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還是兩隻老虎?」

2022 年 4 月 19 日By 0 Comments

「難道真的都是地主雄虎?」

抱著懷疑的態度,祝融謹慎地貓起了身子。

見到祝融如此謹慎,雪蓮也跟著露出了嗅氣味的表情。

她的嗅覺不如祝融,但是也聞到了一隻老虎的氣息。

她好奇地看了祝融一眼,好像是在問,「我們這是要去搶地盤嗎?」。 上一次,美特斯以阿吉汗地區被恐怖分子佔領為理由,對阿吉汗地區實施無差別攻擊,阿吉汗的無數人民無辜受害。

時隔多年,美特斯又再次找到借口,要毀滅整個阿吉汗地區。

這種行徑,實在讓人膽寒。

阿吉汗地區的人民,得到消息之後,根本沒有心思再繼續工作。

他們紛紛收拾東西,想要逃出阿吉汗。

在強烈的求生欲的作用下,平時膽小的人,這時也敢當街搶劫。

而被搶得最多的,自然是汽車等交通工具。

沒有汽車,阿吉汗地區的人民,就很難在凌晨到來之前,離開阿吉汗地區。

就算車子有了,大家也不一定就能趕在凌晨到來之前,離開阿吉汗地區。

因為這個地區,已經因為那個消息而徹底混亂了。

所有人都活在驚恐之中。

所有人都在拼了命的想要逃出阿吉汗,誰也不會再去守規矩。

本來就不夠發達的公路,很快就因為大家都不遵守交通規則而變得擁堵。

「阿吉汗地區真是太難了!」

乘坐獄神殿的垂直起降機,順利降落在拜迪王國的李初晨,這時也收到消息。

得知美特斯的老總,想用核彈,摧毀整個阿吉汗地區。

李初晨的眉頭頓時緊皺了起來。

李初晨知道,美特斯的老總,之所以會發瘋,要用核彈襲擊阿吉汗地區。

那是因為,美特斯陸戰隊,在阿吉汗的駐軍,被獄神殿徹底消滅。

說起來,獄神殿還要為這次事件,負一定的責任。

畢竟,如果不是獄神殿出手,滅了美特斯陸戰隊在阿吉汗地區的駐軍,也就不會引發這樣的事情。

想到這裡,李初晨就直接拿出衛星電話,打給白澤,直接開口吩咐道:

「白澤,發消息,告訴阿吉汗地區的所有人,也告訴全世界。獄神國,將會守護阿吉汗地區的安全。」

「無論任何人,任何勢力,如果膽敢動用核武器,襲擊阿吉汗地區,我們獄神國,將會以雷霆的手段出擊。」

「到時候,造成什麼樣的後果,我們獄神國可不管,挑釁者必須自己負責。」

「是,大人,我馬上安排。」白澤掛了電話之後,立刻行動起來。

很快,一則消息,就通過互聯網,傳遍全世界。但凡是網路所能到達的地方,都能看到獄神國發布的公告。

而白澤代表獄神國發布的公告,內容也很簡單,就只有洋洋洒洒的幾行字:

「為了人類的健康發展,為了世界和平,為了地球的環境考慮,獄神國永遠不會使用核武器,也強烈譴責使用核武器的任何勢力。」

「如果有人要動用核武器,襲擊阿吉汗地區,獄神國將會出手,捍衛阿吉汗地區的安全。」

這一個公告,出現在阿吉汗地區的各個角落。

阿吉汗地區的人民,看了這個公告之後,很多人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獄神國要幫我們,我沒有看錯吧?獄神國為什麼會幫我們阿吉汗地區?」

