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第一次遭遇戰,是蔣經緯,我們爭奪星河神砂。」御玄雨說道。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許陽續道:「蔣經緯奈何不了我們,反而岌岌可危,於是有人操縱甬道走向,讓高曉松一行人發現了我們,從而加入了戰鬥。」

「高曉松被你殺掉,哦不,高曉松逃跑了,結果陸慕遠就巴巴地趕來,果真是巧合之極。」御玄雨有些信服了。

「不僅如此,我們一開始和陸慕遠和平共處,沒有爆發戰鬥。結果呢?甬道之中,居然開始出現各種寶料,甚至是七品寶丹!這無疑是刺激人心中的貪慾,促使我們為了寶物而殘殺。」許陽總結道。

「真可惡,到底是哪個壞人在幕後操縱?」采籬氣鼓鼓地說道,「許陽,你趕緊想個辦法,把那個壞人揪出來。」(未完待續。。)

ps:四千字大章,諸位兄弟久等了,抱歉!今日萬字爆髮結束。 「想要破解這無盡甬道,其實很簡單,我們只要對著一個方向,不斷往前走就可以了。」許陽收起了那柄金色重劍「玄金劍」,將其放入自己儲物戒中,微笑說道。

三人向前走去,一邊走路,采籬一邊問道:「可是這甬道四通八達,不一會就要拐彎啊,前面沒有路……看,前面又是往右拐的岔道。」

前方是一面絕壁,甬道向右側延伸過去,瑰玉的光芒閃爍,好像在指引方向。

許陽淡淡說道:「前面沒有路?錯了,前方才是真正的通道,向右拐,只會進入無盡甬道的循環。」

許陽渾身氣勢猛然凌厲起來,他暴喝一聲,渾身多彩光芒閃爍,他已經使用了八極融合之力!

在對戰蔣經緯、高曉松以及陸慕遠的時候,許陽一直沒有動用八極融合的驚人力量,但在破解甬道的時候,他沒有了選擇,必須施展最強的融合之力,才可以將甬道打破。

「八極玄力,部分融合。2萬鈞之力,給我破!」許陽大吼一聲,一隻彩光大手,緊握成拳,向著前方的絕壁,怒轟而去。

「咚」!

一聲悶響,地動山搖。堪比玄君的力量,發揮了強大的破壞力,那堅固的甬道,被這一拳,砸開了一個巨大的洞孔。

從洞孔之中,隱約透出了柔和的光暈,那是瑰玉的光芒。

「這絕壁居然是中空的,前方也是甬道,可以前進!」御玄雨激動地說道,「許陽,你猜對了!」

許陽微微一笑,帶領兩女跨入那被轟開的洞孔之中。

前方是一模一樣的甬道。許陽一行三人,徑直向前走去,遇見絕壁攔路,絕對不拐彎,直接一拳轟破!

約莫走了百十丈,許陽已經連續轟碎了三道絕壁。

「快看,許陽!」采籬指著前方叫道。

前面一堵高牆,緩緩升起,很快和甬道天頂嚴絲合縫。原本筆直的甬道,右側開啟了一個岔道。

「這是水月洞天的幕後操控者。他已經驚慌失措,臨時變幻甬道的架構,想要引誘我們走上右側的岔道!不過,這是徒勞的,我們抱定一個方向。就這樣一路轟擊下去!我估計,要不了多遠。就會穿過這甬道。進入真正的水月洞天。」

許陽來到了這新出現的高牆旁,又是一拳轟去,這堵高牆轟隆一聲倒塌。

「許陽,你太帥了!」采籬笑得大眼睛都眯縫了起來。

這一堵高牆被轟塌之後,前方的景物赫然變化!

這是一個天然形成的巨大洞穴,方圓幾近百丈。在洞穴壁上,鑲嵌著一顆顆拳頭大小的夜明珠,發出毫光,將陰暗的地下洞穴。照耀得如同白晝。

地面上,成堆成堆的錢幣、黃金、珠玉,在夜明珠毫光的照耀下,散射著誘惑人心的光華。這方圓百丈的巨大地穴中,竟然堆積了這麼多的財寶。

「天啊,好多好多財寶,發財嘍!」采籬歡呼一聲,撲到了錢幣堆中,小手抓起一把錢幣,向天空拋灑,頓時地穴中下起了一陣金幣雨。

「全都是翼虎幣,沒有低檔次的蒼狼幣和迅豹幣,看這堆積如山的樣子,恐怕得有千萬之數!」御玄雨也被震撼了,「而且,還有堆積如山的黃金,更有珍貴華美的玉器……許陽,這一個地穴的財富,恐怕比得上一個一流世家的所有財產,太瘋狂了。」

