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老爺!我不信那個小賤人殺得了姍玉,我不信啊!」二夫人哭得梨花帶雨,一塌糊塗,喪失愛女的絕望將她拉入深淵。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母親,事已至此,爹爹也無法說什麼啊!」鳳憐惜悠悠的嘆了口氣,美眸中早已流轉了千萬個精光。

好一對母唱女隨。

鳳琴雪心裡冷哼一聲,不就是要把她趕出鳳家嗎?這鳳家不回也罷!

真準備抬起手,立下生死狀,一隻有力的手卻抓住了她的手腕,鳳阡陌眼中帶笑,微微啟唇,「不可。」

「這鳳家,我不回去也罷!」

「蠢。」

感受到鳳琴雪殺人的目光,鳳阡陌嘆了口氣,墨玉的眼眸看向鳳宇軒,「既然沒我們的事了,那我們先下去了。」

鳳阡陌故意省掉鳳宇軒的敬稱,氣得鳳宇軒的臉又是如同霓虹般轉換。

看著二人離去的背影,鳳宇軒氣得毀了身邊的茶桌,怒吼道,「真是混賬!」

「爹爹,別生氣。」鳳憐惜眼光投向鳳阡陌,帶這種勢在必得的自信的光芒,然後看向鳳宇軒,輕輕的為他撫背。

「哎,要是翔兒有你這麼乖巧就好了!」鳳宇軒嘆了口氣,說出來的名字卻讓鳳憐惜渾身一震,美眸中閃過一陣恐懼,然後很快埋沒,隨著鳳宇軒的話附和,「是啊!可是男兒還是有點志向還是好的啊!再說哥哥在天山受到機關大師的教導,性格古怪些也才對得上機關大師的口味。」

「哈哈!憐惜,還是你明白事理啊!不愧是我的愛女。」 「師父,既然鳳家不歡迎我,我又為何還要耗在這裡。」鳳琴雪冷聲問道,身上的傲氣絲毫未減,反而更勝。

「你能養為師嗎?」

「不能。」

「你能在一個月成為元嬰嗎?」繼續問道。

「不能。」

「有人勾引為師,你能阻止嗎?」再問。

「不能。」

……

「那你幹嘛走?既然養不了為師,那就好好在鳳家呆著。」鳳阡陌回房的背影漸漸在鳳琴雪眼中變成小人,她要扎死他,扎死他!

「徒兒,別忘了把房門給補上!」

鳳琴雪喘了幾口氣,撫了撫臉,她引以為傲的度量在鳳阡陌的面前是如此微不足道!

「真是的,這麼磨磨蹭蹭……」

碰!

梅花樹被砍了。

「二小姐,這裡便是那個小賤人的院子。」一陣清脆的聲音傳來,鳳琴雪停下了手中劈柴的動作,眼眸中閃過一陣欣喜,正好受了一肚子氣,沒地方發泄!

「鳳琴雪!」鳳憐惜半袖遮容,墨發垂在耳畔,如水的眼眸閃過一陣厭惡,看著鳳琴雪正在劈柴,眼底的厭惡更大,「鳳家大小姐怎麼可以在這裡劈柴呢?!」

「我樂意。」一句話堵死鳳憐惜。

「呵呵,姐姐,妹妹如此好意的來看你,你怎能如此?也罷,也難怪姐姐會這樣。」鳳憐惜掃了掃院子,石桌中央有一個打窟窿,石椅東倒西歪,院子里唯一的梅花樹也被砍了,可謂一片狼藉。

鳳琴雪揚了揚劉海,臉上的疤痕更顯猙獰,「怎的,既然妹妹來了,為何不進房坐坐?」

在房內獨飲香茶的鳳阡陌聽到鳳琴雪的這句話,一下被茶水哽著,這丫頭讓鳳憐惜進來?!他沒聽錯吧!

「承蒙姐姐邀請,妹妹恭敬不如從命。」鳳憐惜微微躬腰,身後的丫頭一身容裝,看向鳳琴雪的眼神也是格外厭惡。

「姐姐從前好歹也是小姐吧,居然住的如此……簡樸……」鳳憐惜美眸看了看四周,嘴角微微揚起,眼眸中帶著同情,彷彿在同情鳳琴雪的遭遇。

假惺惺。鳳琴雪心中冷笑一聲,眼神不禁掃了掃床榻,跑得可真快。

「這茶還有餘熱,莫非姐姐剛剛喝過茶?」鳳憐惜撫了撫茶杯,裡面淡綠色的茶水冒著騰騰熱氣,暖上了冰冷的指尖。

「是啊?怎的妹妹要喝?」鳳琴雪隨便坐在床榻上,面紗隨著動作微微撩起,小巧的下巴讓人浮想聯翩,鳳憐惜眼眸閃過一陣狠辣。

為什麼她總是想毀了這張臉,撕碎這張臉。

「不用,我將就就行了!」鳳憐惜小飲了一口,眼眸中著實閃過一陣嫉妒,茶香淡而濃,清香環繞唇舌,隱隱之間還有仙氣在環繞,真乃聖品!

