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還好吧。」麒璘咪咪嘴笑,但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呵欠,眼底都是淚。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你看你,都困成這樣了…」

「沒事,少睡一會兒不會死的,我怕你自己一個人無聊。」

鳳皇心底一暖,「那我休息的時候,你不也自己一個嗎?怎麼就不想一想你自己,總是為我考慮,那我得欠下你多少恩。」如果你對我狠心一點,我還可以安慰自己,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

現在這樣……

「如果你覺得欠了我,那就用餘生來償還。」麒璘的表情特別認真,尤其是此刻正抓著鳳皇的手,幾乎捂在她心口上,「你記得嗎,我們的第一次見面,就是在一片梧桐林子里。那時候我跟你說我是麒麟,你還特別疑惑地問我『麒麟是什麼』。那時候你成年了,總把我當小姑娘看……還有,你就是在梧桐林子里,答應了我阿母,說會好好照顧我。」

璘兒是我朋友,您放心,我肯定會照顧好她的。

這一句話,鳳皇似乎有一些印象。

「是嗎…」鳳皇想抽出自己的手,奈何卻被麒璘抓得很緊,完全松不開。

「對,後來你還問了我超多問題,問我這三界到底有多少生靈,問我從什麼樣的地方來,問我是不是麒麟都長這樣。」麒璘說,「你還問我,當大上之神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是不是特別自豪,特別驕傲。」

鳳皇無言以對。

她覺得記不起前事的自己真的很對不住麒璘。

「哎……怎麼打了個轉回來,你們還在手牽手啊?」

古樹的聲音突然響起。

「……」

趕緊放開。

「那倒不用那麼羞澀,我也只是說一說…」古樹低聲地笑,「對了,我剛才出去打轉的時候看到梧地來了一個新朋友,生面孔,從來沒有見過的。覺得奇怪,所以我特地繞回來說一聲,不知道你們認不認識。」古樹的元神可以暫時脫離本體一個時辰,但是這種行為會對本體有些許損傷,所以古樹很少元神出竅。這一次出去,古樹可算是好好地看了一回梧地風光,盡情地享受著陽光沐浴,然後四處遛彎。這不,發現了一些新事物。

「新面孔?」鳳皇和麒璘相互對視了一眼。

——

「鳳皇你看那邊,草叢那裡有一對角…」

「嗯?」

鳳皇也隨著麒璘指引的地方望去,只見那頭草叢堆里,有一個不知道是什麼樣的生靈正窸窸窣窣地撅著小屁股,頭上的一對角特別顯眼。鳳皇忍不住噗嗤一笑,這不就是之前麒璘蹲守兔子窩的模樣嗎,怎麼這生靈和麒璘一樣的性子。

「你笑什麼。」

「沒有,覺得特別像你。」

「像我?」麒璘的眼睛驟然亮了,當即叫嚷起來:「莫不是和我同族的!」

一聲呼喊,驚得那草叢裡的小傢伙也抬起頭來。

幻化人形的模樣,但卻有著獸相的特徵。一張髒兮兮的小臉上雕刻著精緻的五官,此時正無辜地往著鳳皇和麒璘,就這麼獃獃地立在那兒,一條尾巴不斷撲騰,想必是受到了驚嚇。

年齡很小,光從元神姿態便能確認。

鳳皇的心一下子被柔化了。

「哎呀,一個小女孩。」神經大條的麒璘歡呼起來,一邊奔跑著朝那小傢伙而去,一邊回頭向著鳳皇招手:「鳳皇你看!她頭上也有角,我的頭上也有角!」

虧得這小傢伙沒有被麒璘嚇跑,只是愣在了那裡,任由麒璘站在她身邊比劃身高。

的確。

看起來還真像是一家子,只不過麒璘是獨角,而這小傢伙是一對角。

「小傢伙,你從哪裡來,你是不是麒麟一族的,是不是我的族人喊你來找我?」話多的麒璘立馬開啟了話嘮模式,噼里啪啦地在那小傢伙耳邊聒噪:「看你的樣子,再看看我的樣子!你瞧,我們長得還真像一家人,我覺得我們真有緣~你在蹲兔子嗎,我告訴你哦,兔子的窩不止一個出口。你聽過狡兔三窟嗎,意思就是兔子窩有好多個出口,你光是守這裡,是抓不到它的……」

就這樣,原本是不認識的陌生人,變成了一起抓兔子的戰友。

鳳皇有點佩服麒璘的社交能力。

這算是自來熟嗎?

