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罵你一句是看得起你,而你竟然還敢還嘴,信不信本侯爵將你的同來居給拆了。」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雄壯漢子一聲冷哼,帶出一股的酒氣。

「那爺爺就先將你給拆了。」

「爺爺摔的就是你這什麼狗屁魏家侯爵。」

就在這一刻,那雄壯漢子出手如電,那魏榮軒原本想要躲閃,卻是發現躲閃不得。

他的身子一下就被那雄壯漢子抓住。

哐的一聲,魏榮軒已被摔在了地面之上。

快,極致的快。

這雄壯漢子出手太快了。

魏榮軒已為最靈境的靈巫,加上家族這些年在他身上耗費的寶葯,即便是在靈巫之中,也足以稱為佼佼者。

但就是在這一刻,在雄壯漢子出手的這一刻,魏榮軒竟然如呆傻一般,根本不能有半點反應。

同來居二層的地面之上出現了如蜘蛛網一般的細密裂痕,魏榮軒倒在地上,一時間很難站起來。

莫葉將這一幕看在眼裡,對於這醉醺醺的漢子,也生出了莫大的驚奇。

「這傢伙真是同來居的管事,摔魏榮軒就跟摔兒子似的,實在不知道是何等巫道修為?」

「但在這傢伙身上,卻是沒有感覺到多少的巫道氣息,這又是怎麼回事?」

一時之間,莫葉有些想不明白。

也沒再多想,莫葉一伸手,就將那雄壯漢子任意扔出的紙張接在了手裡。

這紙張之上,的確寫著魏榮軒所說的那些話。

不過莫葉錯愕的不是這個。

「這些文字,怎麼與我的筆跡一般無二?」

這才是莫葉所錯愕的。

他怎會想到,這紙張上的字跡,竟然真的是他的筆跡。

直到這一刻,莫葉才對這件事背後所包含的隱秘重視起來。

「究竟會是什麼人在誣陷我,又是誰會知道,那楚暮是我殺死的?」

「久過靈巫?不可能,他不會將木部族的事情告知任何人。」

「黑袍夜龍,這,會有可能嗎?」

莫葉這次來到巫市,一直都沒有見到夜龍,但他卻是不認為夜龍會做出這事。

畢竟,莫葉想不出夜龍這樣做的理由。

在莫葉思索之時,那一直躺在地面上的魏榮軒漸漸緩了過來。

紫陽劍帝 他望著那蠻橫的漢子,有些畏怯的道:

「這位壯士,我魏榮軒不該對您無禮,但那莫葉,真箇是殺死楚星辰的兇手啊,不信,我們可以去看看那死掉的星辰兄。」

「這位管事,我願意跟他去看看。」

莫葉對那雄壯漢子微微行禮,隨即說道。

那醉醺醺的漢子愣了愣,隨即轉頭望向莫葉,道:

「你就是莫葉?嗯,小子有擔當,好,我陪你去看看。」

三人在前,圍觀的人群跟在身後,很快就來到了楚星辰的房間。

房間里,楚星辰還躺在地上,在楚星辰的身軀之上,有著一處將其身軀洞穿的痕迹。

「壯士請看,對於這道傷痕我極為熟悉,因為這就是我那天玄戰戟留下的。」

「而那天玄戰戟,此刻就在莫葉的身上。」

莫葉的目光朝楚星辰的身上看了看,不禁也是駭然:

