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讓我先收拾了這兩個人渣,再好好的敘舊吧?」

2021 年 2 月 3 日By 0 Comments

張楠猛然看向了段青尊者二人,這時段青尊者也由於畏懼,已經飛到了翁新尊者後面,他們唯一的憑仗,便是翁新尊者手中的張雲山。

「臭,臭小子,有本事你就過來啊,是看你的速度快,還是我的手快,識趣點的話,就立即讓開一條道來,讓我二人離開,否者,你父親立即喪命我手中.」

翁新尊者十分緊張,沒有想到張楠竟是短短十幾年時間,從聚靈境中期突破到了尊者前期,而且這實力還無比的恐怖,堪比靈皇境強者,莫說身後的大批人馬,即便只有張楠一人,他二人也知道絕非張楠對手。

「呵,你覺得我會放過你們兩個嗎?」

張楠冷冷一笑,似乎並沒有把對方的威脅放在眼裡。

見張楠好似對自己父親沒有感情一般,翁新尊者也是微微一愣,不過他可不會相信張楠,而且他就這麼一個底牌,除此之外別無它法。

「你難道真不把你父親的死活放在眼裡?」

翁新尊者惡狠狠地望著張楠,從身後掐住張雲山的手,又是用力了一些。

「哥哥,父親還在他們的手上,讓他們,走吧!」

雪兒不由一陣焦急,她恨那二人恨得咬牙切齒,但卻是沒有辦法。

「雪兒,你還相信你哥哥嗎?」

張楠望著這個有著青春活力的小美女,都有些不敢相信,當年那個胖嘟嘟臉蛋的小丫頭,真的是長大了。

「嗯!」

雪兒點了點頭,她相信自己哥哥不會置父親的生死於不顧的。

見雪兒乖巧的點頭,張楠也很是寵愛的伸手在她的額頭上面拍了拍,然後轉身,惡狠狠地望著翁新二人,體內六道輪盤微微一動,靈魄瞬間調動了起來。

他的手上猛地多了一種無形的波動,發現他父親站在最前面,而翁新尊者站著張雲山身後,段青尊者站在翁新尊者身後,剛好成為一條直線,張楠的嘴角也是露出一絲笑意。

在眾人驚訝的表情中,張楠卻是不顧張雲山的死活,一拳向著張雲山轟擊了出去。

無數人都變得錯愕起來,沒有想到張楠真的這麼狠心,連自己的父親都不顧了嗎?張雲山嘴角露出一絲笑意,他並不怪張楠,這兩個傢伙不能讓他們逃了,若是回去報信的話,會惹來天大的麻煩,無論張楠怎麼做,他都能夠理解。

翁新尊者也是微微一驚,不知道張楠這一拳到底是什麼意思,沒有看見靈氣匹練,好像也不是靈武技,難道是靈魄,可這是什麼靈魄呢?令他很是費解,若是靈魄,不管是泥土,還是火冰之內的,都應該能夠看見什麼吧,但是他什麼都沒有看見啊。

但很快他便是感覺到了不妙,他自己身體內部,好像那裡的空間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亂竄,隨後便是不斷的膨脹起來,這種力量極其的強大,令他根本壓制不住,好像腹內的那裡的空間在不斷震動。

「砰!」

幾乎在同一時間,翁新尊者和段青尊者二人同時爆炸而開,化為了血污,而張雲山只是被那種小小的衝擊力給震飛了幾米遠,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

終於全部驚訝的張大了嘴巴,站在最前面的張雲山沒死,身後的兩名尊者卻是死了,這是什麼情況?

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張雲山,回頭看了看之前翁新尊者站立的位置,也是不敢相信這一切,怎麼自己沒死呢?

「父親,孩兒不孝,傷著了父親,這裡有一顆丹藥,你先服下吧。」

張楠立即走了上去,頓時震驚的人們才反應過來,立即歡呼了起來,對方大兵壓境,天域城面臨被滅亡的危險,然而,張楠出現卻是以閃電般的速度擊殺了對方的所有人。

「臭小子,你剛才那是什麼通天手段,呵呵,能活著和你聊天,我已經很滿足了,若不是你的話,我們整個天域城都完蛋了。」

張雲山滿是欣慰的點了點頭,自己的兒子太厲害了,還有這樣的手段,從來都沒有見過啊。

其他人都十分的好奇,不由豎起了耳朵。

「呵呵,那個是我的靈魄,空間震動,具體也沒有名字,剛才那一招,我叫它隔山打牛。」

嘿嘿的笑了笑,張楠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腦袋,眼睛卻是斜斜的看了不遠處的夢蝶兒一眼,心裡一陣感慨:「十幾年時間不見,蝶兒的雙峰好像又是長大了很多啊,嘖嘖,啥時候要找個機會摸摸才是啊!」

很多人則是夢蝶兒,發現了某人的眼神,不由白了張楠一眼,這個可惡的傢伙,一回來便是盯著人家的那裡看,難道不知道這裡人多嗎?