「都是些俗世物品,翼虎幣雖好,但真正的寶物,根本就是有價無市。資財到了一定程度上就只是一個數字,只有良材寶葯、天地珍奇,才是真正的無價之寶。」許陽並沒有被這些錢財迷惑。

「許陽,你的儲物戒指夠不夠裝這些錢啊?」采籬道。

許陽從一隻隨身小包中取出十幾枚儲物戒指,這些都是他擊殺敵人之後,搜颳得到的儲物戒,而且內部空間都不小,都有十方左右。那些內部空間較小的儲物戒,都被許陽或是送人,或是扔掉了。

需要說明的是,儲物戒是無法放入其他儲物戒中的。所以許陽才用一隻隨身小包盛放。

「這些儲物戒,都是空的,應該足夠收納這些錢財,」許陽說道,「不過,帶著這麼多翼虎幣,要佔據儲物戒極大的空間,很不方便。」

御玄雨說道:「沒關係,我們可以去海雲錢莊,將這些翼虎幣兌換成金票,就可以隨意攜帶了。」

「這一趟水月洞天之行,收穫很大啊,這麼多錢,夠買好多好吃的。」采籬眯眼笑道。

「你要是以為,這就是水月洞天的真正秘密,那就錯了。」許陽微微一笑。

「什麼,難道這還不是目的地?」御玄雨也被驚到了,她看看周圍,不解地說道,「可是,這就是一處天然洞穴,做不得假啊。」

許陽取出分形定影圖,指著寶圖說道:「你們看,這是我們行進的方向,在這一處天然洞穴之後,還隱藏著一個暗門,我估計那裡才是水月洞天的真正秘密所在,也就是那個幕後掌控者躲藏的位置。」

「這個幕後掌控者,到底是什麼人?」御玄雨吸了一口氣說道,「竟然用這麼多財寶迷惑我們,讓我們放棄追尋。」

「我懷疑,這個所謂的幕後掌控者,根本就不是人,」許陽說,「而且它很懼怕我們,不敢和我們正面對抗。它一直在操控甬道迷宮,讓我們和其他幾波人自相殘殺,現在我們識破了它的詭計,一路直闖,它就在這裡放置了無數財物,轉移我們的注意力。若是沒有分形定影圖,恐怕我也會被它瞞過去。」

許陽走到了天然洞穴的另一側,輕輕敲了敲岩壁,一股土極玄力透體而發,探尋著這一處天然洞穴的地質構造。

誰知許陽的土極玄力探出,卻像是泥牛入海,悄無聲息。似乎有另一股很奇特的土極力量,在干擾許陽的土極玄力感應。

許陽笑了笑,這股干擾力量的出現,簡直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現在根本無需探測,那幕後掌控者肯定躲在這一處岩壁之後。(未完待續。。) 運轉八極融合之力,許陽化出彩光大手,一拳向岩壁轟去。

咚的一聲悶響,中空的岩壁傳來回聲,在許陽一拳擊出的受力點,岩壁出現了七八道粗大的裂紋,咔咔啪啪地裂開。

不過,在許陽狂猛的拳力過後,這岩壁居然開始飛快地癒合,原本的粗大裂紋,漸漸變得細小起來。

「給我破,長門三疊浪!」許陽運轉八極融合之力,連續三拳轟擊而出,首尾相接,威力大了好幾倍。

這下子,岩壁終於無力阻擋,轟然一聲,爆碎成無數細小的石塊塵埃。

這一處天然洞穴的岩壁,被許陽大力轟開,裡面頓時閃爍出淺淺的紅色光暈,將許陽、御玄雨和采籬的臉,都鍍上了一層紅暈。

「天啊,這是……」御玄雨驚訝地說道。

在岩壁之後,是一個小小的洞穴,這一處洞穴之中,有一塊房屋大小的金色晶石,在巨型晶石的中心,似乎是一汪閃爍金光的寶液,其中有兩個模糊的生靈,在金光寶液中緩緩游曳。

「竟然……是這種寶物?」以許陽的定力,都吃了一驚。

「壞人,別賣關子了,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采籬問道。

「這塊巨大的晶體,實際上是純度極高的玄石,估計有接近絕品玄石的純度,而且越接近內部,玄石純度越高,靠近那金光寶液的玄石,至少也是絕品!甚至有可能,達到了玄晶的地步,」許陽說道,「但是,和那金光寶液一比。就不算什麼了。」