「這楚星辰的身上,竟然真箇是天玄戰戟所留下的痕迹。」

倒吸一口冷氣,莫葉越發的冷靜了下來。

「到底會是誰做的這些,知道我將楚暮殺死,還會有著一把與我這天玄戰戟一般無二的兵器。」

莫葉思來想去,也想不清楚到底是誰會同時具備這兩個條件。

「哼,姓莫的,你還有什麼話說,奪了我的天玄戰戟,沒想到你會做出這事。」

魏榮軒得理不饒人,莫葉將他的天玄戰戟贏了過去,這讓他對莫葉滿懷恨意。

「對於那小雜碎的話,莫兄弟有什麼好解釋的嗎?」

雄壯漢子醉意已經有些清醒,他望著莫葉,認真問道。

「不用懷疑這小兄弟了,殺死楚公子的,不可能是這位莫公子。」

伴隨著噠噠的馬蹄聲,一聲極為渾厚的聲音裹挾著鐵血氣息,從同來居的入口處傳了進來。

… 洛天雖然長相也是很帥氣,但是顏傲雪可以說是驚爲天人,盛世美顏,再加上她才華橫溢聰明絕頂,洛天真的有些匹配不了的感覺。

不過又轉念一想:“連顏傲雪都可以征服的男人,怎麼可能沒有過人之處,單單是他的投資天賦,就讓絕大多數同行的人可望而不可及,就連自己也算是稍稍望其項背。”

況且洛天一貫神祕,常人根本猜不透這個男人的思維方式,這樣一想歐陽秋柔也接受了這個事實。

“總裁,恭喜你了,那你們什麼時候結婚呢?我要做伴娘呀!”歐陽秋柔帶着祝福問着顏傲雪。

顏傲雪只是微微一笑:“我怎麼知道他要娶的人是不是我,現在說這個還爲時尚早呢。”

“噗~咳咳咳。”正在喝茶的歐陽秋柔聽到顏傲雪說了這麼一句,一時間被茶水嗆到,一直在咳嗽着。

“不知道要娶的人是不是她?難道要娶別的女人?洛天到底有多少女人啊?”歐陽秋柔一時間腦子亂亂的,感覺自己跟在做夢一樣。

洛天見狀也知道歐陽秋柔誤會了:“傲雪我當然要娶,你別聽她瞎說,她開玩笑呢,只是現在事情比較多,結婚確實還比較早,她會給你留着伴娘的位置的。”

可是洛天心裏自己還加了一句:“不僅顏傲雪我要娶,還有米婭我也要娶,即使這個國家沒有一夫多妻的政策,但是我還是要娶。”

顏傲雪也朝着歐陽秋柔笑了笑:“剛纔跟你開玩笑的,你別在意,他要是不娶我,還想娶誰啊?”

“不……不會。”歐陽秋柔這才鬆了口氣,剛纔那一瞬間感覺太不真實了,尤其是從顏傲雪的口中說出。

“對了,你讓我來不會就是爲了做紅娘吧?不然就是想八卦八卦?你們的美女總裁已經是我的了,就不勞你費心了。”洛天一副無賴的神情,看着歐陽秋柔。

歐陽秋柔也沒有在意:“是總裁說讓你來的,我只是傳話而已。”

洛天看向懷裏的顏傲雪:“老婆,有什麼其他事情嗎?”

顏傲雪搖了搖頭:“那件事該做的都做了,現在就看顏域的了,我來就是想看看你上班認不認真呀!”

顏傲雪說完輕輕挑起洛天的下巴,含情脈脈的看着他。

“可認真了,要不是你們叫我進來,我估計現在還在當老師呢,話說我能當老師還要多謝老婆你的成全啊。”

這話中帶着點小情緒,顏傲雪完全聽得出來,但是卻沒有說其他話,而是順水推舟的和洛天說道。

“你喜歡這個工作就好,以後要認認真真的。”

洛天聽聞愣了愣:“唉?劇情發展不對啊!我剛纔說的那些話你聽到後,正確的回答方式應該是,要不你跟我回總裁辦公室吧。”之後可憐兮兮的看着顏傲雪。

“你想得美,我偏偏不讓你回去,你在這兒老老實實的待着。”

洛天知道沒戲了,只能應承着她:“好,我認真,我加油,我爭取給總裁大人多長長臉。”

