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唉,好吧。」

2022 年 1 月 7 日By 0 Comments

閻羅王雖然並不情願,但卻也無可奈何,只能答應一聲,告退回到了地府。當即在判官的陪同之下,穿越六重關卡,來到了封存神籍生死簿的石室。

天上的神仙亦有生死輪迴,用心不純或者定力不夠,思凡下界的神仙,神籍生死簿上都有詳細的記載。

只不過,天上神仙的命運跟下界凡人的命運並不相同,因而,不可隨意示人。所以,閻羅王這才將生死簿鎖在了這石室之中,打開生死簿,上面是白頁,空無一字。

閻羅王將自己的神力注入生死簿,白紙之上出現了一行關於陳海命運的字跡:陳海,神界三十六重天之上蒼穹之神,當於七日內回歸本位,神壽九萬萬年。

「唉。」

看見神籍生死簿上的字跡,閻羅王嘆了口氣。站在一旁的判官說道:「閻王爺何必嘆息,這陳海得罪了玉帝,劃掉他的神籍,那也是玉帝的意思,咱們照做不就行了?」

。 砰!

房屋中,秋淺一腳踢到了白錦。

不過她也被黑鼠逼退了一些距離。

此時她們身上或多或少帶著一些傷勢,並沒有誰有絕對的優勢。

邊上一些黑鼠退回了黑暗中,是被傷的黑鼠。

剩下的,一部分圍著秋淺,是要攻擊,還有一部分圍著白錦,是在保護。

「神女大人就是不一樣,這樣了還佔著優勢,把我打成這樣。」白錦捂了捂有些傷勢的臉,冷眼看著秋淺:

「只是,神女大人還能堅持多久?

黑鼠的數量,可不止這些。

要不要猜猜有多少?」

「這麼多黑鼠進入青城,動靜可不怎麼小,你不怕被問責嗎?」秋淺望著白錦。

如果黑鼠過多,確實有些麻煩。

「我又沒入城,是神女大人非要一直追著我,我是自保。」白錦笑了笑道:

「再則,這裡可是郊外,別說普通人了,哪怕修真者都見不到一個。

問責也得有人,更需要抓個現形。」

秋淺冷眼看著白錦,摸了摸有些發疼的手,心想被罵不是人了。

不過黑鼠太多,頗為麻煩。

噠!

噠!

突然有腳步聲在外面響起。

秋淺立即望向外面,什麼人會在這個時候來這裡?

修真者?

白錦也聽到了腳步聲,她比秋淺更加驚訝。

這裡是她特地找人挑選的地方,絕對不會有人來這裡。

什麼人得到風聲來對付她了?

還是說,是神女的人?

她立即望向秋淺,但是…

太黑了,根本看不到對方的神情,如此就無法猜測是否是對方的支援。

秋淺也有這類擔心,這裡的陣法限制了感知,阻礙了目光。

讓她不確定,來人是不是對方幫手。

若是,就對她很是不利。

隨後她們到了一抹紅光,是黑鼠。

「也是十二凈堂的人?」秋淺心裡警惕,在想要不要直接出手。

白錦也是有些錯愕,鼠堂的其他人來了?

不對,那是她的黑鼠。

咯吱!

原本就有些破碎的門,被人推了進來。

因為牆並不完整,所以她們早已看到了模糊的輪廓。

身高一米八左右,應該是男性。

不過是否是修真者,需要看一眼。

看看有沒有被陣法壓制靈氣。

很快,人走了進來,是一個拎著黑鼠的男子,具體樣貌無法看清。

只是輪廓。

但是有一點可以看的很清楚,對方沒有靈氣被壓制。

普通人。

如此,白錦便鬆了口氣,嚇死了,原來只是普通人。

看來只是路過的,並非對方幫手。

秋淺也發現對方是普通人,如此便不用太擔心,但是…

普通人膽子可以大到這種地步嗎?

抓著黑鼠,走進這伸手難見五指的陣法中?

有問題。

她下意識開始防備,以防突襲。

周序找到了紅光來源,推門走了進去。

一進去,他就看到有兩道看不清的身影。

一個戴著面紗,一個…沒戴。

應該是女性,而這兩個女性周邊都圍著眼睛發光的老鼠。

看起來並非被老鼠圍住,倒是更像養老鼠的人。

「這裡還真是黑啊,感覺比外面黑了很多,不太正常。」

不宜久留,還是把老鼠處理了吧。

隨後他提起老鼠看著兩道模糊身影開口詢問:

「這老鼠是誰的?」

聲音好了很多,但是還是有些沙啞。

下次不能喂魔種太多,撐了他倒霉。

「是人家的寵物。」白錦的聲音帶著明顯的笑意:

「小哥哥覺得有什麼問題嗎?」

白錦雖覺得奇怪,可對方確實是普通人。

頂多算膽大的人。

聽到有人回答,周序便轉頭看向沒有戴面紗的人,認真道:

「寵物要看好,亂跑容易死。」

「容易死?」白錦依然保持著微笑:

「小哥哥哪裡的話,它不是活的好好的嗎?」

咔嚓!

周序伸手扭斷了老鼠的脖子,隨後丟到一邊,對著白錦道:

「你看,死了吧?」

白錦臉色的笑容,瞬間凝固。

一時間感覺眼前這個人有些…

殘暴。

但是很快,她便有些惱怒。

她動了動身,想先教訓一下這個突然出現的普通人。

很快的。

只需要一個照面,她就能讓對方動彈不得。

動她的黑鼠,總是要付出有些代價的,不是嗎?

然而在她要動手的瞬間,耳邊突然吹來了一陣微風,原本垂落的長發,被微風揚起。

感受到這一切的白錦瞳孔一縮,因為她看到身邊突然出現了一道黑影。

是那個普通人。

他,他什麼時候過來的?

接著,她的耳邊傳來沙啞聲:

「我這一拳有三十年的功力,你擋得住嗎?」

話音落下。

砰!

宛如爆炸的聲音直接響起。

而白錦感覺自己的肚子被什麼可怕的東西,撞擊到了。

咔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