麼困難?遠古劍墓共分幾層?」許陽詫異道。

「有人說是七層,也有人說是九層,這一點無人知曉,」荀籍老祖道,「在遠古劍墓的每一層中,都有著實力強悍的劍奴存在,越是深層之中,劍奴的實力越強。除了劍奴之外,遠古劍墓中還有著險惡的環境。許陽,這一次過去,我建議你還是不要進入遠古劍墓了。」

「呵呵……老祖,您當年也是五劫實力,就敢闖遠古劍墓,我現在和您當初的境界一樣,為何不能去啊?修玄修心,一昧的逃避可不行。」許陽笑道。

「說實話,你如今的實力,比我當初強了不止一籌,有著沖入劍墓最深處,觸及那驚天大秘的資格!但是正因如此,我才不想讓你進去,」荀籍老祖搖頭說道,「驚天秘密,往往伴隨著驚人的兇險。沒有足夠的實力,貿然接觸那種秘密,只會讓你粉身碎骨。」

許陽點頭,若有所思。

荀籍老祖想了想,又說道:「不過,在遠古劍墓的前面幾層之中,斬殺劍奴來錘鍊自己的劍法,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只要小心謹慎,不要自蹈險地即可。」

許陽點頭,隨即說道:「老祖,在劍府的傳訊之中,只是提到了東野鬼族的動向,那仙盟以及蠻荒剩餘三大強族的動向,卻是並不明顯。不過卻不能排除敵人蘊含陰謀,想要趁著我們援救劍府,突然進攻帝宗秘境的可能性。」

「這一點我很清楚……」荀籍老祖點頭說道:「所以,在敵人情況未明的時候,我不會出手,救護劍府,探索遠古劍墓的事情,交由你來負責。我會坐鎮帝宗秘境,等到蠻荒諸族以及仙盟的巔峰世尊強者大批出現的時候,再出手對付。」

「敵不動,我不動,這不失為一個好的辦法。」許陽點頭。荀籍老祖的意思是,如果蠻荒諸族與仙盟的首領級強者,突然前往遠古劍墓,那麼荀籍老祖也會前往,出手鎮壓。

「對了,荀籍老祖,還有一件事,需要向你稟明,」許陽忽然想起了一個人,開口道,「您是否知道……獨孤雲大師兄?」

「有些印象,他曾經是帝宗大弟子,只不過投靠了霧族。」荀籍老祖並未見過獨孤雲,對其印象也只停留於表面。

許陽便將見到獨孤雲的始末,向荀籍老祖一一稟明,包括他最後一次在白帝城,獨孤雲提出的警告,也向荀籍說了出來,最後道:「讓我困惑的是,霧族究竟有什麼對付我的陰謀?看獨孤雲的樣子,並不是無的放矢。」

「也罷,待我為你檢查一番。」荀籍老祖伸出手,緩緩說道。(未完待續。。) 翌日,許陽通知中域的天策府、正氣盟三家,各派都派出了不少世尊強者,跟隨許陽,進行空間穿梭,向劍府的方位行進。◎頂點小說,

這一陣容簡直恐怖,僅僅是高階世尊,就足有七人之多!剩下的十幾位高手,都是三四劫實力的中階世尊。至於一劫、二劫實力的低階世尊,並未參與此次任務。

在這種高階世尊主宰的戰場中,低階世尊的作用已經不明顯了。兩名高階世尊對拼的餘波,就有可能將一名低階世尊撕碎,得不償失。

每個宗派的強者,都有相應的代表人物。像天策府的天刀親王雍世勛、吉光親王雍柏仁,太學院的孔白真人、盤龍院的石毓真人以及蒼族的蒼莽真人,便是此類。這些大高手,對許陽的態度都很是客氣,許陽的實力證明了他符合在中洲修玄界的地位。

***

劍府山門,位於一處宏大瀑布的上方。這一瀑布的寬度達到了數百丈,高度三千丈!下方衝擊的水流,形成了一處深潭。那些撞擊在岩石上,崩碎成萬千珍珠的水花,折射太陽的光芒,竟是形成了一掛掛美麗的虹橋。

在瀑布下的深潭之旁,呈九十度的山崖之上,有著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洗劍池」。這三個字顯然是以劍氣雕刻而成,其中蘊含著深邃的劍意,彷彿看一眼,都要讓眼睛灼傷一般,凌厲非凡。

