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趙倩怡,李家是不會放過你的!!」張美一邊跑,一邊還不忘喘著氣警告她。

2022 年 4 月 13 日By 0 Comments

原本冷著臉沉默的付雲瑞,看着如此潑辣不顧形象的趙倩怡,忍不住揚起嘴角,燦爛一笑。

趁著付雲瑞沒注意,張美逃到了他身後,臉上出現一抹狠意,舉起手裏那把剪刀,朝着他的後背刺去。

「去死吧!!!」

趙倩怡此時才察覺張美的意圖,連忙衝過去擋住張美,自己卻被那把剪刀刺中了肩膀,吃痛的悶哼一聲。

張美見刺中的人是趙倩怡,嚇得面色蒼白,連忙抽回手,驚慌失措的轉身,拔腿就跑。

付雲瑞原本可以輕鬆躲開,轉過身,卻看到擋在他身後被刺中的趙倩怡,慌亂的連忙扶住她,沒好氣的罵道:「喂!我說你是不是傻?」

周圍人見張美傷了人,也亂成了一團,有人直接收拾東西打算逃走,也有人還在七嘴八舌的議論著。

更有人立馬撇清關係,重複說着不關他的事。

從小到大,還沒受過這麼重的傷,趙倩怡痛的說不出話來,瞪大了眼睛看了眼付雲瑞,張嘴大口的穿着粗氣。

蘇慕音原本躲在綠化帶里,拿着手機錄像,見趙倩怡被刺傷,也急忙站起身跑上前去。

這時候,外面響起了刺耳警笛聲。

緊接着一群黑衣警察出現在了大門外,堵住了裏面人的去路。

出現在那群警察當中,獨自走進了大門的那個人。

是沈亦書……殺戮神光在寒霜與烈焰的雙重力量交織下,綻放出前所未有的威能。

天地寂靜,帶著暗黑神靈的威勢驟然爆發,三股力量的碰撞,引發空氣中諸多物質與能量的反應,宛若末日的一擊,光芒閃爍間,所到之處,萬物粉碎,陷入能量混亂磁場狀態。

不只是一個坑。

而是一連串的連鎖反應,能量

《玄幻:我的功法修鍊能快進》第二百四十六章黑冰地毀滅,入住血腥領地【兩章萬字更,求打賞】。 對於天香門的女子來說,沒有什麼比找到如意郎君更重要的事了,努力修行也只是為了讓自己遇到更優秀的人。

當然,也不是所有女子都是這般,總有一些要強的人,當然這些屬於少數群體。

只能說天香門的弟子與其他宗門弟子大體方向追求的東西有些不同。

其他宗門弟子:看我修為又破了一個小境界!

天香門弟子:看我男人多厲害!

其他宗門弟子:瞧我這件法器,位列靈寶,威力上升三成!

天香門弟子:我成親了!

其他宗門弟子:我的目標是上三境,是紅塵仙,是無上大道!

天香門弟子:該生二胎了!至少生三個兒子!

