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蠢貨!」時空梭器靈清淡悅耳卻難掩鄙夷的聲音在青瀾劍劍靈耳邊響起,保證只有它一個聽到。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青瀾劍劍靈把自己抱的更緊了,都是混蛋!

……

雖然君臨一聲招呼都沒打的就消失了個沒影沒蹤,但是他那些本來本來被他召集起來,和他議事的屬下們卻一個也沒敢走,就乖乖的站著的繼續站著,坐著的繼續坐著等君臨回來。

不過,雖然一個個都沒走,這八卦之火卻是熊熊燃燒。

「唉,你們說尊上這麼急急忙忙的離開是有什麼事?」屬下一挑起了話頭。

「這還用說嗎?肯定是因為尊后!」屬下二信誓旦旦。

屬下三連連點頭:「跟著尊上這麼多年,除了尊后,我還真沒見過誰都能讓尊上這麼在意過。」

屬下四:「就是尊后只是個低等位面出身,這身份配尊上低了點,不過只要尊上有心,這些都不算什麼事。」

屬下五:「我比較關心的是,尊上什麼時候才肯讓咱們見見尊后。」

屬下一:「那怕是還有得等呢,估計飛到尊后飛升了才能見到。」

屬下三:「也不需要多久,聽說尊后已經大乘了,很快就能飛升了。」

屬下二:「在大乘待個幾萬年的也不少。」

屬下五:「哼哼,別拿那些蠢貨和尊后相提並論,那些蠢貨哪能比得上尊后一根頭髮絲。」

屬下四:「就是!我可是聽說尊后修行不過短短百多年就已經是大乘後期了。」

屬下一:「而且尊后煉丹,煉器,畫符還有布陣都是相當精通的。」

「……」

君臨回來的時候,就聽見自家屬下們正在討論他和容華的孩子會是怎麼樣的:「……」別說離他和阿鸞成親的日子還遠,就是成親了他也不想多出一個孩子和他爭奪阿鸞的注意力。

更重要的是,孩子哪是那麼好要的?修為越高的,要孩子就越困難,身為神尊,他都做好了成親之後幾十萬年甚至幾百萬年沒有孩子的打算了。

在發現君臨回來之後,他的那些屬下們就已經停下了討論,想著尊上究竟聽到了多少,戰戰兢兢的等著君臨的懲罰。

可誰知,君臨居然自顧自的陷入到了自己的思緒中,根本就沒有理他們。

要問他們怎麼知道君臨陷入了自己的思緒中……呵呵,君臨一句話都沒說的就那麼坐在椅子上,任誰也能想到他在想別的事情啊。

眼見著君臨沒有責怪懲罰他們的意思,君臨的那些屬下忍不住擠眉弄眼的用眼神聊上了——雖然他們現在都在上界,但事實上他們都是神界赫赫有名的存在來著。

出現在這一界完全是為了他們的主子君臨。

屬下一:唉,你們說尊上在想什麼?

屬下二:肯定是在想尊后啊,剛從尊后那裡回來,尊上肯定還沒從離別的傷感中走出來。

屬下四:離別的傷感?這種感情會出現在尊上身上?你確定你沒逗我?

屬下二:尊上都有尊后了,億萬年鐵樹都開花了,還有什麼不可能?

屬下三:可我怎麼覺著,尊上是在想我們剛才說的孩子的問題?

屬下五:我也這麼覺得。

……

君臨一個視線掃過去,他那些屬下瞬間低眉斂目:「繼續。」

這沒頭沒腦的一句話,跟著君臨億萬年的屬下們卻是懂了。

這是要他們繼續彙報之前尊上離開前沒說完的事情呢。

…… 頓悟之地。

三面環山,山面筆直陡峭,只餘下極窄的一面,風吹過,在山壁上留下一道道痕迹,其上劍意凜然。

容華四處看了一下:「倒是一處無人發現過的頓悟之地。」

修鍊之人都知,手中攻擊法寶為有形之物,則『意』卻無形。

故而,風雷水火,光明黑暗,人之情緒……世間萬物皆可成『意』,劍意,刀意,槍意,戟意……悟了『意』,則此道算是入門。

自然,此方頓悟之地只有一種劍意可領悟,那就是風之劍意,風之凜冽,風之柔和,風之飄渺不定,風之自由洒脫……領悟其意,融入劍中,便成劍意。

頓悟之地這種地方,但凡被人進入過,總會留下些痕迹,最明顯的,莫過於其中天道之力的消散——自然形成的頓悟之地其中會有天道之力,以保持其原貌。

而每被人成功頓悟一次,其中天道之力就會減少一些,便是沒有領悟,只要有所得,天道之力都會減少。

而頓悟之地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人更容易領悟頓悟,所以,哪怕達不到最大的目的——頓悟,但怎麼也會有所領域。

