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誰讓你們回來的,我將你們送走,就是要你們離開這裡。」柳言緊鎖著眉眼,「我已經沒有救的必要,我的情況我很清楚,你們能夠脫困我就很心滿意足了,你們為什麼還要回到這種危險的地方來。」

2022 年 4 月 10 日By 0 Comments

「我們……我們不能放下你不管呀。」蘇衾馨咬著嘴唇緊鎖愁眉道。

其他人也都跟著點頭,看著眼前這一張張充滿了憂心的臉,柳言不禁心中黯嘆,可是卻也說不半句嚴厲的話。

「柳言姐,咱們一起出去好么?」蘇衾馨低語。

「對呀,柳言姐……咱們可以一起出去的。」王慧也跟著點頭,「沒必要非要犧牲誰,我們可以帶您一塊兒活著出去。」

「姐姐……」

雷婷也皺著小臉滿是哭腔的朝著柳言撲了過來,看著淚眼婆娑的小雷婷,柳言只能抿著嘴唇嘆氣,抬手輕輕撫摸著小雷婷的頭低語。

「很難的,地獄三頭犬的實力至少是尊者級,你們……」

「難,就代表還是有可能。」橘六九咧嘴一笑,「既然不是必死的局,那就去找活路好了。我們都知道柳言姐是為了讓我們活下去,可是如果父皇在這裡的話,他會放棄柳言姐不管么?」

「嗯嗯!」

青璃也用力的點著小腦袋。

「你們……」話都說到這一步,柳言也確實沒有什麼話好說,看到柳言好似有些接受了的神情,蘇衾馨微微一笑,「柳言姐你恢復一下,咱們就準備突圍了。」

「不用。」

柳言吃力的從地上起身,青璃皺眉拍了橘六九的肩膀一下,橘六九瞬間會意直接將柳言扛在肩膀,憨厚的笑了笑。

「柳言姐,還是我扛著你走吧。」

「不……」柳言下意識的想要回絕,可是想到此時的情況也沒有多說,沉默下來算是接受。

「行,那就準備突圍了。」

蘇衾馨朝著眾人看了一眼,朝著旁邊得江佳喊了一聲。

「江佳,準備走了!」

不想久久江佳都沒有回應,藏在巨石后的眾人都不禁感覺有些心慌,匆匆跑到巨石外,旋即就看到江佳的身上纏繞著雷霆身體後仰,做出拉弓的姿勢。

旋即……

在江佳的手中竟是真的凝聚出一柄彎弓,而在箭弦上赫然是一根紫雷凝聚的箭矢。

虛空中的雷系元素不停的朝著箭矢匯聚。

轉眼間,眾人就都感覺到了從江佳那裡所釋放出的強大的靈壓。

「地獄三頭犬,吃老娘一箭!」

嗖!

在江佳鬆手的剎那,以紫雷凝聚的箭矢卷著氣旋化作一道紫色的流光射向被雷電鎖鏈捆住的地獄三頭犬。

箭矢雷元素充盈,在箭矢在空中穿梭時還時不時的發出雷暴聲。

被雷電所麻痹掙扎著要從鎖鏈中掙脫的地獄三頭犬,根本就反應不及,被雷箭精準的射在一顆頭顱的脖頸。

「嗷!!!」

凄厲的慘叫從地獄三頭犬的口中咆哮而出,洶湧的狂風呼嘯而來,處在風口的江佳直接被這狂風掀飛。

「江佳!」

巨石后的其他人都沖了過去,在地上打了好幾個滾的江佳一軲轆就從地上坐起,哪怕她的手臂和膝蓋上都是擦痕,可是她的臉上卻儘是激動的笑。

「你們看到了么,我的雷箭術!」

「看到了……」

蘇衾馨笑著開口,望著眼前閨蜜眼中的興奮心中也不由得生出歡喜,江佳雙眼中也滿是期待的看著其他人。

那眼神就分明在說……

誇我!

然而就在此時,王慧發出一聲幽幽的低語。

「那個,稱讚的話能不能先欠著,你們看看……那地獄三頭犬好像要從紫雷鎖鏈中出來了。」

眾人凝眸望去,旋即就看到捆住地獄三頭犬的雷鎖已經出現了崩碎的苗頭。

頓時……

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對視一眼,齊聲大喊。

「跑啊!」 得知蘇鈺的消息后,蕭雁行第一時間就想要親自去查看一番,但隨即他意識到自己對於蘇鈺這個「玩物」似乎花了太多的時間和精力。

明明當初就是想逗他玩玩而已,怎麼到最後反倒自己成了被動的一方?