在三界之中能提升修為的,都被冠以聖品,更何況這茶仙氣還是如此濃厚!

而站在鳳憐惜旁邊的小翠看著自家小姐喝著被別人喝過的茶,心中怒火狂燒,自家小姐尊貴無比,怎麼能喝這種賤人的茶!

「小姐,這賤人的茶不對你的口味,我們還是回去慢慢喝上好的雪山蓮茶吧!」

鳳憐惜皺了皺眉頭,優雅的放下茶杯,輕聲開口不失大家閨秀風範的問道,「之前和你在一起的男子姓氏名誰?不知籍貫何處,家世如何?!」

原來是來找她聘師娘的!鳳琴雪眼底閃過一陣不悅,相當她黑道特工的師娘?呵,有意思。 「他尚未婚許,但是想要嫁他必須先我的手筆。」鳳琴雪饒有興趣的看著鳳憐惜,眼底燃燒著濃濃的火焰,興奮的閃爍著別樣的光芒。

「那,不知姐姐如何才肯說出那公子的消息?」鳳憐惜輕聲問道,小翠都不甘心的看了眼鳳琴雪,這賤人太不識好歹了!

小婊子,要嫁我師父?!看老娘不好好敲詐你一筆!

「首先,鳳家全部財產必須給我弄來,其二,你身上全部的仙丹。」鳳琴雪似乎還認同的點了點頭,這鳳憐惜每天有三顆上品靈石,一顆便是可以增加五年的修為,再說鳳家家產龐大,好不容易出了鳳憐惜這個冰系靈根天才,怎麼會虧待呢?!

所以,鳳琴雪的算盤對著鳳憐惜打了很久了。

「小姐……」小翠瞪著鳳琴雪,眼眸中彷彿要噴出火焰一般。

「可以。」鳳憐惜攔住小翠,嘴角微微揚起,「但是我只答應給你仙丹,這家產還望換一下。」

「好!那先給仙丹!」鳳琴雪大掌一拍,就當是定下了,然後大手一張。

給吧!

「小翠,把今天老爺賞我的仙丹給她。」

小翠不情不願的把洗髓丹給了鳳琴雪,鳳琴雪把裝有洗髓丹的瓷瓶在手中掂量了掂量,然後嘴角微微勾起,「這不是仙丹。」

「小翠!」鳳憐惜聲音又厲了一下。

小翠才磨磨蹭蹭從懷中拿出一個更加精美的瓷瓶,周圍環繞著仙氣,鳳琴雪眼眸中閃爍著興奮,就是這個!

接過仙丹,鳳琴雪嘴角再次揚起,「不夠,之前你們騙了我,就把先把仙石給我當作補償吧!」

「你別太過分了!」

「小翠,把仙石給她!」鳳憐惜看了眼鳳琴雪,她明白,嫁給鳳阡陌之後,這區區仙石仙丹根本算不上什麼。

果然是個聰明人!鳳琴雪看著手中環繞著仙氣,碧綠透明散發著隱隱熒光的仙石,嘴角的笑意越來越噠,「你們可以回去了。」

「那姐姐那位公子的消息……」鳳憐惜的眼眸閃爍著狠辣,看著鳳琴雪把玩著仙石,心裡不由狠狠唾棄了一口,一個連靈根都沒有的廢柴,居然還妄圖修仙!

「哦!妹妹,我只說了條件,又沒說一定會告訴你,所以請回吧!」一副送客的神態。

「賤人!你真當你還是鳳家大小姐!」鳳憐惜眼裡跳動著怒火,終於撕破了那溫柔婉人的偽裝,怒火滔天。

「怎的?你也要來給我練練手嗎?」鳳琴雪眼眸內閃過一陣殺氣,鳳憐惜皺了皺眉頭,為什麼她覺得這小賤人跟以前不一樣。

「好啊!就讓本小姐和你練練手。」

一道冷光閃過,一道結界便是封住了周圍,結界四周環繞著紫色的仙氣,這乃是元嬰初期的顏色。

「元嬰初期?!」鳳琴雪眼眸中跳動著嗜血的分子,正好師父不在,可以好好玩一玩了!

跟嚼嘎崩豆一樣的吃下一顆流雲丹,丹田漸漸凝聚著一顆淡銀色的珠子,四周的仙氣爭先恐後的竄進珠子里。

「散仙!」鳳憐惜到底是個聰明人,看著鳳琴雪四周環繞著的銀色仙氣,瞬間便明白,這鳳琴雪竟是邁入了仙界第一層! 「鳳羽劍!」鳳憐惜眼眸閃過一陣紅光,纖細的手中便是「錚」的出現一把銀劍,劍柄吊墜著一簇白色的容貌,雕刻精美,好不美麗。

鳳憐惜眼眸微眯,瞬間鳳羽劍四周漸漸散發出紫光,一隻三丈高的孔雀出現在空中,驕傲的揚起腦袋,狹長的眼眸不屑的看著鳳琴雪。

鳳姍玉的三角毒蛇也就一丈,這孔雀竟是到了三丈!這便是金丹和元嬰的區別嗎?鳳琴雪的墨眸閃爍了一下,手指不由的游到腰間,嘴角微微揚起,她從師父身上搶來的東西還沒用過呢!

