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是自然……」太上老君也不否認,「你們三位雖然對我有知遇之恩,但那都是因為你們自己的私心。若不是我的煉丹技術舉世無雙,你們是否還會賞識我?而且,我為你們煉了那麼久那麼多的仙丹,我都從你們那得到了些什麼?你們都只當我是你們的一條狗。你們動不動就把我罵得狗血淋頭,對我摔杯,潑茶,給臉色,有時候我的代遇還不如一條狗。現在好不容易有個機會擺脫你們,我又怎麼可能放棄呢……」太上老君對元始天尊他們的稱呼也變了。

2022 年 1 月 15 日By 0 Comments

元始天尊聽后默言不語,靈寶天尊被氣得滿臉通紅,而道德天尊則閉上了雙眼……

半晌,元始天尊才開口道:「這一切都是玉帝你在背後策劃的吧?」元始天尊知道以太上老君的心性是不可能想出如此狠毒的計謀的。

玉帝笑道:「僅憑我一個人的腦子如何夠用。這裏還有西天極樂凈土釋教教主如來佛祖釋迦牟尼尊者的主意。」

玉帝身傍的四大天王看了玉帝一眼,臉色十分難看,但又不能發作,只能強忍着,感覺心臟被別人狠狠地用力捏了一下。玉帝這樣做,分明是要拉如來下水。如果這次不能除掉元始天尊他們,那麼極樂凈土將會迎來天庭的怒火,必定會死傷慘重。玉帝這是逼着他們兄弟四人去和元始天尊他們拚命。

靈寶天尊聽后大罵道:「混帳東西,你知不知道這叫引狼入室。到時候,不但是你們,就連整個天庭都會受他們塗毒……」

「大膽,你居然敢污衊我們佛教,看來你是不想活了。」手纏赤龍的廣目天王怒視着靈寶天尊喊道。他可以忍受別人侮辱他,但不可以忍受別人侮辱佛教和侮辱如來。

靈寶天尊被廣目天王罵得一愣,隨後立即罵道:「什麼東西。我罵的是那些不懂綱常的禿驢,與你何干。反了天了。哪輪到你說話的份。」

廣目天王還想發作,卻被持國天王按了下去。因為這次他們的任務僅是協助玉帝而已,沒有他們說話的份。萬一他們多嘴導致這次行動失敗了,責任推到他們頭上,那他們吃不了就兜著走了。

「二師兄,你省點力氣吧。他們既然敢對我們下手,那就一定不會心慈手軟,而且他們也怕我們的報復。他們正因為顧忌我們的實力才會用下藥這種見不得光的手段。」脾氣最好的道德天尊此時又終於開口說話了,「但是最讓我不明白的是,玉帝你為何要背叛我們,我們對你不薄,而你卻這樣對我們。」

玉帝冷笑了一下,說道:「如果我現在不這樣做,那過不了多久,坐在那龍椅上的就不再是我了。」

「你治管不力,導致天庭內部的問題不斷,我們換人不應該嗎?這些,你管理天庭那麼久應該也很明白的吧。你之所以這麼想方設法除掉我們,而保住你的位罝,這些都是因為你的私心所怪。」道德天尊說話的語氣十分平靜,但他說的這些話卻壓得玉帝喘不過氣來,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持國天王看到玉帝的心理快崩潰了,立馬說道:「如果天庭被你們這種欺師滅祖之徒再次接管,那哪裏還會有公正廉明可言。本來玉帝已經把天庭管理的井井有條的,都是你們慫容、挑唆、包庇各位神仙不服從玉帝管理,才導致天庭變成現在這個亂七八糟的樣子。而且你們還處處挑玉帝的毛病,還防礙玉帝治理天庭……這一切可都是對他好?是你們不仁在先。你們這麼做還不是因為怕他像你們除掉鴻鈞一樣除掉你們。所以你們才會想方設法除掉玉帝而保住你們在天庭的地位。你們這麼做也還不都是因為你們的私心作怪。你們有什麼資格說別人的私心?」持國天王的這番話把道德天尊別住了,同時也在提醒玉帝這次行動的結果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就算玉帝心軟了,到後來,元始天尊三個也不會放過他們的。這次真的把玉帝逼上了絕路。

玉帝知道持國天王在提醒他這是最後一次動手的機會了。如果這次放過元始天尊他們,那麼將有很多人會被處死。玉帝此時的臉色十分難看,他最不喜歡受人威脅,但他此時又不能和持國天王他們翻臉,畢竟現在還得靠他們幹活。而且剛剛能把天庭的大批侍衛調走,都是多虧他們。