可是現在收手蕭雁行又是千百個不願意,在他心中蘇鈺已經是他的專屬品,怎能由得別人隨意欺辱,況且上次一看蘇鈺就是被人擄走的。

敢在他極樂樓樓主眼皮底下如此行事,簡直就是赤/裸/裸的挑釁行為,蕭雁行若是連這都忍了,不是就在向外界說他極樂樓樓主是好欺負的。

蕭雁行不能咽下這口氣,但也不會沒腦子的直接光天化日之下明搶,雖然他有預兆這個「魏瀾」可能就是失蹤的蘇鈺,但感覺終歸是感覺,沒有人會靠着感覺行事。

所以為了探明蘇鈺的身份,蕭雁行就需要準備詳細的計劃,看到蘇鈺和無極樓樓主長得十分相似后,他就有心探查兩人的關係,可惜他並沒有查到什麼有利的消息。

雖然以蘇鈺周身的氣質和相貌看上去也不像是個農戶能夠培養出來的,但沒有具體的證據蕭雁行也不敢隨意下定論,畢竟世界上也不是沒有長相相似的兩個人毫無血緣關係。

老實說,接近「魏瀾」的機會並不少,眼下就有一個,無極樓樓主魏瀾二叔的兒子魏成的婚期就在最近,身為魏成堂哥的魏瀾必然會參加。

而蕭雁行只需要給自己找一個身份,便可以趁亂去驗證自己的判斷是不是真的,去判斷這個「魏瀾」到底是不是蘇鈺。

蘇鈺確實要代替魏瀾參加魏成的婚禮,最近他就在為了這件事情忙碌,但蘇鈺的忙碌僅限於試衣服,認親戚,婚禮要送的禮自然有其他人操心,蘇鈺只需要管好自己即可。

其實這些親戚認不全也沒有什麼大礙,有魏瀾派的人跟着蘇鈺,隨時會提醒他,況且魏瀾性子冷淡,不搭理人也是常有的事情,沒必要和每個人都打招呼。

很快便到了成婚當日,因為魏瀾二叔在江湖上的地位並不低,武林盟也派了人過來,本來只是派個堂主之類的即可,但在傅晉陽看到魏瀾的畫像后,他改了主意換成自己親自前往。

怕穿幫的蕭雁行找了個離火宗的身份,他現在還不想在蘇鈺面前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這個是最好的主意,讓蘇鈺繼續認為他是離火宗的人。

若對方不是蘇鈺,那就更好了,因為樓徹也會參加這次的婚禮,無論如何,蕭雁行都能達到自己的目的,他本就不打算放過劫人的樓徹,無論是什麼情況。

雖然蕭雁行如願混到了婚禮現場,但可惜他找的外門身份只能在外院參加婚禮,連新人都見不到,而蘇鈺此時身為魏成的堂哥自然是在內院大廳親自看着新人跪拜。

身為武林盟主的傅晉陽自然也有有機會進入內院大廳,毫無意外的兩人遇到了一起,起先傅晉陽並未認出蘇鈺,畢竟這種場合蘇鈺也不適合再穿一身白衣。

今日的蘇鈺穿着一身暗紅色的長袍,他身材修長,身高腿長,如此一穿到完全沒有之前的青澀之意,反倒是帶着一股風流不羈的瀟灑,與之前的蘇鈺毫無相似之處。

所以傅晉陽也有些不敢確定這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直到坐在高位的蘇鈺向下隨意一瞥看到他時,嘴角微彎,向他點點頭時,傅晉陽才敢確定這就是蘇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但隨之傅晉陽也心生困惑,此時的蘇鈺與當日的蘇鈺完全不同,無論是身份還是性格,莫不是當時他也像自己一般是裝的?

可傅晉陽想到蘇鈺當時的反應,他確定蘇鈺確實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傅晉陽不禁聯想到了江湖上的那些傳言,似乎這個魏瀾有着某些不為人知的興趣。

像是裝成各種身份體驗生活之類的,若是他裝成水雲苑的外門弟子也不是不可能,但傅晉陽來之前調查過蘇鈺的當時說的那個身份,明明是有那個人存在的。

水雲苑確實有個蘇鈺,而且他也符合當日救傅晉陽的那個人的描述,一樣的武力淺顯,一樣的善良溫柔,至此,傅晉陽不得不懷疑這個魏瀾的真實用意。

畢竟當時蘇鈺是被人擄走的,而且擄走蘇鈺的正是魏瀾的表弟,這兩個線索疊加在一起就不得不讓人懷疑魏瀾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陰謀了。