好像又不是。

只不過那小傢伙對於麒璘真的沒有任何戒心,聽麒璘說要怎麼抓兔子,就立刻活躍了起來,蹦噠蹦噠地和麒璘一起玩。啊,難不成真的是和麒璘一家的?鳳皇有些疑惑地看向她們,只見那草叢裡剩下兩條尾巴豎起來不斷晃悠。

「……」真是。

「哈哈哈哈哈,兔子出來啦,你看你看,快去那邊!」

「嗯嗯嗯!」

「快,趁這個機會抓住她,我在這邊掩護你……嗷!」

一聲慘叫,鳳皇忙擔憂地跟上去。

「怎麼了。」

可是跟上去,卻只見那小傢伙正撲在麒璘的懷裡,而麒璘也是笑容滿面地抱著那小傢伙,兩個人,渾身泥土,玩得不亦樂乎。 ?因您VIP訂閱比例不足,無法即時閱讀本章,請等候替換,謝謝!「怎麼會丟下你,只是做了一個夢而已,不要相信。」

「嗚…」

安慰沒有什麼用,剛說了幾句哄她的話,大湫就好像又想起了夢境里的場景,由抽泣轉為仰頭嚎啕大哭,整個身子都快要從麒璘的懷裡翻出去。鳳皇也急了,忙走到另一邊護著大湫的腦袋,生怕這小傢伙一時不留神就受了傷,摔到地上。

「湫寶別哭…」

鳳皇揉著大湫的腦袋,低眼看到大湫頭上的一對角。

人形元神還沒有修鍊出來,所以儘管大湫變幻人身,這對角還是一直在頭上長著。鳳皇本來也只是隨意地看一眼,注意力並不在這對角之上,可是恍神間,鳳皇腦子裡突然想起古樹之前說的一句話,對比如今現況,如雷轟頂。

——

「來,那邊有一個果子,使點勁把它摘下來。」

「唔……」

為了讓大湫緩和一下做噩夢的情緒,麒璘特意背著她出去河邊轉悠。鳳皇倒說有些事情要跟古樹商議,所以讓她們先去。約摸小半個時辰,鳳皇來到河邊的時候那二人已經玩得起勁,正在那大樹下玩著摘果果的遊戲。「那個要摘嗎?」「你喜歡就摘下來。」「不喜歡。」「那不摘。」大湫連摘個果子都跟麒璘有商有量,實在是融洽。

鳳皇低眉,情緒有一些說不出口的沉悶。

「哈哈哈,這個果子長得好搞笑。」大湫正騎在麒璘的肩膀上歡呼,拿著果子回了個頭,正看到她們身後的鳳皇。「皇姐姐來了,皇姐姐要吃果子嗎?我摘了可多呢。」一邊說著還揚起那胖乎乎的小手,想要隔空把自己摘到的新鮮水果遞到鳳皇跟前去。

https://ptt9.com/86843/ 麒璘很是配合地舉著她朝鳳皇走近,深邃的眼眸含著笑意,溫柔得要把人陷在她的眼神里。

「張嘴。」大湫霸氣地開口。

「啊——」

「嘻嘻。」

畫面很是和睦。

古樹遠遠地在林子里看著她們的剪影,只見那『一家三口』在樹下互相說笑,時不時還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嘖嘖,真是羨煞旁人啊。「都是以前欠下的,都是欠下的……」古樹好久都沒有嘆著氣來說話,距離他上一次這個模樣,已經是好久好久之前…大概在鳳皇剛來到梧地的時候。

那一次,好像是嘆息麒璘缺乏關愛還缺乏常識。

「一眨眼,就那麼多年。」古樹的語氣里,儘是唏噓。他對於兩千年前的事情其實已經記不清了,可是兩千年前大概發生的,他心中有數。四靈之戰,那大概是三界里最為轟轟烈烈的糾纏,而麒璘和鳳皇,她們終須背上當年的事情來化解四靈之間的恩怨。不為別的,就沖她們的靈魂。

一個是族中之英,一個是上神接班人。

若她們知道這個來歷……

古樹看了那幾道剪影一眼。

罷了。

還是讓快活的時光再長一些吧,說不定,還會有什麼轉機呢。

「古樹伯伯!你要吃果子嗎,要不要帶一些榨汁給你!」

「湫寶,喊爺爺才對。」

「你這樣,古樹會拍你的。」

古樹微笑:「不用了,本是一個地方生,果子榨汁何太急,你們好好玩。」

大湫來遠地對著古樹笑,點了點頭。

爬樹,摘水果,跳河裡抓魚,去草地蹲兔子…這些本不該由鳳皇麒璘這個年紀該做的事情,卻在今天陪著大湫在梧地玩了個遍。而梧地兩千年老街坊麒璘也表示,自己好久都沒有玩得那麼開心,有人陪伴果真是不同,和一個人唱歌一個人吃飯是不一樣的。鳳皇聽得心酸,不過還是保持微笑。

