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能為北漠做點什麼,也算是他的榮幸了。」

2022 年 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格里一時無言,前兩年北漠大災,如今好不容易才恢復過來,他們的這位皇上想的不是修身養息,卻是在第一時間想著進攻北漠,當真是把戰場當做兒戲,他們這些將士的命到底有沒有在他眼裡!

北漠國君下旨全面集結軍隊由格里將軍領隊出兵南嶽,聖旨已下,似乎一切都沒離開轉圜的餘地,不過北漠國君卻在三日後收到了格里將軍的請罪狀,說是格里將軍為了更好的帶兵出征,在晨練時摔傷骨,都說傷筋動骨一百天,況且這恢復也是要看情況的,允許國君給他些時日。

北漠國君氣結,直接將請罪貼甩了出去,格里是什麼樣的人他還不清楚,晨練傷了骨怎麼可能!

「格里!」

他無非就是不想帶兵出征,看來有的人啊越來越來不將他這個君主放在眼裡了。

「皇上?!」

「既然傷了骨,那就讓他好好休養休養!」

「那此次出征南嶽一事?」

「他以為本君就他格里一個將軍了!」

出征南嶽的事沒有變動,只是先鋒將軍不再是格里罷了,格里沒想到自己都這般了還阻止不了皇上出征南嶽的心,還真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呢,即便是相隔數里,格里彷彿都還能聽到那出征的號角。 亞馬遜森林,一片熱帶雨林中。

天空中的太陽高高掛起,由於是下去時分,這個時候天氣異常的炎熱,初步估算都有37度左右,並且四周又無比的潮濕,有些地方真是瀰漫着紫色的瘴氣。

甚至,通過唐天的查克拉感應,還是可以在這裏發現不少的毒蟲和毒蛇,不時還有野獸的嚎叫聲,顯然預示著這片叢林極度的危險。

可是,就算是危險也阻擋不了他們的探險腳步,面對茂密的森林,特魯和阿奮首當其衝,拿出了一把短刀,劈砍着眼前的樹木,一步步的打開了一條通道。

走了一會,他們依然一無所獲,這就讓一邊的特魯,有些焦急了起來,並且他一把提住了邁克爾的領子,惡狠狠的對他吼道。

「你這個混蛋,都已經過去了二十分鐘了,現在還沒有找到地方,再找不到的話,我們就把你扔到這片叢林之中。」

特魯懷疑邁克爾耍花樣,所以對他威脅道。

「不,我沒有欺騙你們。可能是幾千年過去了,地殼發生了變遷,所以一些位置出現了移動,再多給我一段時間,我一定可以找到的。」

感覺到特魯的殺意,邁克爾也是連忙討好道,不希望這個大塊頭,過來收拾他。

「好,那我就給你一次機會。你動作快一點就行。」

特魯說完,就對一邊的唐天使的一個眼色,隨後,拿出了手中的短刀,再次開起了路。

面對特魯的動作,唐天並沒有去阻攔,反正他不管邁克爾是真的沒有找到,還是假裝找不到,只要在一個小時內,這傢伙找不到,那麼唐天一定不會讓他有好果子吃的。

彷彿明白,沒有儘快找到迷失之城曼塔布,自己會面臨什麼樣的下場,所以邁克爾在後面倒是格外的認真,不斷地帶他們縮小探索範圍。

最終,在邁克爾的帶領下,他們就來到一片可疑的區域,一進來,他們就發現了這裏寸草不生,並且地面十分的乾燥,沒有任何植被覆蓋的跡象。

這一刻,唐天眼前一亮,似乎清楚了他們找到的地方,因為,這裏是亞馬遜的熱帶雨林,平時少不了雨水的降臨,不可能會有寸草不生的跡象,所以他敢肯定百分之百的肯定,他們已經找到了目的地。

「唐天先生,按照地圖來看,應該就是這裏了。」

邁克爾總算是鬆了口氣,找到了迷失之城,也就意味着自己可以活下去,不會被這群人給拋棄。

「我知道,感謝您的幫助了。不過接下來的路,就沒有你的事情了,再見了,邁克爾先生。」

聽到了邁克爾的話,唐天冷冷一笑,瞬間,五指併攏變成了手刀,在對方驚駭的目光下,一下子貫穿了他的心臟。

「你騙了我……」

邁克爾雙目瞪眼,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唐天,他沒想到這個男人居然會出爾反爾,在知道他沒用,就直接幹掉了他。

