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蕭師姐,快起來吧。」穆夢囈雙手攙扶起了蕭青璇。

2020 年 11 月 11 日By 0 Comments

穆夢囈、蕭青璇,對彼此都有好感。當初九脈大比,二女便是通過一擊一劍定勝負,蕭青璇輸的很徹底,也很感激穆夢囈手下留情。

「起來吧,別哭了,輕薄你的人渣已經死了。」薛紫嫣微微一笑,扶起了上官冰冰。

這一刻,四人對譚雲三人的感激之情溢於言表。

尤其是百里龍天和君不平。方才因為面臨生死離別,二人分別得到了蕭青璇、上官冰冰的芳心。

因為即將死亡,上官冰冰和蕭青璇,勇敢的跨出了一步,說出了深愛君不平、百里龍天的事實。

「你們別動,讓我看看你們的傷勢。」譚雲釋放出靈識,籠罩著傷痕纍纍的四人,片刻后,譚雲鬆了口氣。

還好上官冰冰、蕭青璇、君不平只是看起來慘烈,但並未傷筋動骨。只有被斬斷一臂的百里龍天,傷勢嚴重。

「龍天,怎麼辦?你的斷臂我們沒有人會接。」蕭青璇扶著百里龍天,心疼不已。

「無妨,百里兄的斷臂我來處理。」這時,譚雲開口了。

「譚師弟,你真懂醫術嗎?」蕭青璇目光希冀的望著譚雲。

「放心,我保證還你個完完整整的百里龍天。」譚雲口吻自負話罷,繼而,看向君不平、上官冰冰,「你們和夢囈、紫嫣一起,將敵人們的屍體處理一下,等我給百里兄接好斷臂后,有話再談。」