玉帝對元始天尊他們說道:「三位尊者。我現在走到這一步了,往前一步是深淵,退後一步是懸崖,不管怎麼都是個死字。已經回不了頭了,但是在我死之前,我要你們給我陪葬。」說完,玉帝一把奪過增長天王的寶劍,劈向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見狀,氣得渾身顫抖,說不出話來。一旁的靈寶天尊和道德天尊大喊道:「孽畜住手。」但也只能是有心無力這看着玉帝的劍揮下來。

「慢著。」就在元始天尊即將魂飛魄散之時,太上老君上前用拂塵擋下了玉帝的劍。隨後太上老君說道:「玉帝,此舉不綏。」

玉帝臉色頓時大變,十分難看,說道:「怎麼,你要反悔?」玉帝從一開始就是十分提防太上老君的。因為太上老君在還沒歸入天庭之前,還僅是一名獨自修鍊的散仙,堅守「清靜無為,順其自然」的原則。但是太上老君為了累加理解天地間的道,便去請教元始天尊他們。當時元始天尊他們正忙着組建天庭而沒時間自己煉丹。他們見太上老君天資聰穎,而且還想學道,便以此作為交換。他們可以教太上老君學道,但是太上老君必須留下來給他們煉丹。也就是說,玉帝和太上老君兩人進入天庭是相差不久的,實力也相去不遠。但是如果從人脈資源和法寶上比的話,太上老君更勝一籌。主要是因為天庭的各路神仙一般都要向太上老君索求丹藥。雖然玉帝代表元始天尊他們掌管天庭,但是說白了,玉帝他也不過是元始天尊他們的一個小傀儡而已。可是太上老君就不一樣了,他可以說是與元始天尊他們有師徒名份的,並且還能為神仙們煉製各種丹藥,那些神仙自然會給一些報酬太上老君的,有時可能是什麼稀世藥材,有時可能是難得的仙器法寶什麼的。所以在人脈和法寶上,玉帝是比不上太上老君的。玉帝怕太上老君此時反悔,那麼天庭大多數神仙都會站在太上老君那邊,那他就危險了。

太上老君看到玉帝那麼緊張,猜到幾分玉帝的心思,他也怕與玉帝刀刃相向,畢竟他自己大多時間花費在煉丹上了,疏於練武。如果他現在站在玉帝的對立面的話,就算他能靠着眾多法寶與玉帝打成平手,但也還有四大天王在一旁虎視眈眈,活着出去的機率很小。太上老君也是怕玉帝對他起疑心。他把玉帝拉到一旁后,連忙向玉帝解釋道:「自然不是。只不過他們三人還在各自的仙宮中留有命燈。把他們殺了,我們也活不了了。」太上老君也是怕功敗垂成。因為到那時,元始天尊他們及依附在他們座下的神仙和那些見風使舵的傢伙,一定不會放過他們。特別是那些想往上爬的,更是會不擇手段。

玉帝深深看了一眼太上老君,隨後問道:「那你認為該如何處置他們?」

太上老君說道:「將他們殺了自然不綏,但是將他們放了就更是不綏。我想了個折中的辦法,就是將他們關進我的八卦爐中,將他們的元神煉出一部分,並將他們的神識擾亂,在他們的元神上下個法術,將他們變成我們的傀儡便可。然後我們便可吧他們的肉身放出去,再將他們手中的權力挪過來。」

玉帝半信半疑地問道:「可行?」

太上老君說道:「八成。」

玉帝的眼珠轉了幾下,衡量過後,同意了太上老君的提議。他讓四大天王把元始天尊他們扔進八卦爐中。靈寶天尊被扔進八卦爐后,大罵不止。而元始天尊和道德天尊早已認命。

太上老君在提煉元始天尊他們的元神之前,和諸位一起到來的神仙說了元始天尊三人要閉關修鍊,讓他們都各自回府了。而玉帝在此期間,把積壓下來的事情都一併處理了,並借各種名義打壓依附着元始天尊他們的神仙。

當太上老君把元始天尊他們三個從八卦爐中放出來的時候,他們三個的記憶已被燒毀、提煉大半,神志也是半睡半醒之間。太上老君和玉帝立馬操縱他們以長期閉關修鍊不問世事的原由把權力全都讓出來。這話一出,可把那些曾經和玉帝作對和一直依附在元始天尊門下的神仙嚇個半死,但就算是知道玉帝會對付他們,他們也只能無可奈何地認命了。

隨後天庭經過一段雞飛狗跳的時期后,又恢復了正常的運轉。

不久后,如來又派人來和玉帝密見,領頭的自然是燃燈佛祖。燃燈與玉帝秘密商量了許久后才散。隨後玉帝立即到凌霄寶殿上召集各路神仙上朝。玉帝在眾仙面前宣佈將陰司冥府划給佛教。理由是天庭沒有減少陰司冥府中亡魂的能力,而佛教手中有六道輪迴,可以轉生亡魂,能減少鬼魂因管理不過來而鬧事的情況,而且還能減輕天庭諸位神仙捉鬼的負擔等等。還宣佈了佛教可以在東土傳教等等。

