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起來!」

2021 年 11 月 8 日By 0 Comments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全場的人都站了起來,林然他們也跟著站了起來。

話音剛落,會議室的大門裡就走進來兩個人,一位是帶著面具和氧氣管的施耐德部長,另外一位就是給林然做測試的曼斯·龍德施泰特教授。

「坐下吧。」施耐德看著會議室里的眾人,壓了壓手。

聽到施耐德專屬的嘶啞聲,現場的人全都坐了下來,每個人的動作都十分的一致,除了林然他們四個新人。

「施耐德教授和曼斯·龍德施泰特教授都來了,看來這一次的事情不簡單啊。」蘇茜坐下來后小聲地說。

林然點了點頭,表示十分的同意,而另外一邊楚子航則輕咳了一下,提醒兩人集中注意力聽講。

會議室的第一排,施耐德坐在最中間的位置,曼斯數了下在場的人數后就來到了講台。

「諾瑪,打開投影。」曼斯對著話筒講了一句。

「好的,正在打開投影。」諾瑪的身影從會議室的音響里傳來出來。

瞬間整個會議室的燈光暗了下來,正前方的巨大投影屏幕上出現了一個建築物的照片。

「介紹任務前,我想就不用自我介紹了吧。這次的任務由我曼斯·龍德施泰特來當執行主官,專門負責這次主要的主要環節把控。

因為這次有著新人的加入,所以有件事情我要再強調一遍。在

任務的過程中收起你們的善良。

因為你們面對的都是已經離『人』這個範疇的生物。你對他們的仁慈,換來的可能就是你們自己被撕碎,成為他們的獵物。」

曼斯身體站的筆直,十分嚴肅地看著會議室里的成員。

不管是老牌的執行專員還是新加入的新生,這一次參與的成員中血統最低的都是B級,其中A級一共有五位,可以說是一個由全精英組成的任務小組。

看到眾人都十分認真地看著自己,曼斯習慣性地點了下頭,隨後拿起手中的遙控器開始講解這次的任務具體情況。

「這次的任務低調在底特律。你們看到的這棟建築是當地一處中等收入人家的住戶。」

曼斯操縱著遙控器,大屏幕上的畫面突然一轉變成了幾個人的頭像。

「這戶人家裡一共有三個人,一位老年婦女跟她的兩個養女。」

「戶主叫做阿芙拉·勞森,現年七十二歲。兩個養女一個叫莎倫·摩頓,另一個叫琳·凱雷,兩個女孩子同年,都是二十五歲。」

曼斯的話說完,投影幕布上的畫面再次轉變,只不過這一次的畫面就沒那麼友好了。

林然身邊的蘇茜顯然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場景,第一時間就捂住了嘴巴,怕自己吐出來。

看著大屏幕上,一個老婦人的額頭上一個帶血的洞,身上還有不同程度的傷痕,看上去應該是在去世前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就連楚子航都有些低下了頭。

除了林然他們幾個新人,其餘的執行部專業似乎已經習以為常了,並沒有太大的反應,頂多就發出了一聲嘆息。

這時曼斯教授的聲音再次通過話筒傳了出來。

「這張照片上的人正是剛才那間屋子的主人阿芙拉·勞森。三天前,一位清潔工在郊外的垃圾堆附近看到的,隨後就報了警。

等警察趕到檢查了現場之後,認定這是一起槍殺搶劫案,阿芙拉·勞森隨身攜帶的手提包還有一大袋從超市買到的生活用品全都消失了。

隨著一起消失的還有她的兩個養女。

警察在案件發生后第一時間來到了阿芙拉·勞森的家裡,發現她的兩個養女以及失蹤,並且她們的工作單位也反應事發后的第二天就沒有看到兩人來上班。」

曼斯說到這裡突然停頓了一下,隨後屏幕上的畫面再次發生了變化,現場眾人看到后全都發出了一陣驚呼。 不好!這把武器應該是鎮壓怨靈嬰兒的法器,現在被我摘下,豈不是說怨靈嬰兒會完全解開封印?還沒有解封的怨靈嬰兒已經如此難纏,如果完全恢復實力會可怕的何種程度,必須要抓緊離開此處。

「軒三我們快走!去一樓大廳的廚房把方鏡拿上。」

屋內濃烈的紫光照耀,源頭正是解除封印的怨靈嬰兒,全息超感早已感受到那股逐漸強盛的怨氣,不用曹軒提示軒三已經控制身體行動,門本身就是拉開的狀態,現在已經顧不得門口站着的怨靈一家,後面比前方更加兇險。

怨靈嬰兒正處於剛解除封印恢復力量的狀態,暫時無法移動,但這不代表它準備放過曹軒,嗜血的紅芒在眼中爆開,盯着門口的方向怨力不斷攀升,凝成道透明的牆把曹軒出路堵死,顯然曹軒看不見那道牆,身體飛快的衝上去,剛一接觸立馬被震回來摔在地上。