確定眼前的人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之後,傅晉陽並未輕舉妄動,因為他還沒有查驗出魏瀾的真實目的,可現在傅晉陽糾結的是要不要和蘇鈺打個招呼。

因為現在的「魏瀾」確實和蘇鈺長得很像,而蘇鈺當時莫名消失,若是自己不和他打招呼,魏瀾會不會發現什麼破綻,可傅晉陽不確定魏瀾知不知道當時那個「霍安」是自己。

若不知道還好說,但知道的話,自己不提出這個長相問題明顯立不住腳,就在傅晉陽糾結之時,蘇鈺用眼神示意了他身後的那個人。

傅晉陽隨即明白蘇鈺現在身處的環境,顯然他已經時時刻刻被人監視了,那麼蘇鈺當日救自己的事情十有八/九對方也是知道的。

蘇鈺此時作為主家,對於前來的武林盟主自然要親自迎接,雖然之前無極樓並未收到武林盟主要親自前來的消息,但現在也不能怠慢對方不是?

蘇鈺適當的裝出驚訝,但這就是裝給傅晉陽看的,他很快就調整好了自己的表情,「不知武林盟主今日會親自前往,怠慢之處還望見諒。」

傅晉陽看到蘇鈺的表情后,更加確定自己的判斷,他搖搖頭,微笑着說:「無礙,是我的錯,沒有提前通知一聲。」

說完后他頓了頓,直接坦然的提起了蘇鈺的身份,「說起來,魏樓主長得頗像我認識的一位故人。」

雖然騙了蘇鈺的事情傅晉陽很抱歉,但這種事情也不是他能控制的,畢竟當時他身受重傷,最重要的還是自己的安全。

在不能確保周圍的環境都安全之前,傅晉陽認為自己的欺騙也不過是迫不得已的自保罷了,他雖然抱歉但並不後悔。

蘇鈺也知道傅晉陽不能裝糊塗,因為魏瀾知道他們之前發生的一切事情,所以他也順勢接話道:「是嗎?那可真是有緣,不知是哪家的公子?」

既然如此,傅晉陽也裝出一副完全不知道對面人就是蘇鈺的模樣,直接問道:「不知魏樓主可曾聽過水雲苑的蘇鈺?」

蘇鈺輕輕開口,他彷彿真的不知道蘇鈺是誰一般,「蘇鈺?水雲苑的弟子?抱歉,魏某未曾聽過,也認不得什麼水雲苑的弟子。」

傅晉陽面上裝出一副失落的模樣,低聲說:「看來應當是長得像罷了。」

這場戲到現在也算是完了,兩人畢竟也是「初見」沒什麼暢談的必要,更加不能讓魏瀾察覺到什麼不對勁,蘇鈺對着傅晉陽邀請道:「傅盟主請上座。」

「多謝。」傅晉陽點點頭,也不客氣直接坐到了主位上,之後他一一和那些來參加婚禮的人打招呼,也不再分注意力在蘇鈺身上。

監視的暗衛很欣賞蘇鈺的識相,傅晉陽的出現在他們意料之外,當時明明只說武林盟的一個堂主參加婚禮,沒想到傅晉陽本人會親自前來。

暗衛還以為對方是覺察到了什麼不對勁,但從剛剛傅晉陽的表現上看來,他似乎並不知道眼前的人就是真正的蘇鈺,但暗衛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卻又說不上是哪不對。