「金光寶液,名叫『岩瑕液』,是一種錘鍊身軀的極品寶物,使用岩瑕液錘鍊自身,可以開發人體潛能。我現在達到了8變,已經到了一個瓶頸。如果沒有奇遇的話,就只能八變成宗。但有了岩瑕液,就不一樣了,我可以再度提高肉身的潛力,容納更強更霸的玄靈。九變成宗,就不再是幻想了!」許陽有些激動地說道。

八變成宗,只能算是強力玄宗。九變成宗,才是真正的蓋世人傑。

本來以許陽的潛力,絕不止八變。但他八極兼修,八大玄靈分薄了他的星海空間,以至於遲遲無法晉陞第九變。

現在許陽有了晉陞九變的資本,一旦完成,那就真的是雄霸同輩,傲視古今,就連一般的九變成宗者,也不是許陽的對手。畢竟。許陽是八極兼修,八極玄靈同時達到九變。這是其他同輩人物難以達到的。

「許陽,那岩瑕液中,好像有活物?會不會污染岩瑕液?」聽了許陽的話,御玄雨也為他高興。

「哈哈,不用擔心,那就是我們要找的『幕後操控者』。兩隻岩精!」許陽說道,「岩精是天生地養的靈物,已經有了不低於人類的靈智,確切地說,這些岩瑕液。都只是岩精產出的。相比起來,岩精才是真正的無價之寶,比岩瑕液更加珍貴。」

「這麼神奇?」御玄雨和采籬都發愣了。

「如果能抓住這兩隻岩精,哪怕只抓住其中一隻,那就真正發達了,以後岩瑕液源源不絕,可以造就許多八變成宗,甚至九變成宗的強者。」

岩瑕液具有強化**潛力的特殊作用,以它錘鍊身體,可以開發玄者潛能,使其容納更強的玄靈。有了岩瑕液,許陽有信心讓御玄雨和采籬都達到第9變。

「那還等什麼,趕緊抓住那兩個小東西。」采籬摩拳擦掌,虎視眈眈。

「希望不大,畢竟岩精是天生地養的靈物,天賦便能操縱土極,自由遁走。除非玄王境界的高手,張開領域,掌控一方天地,才能讓它們無路可逃。」許陽搖搖頭說道。

這兩頭岩精具有操控土極的本事,那甬道的變幻,就是它們搞的鬼,多年以來,憑藉這一手它們一直安然無恙,只不過今天碰上了拿著分形定影圖的許陽。

如果只靠分形定影圖,也不可能威脅到它們,因為甬道採用特殊方法加固,非玄君級的力量,無法轟開甬道岩壁。水月洞天秘境,允許進入的最強境界,就是玄宗,所以兩隻岩精在此地愜意生活,一直高枕無憂。

誰知許陽還有八極融合這一殺手鐧,短暫的爆發力堪比玄君。這下子因緣巧合,讓兩頭岩精暴露在了許陽眼前。

這時,一道意念波動,傳遞到許陽等三人腦海,就像是一個人類在他們耳旁說話一般。

「人類,你們為何打擾我們的平靜生活?」聲音如幼童,清脆動聽。

「這是岩精在講話?」采籬饒有興趣。

「不錯,岩精有不輸於人的智慧,你看它操控甬道,拋灑天材地寶,使得所有人自相殘殺,哪一步不是緊扣人心?」許陽微微一笑,同樣傳遞出一股意念:「岩精,你我相逢,也是緣分。不如跟隨我,我保護你們的安全,你們每年向我奉獻十滴岩瑕液?」

「你這個人類,居然還想抓捕我們?」兩頭岩精絲毫不受蠱惑,「你境界這麼低,根本留不住我們,別打錯了主意。如果不是留戀這個住了很長時間的地方,我們早在你打破岩壁的時候,就遁走了。」

「岩精具有操控土極的本領,我當然清楚,就算我動手,也奈何不了你們兩個,」許陽實話實說,「不過,你們作為天生地養的靈物,不管是什麼樣的玄者遇到,都會大力捕捉,甚至會將你們煉製成寶器。跟著我的話,我至少可以保證你們的安全。」

