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聽說你最近放了我們供應處艾處長的鴿子喲?他老人家都氣病了。」我說。

2021 年 12 月 4 日By 0 Comments

「不是我放鴿子,是萊斯迪公司不肯發貨,說價格低了,想往上調,我又不敢跟你們說。」史泰倫說。

「產品調價很正常啊,商品經濟嘛,有漲有跌,怎麼就不敢說了呢?」我問史泰倫。

「也不是不敢說,是我當時確實沒有爭取到貨,漲了價也沒用,沒貨,形成不了交易,還是賺不到錢。」史泰倫說。

「艾處長交涉的那幾個訂單,我再給你加一個點的傭金,你最快什麼時間能交到貨?」我問。

「二十天吧,二十天應該沒問題。」史泰倫想了一會兒說。

「有把握嗎?」我問。

「有,肯定沒問題。」史泰倫自信滿滿地說。

「那就等你的好消息。」我對史泰倫說。

「萬一有壞消息呢?」史泰倫狡黠地說。

「那就不用等了,你馬上說。」我說。

「我看萊斯迪公司的態度,可能有放棄雅迪電子的意思,當然不是真的放棄哈。畢竟你們雅迪電子每年的銷售量還是有這麼大,可能是想逼你們雅迪電子集團就範。」史泰倫說。

「就範這個詞不好聽!萊斯迪還在糾結上次談判的事?」我問。

「是的。所以我現在要幫你們從萊斯迪進貨真的很難!不過,再難也要上,賺錢嘛,我有好哥們在萊斯迪做高管,至少你們的這幾筆訂單沒有問題,我早就把訂單提交給他們了。」史泰倫說。

第二天,史泰倫打電話給我,告訴了萊斯迪公司菲卡晶片成都那幾家一級代理商的有關信息。

我將這一信息發電子郵件告訴了在成都的何妮。

我打電話給何妮說:「何妮,我發了一個電子郵件給你,你按照上面的地址,分別去三家菲卡晶片代理商那裏,幫我們公司採購一批晶片,採購清單和採購單價我一會兒發給你,發票開給雅迪電子,具體採購價你掌控在上下一個點到兩個點,採購款從我們這邊直接打給對方,就說你拿傭金抵雅迪電子的貨款。具體怎麼做,你自己拿方案。」

「行,嵐嵐。」何妮爽快地答應了。

給何妮打完電話,我又給供應處的艾處長打電話。

「艾處長,你按半年生產用量計,造一個萊斯迪菲卡晶片的採購清單發給四川成都一位叫何妮的女士,她的電子郵箱,我一會兒發給你。採購單價可能會比我們原採購價要高一兩個點,具體事宜你跟何女士銜接。另外,你關注到一下,史泰倫最近可能會完成你上次跟他交涉的那幾筆採購訂單。」

「好的,嵐總。」

我隨後把何妮的電子郵箱地址給艾處長發了過去,我在給艾處長的郵件中說:「艾處長,布西尼萊斯迪公司可能會對我們雅迪電子斷供卡脖子,這次萊斯迪菲卡晶片的採購量較大,主要是用於儲備,以防萬一,所以,其它元器件的採購,盡量按需採購,以減輕資金壓力。」

為防止國外突發事件,或不可預見因素對雅迪電子的關鍵元器件採購造成影響,雅迪電子集團通過各種渠道,利用多方資源開始了核心元器件的儲備性採購。同時加大了關鍵元器件的研發力度。

隨着4G技術、5G技術的戰略推進,雅迪電子集團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期,不僅在認真做好產品,更多的是在積極配合國家4G、5G戰略部署,為國家服好務,為國家在這一技術領域爭取更多的國際話語權。