僅從這山門氣度,就可窺知劍府作為「三府四院」之一的宏大氣魄。

然而,如今的劍府山門卻並不平靜,一具具白骨骷髏,手持骨刃,在洗劍池的旁邊。旁若無人地巡視行走。在這些白骨骷髏的上空,一座座陰氣森森的飛行宮殿懸浮在雲朵之間,上面還有不少身穿黑袍的鬼族之人,在指指點點。

「劍府弟子,隨我殺盡這些白骨傀儡,給那些鬼族之人一點顏色看看!」

一名白衣青年。手持一柄流光燦然的長劍,怒嘯一聲,撲入下方的白骨骷髏群中。劍氣縱橫,劃出無數道凌厲軌跡,頓時一具具白骨骷髏散碎開來。

「白哉師兄好樣的!」

「這些玄王級實力的白骨骷髏,居然在白哉師兄面前,一招粉碎!不愧是咱們劍府雙璧之一。」

見到葉白哉如此神勇,劍府弟子們也紛紛沖了上去。實力較弱的弟子,挑中一具白骨骷髏便展開搏殺。實力強的弟子,更是劍光一圈,就迎戰數具骷髏。一時間,劍府弟子佔了絕對的上風,每個呼吸之間,都有骷髏碎裂一地。

「這些劍府弟子,真是不知死活啊。他們的師門長輩,應該是把他們驅逐出來送死。試探我們的後手!前幾日被我們逼入遠古劍墓的葉傷,便是類似情況。」

在洗劍池上方高空中的一座鬼族宮殿之前。一名鬼族世尊強者冷笑說道。

「哼,不入世尊境界的螻蟻,也敢在我面前猖狂?鬼隆大長老,待我下去,將這些劍府弟子統統滅殺!」一個臉色發青,渾身血氣的魁梧鬼族男子冷冷喝道。

「不行!」先前說話的那名鬼族世尊。正是鬼隆大長老,他淡淡說道,「鬼招,自然有你殺戮的時候,但現在不行。這些劍府弟子。是我們用來釣魚的香餌。你將他們全殺了,哪裡還會有大魚上鉤?」

鬼招不敢反駁,垂手而立。

「只要給他們一點點壓力即可……」鬼隆大長老呵呵一笑,手指猛然彈出,一道透明氣流,忽然穿過重重距離,注入了其中一具白骨骷髏的眉心之中。

隨著這道透明氣流的注入,那具白骨骷髏雙眸之中的鬼火大盛,氣息節節攀升!周圍的白骨骷髏,則是眼中鬼火黯淡,接二連三地散落下來。而它們散落之下的骨頭之上,卻飄出了星星點點的光芒,向中央的那具白骨骷髏傾注而去!

轉眼之間,數量龐大的白骨骷髏群,就只剩下了中央區域的一個!只不過,現在這具骷髏,和普通的骷髏相比,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

它身軀已經高達一丈,渾身的骨節變粗了三倍,而且閃爍著瑩白的玉石光芒,看上去居然有一種世尊寶骨的感覺!在它雙眸中跳動的靈魂之火,更是透出隱隱的金色,給人一種異常危險的氣息。

「嗤!」

巨大骷髏的手爪一揮,五道凌厲的勁氣劃破空間,飆射而出!兩名劍府弟子猝不及防,身上爆出了五道血花,踉蹌倒退。更為可怕的是,他們的臉上,迅速湧起一層青色光芒,氣息委頓了下來。

「葉文,葉武,你們兩個怎麼樣?」葉白哉心中一驚,伸手便去拉那兩個委頓在地,明顯無法躲過巨型骷髏下一輪攻擊的同門。

誰知,在葉白哉的一拉之下,葉文葉武兩人的身軀,竟是無力癱軟倒地,氣息已絕!從他們的屍體之中,兩具新生骷髏忽然破體而出,各自握著生前的玄器長劍,反而向葉白哉逼來!

「這是……什麼陰毒妖法?」葉白哉大怒,他不忍傷害兩個同門的遺骨,一個縱躍飛上半空,手中長劍怒劈而下!