歐陽秋柔和顏傲雪認識了幾年了,一直以來她都是冷冰冰的,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沒有任何男人敢和她多說兩句,現在卻看到顏傲雪這幅姿態,可以說是幸福的小女人,也可以說是沉浸在愛戀中的女人,總而言之她還是很爲顏傲雪高興的,人生難得一相愛之人。

三人說了半晌話,歐陽秋柔本想出門,給他倆私人空間的,自己總覺得像個大號的電燈泡,可過了一會兒,顏傲雪就離開了證券分部,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洛天依舊在證券的崗位上待着,即使顏傲雪是自己的老婆,但是說到底,現在只是歐陽秋柔手下的一個員工,更何況洛天也不喜歡搞特殊。

洛天剛坐下沒有多久,那些員工就蜂擁而至,一個個像是排着隊請教着洛天,恨不得午餐都不吃了。

洛天忙活了整整一個上午,雖然回答那些問題讓他有些口乾舌燥的,不過看一個個員工都這麼積極,這麼熱愛證券這一行業,心裏也有些高興,畢竟這是自己老婆的企業。

洛天伸了個懶腰,準備前往餐廳吃飯,可是中途卻被歐陽秋柔叫住了。

“洛天,你等等。”歐陽秋柔走到了洛天身邊,遞給了洛天一副資料。

“這是什麼啊?不會又要讓我上課吧?現在是吃飯時間,你可不能搞強權那一套啊。”洛天有些緊張兮兮的。

歐陽秋柔有些尷尬,洛天好像非常怕上課,更怕自己掣肘於他。

“不是上課啦,這是一份年度證券報表,你可以一起看看,能提出一些意見或者是建議那就更好了。”

洛天隨手把報表放到了桌面上,雙手扶着腰走了出去,到門口的時候回過頭對着歐陽秋柔說道:“下午再看吧,我現在餓死了,要不一起去吃個飯?”

歐陽秋柔擺了擺手:“不用了,你自己去吧。”

她已經知道了洛天是顏傲雪的男人,所以也要適當的保持一些距離,以免顏傲雪誤會了。

“哎呀,你跟我客氣什麼啊,一起去吧,人是鐵飯是鋼,我現在都快成爲廢鐵了。”

洛天還是極力邀請着歐陽秋柔一起,歐陽秋柔便沒有在推脫,心裏也沒有在糾結,只是在餐廳吃個飯而已,自己卻想到了顏傲雪會吃醋,這未免有些誇張了。

洛天和歐陽秋柔前後腳到了餐廳。

顏傲雪已經在包廂裏了,而且讓廚師單獨做了一些飯菜,等着洛天。

洛天沒有看到顏傲雪,而是看到了瑜清清和小薇在餐廳用餐,於是跑到了她們的面前。

“兩位美女,這麼巧啊!要不一起坐下吃點?”洛天笑嘻嘻的看着兩女。

小薇見到了洛天頓時喜笑顏開,拉開一個位置讓洛天坐下。

顏傲雪已經看到了洛天,便讓祕書秋雨過去叫洛天進來用餐。

秋雨應了一聲,小跑到了洛天身邊小聲道:“總裁讓我過來叫你,一起去包廂用午餐。” 聽了秋雨的話,洛天環顧了周圍一圈,正好看到身材窈窕的顏傲雪靠在包廂的門邊上,向自己看來。

四目相對下,洛天對着她招了招手,轉身對歐陽秋柔說道:“總裁在那邊,你先過去吧。”

歐陽秋柔也看到了顏傲雪,並對着洛天笑了笑,向顏傲雪方向走去。

瑜清清還在疑惑中,洛天什麼時候認識了證券分部的經理?這傢伙爬的也太快了吧?

小薇就不一樣了,她清楚的知道,連總裁顏傲雪都是洛天的女人,所以洛天認識什麼人她都不覺得吃驚。

“兩位美女,賞個臉,一起進包廂吃個飯吧!”洛天同時邀請着小薇和瑜清清。

“這……會不會打擾你們了。”小薇有些猶豫的迴應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