「哈哈,你小子,現在可不得了啊,咱們明月宗有希望了!」

夢天涯飛了過來,朗聲笑了起來,拍了拍張楠的肩膀,一直以來他都是一個大哥哥的性格,雖然實力現在差了點,不過性格依舊是這麼的開朗。

「天涯大哥抬舉了,我只能儘力去,但也知道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畢竟對方可是有著四名靈皇境的高手!」

張楠笑了笑道,他現在需要的是時間,他什麼都不缺,有足夠多的仙靈草,只要時間充足,他相信自己實力再提升一些的話,定然能夠滅了三大宗門的人。

「我可不管,楠兒啊,我們老了,你得快點給我們生一個孫兒才是,這次回來啊,你說什麼都要在家裡住上一段時間才行。」

黎美嫻走上前來,拉著張楠的手問東問西,一開口居然就令張楠感到一陣尷尬。

「呃,母親這個不急,那個我先給他們安排地方休息吧?他們可是大老遠陪我從北郡過來的,這次我會在家好好的住上一陣子的。」

張楠臉上微微一陣抽搐,對於生孩子的事情,他還真沒有考慮過,修鍊之人,若是有太多的牽絆的話,反而會有不小的影響。

「伯父,伯母!你們好,我叫凌悅兒,你們可以叫我悅兒!」

正在這時,凌悅兒飛了過來,站在張楠的旁邊有些不好意思的自我介紹起來。 黎美嫻一愣,但很快便是反應過來,滿意的點了點頭,又是一個標誌的女子啊,看來不用擔心了,家裡還有一個夢蝶兒,這裡又來了一個凌悅兒,難道還怕以後抱不上孫子嗎?

不過,她一想到修鍊的女子可以用靈氣控制自己的經期,只要不想要孩子,幾十年或者幾百年都要不了,就又皺起了眉頭,心裡盤算著,得好好的開導開導這兩個女子才是。

「哎呀,悅兒姑娘,是吧,那個你以後可以住在我們家,我們家現在客房多的是,那個你怎麼認識楠兒的啊,我們得好好聊聊!」

一想到這裡,黎美嫻很是熱情的拉著錯愕的凌悅兒就走了,留下張楠一陣苦笑。

夢蝶兒飛了過來,則是偷偷的在張楠的身後掐了他一下,虧自己還成天擔心他,這個傢伙在外面除了修鍊倒也沒有閑著啊。

「呵呵,你們聊,我得回去了,咳咳,我還有事。」

見兩人打情罵俏,張雲山立即笑呵呵的離開了,而夢天涯則是和雪兒等人安排其他人的住處去了,現在的天域城十分的繁華,也比以前擴大了很多,以前的平民區早便不見了,要安排下這些人的住處倒也十分的簡單。

忘川秋酷老祖等人一個個皆是羨慕的看了張楠一眼,這小子不僅獲得了青神王朝第一美女的芳心,還在家裡有著這麼有姿色的女子在等他回來,這輩子算是值了。

「呃,那個,我給你帶了不少的好東西,丹藥,仙靈草,武器什麼的,你隨便選,至少能夠讓你很快便是提升不少的實力了。」

待到很多人都走後,張楠才握住夢蝶兒的手說道。

「這些都不重要,只要你活著,還記得我就行了!」

夢蝶兒眼睛微紅,靜靜的靠在張楠的胸口,令張楠一陣感動,張楠剛才探測了一下,親和力只有百十之七十多,並沒有達到開啟下一個靈魄的標準,但是這份情分,卻是令張楠知道,他不會因為這個而放棄她/。

「看來,要開啟第二個靈魄,還真的只能去找紫嫣幫忙了!」

張楠心裡一陣嘆息,一直以來他也不好意思去叫紫嫣說,實在有些不好開口。

在遠處,石昊和雪兒兩人正在聊天。

「你是恩公的妹妹嗎? 完美至尊 你實力很強啊!」

石昊沒有想到他恩公的妹妹也是這麼的強大,才丹靈境中期便是可以和尊者前期的強者有的一拼。

「恩公?」

雪兒皺著眉頭有些疑惑。

「是啊,當年若非恩公救了我們石村,我想我早就死了,雖然恩公叫他叫他張楠大哥,我平時也叫他宗主,但在我心裡,他永遠是我們的恩公,恩公是我見過的最厲害的人,我相信他一定能夠很快重振明月宗的。」