而這個風之劍意的頓悟之地,其中天道之力卻是完好無損,明顯未有人來過。

青瀾劍劍靈得意洋洋:「那當然,我挑的地方哪能讓別人找到?」

「咦?師兄快來看看,我發現了什麼?」青瀾劍劍靈話音剛落,打臉的就來了,一道嬌俏的女聲就響了起來。

感覺到容華戲謔眼神的青瀾劍劍靈:「……」人艱不拆啊!

雖然明知妹妹不是再看自己,但依然被妹妹戲謔的眼神看的有點發窘的容景右手虛握擋在唇邊輕咳一聲。

「蠢貨!」時空梭器靈鄙夷的聲音在青瀾劍劍靈耳邊響起,同時容華和容景也能聽見,顯然時空梭器靈是有意讓容華和容景聽見它對青瀾劍劍靈的鄙視的。

「不能確定的事情你也敢說的那麼肯定,怎麼樣,被打臉了吧?」

鄙視的聲線中帶著那麼一絲幸災樂禍,讓青瀾劍劍靈氣悶:「你一天不找我麻煩會死啊?你自己說說,你這一路上都找我麻煩多少回了?還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不能。」時空梭器靈涼涼的吐出這兩個字,「我從時空中看到你居然攛掇我家主人的哥哥從主人手中騙我,抱著我家主人和她哥哥反目成仇的打算,簡直不可饒恕!」

青瀾劍劍靈氣急敗壞中帶著一絲尷尬心虛:「那事都已經過去了,你這會兒提起才是不安好心的挑唆著他們兄妹反目呢!」

它當然尷尬心虛,因為它打算欺騙的人——容華,可就在一邊聽著呢。

青瀾劍劍靈心裡也不由埋怨時空梭器靈,這種事它們私下說不行嗎?幹嘛要放在明面上,還讓自家主人的妹妹聽見了,想想她那個喪心病狂的要毀至尊神器靈智的男人,真是讓它不寒而慄啊。

嗯,雖然當時君臨的威脅事出有因,但還是在青瀾劍劍靈的心靈中留下了深深的陰影,讓它對君臨有了難以磨滅的恐懼。

時空梭器靈哼了一聲,聲音更鄙視了:「你以為我是你啊……主人,雖然青瀾劍劍靈是個沒節cao的連自家自家主人妹妹也不吝於算計的傢伙,但你哥哥真的是個超級好的哥哥,他無視了神器的誘惑,堅定的拒絕了青瀾劍劍靈,還怒斥了它。」

「而且,你接受考驗的時候,你家哥哥聽見你有危險,還想毀了我呢。」

說到最後,時空梭器靈的語氣有那麼點小哀怨。

這番話自然是時空梭器靈在討好容華,而且,這番話,它都是真的,不摻一點假,完全不用擔心以後被發現什麼有問題的地方,然後被秋後算賬。

青瀾劍劍靈:「……」這算不算踩著他往上爬?人幹事?還有沒有點同伴愛了?

彷彿知道青瀾劍劍靈在想什麼的時空梭器靈:「誰讓你給我這個機會的?至於同伴愛,除了同為九大至尊神器,咱倆可沒有一點交情。」

這句話當然是沒有讓容華和容景聽見。

青瀾劍劍靈:「……」呵呵,要不是你一路上撩撥我的脾氣,我至於掉進你的坑裡被你踩嗎?