「哼,你一個玄師境界的人類,胃口太大了,」岩精傳來意念,「現在的情況是,你抓不到我們,我們也傷不了你。現在我們願意拿出一些寶物,來換取你的離開,讓我們繼續在這個熟悉的地方生活。你願意的話,我們就交易,你要是堅持要捕獲我們,那我們就只有遁走。」

許陽剛剛那樣說,也只是抱著一點希望罷了。現在看到兩隻岩精具有深深的戒心,他便不再勉強:「好吧,我同意交易,你們會給我什麼樣的寶物?」(未完待續。。) 「水月洞天本來有很多寶物,只不過每十年一次開啟,不少人前來尋寶,為了打發走他們,我們付出了不少寶物,所以現在剩下的不多了,」兩隻岩精彷彿看到了希望,對許陽發出意念,「就是一些寶料、藥材,還有原主人煉製的一些成品丹藥。」

「哦?不如你們取出來給我看看。」許陽說道。

「但是你要答應,在拿到寶物之後就離開,不得與我們為難。」岩精發出意念。

「如果寶物的價值足夠,我也不會貪得無厭。」許陽回應。

轟隆隆的聲音響起,那天然洞穴的一面牆壁翻轉開來,露出了一個暗室。

「原來秘密的藏寶室在這裡啊。」采籬一聲歡叫,沖向暗室之中。

許陽早已看清,暗室擺放著好幾排玉質架子,上面不少欄位都空了,只有十幾個欄位,散發寶光,存放著天材地寶。

「純度9成的秘銀?還有純度9成的精金,都是常見的煉器材料,只不過純度特別高,」許陽一一瀏覽,「這是黑金?好像我的黑曜戰甲,就是以黑金煉成,這可是8品寶料,千金難求。」

「許陽,這裡居然有龍鬚草和鳳尾花,我聽娘親說過,這兩種寶葯都是8品,能夠煉製8品寶丹。」采籬拽著許陽的衣角,嘀嘀咕咕地說道。

而在許陽三人觀看藏寶室的時候,巨型晶石中的兩隻岩精,也在交流。

「那藏寶室中的物品,是我們最後的珍藏了,不知道能不能滿足這個人類,讓他離去。」其中一頭岩精晃動觸角說道。

「希望可以吧,在這個地方住慣了。不捨得離開,」另一隻岩精說道,「這水月洞天秘境,雖然每十年會開啟一次,比較討厭,但超越玄宗的高手無法進入。是個理想的避難之地。如果我們流落在外,肯定早就被人擒拿煉化,或者煉製丹藥玄器了,哪裡會成長到今日的地步,擁有不輸給人的靈智。」

「你們的全部珍藏,的確很豐厚,」許陽轉過身來,對兩隻岩精說道,「不過。我不想要它們。」

「人類,你別太貪得無厭,大不了我們離開這裡。」岩精好像很氣憤,透明的軀殼中,淡淡的金紅色光芒更加耀眼。

「你們誤會了,對於現在的我來說,需要的是岩瑕液,」許陽說道。「我要達到玄師境界的極致,必須要足夠的岩瑕液。你們給我的那些寶料藥材。都沒有這種效果,適合我的才是最好的。」

「岩瑕液?」

兩頭岩精好像鬆了一口氣:「這個我們可以給你,不過請你不要用暴力破壞我們居住的晶石,我們可以將岩瑕液給你送出來。」

這塊巨型晶石是兩頭岩精的房子,他們當然不希望許陽給他們來個暴力拆遷。

「你要多少滴?」

許陽笑道:「這種寶物,當然是多多益善。不如全部給我。反正你們要它也沒用。」

兩隻岩精不忿,這岩瑕液雖然是它們分泌出的液體,但對它們也有很大的作用,在岩瑕液中暢遊,會無比舒適。有利於它們的進化。

「貪婪的人類。」一隻岩精想要發飆。

許陽笑了笑:「不要忘記,我雖然抓不住你們,卻可以將你們趕走。趕走你們之後,這些岩瑕液當然都歸我所有,而且還有這麼大的一塊玄石,內部估計已經化為玄晶了吧?我只要岩瑕液,已經是看在你們奉獻出的那些寶物份上了。」

另一隻略微嬌小的岩精止住了第一頭岩精的咒罵,說道:「人類,你說的不錯,希望你言而有信,帶著岩瑕液和那些寶物,離開水月洞天。」

許陽微笑:「當然沒問題。」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