總之,大家炫耀的點多多少少有些不一樣,所以在看到陸卿面紗不見之後,天香門的弟子才會如此激動,相比於修為上的提高,還是婚姻大事更重要一些。

蕭鳳山在酆都城內的一家酒樓里喝酒,最近氣氛有些緊張,所以城內變得有些冷清,大部分人手都被調往了前線駐守,剩餘之人大多是修為高深之人或者不用上戰場的下三境。

戰場之上,修為強悍之人獨來獨往或者呼朋喚友自行組成一個小隊相互照應,但實力相對較低的人都是抱團取暖,隨大軍共進退。

在這方面,姜國的玄甲軍就是其中的代表,三人成軍,氣血勾連,能有效彌補這些靠特殊手段批量生產出來的修士實力不強的缺點,人數越多,威力越強。

但相反的,人數越多,領頭將領的實力也就得越強,軍陣之術也要越高深,要不然根本無法施展神通手段,甚至還能將自己反噬。

這也是人域這邊兩軍對壘地端戰力的主力軍,其餘各宗弟子必須分出相當一部分人進入軍隊之中以神通輔助。

比如天香門的陣法,雲海書院的浩然正氣,魔宗弟子的秘法等等不一而足。

這樣做,能使軍陣之術的威力發揮到最大。

「蕭兄,那萬劍山的卜玉可是又斬了兩名天象,你什麼時候去顯顯身手啊?」

酒樓之中,一名寸頭短髮的男人提着酒罈笑道。

「吳老二,你少用激將法,普通天象境殺起來也就那麼回事,有能耐就去殺那些王族,比如那個靡鄂,宰了還能去四海閣領懸賞,一舉兩得。」

聽到這話,寸頭吳老二不禁笑道:「還得是你,直接盯上王族,那可是戮天榜上的人物!」

戮天榜,是人族這邊為異族那邊的高手排的榜單,實力都在天象以上,手上也沾了眾多人族的鮮血。

當然還有戮地榜,實力在化海境,或者是一些比較出眾的異族後輩,至於再往下,那就沒有什麼排榜的必要了。

上三境的人雙方心裏也都有數,都想搞死對方,但到了那個境界,擊敗容易,想擊殺,那就得看機緣了。

人域這邊之所出現這個榜單,無疑是想遏制對方的一些天才,但異族也不傻,他們那邊也有關於人域這邊的必殺榜單,如蕭鳳山,卜玉,也都是榜上有名之人,雙方都心照不宣。

「殺的就是他們,我的情況你有不是不清楚,殺普通的也得受傷,還不如找個厲害點的搞死他,順便還能撈點好處!」蕭鳳山滿不在乎的笑道。

反倒是吳老二聽到這話苦笑了一聲:「靡鄂,四海閣懸賞三百萬靈石,四品靈丹兩枚,外加靈寶符篆十套!」

「嘖嘖嘖,說真的,以我現在的家底,我是可以去試試的,但以我的實力來看,我覺得我讓他身價稍微增加一點都做不到,當然,無論你們倆誰宰了誰,身價都能翻倍!」

這話聽的蕭鳳山也是苦笑不得,要說這吳老二倒也是個妙人,本名吳進,家中排行老二,不祥之地土生土長的人,一開始對他們這些人域來的修士也是有種隔閡感,但是吧,隨着在戰場上多次衝殺下來,倒也有不少人能放下心中的成見。

而且修為越高的人,這種隔閡就越小,畢竟上了前線,歷經過生死,那點小隔閡自然也就不會放在心上。

「話說我最近沒在不祥之地,有沒有什麼新人冒頭啊!」蕭鳳山問道。

聽到這話,吳老二不禁笑了笑:「別說,還真有!」

「萬劍山一個叫李上玄的小輩,化海初期,一身青山劍意渾厚無比,其中已經有勢的影子了,最近經常在前線衝殺,我看,聚成劍勢也就是早晚的事,臨門一腳罷了!」

「嚯,劍勢?」聽到這話,蕭鳳山頓時就來了精神,說實在的,所謂的人榜也就是在人域還有些名氣,放在不祥之地,那根本沒有多少含金量。

這邊一向都是以戰績論英雄的,殺了多少異族,實力幾何?

修為再高些,被唱名過幾次,這才是揚名之處。

所謂的人榜,無非就是出塵境,在這邊,出塵一抓一大把,甚至就連姜國的大軍之內大部分都是這般修為的甲卒,有什麼可炫耀的。

「這可就有意思了,還有嗎?」

「有,道宗的於青衣,天香門的藤仙子,四海閣的鄭元寶,妖族那邊也有幾人,燭嘯,青幽,風奇正,皆是好手,而且都是最近一兩年開始冒頭的。」吳老二對這些十分清楚,如數家珍般的將這些人的特點,修為都說了一遍。

聽完之後,蕭鳳山有些愕然,這些人每一個單拿出來,放在以往,都是威壓一代的好手,這次湧現的有點多了吧!