依然好像知道青瀾劍劍靈在想什麼的時空梭器靈:「沒辦法,誰叫你蠢呢。」

容華臉上沒有一點意外的神色:「我哥哥是這個世上對我最好的人之一,他當然不會傷害我。」

而且容華都能猜出來,當時自家哥哥肯定掐死青瀾劍劍靈的心都有了,怪不得有那麼一會兒,自家哥哥身上爆發出了強烈的殺意和憤怒。

容景嘆了口氣:「只是最好的人之一啊。」

容華瞅著自家哥哥:「怎麼哥哥想把爹爹比過去嗎?你會挨揍的。」

容景:「……」

就這麼幾句話的人,通向這個風之劍意頓悟之地的路上就轉過來幾個人。

三男一女,男修容貌俊秀各有風姿,女修嬌俏可愛,五官精緻。

三個男修都是化神修為,女修也是凝嬰修為,氣質不凡,明顯也是自己大陸的天之驕子。

綜藝大導演 當然,比起容華和容景卻都是差遠了,不管是容貌氣質,還是實力。

而那三個男修看著那女修的眼神都透著明顯的愛慕。

且那女修在看三個男修的時候,眼底也是流轉著情意。

見著容華和容景,那三個男修因為容華的容貌驚艷了一下,卻也沒有什麼了。

他們心中都已經被身邊的這個小女人填滿,所以即便容華是這世上一等一的絕色,與他們而言,也是無關緊要的。

然後打量了一番容景,互相對視一眼,眸底都是凝重,沒想到,居然是兩位大乘修士。

那女修卻沒有注意到這個,她先是看著容華的容貌露出了嫉妒的眼神,然後又因為自己身邊的三個藍顏知己對容華的驚艷而露出一抹憤怒之色。

可看到容景之時,她怔怔的看了許久,看的容景忍不住皺眉之時,在眼中露出一抹情意和勢在必得之色。

至於容華和容景的大乘修為,她雖然注意到了,卻也沒有太過在意,她想要的男人,就沒有得不到的。

而看見容景眼中厭煩的神色,她彷彿承受不住一般後退一步,那眼神,不知道的還以為容景對她做了什麼始亂終棄的事,完全想不到他們根本就是第一次見面,連認識都談不上。

而那三個男修則是互相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露出一抹苦笑,想他們也是有名的天之驕子,卻偏偏愛上了這麼一個見一個愛一個的女人,不管心中再怒再氣,卻怎麼也說不出離開她放棄她的話來。