這傢伙真的是無時無刻讓人心疼啊,要不要找天給她做一頓好吃的。

竹根熬梧桐葉怎麼樣。

清新,大概還可以下火。

「我還想去那裡玩…」已經日落西山,黃昏時分,但大湫的精力就像麒璘那麼旺盛,瘋了那麼久依然沒有絲毫倦意,反而是越來越興奮。鳳皇可沒那麼大的能耐,畢竟在天上飛才是她的特長,便忙攔著大湫,蹲下來看她:「湫寶,我們留一些明天再玩好不好?你看,天開始黑了,萬一出現什麼意外可就不好了對不對?而且古樹伯伯在林子里等了我們一天,不如我們回去找古樹伯伯講故事吧?」

小傢伙有些垂頭喪氣。

文藝系神豪 都是借口都是借口都是借口!麒璘在一旁暗自抓狂,她也好想去那裡玩啊。

「唔…」大湫有些小糾結,不自禁便嘟起了嘴,想抬頭尋求麒璘的幫助。

鳳皇也瞟了麒璘一眼。

「呃……」麒璘微笑,「湫寶乖,聽皇姐姐的話,我們回林子里去吧好不好?有沒有什麼想吃的,姐姐給你弄唄?…古樹爺爺肯定等到鬍子都白了,我們一起回去揪古樹爺爺的鬍子吧!」眼睛放光。

大湫眼睛放光+1。

(古樹:突然眼皮跳了一下)

「……喂……」

「走嘍!」

「姐姐等我!」

原本還賴在路上不肯回去的一大一小當即像打了雞血一樣往回沖,一邊沖還一邊嚷嚷著古樹的名字,驚得附近的鳥兒和動物四散逃跑。鳳皇還站在原地,借著那夕陽看她們倒映在地上的影子,一時之間若有所思。良久,前頭奔跑著的麒璘停了下來,懷裡抱著大湫,兩個人都回頭沖她笑:

「回家啦。」

清脆而中氣十足,迴響得附近山谷都在盪著這一道聲音。

鳳皇覺得,心裡暖暖的。

——

「哎喲哎喲別別別……」

「嘿嘿嘿……」

「不要啊放過我…不要這樣…」

「嘿嘿嘿……」

「啊啊啊啊啊天吶你們讓我怎麼見人……」

「嘿嘿嘿……」

一回來,梧桐林子里就開始響起了古樹的慘叫哀嚎聲以及麒璘大湫的『嘿嘿嘿』笑聲。「……」鳳皇在一旁準備甘露的時候聽得直皺眉,最後還是忍不住開口吐槽:「麒璘,不要教壞了湫寶,笑得有點變態…下次不要這樣笑。」咦惹,雞皮不鳳凰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哪有,湫寶學得活靈活現的,可有天賦了呢。」麒璘摸了摸大湫的頭。

小腦袋也順勢往她的手掌拱。

「傻湫寶…」麒璘笑了。但是腦海里突然想起一些其他事情,麒璘看了大湫很久,還是蹲了下來。

有一些問題,她想問大湫很久了。只是這幾天顧著和大湫打好關係顧著玩,麒璘一直沒有把正事想起來。趁現在大湫心情不錯而且還沒有開飯,還是……「湫寶,姐姐問你一些事情。你離開族群離開家裡也有一段時間了,你不想念你的父母嗎?家裡親人肯定不少,你不會惦記他們嗎?」

出乎意料的,大湫聽到家裡親人這些詞,便有些不滿地撇了撇嘴。

「我有很多個哥哥,可是他們都很忙,幾乎不在家裡,更不會陪我……」大湫咬著手指,「父親也很忙,他每天都要在家裡或者外面忙前忙后,也有很多人找他……他們肯定忙得連我不在家也不知道,既然他們本來就不在乎我,我又幹嘛要想念他們呢…」才不要想他們,這樣的話就虧了。

後腳走過來的鳳皇聽到了大湫的回答,一時驚得手裡的東西和她自己都要摔出去。

「哎哎哎鳳皇小心!」

還好麒璘眼明手快,先一步便接住了她。

紫竹林一 鳳皇驚魂未定——不。

準確來說,是大湫的話,讓她心神不寧。

「怎麼了,地上又沒有坑又沒有石頭的,難不成自己絆倒自己了?」麒璘的語氣還是那樣地關切,把她拉前拉后地看了一遍,方放下心來。「沒傷到就好,就怕你傷著了,晚上睡覺還怎麼爬樹啊?」