他準備將事情如實反映給樓主,具體還要看樓主有任何指示,他們只是負責監視和保護蘇鈺的存在,其他的事情他們還是不要妄自做主的好。

既然離火宗的身份進不了婚禮內院,蕭雁行便打暈了一個僕役,換了他的衣服直接進入了內院大廳。

院內人群喧鬧,誰也沒注意到這麼個小人物,除了蘇鈺,他猜到蕭雁行會來參加婚禮,但按照蕭雁行的性子自然不會大搖大擺的來參加,那麼只有一種可能,他借了別人的身份。

而內院這些人大都是親戚朋友,大家都認識,蕭雁行不可能傻到直接用他們的身份,而易容術又不是人人都會的,至少蘇鈺所知這個世界的易容術並不發達。

那麼蕭雁行很大可能會稍稍偽裝就進入內院,蘇鈺將視線不自覺放到了那些服侍大家的僕役,還真被他找到了一個頗為可疑的身影。

蕭雁行不知道自己一進內院就被蘇鈺盯上了,他低着頭裝出一副認真幹活的模樣,緩緩的靠近內堂,時不時的查看裏面的人。

就在蕭雁行為一個人倒完茶後下意識抬頭向內堂看時,蘇鈺也看向了他的方向,兩人視線交集,蕭雁行端著茶壺的手頓了頓,他在第一眼就知道對方就是自己苦苦尋找的人。

那人雖然穿着和自己不符的一身暗紅色長袍,可是他的目光澄清,就像是和自己初見時的模樣,不諳世事,善良天真。

蕭雁行這才安下心來,之前找不到蘇鈺,他夜夜難安,甚至十分後悔當時一時衝動和對方逃出極樂樓,若是他直接表明身份,也沒有現在這些糟心事。

※※※※※※※※※※※※※※※※※※※※

推薦《99分女朋友》和《浪漫輸給你》給大家,都是非常有趣的劇,《99分女朋友》和《傳聞中的陳芊芊》一個編劇,非常有意思的一部腦洞劇,男主人設簡直了,《浪漫輸給你》是穿書文,女主是個編輯,書不是她寫的,男主乍看不怎麼好看,但越看越有魅力。

ps:我更新太慢與追劇無關!感謝在2020-06-2423:59:37~2020-06-2922:51:08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qzuser1個;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雷神座下,儘是些卑鄙無恥之徒,可惜了這位**世子。」君尚嘆道,然而一回頭,卻發現周圍還哪有唐寧身影,只孟軻一臉微笑,仰頭上望。

君尚順着孟軻視線看去,心裏陡然一驚,

空中,唐寧一手提着古生刀,一手扶著方禹,正滿臉笑意,目光越過那青衫白衫兩名高手,炯炯看着千級階梯之上的雷神大帳。

雷神那精芒爆射的雙眸微微一合,又睜開,淡淡開口,卻聲傳十里:「唐寧,你已禪位,本尊願放你平安離去,何必又來攪擾。」

唐寧咧嘴:「尊者心胸似海,唐寧感佩,只是這位是我兄弟,他性子向來衝動,今日見此情狀,言語一時無端,還望尊者網開一面,放我等一同離開。」

雷神尚未說話,一人卻厲聲道:「唐寧小子,真當你還是東皇太子么?此人在我雷神山冒犯我父皇尊顏和我雷神山臉面,若是放他離開,今後小魚小蝦,豈不都敢在我雷神山放肆!這**叛逆之徒,必千刀萬剮不可,放你一條活路已是格外開恩,還不快滾!」

唐寧看去,見正是鴻晟青陽,哈哈一笑道:「父皇?你說的,是青帝嗎?不知這父皇稱謂從何時開始的呢?十幾年前?」

這「十幾年前」實乃誅心之語,那時東皇尚在,此話幾乎直言雷神山滿門叛逆。

雷神微微皺眉,鴻晟青陽更是臉色青紫,厲聲道:「你竟要找死么?」

方禹此時才緩過一口氣來,「呸」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冷笑厲聲道:「是又如何?雷神山高手的確不少,可並不妨礙所謂青帝子嗣,皆是廢物。」

鴻晟青陽大怒,手臂一抖,掌心立時多了一柄電光閃爍的黑色鐵尺。

眾人都是一驚。

這法器名為「雷光尺」,名頭並不響亮,卻在東夷十二至寶之一,更重要的是,雷光尺乃是雷神山鎮山之寶,權利象徵。

如今雷神正值春秋鼎盛,又即將大權在握,卻將雷光尺傳給這麼個小子,其中深意……

唐寧看着雷神,見他閉了眼,再不說話,知道他必是知道了方禹身份、又看出了他的能耐,唯恐方禹以後成為他合併**的巨大阻礙,所以想趁此殺人。

「哎,看來今日免不得葬身此處了!」唐寧嘆道。

方禹卻鬆開唐寧的攙扶,接過古生刀,一抹嘴角鮮血厲聲道:「大丈夫生於天地,得上天賜予非凡之身,便要創萬世不朽之功,當遇神殺神、遇佛殺佛,一往而無敵,豈可唯唯諾諾,只求苟延殘喘?!」

唐寧一愣:「這話……聽着有些熟悉。」

方禹撇了他一眼,古怪道:「這話不是你之前說過的嗎?」

「我說過嗎?」

「說過,當時在**地牢那裏。」

「……」

兩人對視半晌,同時放聲大笑。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