這些話一出就立即有人站出來反對。關於反對將黃泉陰司划給佛教的神仙,都是不用掌管黃泉陰司的。而那些掌管黃泉陰司的神仙則十分贊同將黃泉陰司劃分出去。他們早就想離開那個暗無天日陰森森的鬼地方了。

殿下一干神仙在凌霄寶殿上吵吵了半天也改變不了將黃泉陰司划給佛教的命運。以後天庭只負責派人協管和監督佛教在黃泉陰司做什麼對天庭不利的事情。

而關於佛教在東土傳教的問題,則是眾神仙一同反對。因為佛教一但在東土傳教,那麼那些凡人供給他們的香火就自然會減少。

玉帝見那麼多人反對佛教在東土傳教,他在和燃燈協商以後,決定將此事押后再提。

燃燈佛祖忙着將這些事情彙報給如來,沒在天庭呆多久便離開了。但那四大金剛還是留在天庭給天庭守門。本來那四大金剛是不願意的,但是經過燃燈佛祖的開導以後,他們才發現鎮守四座天門的任務十分重要。可以留意並記錄進出天庭的神仙妖魔等等,然後再彙報給佛教他們。

玉帝也明白佛教那些人打的是什麼鬼主意,但他現在手下無人可用,所以現在他也只能強忍着不發作。現在他還不能與佛教翻面,他還要靠佛教的力量去清除依附在元始天尊三人門人的餘孽。

當佛教派地藏王菩薩過來接管黃泉陰司,將它劃歸六道輪迴后,玉帝立馬將元始天尊三人提煉出來的元神關到地府中的無間地獄中去,並雙方一同派人去監管着,嚴防發生意外。 阿離淺淺一笑,摸了摸小女孩的額頭。

她們本就是想找一處安身之地,若是能夠留在這裏,自然是一件再好不過的事情。

隨後宋凡一人一狼被那女子帶到了石城內的宮殿前,宋凡遠遠便看見了那站在祭台面前的紅袍女子。

女子最顯眼的不是頭上那銀光閃閃的頭飾,而是女子手中一條細小的黑蛇。

這條黑蛇吐著信子,仔細一看便能發現舌頭上竟然有着一點金色蛇冠。

蛇雖小,但能被蛇族族長時刻抱在懷中的蛇,又怎麼可能會普通呢。

宋凡猜的不錯的話,這條蛇的毒性恐怕比外面蛇谷里的任何一條都要厲害。

「你便是蛇族的族長吧?」宋凡開口問道。

女子轉過身,宋凡這才發覺,女子的妝容有些誇張,尤其是那鮮艷欲滴的紅唇以及畫過的柳眉,讓人心中升起一股寒意。

本來生的十分動人的女子故意將自己畫成這樣,宋凡不明白這其中的緣由。

「不錯。」女子開口,聲音猶如清泉,悅耳動人。

「從你們進入這山脈時,我的族人便已注意到了你們。」女子抱着那條黑蛇,轉身朝着宋凡走來。

「知道你並非常人,因此有事想要拜託你。」女子來到宋凡身前處站定,雙眸就那麼靜靜注視着宋凡,等待着後者的回應。

「你怎麼確定,我一定會幫你?」宋凡不解地問道。

「對於你而言,多殺一個人或者少殺一個人,尤其是無惡不作的壞人,應該沒什麼關係吧?」女子問道。

「確實沒關係,不知姑娘是想讓我殺誰,我又能得到什麼好處呢?」宋凡反問道。

「請隨我來。」女子留下了一個令人心驚的笑容,隨後轉身朝着石殿內走去。

宋凡略微疑惑,隨後跟了上去,他已經試探過,這女子的修為不高,還遠遠不能威脅到自己。

跟隨女子走入石殿,宋凡感覺到周圍的溫度開始急速下降,雖然無風,卻讓人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石殿內,四根人腰粗細的石柱上雕刻着千姿百態的蛇形圖案,大殿內除了石桌石椅,最為醒目的還是那蛇身人面的女子雕像。