為此,雅迪電子主動挑起了4G產品晶片光刻技術的攻關和產品研發工作,僅兩年時間裏,公司就為此投入了43.93億元。剛剛就任雅迪電子集團通訊技術研發中心的甘依美女部長,帶領着她的研發團隊,沒日沒夜地追着時間跑,僅用了兩年不到的時間,硬是把雅迪電子的光刻技術突破到了8

m,正努力朝着5

m難關衝刺,為我國4G技術、5G技術通訊設備的製造提供了技術保障和工藝保障。 聽了事情的經過。

林峰表示,這就是一個很正常的婚禮,也沒啥有意思的事兒。

「算了,算了。」

「睡覺!」

他也不想管別的事兒了,還是蒙上被子睡大覺最實在。

昨天晚上被嚇了一跳。

今天得睡覺補回來~

……

夜幕降臨。

有了二叔他們這些村裏老人的照料,葬禮辦的十分順利。

在靈棚前跪一天的李鐵柱,這時候才喝了一口水,潤了潤已經乾涸的喉嚨。

看着為自家忙前忙后的父老鄉親,李鐵柱對着自家媳婦兒說道。

「小蓮兒。」

「還不去拿點兒錢出來。」

「鄉親們跟咱忙前忙后都不容易,這些菜什麼的,還是嬸子他們幫着忙做的呢。」

小蓮兒走進了卧室。

走到最中央放着的大床的旁邊,輕輕的摳開木質地板。

一個大箱子突然出現。

她從旁邊拿過鑰匙,十分熟練的將箱子的鎖打開。

但是。

卻看到原本應該滿噹噹的箱子裏面,已經十分的空曠。

只有最下面一層散錢。

似乎因為太過於散碎,一直在箱子下面鋪着。

做賊似的。

她向外看了看,發現外面沒人,連忙將箱子底下的錢,全部都收拾起來。

最後鎖好箱子。

看着感覺沒有任何的破綻,然後才抓着這一把的銅錢向外走去。

這時候走到外面。

發現李鐵柱仍然和幾個叔叔大爺們,在寒暄講話。

她就在一旁,把錢裝在了紅包之中,散了下去。

原本沒啥。

但是李鐵柱突然一捏紅包,臉色突然一變。

裏面的東西太少了!

你把東西給人家,這不是在打自家的臉嗎?

但是沒辦法。

東西已經發下去了,他也沒有辦法再收回來,只能狠狠瞪了了自家媳婦兒一眼。

然後沙啞著嗓子說道。

「叔叔嬸子還有諸位鄉親們,今天諸位忙碌了一天。」

「發個紅包也算是沖沖喜。」

「待到此間結束。」

「晚輩定當一一上門感謝。」

「謝謝諸位了。」

說完,他深深地鞠了一躬,其他人也紛紛還禮。

這一下。

這才遮掩過去!

等到眾人紛紛散去,只剩下他們兩個的時候。

李鐵柱百般提問,這才問出緣由!

整個人勃然大怒。

對着他媳婦兒大聲的吼道。

「這是你們家該做的事嗎?」

「我還沒死呢!」

「就算是吃絕戶,也用不着你們家來。」

看着面前空蕩蕩的箱子。

李鐵柱心中,突然湧現出了一步悲哀的感覺。

大半輩子的拼搏。

一朝散盡,而且還沒有花在自己的身上。

這是何等的悲哀?

狠狠的甩了一下袖子,李鐵柱怒氣沖沖的道。

「羞恥!」

「這是羞恥!」

「串通你娘家人,將咱家的積蓄全部都偷盜出去!」

「你還是不是人?」

「說啊!」

大聲喘著粗氣,他的肺,就像是風箱一樣呼哧呼哧的。

「怪不得我聽村裏人說家裏有了爭端!」

「都是你!」

「是你氣死了咱娘啊~」

「敗家娘們!」

「我要休了你!」

「等到我為咱娘辦完喪事兒,我一定去鎮里討回公道!」

狠狠的大罵了幾句,李鐵柱忍不住跪在了靈堂前。

身後。

王小蓮整個人軟軟的倒在了地上,腦子裏全是最後那如同晴天霹靂一般的喝問。

休了你~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