「秘劍,斬龍!」

虛空之中,一道巨型鋒銳劍光呼嘯落下,對著巨型骷髏脆弱的頸項斬擊而去!即便是盛怒之中,葉白哉仍然保持著冷靜的戰鬥思路,將目標擊中在巨型骷髏的弱點之上。憑巨型骷髏的速度,無論如何都是躲不過這招的。

然而,巨大骷髏根本就沒躲!它抬起了一根白骨手臂,豎在面前,用力一揮!嗡的一聲,金石交鳴之音響起,葉白哉傾盡全力斬出的秘劍劍術,被徑直崩裂開去。而巨大骷髏的手臂之上,只留下了一絲淺淺的划痕。

「不好!這東西,怕是有著接近世尊的戰鬥力,所有人撤開!」葉白哉狂喝道。作為以殺傷力驕傲的劍客,居然連敵人的防禦都無法破開,這場戰鬥已經沒有了取勝的可能。

「哼……一群螻蟻,居然還想逃走?」高空中的鬼族宮殿之上,那名鬼隆大長老陰冷一笑,「既然你們的長輩不願意出來,那你們就死!」(未完待續。。) 隨著鬼隆大長老的喝聲,洗劍池周圍的空地之上,突兀地冒出了一絲絲灰色氣流。

「喀喇……」

大地猛然開裂,黑氣漫空,一隻只蒼白乾枯的手爪,從地底緩緩伸出!不過幾個呼吸的工夫,葉白哉等人的腳下,便爬出了無數白骨骷髏,其中較弱者也有堪比玄君的實力,強橫的骷髏甚至有著玄王、玄皇級的氣息。

這些白骨骷髏,雖然沒有那一頭准世尊級的骷髏那麼強橫,但拖延住葉白哉等人的行動,卻是輕而易舉。它們揮舞著乾枯的手爪,一道道灰色勁氣飆射向空中,讓葉白哉等人,不得不停下身形,盪開這些攻殺而來的罡氣,速度不可避免地慢了下來。

在葉白哉等人的身後,那頭准世尊級的白骨骷髏一聲咆哮,巨大的白骨之爪,再度轟向葉白哉等人的背心,這一下如果擊實,絕對會讓葉白哉等人重傷。

就在這時,洗劍池上方,最大的一座虹橋之上,一道半圓形的光幕猛然綻開!一道道強悍的氣息,從光幕之中飛掠而出,濃重的世尊威嚴,散發而出!

「是太上長老……太上長老們來了!」葉白哉身邊的一名劍府弟子,歡聲說道。

「大膽鬼族,竟敢在我劍府總部撒野,給老夫碎!」

一聲雷霆般的聲音響起,虛空中為首的一名劍府老者,舌綻春雷,一道凌厲的劍光倏忽射出,迎風拉長,很快就化作一柄長達數千丈的細長刀刃,橫向切割戰場!

嘩啦啦!

下方的那片白骨之海,如割倒的麥子一般,齊刷刷地矮了一截!在世尊強者面前。這些骷髏數量雖多,卻也起不到什麼作用,紛紛斷成兩半,骨架散落一地。只剩下那個近乎世尊的白骨骷髏,得以倖存,只不過看樣子。這最後倖存的白骨骷髏也瀕臨解體了。

「哈哈,葉南冠長老,你的手段還是不減當年啊!」一旁的劍府強者,紛紛稱讚道。剛剛出手的那位老者,便是與許陽一道,救出各大宗派宗主的葉南冠!

在立下大功之後,葉南冠在劍府中的地位很高,僅次於劍府之主葉木真人。

有葉南冠的出手,下方的葉白哉等人總算鬆了口氣。急忙通過那一道虹橋,飛回劍府秘境之中。

「哈哈……劍府的老鬼,你們終於還是忍不住出現了!」一陣狂笑聲傳來,隨即鬼族的飛行宮殿之中,一道道流光飛射而出,一群世尊級強者,竟是將葉南冠等人,給團團圍住。

「鬼族的大長老鬼隆。還有蓬萊仙宗的大長老陰天傾?」葉南冠臉色微變,他身後的劍府強者。基本上都是四五劫的實力,而對面的鬼隆、陰天傾,都是七劫高手。而且論數量,劍府眾人也比不上鬼族與蓬萊仙宗的聯手。

「果然,鬼族此次是和蓬萊仙宗合力對付我們劍府……幸好,我們已經向帝宗求援。」一名世尊長老低聲說道。

「不用跟他們廢話。動手,滅了他們!」鬼隆大長老陰測測地說道,他枯瘦的手掌一揮,濃重的陰氣涌動,場中的氣溫驟降。一群劍府強者。都感覺到山嶽一般的壓力,瘋狂鎮壓而下!