嗯啊~,嗯啊~。

瘮人的低吼聲讓曹軒不禁偏頭,嬰兒的身體在不斷的膨脹,門口怨靈一家人化為三道黑光鑽入嬰兒體內化為對方的養料,吸收完力量后,嬰兒的肋骨透體而出,此刻對方的模樣就好似一隻蜘蛛般趴在地上,背後還有一張恐怖的嬰兒鬼臉,蒙蒙的紫光徹底鋪滿屋內,曹軒此時才發現這裏正是劇情前瞻描述的那間屋子,而嬰兒也是黑板畫面上被包着紅布砍下四肢的那個孩子。

現在的它不能被稱做嬰兒,它已經化為徹徹底底的怪物,膨脹的身軀寬兩米左右,穿破皮膚的肋骨顏色深黑倒勾在地板,死亡的感覺像塊兒石頭沉甸甸的壓在胸口,曹軒已經顧不上疼痛,抓緊從地上爬起來。

「軒三,用那把金錢劍試試!」曹軒在腦海中大喊。

舉起劍刺向門口,暗淡的劍身激起耀眼的光芒,剎那間將門口的怨力消融,此劍不愧為道家法器,蘊涵的純陽之力是所有陰邪的剋星。

失去阻攔的曹軒從門口直奔樓下廚房位置,雖然暫時脫困而出但危險還在,嬰兒化為的蜘蛛怪隨時可能衝下來追殺自己,而軒三的形態也維持不了多久,現在正是和死神賽跑的時候,每一刻都分秒必爭。

「就是這扇門,裏面有一面鏡子,將它取出來。」

軒三推開大門,將牆上的方境摘下,透過鏡面的世界,曹軒終於明白提示話中所說的「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這句話的涵義,房間還在,只不過四周都被一層灰色的霧氣鋪蓋,窗外的黑暗更是變為層層蛛網,蛛絲上爬滿手掌大的蜘蛛,千百隻紅色的小眼睛朝着曹軒的方向看來,密密麻麻數量多的驚人。

這才是屋子的原貌嗎?真像是闖入蜘蛛的巢穴,如果我被殺掉恐怕就會成為這些蜘蛛的口糧。

地面晃動,窗台上的蜘蛛受到驚嚇,紛紛快速移動,有幾隻還跑過曹軒的腳底,晃動幅度越來越大,整個老屋都開始搖擺起來。

「這動靜應該是蜘蛛嬰兒徹底解封,軒三我們拿着方鏡去大廳。」

將方境立在大廳的地板上,透過鏡面看過去,腳下的地麵條條細線相連,合攏匯聚成一個鎮字將大廳中間的地面籠罩,那細線本該是用公雞血染紅,現在已經被屋內泄露的怨力污染成灰黑色。

鎮字就是一道封印,將怨靈一家人禁錮在老屋內無法脫離,老屋的門就在鎮字正前方,當我們這幫學員無意間踏入屋內,導致陣法出現缺口,怨靈操控怨力趁機腐蝕封印,老屋一家的怨靈才能活動自如,但只限於老屋內。

鎮字中間還有個八卦模樣的凹槽,看尺寸金錢劍的大小剛好合適,這絕不是巧合!是有人設計好的,需要我將金錢劍插下凹槽,重新激活封印的力量,看來封印嬰兒的道家高人早就料到嬰兒會脫困,故意寫下提示的話,就是為了留個後手,然後誘導我一步步將封印補齊,雖然只是猜測但我想真相應該就是如此,我就像是被操控的木偶,如果我想活下去,必須要按照設定好的軌跡走下去。

被人算計是個人心裏都會不舒服,儘管曹軒心中再不願意,為了活命他也只能如此,得到曹軒的消息,軒三手握金錢劍向鎮字中央走去。

二樓的樓梯發出『轟隆』一聲,像是被重物壓垮瞬間坍塌,恐怖的蜘蛛怪物節肢鈎住地面落在大廳,六雙猩紅的複眼閃著嗜血的光芒,滿嘴獠牙的利齒不斷滴落粘稠的液體,落在地上冒起白煙,地面被腐蝕出小孔,毒性非常猛烈。

軒三從容的樣子讓曹軒着急,但沒辦法身體的掌控權在對方手裏,他知道軒三的性格就是這樣,無論面對何事都從容不迫,目光始終透露出自信的神采。

「軒三!動作快點,怪物來了。」

「知道了!你放心,有我在你死不了。」

有全息超感這種變態的天賦在,想要徹底殺死曹軒是很難,但實力如果相差的如鴻溝一般深不可即,就算在能逃也無濟於事,曹軒擔心的不是死不死的問題,而是時間的問題,現在距離切換人格已經有七分鐘左右的時間,如果超過八分鐘就算完成隱藏任務,曹軒照樣難逃一死,可軒三就沒有這方面的顧慮,他只在乎自己能不能玩的開心,這也算曹軒天賦的弊端,他不能完全掌控副人格的想法,只能選擇隨時收回掌控權。