容景眉心蹙的更緊,氣勢陡然放開,眼神微冷:「你那雙眼睛若是不想要了,我可以幫你一把。」

容華的眉心也是緊蹙,這女修有些古怪,以她的氣運天資,應該修不到凝嬰,最起碼,不該在這個年齡就成為凝嬰修士。

要這女修自行修鍊的話,最起碼再過幾千年。

可偏偏的,她不知用了什麼法子,將身邊三個氣運雄厚的男修的氣運和她連在了一起,形成循環。

每一個循環結束,她的氣運都會更強一些,而最詭異的是,這循環讓那三個男修的氣運也在增強。

但每每循環結束,氣運每強一分,他們四個的氣運相連就更緊密,而且,這緊密是單方面的。

所以,那三個男修會越來越離不開這女修,而這女修卻不會如此,也就是說,她現在心中喜歡這三個男修,所以他們在一起。

若是這女修不喜歡這三個男修了,那這女修就可以乾脆利落的離開,但這三個男修,怕是會為這女修要死要活。

並且,要真的被這女修丟下,這三個男修和這女修在一起后所增加的氣運以及他們原本的氣運怕是都會被這女修帶走……

容華不動聲色的打訣,連連推衍,不過,那女修身上大概有什麼蒙蔽天機的法寶,倒是讓容華一時半會兒的推衍不出來。

不過,在時空梭傳來一段信息后,容華眸中閃過一抹瞭然,也停下了推衍的動作。

原來,這一切都是源於女修他們所來的那個位面的特殊性啊。

那個位面,每隔一段時間,千年萬年還是十萬年不等,都會出現一位上天所鍾愛的天道之子,這些天道之子無一例外都是女修,她們最開始的氣運也算不上濃厚。

但隨著她們開始修鍊,天道安排她們一個個的遇上那些天之驕子,因天道的緣故對那些女修第一眼好感,一見鍾情也不是不可能。

然後水到渠成的,藉助這些天之驕子的氣運修鍊,一路上看似磨難不斷,實則順風順水,大陸上的一切都得給天道之子讓路,人生的一切經歷都在天道的安排之下……

但天道的掌控也不是永久的,等到飛升之後,仙界的天道更強,升仙池中一過,那個大陸的天道對那些天道之子和那些天之驕子的掌控完全消失,接下來,那就熱鬧了。

不過,這些跟那個大陸的天道就沒有關係了,那個大陸的天道想要的東西早在他們飛升之前就得到了……

看完,容華沉默了:「……」這是天道崩了啊。

容華和時空梭器靈傳音,語氣不可思議:「那個大陸的天道這麼玩,就不怕那些被控制的天道之子和被它坑了的天之驕子們有那個實力之後回去滅了它?」

雖然天道不是那麼好滅的,就算有了那個實力,也得考慮一下滅掉天道,從而導致的生靈塗炭,大陸進入輪迴這樣的罪孽擔不擔的起,但總有不顧一切的啊。

時空梭器靈輕咳一聲:「這根本是不可能的。」 時空梭器靈和容華解釋:「主人你肯定沒注意看,那個大陸的天道之所以崩了,那是因為它有了自己的意識,它想成人,所以才搞出一個天道之子,藉助天道之子來算計那些天之驕子。」

「它想從那些天之驕子身上得到的東西就是氣運,在天道之子和被她們吸引的天之驕子們飛升之前的渡劫過程中,他們的氣運就已經被剝奪一空。」

「飛升之後,霉還倒不完呢,想修鍊到更高的層次,不是沒有機會,但那機會小的還不如沒有……用一句話來形容再合適不過,希望之後再絕望,還不如一開始就不要給希望。」

容華微微凝眉,直覺這是個陰謀,為表其公正性,天道無情且無自我意識,怎麼這個女修所在大陸的天道就產生了意識,還是為了自己能夠算計大陸上一個個天之驕子這樣對大公無私的天道來說,自私至極的想法。

對此容華只能想到一點,那就是這天道會產生自我意識是有人蓄意為之,而且莫名的,容華覺得,這應該是沖她來的。

她將來,大概,不,是一定會和那個天道對上!

容華垂了垂眸,遮住了眸中一瞬間閃過的鋒銳殺意。

時空梭器靈連忙說:「主人你可千萬不要衝動啊,現在你別說對上那個幕後之人了,就是對上那個走歪了的天道,也只有死路一條啊。」

時空梭穿梭時空,自然能看的清過去未來,就在容華動了殺意的那一瞬,時空梭器靈看到自家主人慘死的畫面,不過,未來卻有無數種可能,容華心情一平靜,時空梭器靈就發現,它方才看到的未來漸漸淡去。

容華唇角彎了彎:「你以為我有那麼蠢?」

時空梭器靈:「……主人我錯了。」

容華和時空梭器靈的交談看似過了很久,其實離容景說『你那雙眼睛若是不想要了,我可以幫你一把』這話,也就過了一息而已。

所以那女修看見容華的笑容,就以為容華是在嘲笑她,心裡不由一怒。

不過,雖然她被容景的美色迷了眼,但也知道以她現在的凝嬰期的修為,對上容華,也討不了好果子——作為她所在大陸的天道之子,那女修有一種迷之自信,自己在飛升之前肯定是死不了的,不論她的修為多低,而她的對手又有多厲害。

而且,那女修很堅定的認為著,所有和她為敵的人,最後都會不得好死,畢竟,以前都是這樣的。

所以她覺得,和她為敵的容華一定也不會有好下場。

什麼都不知道的容華:「……」呵呵。

不能和容華對上,更不想和容華說話的女修乾脆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容景身上。

她一臉受傷的看著容景:「公子怎麼能如此說甜兒?甜兒不過是初次見公子天人之姿,一時驚艷罷了,公子怎能,怎能開口就要挖了甜兒的雙眼?」

不歇氣的說了這一番話,那自稱『甜兒』的女修頓了頓,也不等容景開口說什麼,自顧自的又繼續說道:「甜兒姓藍,名甜兒,公子可以叫我甜兒,不知公子該如何稱呼。」

那一臉嬌羞真是讓容景惡寒,雖然容景不像容華,通過氣運看出這叫藍甜兒的女修和身周那三個男修之間密不可分的關係,更沒有個時空梭的器靈為他講解一下這藍甜兒來自一個天道已經崩了的大陸。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