可惜,現在為時已晚,邁克爾再也沒有逃脫的可能,在被唐天一個手刀貫穿心臟后,意識逐漸陷入到黑暗之中,為他送去見了上帝。

處理完了這一切,唐天就拿出了一張紙巾,擦了擦手上的血跡,就彷彿剛才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神色仍然如常。

看着眼前的迷失之城,唐天閉上了眼睛,使用了查克拉進行感應,結果瞬間就發現了一面牆,擋住了他的感知。

「就是這裏了,特魯,你過去試試看吧!要是有危險的話,我會保護你們的。」

唐天下達了命令,特魯也不猶豫,爽快的走上前,就準備按照他的要求做事。

「碰!」

誰知道,剛走過去,特魯的腦袋就像是撞到了什麼一樣,讓他感覺到疼痛,仔細的摸了摸,一股冰涼的感覺就充斥着自己的手心。

看樣子,這一面看不見的牆壁,並且還是被曼塔布人,悄悄佈置的一個機關,用來隱藏迷失之城的重要機關。

「天哥,有實體的感覺,看樣子就跟你說的一樣。這是迷失之城所在的地方。」

特魯仔細的敲了敲,仍然沒有發現,打開機關的辦法,所以頗為無奈地看向了一邊的唐天。

畢竟,特魯本質來說是一名打手,武力超強,但智商方面也不算特別高,所以他用求助的目光,就看向了眼前的唐天,似乎想要請他幫忙一樣。

「我明白,讓我來吧!」

聞言,唐天沒有猶豫,連忙走了過來開始利用查克拉,進行地毯式的感知,準備找到機關的薄弱環節,用來讓整個迷失之城,徹底的顯現出來。

很快,他就按照魔力的流動方向,在城牆的右下角的凹槽處,找到了機關的核心,在找到了目標后,唐天就隨手都甩出了一團閃電,擊中了城牆的核心。

「咔嚓!」

頓時,沉寂了數千年的迷失之城,徹底地展現在他們的眼前,並且城牆格外的高,有十米左右,讓人看不清裏面的情況。

緊接着,還沒有等待唐天徹底的放鬆,城牆上方的孔洞之中,無數的弩箭,猶如暴雨一樣,就對他們鋪天蓋地的發動了攻擊,並且速度非常的快。

「神羅天征!」

對於迷失之城的機關,唐天看都不看,隨手一招輪迴眼的技能,就把這些弩箭,直接彈飛了出去,沒有一個落入自己的身上。

「好了,既然曼塔布人,這樣來招待我們,我們也來好好的招待一下他們吧!」

唐天看着特魯他們,微微一笑,就帶着他們幾人,一起朝着城牆內飛了進去,準備好好的拜訪一下這個部落。

與此同時,在迷失之城徹底顯現出來的時候,曼塔布人的部落中。

一個戴着不知名鳥類羽毛,抹著綠色顏料的曼塔布,部落首領阿布爾,就感覺到城牆外猛然的出現了晃動。

就連扭曲光線的機關,也徹底的失效,顯然是外面有人闖入了,這就讓阿布爾非常的震驚,顧不得猶豫,他就立即的來到部落之中。

剛剛來到部落中,土著士兵們就集結了起來,看着他們的首領阿布爾,彷彿在等待着命令。

「曼塔布的勇士們,有人想要闖入我們的領地,奪走我們的聖杯,現在在他們還沒有進入前,我們必須要做出反擊,保護我們永駐青春的聖杯。」

阿布爾一上來,就是一陣慷慨激昂的演講,讓部落中的勇士,歡呼沸騰了起來,發誓要打敗眼前的入侵者。

「不能交出聖杯,聖杯是我們的!」

部落的士兵紛紛咆哮起來,眼裏也是充滿了決然的模樣,似乎已經做好了準備。

望着數千左右的士兵,阿布爾大手一揮,就浩浩蕩蕩的朝着,唐天所在的位置撲去,想要幹掉那幾個入侵者。

不遠處,唐天看着遠處浩浩蕩蕩的曼塔布人士兵,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在他看來,這些土著們身體只有微量的魔力,來維持他們長生不老的身體。