「七星聚會!」葉南冠大聲喝道,一個個劍府世尊,手掌前後相接,將澎湃的力量傳導入葉南冠的體內。

葉南冠的氣息,數倍地膨脹起來,他用力劈出一劍,一道極其凝聚的青色劍芒,向鬼隆大長老的手掌橫斬而去!

「轟!」

青色劍芒與鬼隆大長老手中的灰色陰氣光柱,驟然碰撞。狂暴的劍氣四處飆射,在接觸點中央,一青一灰兩道光芒,相持不下。一邊是七劫世尊,一邊是合眾人之力的六劫強者,兩人竟是比拼起了玄力。

這一比拼過程非常兇險,任何一方提前退出的話,都會遭到對手長驅直入的反攻,根本不會有時間組織防禦,必定會受到重創。

「呵呵……劍府的各位同道,以多為勝可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待老夫助鬼隆道友一臂之力!」

蓬萊仙宗的大長老陰天傾,微微一笑,卻是伸出了一隻手掌,貼在了鬼隆大長老的背心之處!頓時那道灰色的氣柱,猛然膨脹起來,將青色劍芒向後壓了過去。

「可惡……敗類!」葉南冠沒有想到,鬼隆大長老竟然對陰天傾這麼信任。要知道兩人一個屬於蠻荒諸族,一個屬於人族叛徒,應該互相有所戒備才對啊。

不過,現在葉南冠也沒時間想這個問題了,他只感覺越發膨脹的壓力逼迫而來,額頭沁出了汗珠,臉色發白,快要支撐不住了。

「嗡!」

陡然間,一道清越的劍鳴聲響起,隨即一道匹練一般的白色劍氣,從劍府秘境光幕之中,激射而出!這道白色劍氣,竟好像越過了重重空間距離一般,快得令人來不及反應!

「轟隆!」

白色劍氣,精準地點在了雙方相持的中央一點,頓時雙方強者紛紛踉蹌倒退!葉南冠總算是鬆了口氣,仰頭看向那白色劍氣傳來的方位,大喜道:「宗主!」

劍府之主葉木真人,一襲白袍,英姿過人。他此時眼眸微寒,看向陰天傾和鬼隆兩名七劫世尊,冷冷說道:「鬼族,蓬萊仙宗,你們不就是想逼出葉某么?現在本座已經出現,你們埋伏的手段,也趁早使出來!否則……本座就先斬了這二人!」他一身凌厲的劍意涌動,遙遙指向了陰天傾、鬼隆兩大強者。

「哈哈……葉木,好久不見了……」

在鬼族宮殿之中,兩道黑影閃出,露出真容。這二人的氣息都極為強盛,每個人的實力,都不下於葉木真人。毫無疑問,這兩人便是鬼族之主、蓬萊仙宗之主!

「上次在岩族秘境,讓你逃走了……這一回,你休想再次逃生。」鬼族之主陰森說道。

「不錯……你雖然是八劫世尊,但在我們兩人聯手之下,你沒有半點機會。」蓬萊宗主微笑道。

「哼哼……你們以為,上過一次當,本座還會上第二次?你們可以結盟對付我劍府,難道我劍府就沒有盟友?」劍府之主葉木哈哈一笑,對著虛空大聲說道:「帝宗之主許陽真人,以及各位道友,還請現身!」

陡然間,從不遠處的雲層之中,飛出一座恢弘的飛行宮闕,這座飛行宮殿比起鬼族的宮殿,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在飛行宮殿的大門上方,橫批寫著「上清宮」三個大字!

許陽率領著一眾世尊強者,從上清宮內,緩步走出。

蓬萊宗主與鬼族之主,略微吃了一驚之後,卻是迅速鎮定了下來。鬼族之主呵呵笑道:「葉木真人,這就是你的依仗?不僅沒有一個八劫世尊到來,連七劫高手也沒有!看起來你的盟友,起不到什麼作用了……鬼隆大長老,你去把這群所謂的援軍,統統殺掉,一個不留!」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