說道這裡,石昊無比的堅定,他對於張楠是毫無理由的相信,近乎於崇拜。

「呃,這樣的啊,呵呵,我哥哥在我心裡也是最厲害的!」

雪兒望著石昊,笑嘻嘻的說道。

這次張楠回來,令天域城躲過一次大劫,整個天域城的人都無比的高興,所以晚上大家都開心的慶祝了幾天,一直慶祝了好幾天,才停了下來。

當然,這兩天張楠也把凌悅兒和夢蝶兒兩人相互介紹認識了一下,令他感到高興的是,還好兩女都不是那種爭風吃醋的女人,並且很快兩人還形同姊妹一般,很是聊得來,這才讓他心裡微微鬆了一口氣。

在一個山巔,紫嫣和張楠站在那裡。

「我找你有事!」

沉默了一會兒,沒有想到兩人竟是異口同聲的說了出來,頓時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先說。。。」

兩人再次同時說了出來,更是覺得有些尷尬。

「還是你先說吧!」

最後張楠想了想說道。

「那個,以後我想讓你跟我去一下幻域,不知道你願不願意過去一趟。」

紫嫣想了想,最後說道。

張楠眉頭一皺,驚訝道:「你不是說,外人不能進入嗎?」

他其實早就想去看看,看看這個神秘而古老的種族,想要了解當年的大戰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但卻是不好開口,但沒有想到紫嫣竟是想要自己去一趟,這倒是剛好隨了他的心意啊。

「呃,這個情況不一樣,到時候你去了,你便是會知道了,我想我族人都希望見到你呢。」

紫嫣笑了笑,露出幾分神秘。

「咳咳,這個可以倒是可以,只是,你得答應我一件事情!不然我就不去你們幻域了!」

張楠心裡無比的高興,沒有想到他真的能夠去幻域走一趟,但卻是故意不露聲色,反而藉此機會敲詐起來。

「什麼事情?」

紫嫣眉頭微微皺起,眼睛裡面滿是疑惑。

「咳咳,那個,你對我說一句,我愛你,說了之後,以後我就跟你去一次幻域。」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張楠的表情很是尷尬,感覺真是有些丟臉,居然*著這個單純的紫嫣說這話,而且雖然紫嫣長得漂亮,但兩人之間一直以來都沒有什麼情愫萌發,可六道輪盤的第二個區域卻是告訴他,紫嫣能夠幫他覺醒第二個靈魄,他不得不讓紫嫣說出這句話來。

「什麼?」

這裡十分的安靜,微風吹過都能聽見呼呼的風聲,張楠的話雖然十分小聲,卻還是十分清晰的落入了紫嫣的耳朵中,清晰可見。

她的表情,無比的驚訝,眼睛更是睜大到了她的極限,臉猛地一下就紅了:「這個,張楠大哥,紫嫣我還沒。。還不知道什麼是愛情,那個,我一直把你當作哥哥一樣的看待,就是,就是好哥們的那種。」

紫嫣說著,把頭埋的很低,都不敢看張楠,好似自己犯了什麼大錯一般。

「呵呵,不是這個,我修鍊的功法很奇特,你若是對我說出那三個字的話,我到時候就可以覺醒第二個靈魄了,其實並不是讓你真正的愛我,只是要你說這三個字。」

張楠立即解釋起來,解釋完了之後,才緩緩鬆了一口氣。

「覺醒第二靈魄!」

紫嫣一聽,忍不住紅唇微張,沒有想到世間還有這等功法。 在紫嫣驚訝的眼神中,張楠點了點頭,雖然覺得六道決有些坑,可他也沒有別的辦法。

紫嫣的臉頰紅的似火燒雲一般,雖然對張楠還沒有那種男女之情,但畢竟是女孩子,也從來沒有跟異性說過我愛你三個字,難免有些難以啟齒。

「呼!」

她緩緩地呼出一口熱氣,然後緊緊閉上眼睛,好似要鼓起天大的勇氣一般,令張楠直覺好笑,這丫頭,怎麼跟要她命一樣的,有時候還覺得這丫頭真的挺可愛,呃,至少比她姐姐要可愛多了。

「我,我愛你!」

頓了頓之後,紫嫣終於咬牙說出了口,而在說這幾個字的時候,張楠發現紫嫣的臉比之前還要紅,拳頭握得跟什麼似的。

張楠苦笑了一下,旋即把心神沉浸在自己的丹田內,靜靜的觀看自己那六道輪盤那個閃爍光澤的區域,但令他無語的是,那片區域依舊在不斷的閃爍,根本沒有停下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