「這會不會是美特斯的詭計?」

「美特斯的老總就是一個瘋子,也是一個老滑頭,這確實很有可能是他耍的陰謀。」

「是啊,美特斯的老總肯定是要把我們趕盡殺絕,他這一招,真是太絕了!」

李初晨本來以為,獄神國只要公開發表聲明,宣布獄神國會維護阿吉汗地區的安全,阿吉汗地區的人民,就能安定下來。

殊不知,他這麼做,根本發揮不了作用,阿吉汗地區,依然混亂。朋友的書

推薦期大家幫忙給個收藏,有追讀就更好了。

《LOL:重生成為廠長表弟》

重生成廠長表弟,從新人開始……聯盟我只是個雲玩家,不發表看法。

《開局魔王:戀愛就能變強》

題材新穎,更新多,量大管飽。

阿巴阿巴阿巴阿巴……

《星際爭霸:泰倫帝國》推書 一個小區門口,隨著一聲輪胎刺耳的摩擦聲,車迅速的停下。

只見整個小區已經被戒嚴起來,十幾個手持衝鋒槍的特警,堵在門口,神色嚴肅,如臨大敵。其中還有五六個的狙擊手,正蹲在牆上瞄向小區。

小區內一條景觀路上,一群特警在各個角落警戒,手裡雖然舉著槍,但是跟沒沒辦法瞄準目標。

只見包圍圈中心,一個年輕的武者拿著一柄劍,正在跟一道殘影對峙。

只能說是一道殘影,人的眼睛根本無法看清那個生物的動作速度。

年輕武者的劍連對方的毫毛都沒有碰到,看起來就像隨時都被被海浪掀翻的小舟岌岌可危,隨時都會步入險境。

不遠處,有個中年武者弓拉滿月正在瞄準,同樣也是瞄準了半天,也無法鎖定目標。

「就是這麼一個小傢伙?」

四周忽然回蕩起一個平靜的聲音。

正在和那怪物對峙的眾多武者才看見,下城區公安分局黃局長陪著一個年輕人走來。

那年輕人身穿一襲練功服,容貌英俊,皮膚帶著一絲晶瑩的質感,看起來有些不是血肉生物的意思。

最惹人注目的是那一雙重瞳,隱約間泛著輝光。

話音還沒落下,那疾馳的殘影生生停滯在半空中,身高只有一米五左右,長得相當小巧,臉上長著細密的鱗片,一條如蛇尾一般的尾巴。

那一雙紫色的眼睛帶著驚恐的神色,望著不急不緩走過來的姜瀾。

「乾的不錯小傢伙,年紀輕輕有這種能力,不一般。」

姜瀾意味深長的看著那個年輕武者,在他重瞳的事業中,在這個年輕武者的眉心處,有一股特殊的力量遮擋著他的目光。

「我介紹一下,這是咱們河東市安全總顧問,江南省武道顧問姜瀾。」

黃局長堆著笑,向著兩個武者介紹姜瀾。

還沒等到姜瀾說話,就見陳守義雙眼一亮,道:「姜總顧是從東寧一中畢業的嗎?」

姜瀾有些意外,系統給他安排的身份確實是東寧一中。

「不錯,你是……」姜瀾詢問道。

陳守義笑了笑,道:「我妹妹也是東寧一中的武道種子,叫陳星月,不過現在已經轉學到河東一中上高二了。」

陳星月?

搜索了一下背景記憶,沒認識。

「恩,有些印象,一個天賦不錯的小女孩。這裡不是聊天的地方,先來我家吧。」

說著,姜瀾抬手輕輕一揮,天空驟然黯淡下來。

轟隆!

伴隨著一聲炸裂聲,粗大雷光從天而降,直接將這隻古怪生物蒸發升華。

在場眾人無不變色,看著姜瀾的神色多了些許敬畏。

「我家就在不遠處的華府小區,跟我來吧。」

姜瀾對著陳守義道,至於旁邊的中年武者直接被他無視了。

那玩意兒沒有天命之子的可能。

他的身份被安排在東寧市,結果東寧市出了陳守義這個獲得奇遇的存在,他的一個妹妹貌似還和自己一個學校。

按照偉大生命的尿性來,這陳守義或者他的妹妹陳星月就是天命之子。

……

二十多分鐘后,姜瀾家。

客廳內,姜瀾率先坐在沙發上,而後道:「不用拘謹,坐。」

說著,他一揮手,兩隻杯子飛到飲水機下,不多時,裝滿水的杯子分別落在他和陳守義的身前。

「姜總顧,您這是……特殊能力?」

陳守義十分好奇,身為一個十七歲的孩子,雖然有過一定的生死經歷,成為了武者,但終究還是個孩子,做不到喜怒不形於色。

「並非什麼特殊能力,而是心靈力量,或者說意志力,念力等等強大到一個地步,所形成的意志干涉現實。」

陳守義臉色一怔,似乎猛然間明白了些什麼。

「說說東寧最近怎麼樣了吧。」姜瀾隨口問道。

陳守義彷彿是打開的話匣子,兩人說了很多。

天色漸晚,陳守義起身告辭,姜瀾則送他離去。

其實就連陳守義他自己都沒注意,一向略顯內向的他,第一次對一個剛見面的陌生人有如此大的好感。

這就是強大意志力的一個輔助作用,能夠潛移默化的引導所有意志遠低於你的人的潛意識。

……

陽台上,姜瀾雙眸中重瞳運轉,遙望著陳守義離開的方向。

在他的視野里,一株通天徹地的大樹屹立於天地間,仿若亘古不朽。

「好傢夥,一個保底法則級的金手指,這世界果然不止表象上的低武。」

這個陳守義他稍微留意了一下,結了個善緣,至於未來如何,那他就管不著了。

「接下來該著手開闢第二口洞天了。」

姜瀾隨手給門附加了一個禁制,然後便繼續修行。

第二口洞天他早就能開闢了,只不過一直在壓抑和積累。

當他放開壓制的一瞬,烘爐轟之聲從他的體內傳出,瞬間,他整個人沐浴在一片光雨中,金色的氣血開始沸騰。

伴隨著有一聲轟鳴,新的火山口開闢而出。

兩口洞天交相輝映,恍若二日凌天,形成一個場域,磅礴的願力向著姜瀾奔涌而來。

時間一晃,便是大半個月。

這大半個月內,姜瀾雖然在閉關,但是也能清楚的察覺到天地間的原力濃度在迅速上漲。

……

是夜,一陣激烈的槍聲傳出,還伴隨著幾聲轟鳴。

在這個寂靜的高檔小區中,這種動靜便是無聲之處響驚雷。

無數人被驚動,而後瑟瑟發抖。

客廳內,絲絲縷縷璀璨的流光交織,構築成一口古樸大爐,掠奪著附近數十公里內的原力。

「異世界生物打過來了?」

烘爐消散,姜瀾起身,自落地窗遙望遠方。

只見對面的街道上,一隻如小汽車大小的形似蜘蛛的怪物,飛快的移動,一群士兵借著十字路口建築的掩護,連連朝它射擊,只是不僅射中寥寥,而且威力在異變後下降了一大截的步槍子彈,也根本無法破防,直接被對方表面的硬殼彈飛。

它似乎被激怒了,忽然猛地一躍,一躍就跳到十字路口,它速度太快,還未等那群士兵反應過來,它就邁動鐮刀似的六腿,迅速接近。

砰!

下一瞬,這頭巨蛛忽然撞上一道無形的牆壁,開始慘嚎起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