「好!」君不平、上官冰冰,應聲后立即和薛紫嫣、穆夢囈,一邊收拾戰利品,一邊在地上持劍斬出幾個深坑,將八百多具屍體,丟進坑中。

錦繡田園之傻女超好運 譚雲則在樹林里仔細尋找著些什麼。

一刻后,君不平四人將地上屍體埋好時,譚雲手中拿著兩株通體血紅的靈藥,來到百里龍天身旁。

「譚師弟,你手中的是何靈藥?」蕭青璇迷惑道。

眾人亦是不解的看著譚雲。

「哦,這是兩株六百年份的血融滋骨草,具有融合骨骼,血肉再生的奇效。」

譚雲給眾人講解道:「雖然效果差了一些,但是長則四個月,短則三個月,便可讓百里兄的斷臂完好如初。」

「是嗎?太好了!」蕭青璇破涕為笑。

「當然是真的了。」譚雲笑罷,讓百里龍天坐下,隨後,譚雲右手拿著百里龍天的斷臂,印在了斷臂處。

「去!」

譚雲一念之間,左手中的兩株血融滋骨草騰空而起,在虛空中化成了血紅色齏粉,懸浮於空。

譚雲一招手,齏粉如水隔空流入百里龍天的斷臂處。

接著,譚雲讓蕭青璇將她破碎的長裙撕下一長條,將百里龍天的右臂包裹好后,叮囑道:「蕭師姐,你先托著百里兄的右臂,待會兒我們安頓好后,讓他安靜的躺著即可。」

「嗯。」蕭青璇螓首重點。

「若譚師弟不介意,我今後能否叫你賢弟?」百里龍天毫無血色的英俊臉頰上,寫滿深深地感激。

「當然可以。」譚雲微微一笑。

「還有我,譚賢弟!」君不平嘿嘿笑道。

「好!」譚雲瀟洒一笑道:「先跟我走,待會兒再談。」

隨後,譚雲領著眾人進入葬神深淵十丈處,在左側石壁上開鑿出一座三十丈見方的洞府,與眾人一同進入其中。

蕭青璇扶著百里龍天躺在地上后,依偎在其身邊,看著不停而笑的百里龍天,嬌嗔道:「都傷成這樣了,你傻笑什麼?」

百里龍天左手緊緊地握住蕭青璇的玉手,幸福的道:「青璇,我等你答應我的這一天,等得太久了。」

「是嗎?你們男人不都是得到了,就不珍惜了嗎?」蕭青璇一副質疑的模樣,但任誰都能看出,她美眸中寫滿了幸福。

而一旁的上官冰冰與君不平十指相扣,彼此對視一眼,一切盡在不言中。

「哎呀,你們兩個當著我們這麼多人的面秀恩愛,真的好嗎?」薛紫嫣撇了撇櫻桃小嘴。

「紫嫣,就你話多。」穆夢囈白了一眼身旁的薛紫嫣。

「咳咳。」譚雲輕咳一聲,神色一正道:「百里兄,你們古魂一脈弟子傷亡如何?」

聞言,百里龍天笑容凍結,神色黯然下來,口吻悲傷道:

「譚賢弟,我古魂一脈所有弟子身份令牌都在我這裡,如今除了我和君師弟、青璇、冰冰外,其他106人都死了。」

「此次試煉,永恆仙宗、神魂仙宮這群惡魔,不把我們皇甫聖宗弟子趕盡殺絕不罷休啊!」

「還有,我們在前來葬神深淵的途中,看到了其他八脈人的屍體,其中你們丹脈死者最少,最多的是五魂一脈。」

「想必他們在前往葬神深淵的途中,遭到了伏擊。」

「總之,我宗死亡慘重,恐怕一千人,已死亡過半了。」

話罷,百里龍天長嘆一聲,「如今試煉才過去兩個多月啊!」

此刻,薛紫嫣聽聞五魂一脈同門死亡慘重,她抿著小嘴,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這一刻,壓抑的氣息充斥著偌大的洞府。

「譚賢弟,接下來你有何打算,是要進入葬神深淵尋寶嗎?」百里龍天詢問道。

譚雲搖了搖頭,星眸中迸射森冷的殺意,冷然道:「尋寶是要尋,但不是現在。不將敵人消滅,探寶我也不放心。」

罷了,譚雲看著蕭青璇、上官冰冰、君不平,道:「接下來,我和紫嫣、夢囈,會埋伏在入口,以逸待勞等敵人上門,你們有傷在身,這裡休息即可。」

「還有,若葬神深淵內時常有妖獸出沒,你們多加小心,若遇到危險,就叫我們。」

話罷,譚雲帶著穆夢囈、薛紫嫣朝洞府外走去。至於戰利品,穆夢囈盡數收入囊中。當然,古魂一脈死亡弟子的兵器,穆夢囈則還給了百里龍天。

「譚賢弟等等!」君不平目光堅定道:「滅殺敵人,算我一份!」

「還有我,我也要去!我要為我古魂一脈死去的師兄妹們報仇雪恨!」上官冰冰噙著淚水,嗔目切齒道。

譚雲眉頭一皺,毋庸置疑道:「你們和我們合作可以,但是一切行動,都要聽我指揮,否則,不要跟著我們。」

「譚賢弟,我們的命都是你救的,我們當然聽你的。」君不平當即說道。

「好。那我這裡有三不救,你們聽清楚了。」譚雲眼睛微眯,斬釘截鐵道:「無論接下來發生什麼,第一,五魂一脈弟子的命不救!」

「聖魂一脈弟子的命不救!」

「獸魂一脈弟子的命也不救!」 聽聞三不救后,上官冰冰當即表態,「好,我答應。」

君不平附和點頭,冷笑道:「譚賢弟,九脈大比時聖魂一脈、獸魂一脈、五魂一脈的弟子都想殺你,你是我們的救命恩人,不用你說,這三脈弟子,我們也斷然不會救。」

「對!君師弟說的沒錯。」這時,躺在地上的百里龍天,真情流露的望著譚雲,「譚賢弟,雖然我們各自為營,因為九脈之爭曾經我們是陌路人。」

「今日,若沒有你和薛師妹、穆師妹相救,我們已經受辱而死。」

「在我百里龍天心裡,我不管什麼九脈之爭,只要不違背道義,今後譚賢弟有何吩咐,上刀山下火海,我百里龍天義不容辭!」

這時,守護在百里龍天身旁的蕭青璇,螓首重點,「龍天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譚雲回首望著四人,朗聲道:「好,今日起,你們四位朋友,我譚雲交定了。」