孔雀騰翅撲向鳳琴雪,帶著濃烈的殺氣,將風化為利刃,大有破天之勢。

「區區孔雀也敢稱鳳?」鳳琴雪眼眸中的不屑越來越濃,面紗被凌風撩起,醜陋的容顏此時也變得格外耀眼!

「武魂,出!」鳳琴雪從腰間抽出一道銀光,銀光在空中漸漸化為銀色的火焰,環繞在劍的四周,劍上纏繞著精緻的花紋,劍端泛著冷光,劍柄更是華麗,流月銀光環繞,仙氣如同薄霧蔓延,終端系著一條紅色的帶子墜著銀鈴。

隨著鳳琴雪將仙力注入,銀劍的四周漸漸泛起銀光,武魂脫離出銀劍,那狂傲的樣子竟是讓鳳琴雪空中凌亂,而鳳憐惜臉上的得意則是越來越重。

誰能告訴她……

她那師父武器的魂魄……

居然是只身高不足一米的白狐狸!!

「哼,廢柴果然是廢柴,成了散仙也就才召喚出這樣一隻弱小的萌寵!」話中的嘲笑絲毫不掩蓋。

誰料那白狐卻是冷哼一聲,嬌小的身材瞬間化為五丈,九條尾巴張狂的甩在空中,小爪子彷彿一壓就可以把那孔雀給壓成肉醬!萌而圓潤的臉龐瞬間變成滲人的三角臉,狹長的眼眸帶著不屑的看著孔雀,微微張口露出了鋒利泛著寒光的牙齒,嚇得那孔雀竟是竄回了武器中。

鳳琴雪扶額,不愧是她師父的武器魂,做風都一模一樣,這下不用懷疑了。

「青嵐!青嵐!」鳳憐惜連呼幾聲,那武魂也非常敬業的沒出來。

待鳳憐惜抬起頭的時候,正看見一人一狐一臉陰森的奸笑著,身後似乎還燃燒著熊熊黑火。

「你們想幹嘛!」

「你說呢……嘿嘿……」鳳琴雪眼眸中帶著殺氣,皮笑肉不笑的走向鳳憐惜,一陣強大的仙氣直衝鳳憐惜的奇經八脈,直達丹田。

丹田內部,一個小小的,跟鳳憐惜長相差不多的小孩正在熟睡著,鳳琴雪殘忍的勾起嘴角,手中的仙氣更加盎然,九尾白狐壓在鳳憐惜的身上,帶著千金的重力。

旁邊,鳳憐惜曾經引以為傲的鳳羽劍早已破碎,而那白狐眼眸中還帶著濃濃嘲笑的味道,真的和某人很像。

「破!」隨著鳳琴雪殘忍的聲音落下,散仙的銀刃斬殺了鳳琴雪的元嬰,元嬰慘叫了一聲,漸漸飛出體外,鳳憐惜渾身如同撕裂,被火灼燒,萬箭穿心。

「滅!」

隨著聲音的落下,白狐優雅的一甩尾,慵懶的動作惹得鳳琴雪又是一陣風中凌亂……

她狗眼瞎了……

這白狐不會就是她師父吧……

這動作氣質怎麼這麼像……

「噗!」修為被廢,鳳憐惜胸口湧上一陣血腥,竟是噴出了一大口鮮血,鮮血在空中畫著優美的弧度,而小翠看到這情況,不由瞪大眼睛,失心似的大吼道,「鳳大小姐瘋了!鳳大小姐瘋了!鳳大小姐把二小姐殺了!!」 鳳琴雪當然不止想做這麼點點,一揮袖,九尾白狐一聲尖嘯劃過九層雲之上,帶著毀天滅地之勢,震得三界都抖上了那麼一抖。

九重天上的眾位仙尊紛紛睜開了閉著的眼,眼眸中無一不帶著震驚,然後一閃身閃到了鳳家。

「武魂,滅!」鳳琴雪將修為不停的注入到銀劍之中,九尾白狐爪子驟然變為七八尺長,地面深深的陷了進去,白狐四周遊盪著銀火。

銀劍四周驟然殺氣暴漲,鳳家四周無不感受到一陣強大的壓懾,銀劍如同一個無形的漩渦,要將鳳琴雪的修為全部納為己有,白狐前身躬下,九尾帶著破天之勢掃蕩著四周建築,周圍的氣流更是上下流竄,無不形成了利刃,一瞬間,鳳家已是被毀了一大片。

「滅!」鳳琴雪眼眸中染上一層血紅,看著逃跑的丫鬟和奴僕心中一陣快感,白狐士氣更勝,幾乎是一掃便是鮮血一片。

「賤人住手!」鳳宇軒祭出武魂,一匹青色的戰馬踏住了白狐的爪子,白狐呲牙咧嘴的看著那匹戰馬,九條尾巴優雅一掃,纏住了戰馬的脖子,鳳宇軒頭上漸漸冒出冷汗,這……

是仙尊威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