「盡胡說。」鳳皇凝重的心緒被她一聲調侃打斷。

麒璘訕笑。

鳳皇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隨著麒璘一同蹲在了大湫的跟前,目光柔和,連捧她臉頰的動作都是盡輕來做。「湫寶…」鳳皇輕聲喊著她的名字,在那孩子的額頭上落了一吻。

「我會記著你的名字,你也要、記著我們的名字。」

「吼……」

入耳的是一陣低沉的龍吟。

鳳皇定在半空,直被眼前所景驚在了原地。她的思路在此刻還不算混亂,不過一剎那的時間,便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經過。「湫寶…不可以…你不要這樣…」她雖知緣由,卻也面無血色,光是想到這件事帶來的後續結果,她整個人就心亂得厲害。

「吼………」

那龍吟卻沒有因為她寥寥數語而被打斷,站在水裡的大湫全然變了一副模樣,正有蛻變之態。鳳皇急了,忍不住伸手去觸碰大湫的幼小身板,卻是燙手的炙熱。「湫寶,湫寶!」天道有常,正如古樹所說,有些事情,生靈是阻擋不了天道規律的、鳳皇知道。但如果跟天道抗衡可以取得成效的話……

「砰——」

那是從大湫身上反彈出來的強大力勁,鳳皇雖然沒有被這道力勁甩開,可也感覺得到自己身體內部受了傷。阻擋不了了,儘管鳳皇已經拼盡全力阻止這樣的變化,可是大湫還是全無意識地快速蛻變,那些龍族特徵愈發明顯地體現在她身上,直到最後,便是化成一條龍的模樣,直接脫離了鳳皇的拉扯,一躍騰空。

「湫寶…」

觸碰逆鱗,遇水化龍。

鳳皇早就該想起這件事的,既然明知大湫乃龍族之後,就不該讓她親近雲雨,親近水。鳳皇後悔莫及地朝大湫飛去,意欲早一些趕上她的身影,早一些把她帶回原來的地方。

「湫寶,回來!」 ?因您VIP訂閱比例不足,無法即時閱讀本章,請等候替換,謝謝!「有那麼嚴重嗎,我昨天晚上就爬上來了,你還嚷嚷得厲害呢。」

「我知道!可是、可是……」

「可是什麼…」

「你們一大早就摟摟抱抱,嚶——」

鳳皇沉下了臉。

麒璘何嘗不是滿頭黑線。

大概要找個黃道吉日,替古樹相一戶好人家了…雖說他是樹木之靈,只不過既有元神,那就是能有變幻人形修鍊的機會咯?說不定附近就有暗戀著他的某棵樹,只不過嫌他出口成污,所以遲遲沒有表白自己的心意……嗯,一定是這樣的。麒璘朝鳳皇打了個眼色,其他辦法也有的,那就是去撒泡尿毒死他。

……麒璘,你再那麼噁心我就反悔了,當我昨天晚上什麼都沒有說。

別,親愛的,我只是開個玩笑,我是女孩子,怎麼會做這種事。

「你們一家三口睡醒了就到下邊玩去!」飽受折磨的古樹毫不留情,對著這『新婚燕爾』的一對佳人下了逐客令:「我一把老骨頭經不起折騰……據我所知,梧地西邊有一個天然的屏障,一線天的人口,山石環繞,內里露天可沐浴陽光可觀望星象……而且很少有生靈出沒,地方乾淨……二位,我就幫到這裡了…」順便禮貌性地以靈魂拱個手。

麒璘對他單了一下眼,大概意思是:竟有如此的好地方不跟我說一聲?

心照不宣的古樹哼了一記:之前你們又沒有在一起,心結一直卡在那裡,難不成我還支持你霸王硬上弓?小姑娘,機會自己把握,反正不要到我跟前…太真實了,受不住…

麒璘做了個鬼臉。

「你們兩個眉來眼去地在說些什麼?」

鳳皇在旁邊觀察很久了。

這對狼狽為奸的老傢伙…誰知道他們又在盤算什麼…

話說回來,之前那幾次跟麒璘鬧彆扭,古樹每回都會幫這傢伙說好話!而且麒璘也像是和他串通好了一樣,總是挑著時間出現……鳳皇下意識地挪了一下位置,這兩個老頑童是不是一直在坑我,編了一個兩千年之約想我留下來,然後……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