這女子有着齊腰的長發,眉宇間帶着一股誘人的嫵媚,很難讓人想像這只是一尊石像。

穿過石像,前方的大殿內就變得空蕩起來,女子伸手轉動一盞油燈,隨後又轉動牆壁上的另一盞油燈。

女子一共轉動了眾多油燈里的八盞,且每一盞轉動的角度都有些明顯差異。

隨後只聽咔嚓一聲,那石像竟然緩緩轉動起來,只見石像下方,竟然有一條蜿蜒向下的石道。

宋凡驚訝,因為這打開石道的方式,絕不亞於盲猜八位數的密碼。

那女子抱着黑蛇向著下方走去,宋凡略微遲疑,隨後還是跟了上去。

只是他微微留了一個心眼,撫摸了雪狼的額頭,讓它守在上方。

進入石道后,上方的石像便緩緩回到了原處,石道內並非一片漆黑,兩側的石壁上有油燈,搖曳着火光。

石道蜿蜒向下五十丈,前方的空間變得寬闊起來,宋凡這才發覺,石殿下方竟然是一個天然的洞穴。

「姑娘是要帶我去何處?」跟在後方的宋凡問道。

「馬上你就知道了。」女子回頭莞爾一笑,隨後繼續向前走去。

不遠處有水流聲傳來,兩人一直朝着一個方向前行,前方竟然出現了一條小溪。

宋凡這才發覺,那股寒意便是從這小溪的盡頭傳來的。

不遠處水流聲漸漸變大,只見一條瀑布從石階上流了下來。

兩人爬上那石階,宋凡猛然發現,石階的盡頭竟然有一玉床。

這種玉床對於修鍊有着極大的幫助,盤坐在玉床上修鍊,能夠極大地加快修鍊者吸納天地靈氣的速度。

「這是寒玉床,能夠加快人修鍊的速度。」女子開口道,她回頭,看了宋凡一眼,卻見後者的臉上並無絲毫喜色。

女子心中閃過了一抹失望,她本以為見到這寒玉床,只要是修鍊者多半都會動心,卻沒想到宋凡是這般表情。

事實上,宋凡確實是動心了,只不過自從修鍊天玄心劍訣以來,宋凡已經斬去了七情中的『喜』和『怒』,自然不會表現出喜色。

見宋凡不動心,身穿紅袍的女子轉身在岩壁上摸索起來,隨後再次傳來咔嚓聲,一旁的石壁上竟然打開了一道石門。

女子跨步走了進去,宋凡緩緩跟上,到現在他還沒弄清楚紅袍女子的真正用意。

石門后,拐過幾個彎,便是另一間石室,石室內擺放着大大小小數百個靈牌。

這裏竟然是一個靈堂,只是宋凡並不明白,為何要將這靈堂建在這地下密室之中。

「這三百零六塊靈牌,都是我的親人。」女子的聲音瞬間變得傷感起來。

宋凡這才發覺,女子的俏臉上不知何時竟然劃過了一滴淚水。

「十八年前,蛇族血洗了一個無名的村落,整個村子三百零七人,只有一人逃出。

誰也沒想到,那個躲在地窖里的小女孩,會長得跟蛇族的聖女一模一樣。

那個小女孩在屍堆里絕望的哭泣,卻被一名路過的老者所救。

十年後,那個女孩告別了救她一命的老者,開始了屬於她的復仇。」

女子轉頭,一步步朝着宋凡走來,她的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張薄薄的人皮面具。

「靠着老者留下的人皮面具,她幾乎可以扮成任何人,最終混入了蛇族,和那個聖女,互換了身份。

然而,天意弄人,當初的仇人誤入了蛇谷身處,最後只剩下一人。

但那人卻得了蛇谷深處的寶物,如今已是紫霞境,她明白僅憑自己,此生恐怕都無法復仇。

陰差陽錯之下,她發現了石殿之下竟然隱藏的秘密,便在此地,暗中修建了靈堂。」

女子話到此處,猛然朝着宋凡貼了過來,硬生生把宋凡逼到了岩壁上。

「我知道你修為高深,可否替奴家報仇?」

女子話音落下,撐著岩壁的手掌輕輕一按,下一刻兩人身後的石門猛然關閉。

「姑娘,有事好商量,你關門幹什麼?」宋凡無奈,他也沒說不答應啊。

就在此時,一股淡淡的香味傳來,宋凡只覺得有些頭暈目弦,心跳加快,下一刻整個人倒在了女子的懷中。

只見女子手中的那條黑蛇,竟然不知何時爬上了宋凡的肩頭,一口咬在了他的脖頸上。

蛇毒和迷藥雙管齊下,就算是宋凡修為再高,也沒有反抗之力。

「並非怕你不答應,只是……」將宋凡抱在懷中,女子喃喃說道,只是最後幾個字,她卻沒能說出口。

渾身上下縈繞着一股寒冷的氣息,隱隱之間似乎還有一個滾燙的軀體正向著自己靠近。

「但就算你,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耳邊隱約間傳來一陣呢喃之聲,模糊的視線中,一件紅色長袍被女子褪下了肩頭。

「不可。」似乎是察覺到了女子想要做什麼,宋凡掙扎著說出了這兩個字。

「事實上,這寒玉床內,隱藏着一部雙修功法,可惜這十年來,從未找到適合之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