蜘蛛怪看着曹軒快要觸及八卦凹槽,知道撲過去已經來不及,肋骨化成的前肢抬起,體內怨力勾動屋子內的黑霧,將曹軒的身影淹沒。

視線被黑霧遮擋,明明近在咫尺的陣眼卻怎麼也尋不見,本以為有全息超感在能看破黑霧,可是提示卻讓曹軒的心墜入深淵。

【由於你與敵人實力相差過大,屏蔽性技能判定大過感知類天賦,全息超感無法生效。】

「軒三!!!你乾的好事。」

饒是曹軒脾氣再好,性格再沉穩冷靜面對這樣的結局也暴跳如雷,有的時候深淵和天堂只有一步之隔,跳不過去終究會落入地獄。

軒三面對曹軒的指責,嘴角保持微笑。

「有點挑戰不好嗎?平淡才是最無聊的,我在裏面都快悶死了,正好想要玩點刺激的。」

軒三的人格缺陷又嚴重了,關鍵時刻故意不使全力,我剛才就應該把身體的掌控權收回來,這番困境怎麼看我都難逃一死,我在蜘蛛怪物面前簡直脆弱的不堪一擊。

「閉嘴!你給我滾回意識的深處反思去吧!」曹軒在腦海中憤怒的咆哮,緊接着收回身體的掌控權。

將軒三的意識封閉,曹軒剛一接管身體,眩暈感、頭痛感鋪天蓋地的襲來,突來的無力感險些讓曹軒跌倒,牙關咬破舌尖,鮮血緩緩從嘴唇流下,靠着疼痛感曹軒找回絲絲清明。

不能放棄,別人都能完成隱藏任務為什麼我不能?一定還有機會,再想想辦法,再想想辦法!!!

其實王雯口中別的學員完成隱藏任務,都是在借鑒形任務世界中完成的,原創任務之所以存活率低,不光是任務難度高,學員對劇情不了解,佔據更多的還是本身的不可控性和起伏波動非常大的任務難度。

相反危險越大獎勵就越好,原創任務比常規任務世界隱藏更多的機會,當然前提是你要有一定的實力基礎和敏銳的頭腦,兩者缺一不可,不然你還是老老實實的跟任務主線走,至少能保證不死,可現在曹軒已經沒有退路,蜘蛛怪物正在向他逼近。

腥臭味瀰漫,讓黑霧中的曹軒胃裏翻滾,身體的不適感更加嚴重,蜘蛛怪物此刻就站在黑霧之前,六對複眼紅芒閃爍,彷彿正在思考該怎麼報答將自己從封印中解救的人,它好像想到辦法了,張開獠牙大嘴,從口器向黑霧中吐出蛛絲。

手臂被蛛絲粘住,曹軒用力的向外扯,但那蛛絲十分牢固,曹軒越扯它扎的越緊,情急之下曹軒手持金錢劍用力揮斬,纏在手上的蛛絲被切斷,而下一道蛛絲又從黑霧外襲來,曹軒斬斷的速度根本不及粘上的速度,眨眼間就被捆成一團,倒在地上動彈不得。

蜘蛛怪物用蛛絲將曹軒從黑霧中拖出來,複眼盯着曹軒發出孩子般的竊喜,它又可以享受到新鮮的人肉,那種絕妙的滋味讓它念念不忘甚至流連忘返。

滋滋滋、滋滋滋。

背後的嬰兒鬼臉發出怪異的叫聲,彷彿在考慮先從那裏下嘴,而曹軒此刻緊閉雙眼、呼吸急促,就像是任人宰割的魚肉,沒有半點反抗的權力,只能等待死亡的降臨。

「你終於將我從該死的黑霧中拖出來了。」曹軒的語氣十分虛弱。「你應該後悔沒直接將我殺死,現在你沒機會了。」曹軒睜開雙眼,黑色的霧氣環繞周身,懼邪遺典不知何時被曹軒抓在手上,頁碼已經是翻開的,黑色的霧氣正是從書中傳來,曹軒的另一隻手,握住金錢劍柄從背後將束縛的蛛絲挑斷,恢復行動能力的同時激活技能:「奴魂!!!(典籍的邪惡力量會束縛死去之人的靈魂,讓其受到持書者的控制,靈魂體存在的時間不能超過三分鐘,否則靈魂將會反噬持書者。)」這種情況,但凡是個宗派之主見到,都肯定是要出手的。