除此之外,他們的體質非常的一般,最多正常人強上一點而已,這就讓本來準備大戰一場的唐天,無奈的打了一個哈氣。

「呃!天哥,他們有一千多人,我們應該怎麼辦呢?打,可能是打不過他們了。」

一邊的特魯,有些無奈的看着唐天,弱弱的說道。

「是呀!天哥,我們的人手不夠,而是儘快逃比較好。」

阿奮還沒有等敵人過來,就眼巴巴的看着唐天,希望不要跟這些土著硬碰硬。

然而,面對這幾個笨蛋的話,唐天連眼皮子都沒有眨一下,隨手就結了一個印,「多重影分身之術!」

伴隨着一陣煙霧瀰漫開來,一百個分身就出現在他們的眼前,基本上,沒有等待唐天命令,這些分身們就主動開始結印,使用C級忍術,對這些土著們發動的攻擊。

一時間,對他們準備襲擊的土著大軍,就被唐天打的七零八落,不是被風遁吹飛,就是被雷遁,電的渾身麻痹,總之沒有一個人可以信免,再接近他們不到20米的範圍,被他們全部掃飛了出去。

「無聊的表演,我們去找生命之杯吧!找到那東西,趕快離開,我可不想跟這些猴子們,一起戰鬥了。」

唐天瞬間把這些土著,打的沒有絲毫戰鬥力后,就對身邊的特魯,他們下達了命令。

「好的,天哥!」

看着眼前這一幕,特魯他們更加有了敬畏之心,就連眼中也是露出了一絲崇拜的表情。

接着,後面的任務就很簡單了,唐天通過自己的查克拉,仔細的感知了一番,總算是在曼塔布人的祭壇之上,發現了一個鑲嵌著鑽石的黃金之杯。

奇怪的是,這個杯子中流淌著源源不斷的魔力,估計只要裝入水,就可以變成讓人返老還童的聖水,算是一件難得的至寶。

「呵呵,真是不錯呢?我還真是有奪寶奇兵的天賦,一直以來,似乎搶的非常的痛快,有了這些東西,我的變強之路,應該就沒有什麼阻礙了。」

唐天掂量了一下手中的聖杯,隨手就把他收入到了納戒之中,防止煮熟的鴨子飛掉了。

「恭喜你啊!天哥,你又找到好東西了。」

特魯拍著馬屁,一臉恭敬的對他說道。

「沒什麼,運氣而已,這次你們做的也不錯。」

唐天微微一笑,就打了一個響指,瞬間,五疊碼的整整齊齊的鈔票,就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見狀,特魯和阿奮他們,歡天喜地的拿着屬於自己的那份錢,讓場面格外熱鬧了起來。

而對他們稍加獎勵以後,唐天就開啟了空間門,帶特魯他們直接離開了這裏,回到了三藩市。 「我回頭給你送一份緬梔花的圖案過來。」夜天凌說道。

「行!你多送幾份,我多找幾個老友幫你找。」玉掌柜說道。

夜天凌感激的道謝。

「這個有緬梔花胎記的人跟你有什麼關係?」玉掌柜還不清楚他跟這個人是有仇還是有親。

「是我的一個親人。」夜天凌不能說出真正的用意,只能用尋親的理由來搪塞對方。

「你放心吧,只要有這麼一個人在,總有一天會找到的。」玉掌柜的說道。

夜天凌心裡湧出一股難言的情緒,他必須找到這個人。

金梨帶著吃飽喝足的金寶根一起去找金有根。

「你可別睡,再讓我背你,我就把你扔了!」金梨恐嚇他。

她也吃的很飽,這個時候要再背著金寶根,她會吐出來。

「三姐!這個我們留著晚上吃吧?」金寶根指著金梨從酒樓裡面打包的油紙包說道。

「怎麼?你不想留點給你大哥吃?」金梨似笑非笑。

「大哥在外面肯定比我們吃的好,這些吃的我們自己吃就好啦!」金寶根信誓旦旦的說道。

「誰跟你說大哥在外面肯定比我們吃的好?」金梨問。

「大哥自己說的!他在外面天天吃香的喝辣的!頓頓有肉!」金寶根羨慕又嫉妒的說道。

「大哥是騙你的,我今天帶你去看看大哥在哪裡。」金梨一聽就知道金有根在金寶根面前吹牛皮了。

金梨去了馬小虎的家,現在這個時候,金有根不在,但是馬小虎在。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