「嘖嘖嘖,這回就有意思了,話說咱們魔宗,雲海書院以及佛門最近幾年有些不行啊!」

別人家幾乎都有好手湧現,唯獨他們幾家沒有,感覺怪失落的。

聞言,吳老二微微搖頭:「也不算,原本不出意外的話,佛門的玄機和尚也算其中一個,不過聽過死了,雲海書院好像也有叫傅塵的小輩,也處於破境的邊緣了,最近開始在化海境內廝殺,早晚的事!」

聽到這裏蕭鳳山明白了:「這麼說就我們魔宗完蛋?」

「也不能這麼說,二公子初入化海,戰績也是不俗,更是掌握了宗門十二秘法之二,實力不容小覷。」

對此,蕭鳳山嗤之以鼻:「你說章英縱那小子?他差遠了,他大哥倒是個人物,他?算了吧。」

在不詳之地這種地方,又不缺修行資源,年近四十才入了化海境,那是啥啊!

至於所謂的十二秘法,確實是宗門底蘊之一,但威力如何還是要看在誰手上。

「指望他,還不如指望夏凡那小子呢!」

對此,吳老二在一旁不敢接話,他身為不祥之地這邊土生土長的人,自然不能說自家公子的壞話,但蕭鳳山口中的那位夏凡他更不敢說,柳祖夫君,他自然也是有所耳聞的。

「什麼時候走?」

「等升龍鼓響!」

「好,到時候要不要一起?」

「免了,我自己有幾斤幾兩我還是清楚,面對化海境我還上有一搏之力,你們動不動就搞天象,我可受不了!」

「切,餓死膽小的,撐死膽大的,等我入了天象境,修為進無可進之時,我定要與對方七境較量一番,贏了,能入上三境,輸了,萬事皆休,老死我才不願!」蕭鳳山鄙視道。

「呵呵,這就是我不願與你們這些瘋子一起的原因!」

南城外圍,夏凡升起一道隔絕神識氣息的陣法,腰間葫蘆靈光一閃化為了細腰肥臀的白衣女子。

「公子這是要閉關?」

「廢話,血珠給我,你替我去門外守着,蕭鳳山回來如實相告就行了!」

聞言,白玉點了點頭,秀口一吐,一顆泛著磅礴氣血之力的血珠被吐了出來,隨即一步跨出陣法,來到庭院之內為他守着。

盤坐在地,血珠被他扣於雙手之間放於腹部,體內早就傳來了饑渴之感,氣血搬運之法開始自動運轉全身。

體內亮起十個竅穴,磅礴的氣血之力開始順着雙手匯聚於心臟之處運轉全身,剩餘的竅穴如餓了三天的野獸也般開始瘋狂吸收血珠中的氣血之力。

三十六竅穴的位置位於他全身各處,宛如一個大循環一般,就連他夫人都沒有搞明白這些竅穴有什麼用。

但多多少少能夠猜到一些,當這些竅穴全部被填滿之時,他應該就能進入下一個階段了。

北城府中,一位身着青色袍子,氣質文雅的男子正停看着手中的傳信,頭上簡單留了一個髮髻,面容俊朗,與魔宗的風格顯得有些格格不入,反倒是像那雲海書院的讀書人。

手中的玉簡正是隗石長老送來的,裏面是祖父的命令,讓他去會會那位柳祖夫君,接觸一番,正是大公子章宏書。

一身修為也有化海巔峰之境,加上魔宗秘法傍身,雖然不入地榜,但實力絕對不弱,搏殺天象也不在話下。

甚至連夏凡的資料都為他準備好了,看着這些消息,嘴角微微上揚:

「有意思!」

他的目光停在了那句『身具請神秘法』的字眼之上。

請神,這是每一個魔宗弟子都嚮往的強大秘法,但此秘法不是人學法,而是法擇人,說白了就是看魔宗那血英靈之中有沒有看上你的。

與天賦無關,全憑運氣。

「大哥,我回來了!」

正在此時,一道音聲先行傳來,隨後紫芒一閃,庭院之中出現了一位位年輕人,來人的樣貌與章宏書至少也有七分像,一身暗紫色的袍子獵獵作響,渾身上下散發着一股張揚的姿態,正是章英縱。

與他大哥相比,章英縱顯得張揚了不少,眼神之中也多了一分凌厲。

聞言,章宏書抬頭看了自己兄弟一眼,有些皺眉道:

「又去前線了?」

「還真是什麼都瞞不過大哥你!」

「就這一身的血腥味,不用猜我都知道,你才剛入化海不久,現在應該多鞏固一下修為,小打小鬧的算什麼,戰事將起,到時候有你發揮的時候!」

對此,章英縱倒是不以為意,滿不在乎的說道:「大哥,廝殺才是使修為進步最快的方式,況且我的情況你又不是不清楚,殺的越多,我進步越快!」

「我勸你,少動用魔靈法,就算用,那也得給自己足夠的時間去打磨,否則早晚會出岔子,你現在眼中煞紅,再繼續下去,你的神識會先撐不住的!」章宏書勸道。

「放心吧大哥,我心中有數,我剛進城就聽說又來新人了,不得不說,這群人域來的人,真是廢物,戰場之上居然有人被嚇得臨陣退縮,真給咱魔宗丟人,要我說直接扔出去當炮灰算了,活下來的才是精英。」

聞言,章宏書無奈搖頭,確實人域那邊的人比起他們這些見慣異族的心理素質差了一些,但那也和修為有關。

「哪裏都有天才,我們這邊也不是沒有廢物,一概而論的毛病以後改改,切不可大意!」

「我知道大哥,不過聽說這次柳祖的夫君來了?」

「嗯,來了,祖父讓我找個時間去接觸一下!」說着,章宏書將手中的玉簡一甩,章英縱接在手中。

「嚯,請神…嘖嘖嘖,有點意思!」

「是吧,我也這麼覺得!」

「那我必須得去會會他,試試這位人榜第一的成色如何!」章英縱有些不屑的說道。

對此,一旁的大哥章宏書則是搖了搖頭:「我不喜歡這種事,但祖父卻讓我去,很明顯是不放心你的性子,況且你大概率壓不下他,還是省省吧!」

這話一出,章英縱立馬就梗起了脖子:

「那我更有興趣了呢!」

……

。 斯凱勒左手手背鬼縛珠光華閃動的一瞬間,原本站立原地,周圍也無海風也無浪濤,但比斯塔的頭髮卻肉眼可見的蓬起。

見聞色霸氣的感知,在比斯塔心中不斷預警,那種徹骨的危險感知,讓比斯塔全身毛孔緊縮,這才有著頭髮蓬起的現象。

「錚錚錚~」

如古琴誤觸的聲音響起,一道道鬼縛絲竟從地面冒出,朝著周圍的殘垣斷壁碎石裂樹扎去,比斯塔壯碩的身軀,此時卻展現出了不可思議的靈巧。

比斯塔躲過了一道又一道鬼縛絲的攻擊,但是卻也讓自己置身於囚籠之中,這些鬼縛絲全部纏繞著武裝色霸氣,哪怕是比斯塔,也難以瞬間清除。

而斯凱勒,不緊不慢的直起身,隨後,古御作拔劍而出!

不用黑曜的原因很簡單,如今她的左手被鬼縛絲纏繞在黑曜上,右手纏繞在古御作上,自然是古御作更好發力。

全力揮斬而出,所有的劍勢、霸氣、力量全都融入了這一計斬擊之中,脫力的斯凱勒,甚至轉了一個圈卸力,隨後蹲坐在地上。

但是斬擊已經揮斬而出,朝著被鬼縛絲「囚禁」的比斯塔斬去,比斯塔雙劍立於身前,武裝色霸氣也是全力的催動,身體肌肉也再一次膨脹開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