鷸蚌相爭漁人得利,他孫小壽今日就要做那個漁人,拿下那兩條龍魂,以及牛頭馬面。。

一萬靈石的一炮,威力比轟白無常那一炮要輕很多,不過牛頭與馬面,也不過是十四階的強者,跟白無常沒個比。

在這一炮之下,本就元氣大傷的牛頭

《全民宗主:我的殭屍有點強》第一百三十一章單兵火箭筒 聽到徐賢俊說要由他來篩選劇本,金英敏忍不住嘆了口氣,自嘲道:「我們公司選劇本的眼光這麼差嗎?」

徐賢俊搖搖頭:「我也不知道該說你們公司選劇的眼光是好還是壞,畢竟要是劇本選的太好,某一團隊成員發展的太好的話,那麼這一個團體的價值就會被拉低。就比如說少女時代,如果林允兒的成就太高,我相信有很大的可能少女時代會被說成林允兒和她的伴舞,就像missA的秀智,外界不就是有人稱呼missA為秀智和她的伴舞嗎?」

金英敏一愣,隨即笑了:「賢俊的意思是我們故意把好的影片挑出來,不讓我們旗下藝人接這樣的好劇本是不是?」

徐賢俊聳聳肩,不在意的道:「如果你們是電影公司,當然沒有理由這麼做,但你們可是idol造星之王,這麼做無可厚非。」

說到這,徐賢俊忍不住吸了口氣:「真的,外界說你們選劇本的眼光差,那是他們沒眼光,根本不知道你們是從大局出發,厲害……」

到了最後,徐賢俊忍不住吸了口冷氣,他感覺這個猜測真的是極有可能。畢竟對公司來說,藝人就是藝人,是幾年一換的商品罷了,他們可不容許有跳脫的思想,看看哪一個想掙脫公司束縛的藝人有好下場的?

金英敏搖搖頭,這個年輕人可是真敢想,思想也真的是太黑暗了,不過也小瞧他們的御下手段了,自從創立公司以來,他們可跟哪個旗下藝人妥協過?不聽話直接封殺!

但是想到自己公司的迷之操作,金英敏也有點認同徐賢俊的想法,總是避過正確的劇本,這是什麼鬼?

「你說的要求我自己就可以答應,也可以把劇本給你過目,畢竟你的眼光很不錯的,短短時間就拿了一個影帝和有一部過千萬的電影,真的很厲害。」

這都是小事情,金英敏很是爽快的答應,順嘴又問了一句:「還有其他要求嗎?」

徐賢俊當然不會打蛇隨棍上,這個要求已經很好了,再提的話,那可就有點貪得無厭了,而且,他也不是那麼厚臉皮的人。

「只這一個要求。不過,我以後能隨時來公司嗎?」

「當然可以,你甚至還可以在社交賬號上發出來,就說你現在已經是的理事了。」

金英敏不僅答應了徐賢俊的請求,甚至還更進一步。

聽到這話,徐賢俊一愣,隨即點點頭:「OK,我一會兒就發。」

徐賢俊雖然說的一本正經,但是在心裏卻感嘆,自己的境界根本比不上人家,到底是顯得小家子氣了。

「西卡離開少女時代的因素有很多,只能說是趕到一起了,這才導致了她的離隊。雖然不能讓西卡回歸少女時代,但是也說不準,只要利益夠大,面子要不要的都無所謂。」

金英敏說這話當然不是示敵以弱,他這是有所求,話音一轉:「你和少時其他人的關係很好呀,剛才我還看到你拿着泰妍的手機。」

徐賢俊點頭,隨之感嘆:「你們選劇本的眼光不知道是神還是鬼,但是你們選隊長的眼光卻是真的厲害,金泰妍怒那生怕我和你們公司起衝突,把電話打給了西卡努那,三言兩語就做通了西卡努娜的工作,這不,要是沒碰到社長你,我都要回去了。」

「呵呵,不是你們公司,是我們公司,不要忘了,你現在也是公司的理事了,當然,你要是想,你甚至都可以參與一點公司的運營,不過這個得慢慢來。

至於說選泰妍當隊長,我們就是看中了她的堅韌不拔,承壓能力強,要是換做西卡來,或許她會帶領少女時代走到更高的位置,但是絕對堅持不了這麼長的時間,說不定現在都要煙消雲散了。」

金英敏先是糾正了徐賢俊的用詞,然後又同意了徐賢俊的看法,電影圈他們雖然不行,但是愛豆圈他們卻是首屈一指的老大,不能說新推出來的團都會是當代第一,但是,大勢團裏面必有他們的名額就是了,這一點可不是誰都能做到的。

「我可沒有時間來插手公司的運營,我的事情都一大堆呢,再說了,我的興趣不在這,而是在演戲。」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