譚雲看向君不平、上官冰冰道:「事不宜遲,我們開始行動。」

隨後,譚雲、穆夢囈、薛紫嫣、上官冰冰、君不平邁出了洞府,出現在葬神深淵入口處。

葬神深淵入口,寬達二十里,位於一座座高聳入雲的古老山峰之間。

入口處黑霧瀰漫,阻隔靈識,疾風呼嘯,彷彿裡面蟄伏著某種恐怖的存在。

譚雲五人身處於入口內十丈處的黑霧中,可見度只有數里。

譚雲沉默半晌,眼神中精芒閃爍,祭出一柄飛劍,在地上斬出一道深溝,率先跳了進去,只留著腦袋在外面,「我們就在此埋伏。」

「好!」四人應聲,一同進入深溝。

譚雲選擇的埋伏地點極佳。

此地距離深淵外僅僅只有十丈,視線可以透過十丈黑霧,看到深淵外的景象,若站在深淵外,卻無法看清譚雲五人。

與人處於燈光下看黑夜一樣,看不清黑夜中的景物,相反身處黑夜之中,卻可以看到燈光下的一切。

「譚賢弟,你們負責偵察深淵外的敵人,我和冰冰注意後方深淵,防止有妖獸突襲。」君不平提議道。

「無妨,我們後面交給大塊頭來守著。」譚雲話罷,小貓咪般的金龍神獅從譚雲懷中鑽出,躍入溝壑邊沿,探出小腦袋,盯著黑霧滾滾的深淵……

……

同一時間,葬神深淵入口西側,十五萬裡外的靜謐山谷。

永恆仙宗三大美女中的李妙心,火急火燎衝進汝嫣辰的洞府,旋即,臉色一紅,看到石榻上,汝嫣辰正和潘含清、郭碧雲,兩大美女翻雲覆雨。

「嘿嘿嘿,妙心你來了正好,快脫了衣服上來。」汝嫣辰望著李妙心傲人的身材,色眯眯的道。

「少主,出狀況了。」李妙心娥眉緊蹙,「青陽江秋和425名我們永恆仙宗弟子的身份令牌,就在方才全部破裂了。」

永恆仙宗兩千名試煉弟子的身份令牌,汝嫣辰讓李妙心掌管著。

「你說什麼!」 報告帝尊:世子有喜了 汝嫣辰瞬間性慾全無,望著李秒心色眯眯的眼神,逐漸凝重了下來。

他立即穿衣下榻,愁眉不展的朝山谷一頭的南宮玉沁洞府而去。

李妙心和快速穿好衣物的潘含清、郭碧雲,也邁出了洞府,緊隨而至。

汝嫣辰徑直來到南宮玉沁洞府外,望著守在洞外的趙石光、柳丹雯、高雄、蔣柔,臉色陰沉道:「四位,我有要事與你們聖女相談,你們通報一下。」

「汝嫣少主,我們也在找聖女,他三日前離開山谷,至今未歸呢,我們都急死了!」蔣柔神色焦慮話罷,旋即,憂心忡忡的道:

「汝嫣少主,我正想去找您呢,就在方才我神魂仙宮埋伏在葬神深淵的四百多名弟子,全部死了!」

聞言,汝嫣辰深吸口氣,「我永恆仙宗的弟子也死了,這樣吧,待你們聖女回來后,你讓她找我一下。」

留下一句話后,汝嫣辰帶著三女,返回了洞府。

李妙心娥眉緊蹙,「少主,青陽師兄可是我們永恆仙宗內門第一強者,還有,神魂仙宮試煉弟子中,除了南宮玉沁外,也就是袁世浪、賈狂實力最強。」

「由他們三人帶人坐鎮葬神深淵入口,怎麼可能會被人擊殺?」

「況且,看樣子,他們八百多人,還是在短短一刻內盡數死亡,我想應該不是皇甫聖宗之人所為。」

聞言,汝嫣辰愁眉不展,並未回答,而是看向潘含清、郭碧雲,「你們什麼看法。」

汝嫣辰之所以問三女意見,是因,三女雖在自己面前很浪,當浪的背後,皆冰雪聰明、足智多謀。

當然汝嫣辰也非酒囊飯袋,亦是機智過人。

潘含清如實道:「少主,我思來想去,實在想不出皇甫聖宗,會有誰能殺了青陽江秋。」

「還有,八百多人僅僅一刻內全部死亡,無一人活命,我想應該是葬神深淵內出現了強大妖獸,使得他們喪命。」

這時,郭碧雲點頭附和,「我贊同含清的觀點。」

「少主,我想前往葬神深淵一探究竟。屆時,再作打算。」

汝嫣辰擺手道:「不,我不能讓你冒險,這樣吧,你命人通過百萬里傳音符,儘快找到崔凡。」

「讓他帶人前往葬神深淵,調查青陽江秋等人死因。」

「若查出死因,讓他派人彙報,他則帶人守著葬神深淵入口。」

「至於本少主將來是要繼承宗主之位的,我絕不輕易冒險,當然,你們是我的女人,我也不想讓你們遭到不測。」

「對付皇甫聖宗弟子,是我宗其他弟子的事。我們的目的,能進入葬神深淵探寶最好,進不去也無所謂,來日方長!」

聞言,郭碧雲上前吻了一下汝嫣辰,道:「奴婢遵命。奴婢多謝少主厚愛,奴婢這就把您的命令傳達下去。」

郭碧雲離開洞府,吩咐分散在山谷中的五十名永恆仙宗弟子,通過百萬里傳音符,在試煉區域內尋找永恆仙宗內門排名第四的強者:崔凡!

……

七日後,距離葬神深淵三百萬裡外的一處沼澤中,有二百多具屍體,徐徐下沉!

鮮血染紅了一片片沼澤,顯得格外刺目! 多大點事兒 從屍體的服飾,便能看出,其中有八十多名是皇甫聖宗聖魂一脈的弟子、五十多名是符脈弟子。

剩下的百餘具屍體,則是永恆仙宗、神魂仙宮的弟子!

此刻,兩艘靈舟劃過沼澤上空,一前一後追逐著,朝葬神深淵方向疾馳而去。

後方靈舟上,一名魁梧不凡的永恆仙宗弟子:崔凡,眺望著前方百裡外逃竄的靈舟,獰笑道:

「你們這些皇甫聖宗的喪家之犬,是逃不掉的!若束手就擒,崔某說道做到,可以留你們全屍,否則,若被我逮住,統統碎屍!」

崔凡身後,四百多名永恆仙宗弟子,紛紛附和叫囂道:「哈哈哈哈,看看你們這群悲慘的螻蟻,真可憐啊!」

黑客萌寶很坑爹 「還不速速停下靈舟,否則,讓我們抓住,男的抽筋拔骨,女的奸辱致死!」

「……」

前方落荒而逃的靈舟上,站著傷痕纍纍的三十名皇甫聖宗弟子。

其中以柯心怡為首的19名男女弟子;另外則是皇甫聽風為首的11名符脈弟子。

此刻,柯心怡氣息紊亂、容顏慘白,嘴角掛著一縷血液,她的胸口赫然有一道觸目驚心的傷口,顯然被人一劍洞穿了胸膛!

她身旁皇甫聽風,渾身布滿了數十道深可見骨的傷痕,他的神色難看到了極點!

二人身後的二脈弟子,更是慘不忍睹,目光透漏著驚恐與不安,看著皇甫聽風、柯心怡,低聲詢問道:

「皇甫師兄,我們怎麼辦?」

「皇甫師兄,我們會不會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