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

「還有兩個小時,天就亮了,但是這暴雨竟然連一點褪去的一起也沒有。」

躲在車內略顯狹小的空間,夏波感受到一絲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淋雨也讓他身心疲憊。

而現在天快要亮起,到了白天,野怪會更加稀少,那時候,夏波就能夠舒舒服服的睡個好覺了。

不過現在,夜還沒有過去,一切還都需要小心。

強撐著萎靡的精神頭,吃過了一些東西,肚子有了飽腹感,夏波再次打開車門。

「還有一個半小時,已經將近四個小時沒有遇到野怪了,沒想到新手期的保護竟然成了自己崛起的最大絆腳石。」

夏波有些無語。

沒有任何事情發生,夏波只好繞著汽車跑步,這樣用來加強自己的精神頭,同時又能夠增強自己的身體。

一舉兩得。

一圈……兩圈……三十圈……

夏波每跑三十圈,便停下來休息休息,以保存自己的體力充足。

其實在這個時候鍛煉是不明智的,因為野怪隨時都有可能出現。

但是夏波卻有著一股自信,這股自信來自於自己的實力。

這也是他敢這麼做的原因。

「還有半個小時就天亮了,看樣子野怪是不會來了,到時候就能夠休息休息了。」

夏波跑了一圈,頂著已經減弱的雨勢,不由得想道。

他的計劃就是白天休息,晚上狩獵。

「繼續。」夏波想了一下,便不停留,手裡握著鋼刀,繼續沿著汽車跑步。

現在鍛煉也有一些時間了,恐怕力量的再次增長,也就在不久之後了。

夏波對實力的增長,永遠都保持著一顆期待的心,誰不喜歡看著自己變強呢。

相對於世界的熱鬧,夏波這邊明顯就十分的自律了。

現在他的生活,只剩下了鍛煉,獵殺野怪。

「還有十幾分鐘,天就亮了。」

夏波休息間隙,看了眼時間,便關閉了系統面板,世界上有用的信息變得有限,已經沒人比自己知道的更多了。

他有預感,新手期結束,迎接自己的極有可能是地獄模式!

也不知道到時候世界上還有多少人能夠存活。

「嗯!」

倏然間,夏波看到面前的草原里鑽出來一道黑影。

現在的雨勢已經變小了很多,能見度也變得比之前更寬闊。

那到黑影不巧就從自己正對面的草原里鑽出來。

夏波緊緊攥住手中的鋼刀,走向那野怪。

驀然,迅捷發動,他的身影陡然暴起,身體宛如炮彈一般竄出去,直接沖開面前的雨幕,明晃晃的鋼刀由上而下滑落。

伊奧!

那怪物被嚇了一跳,發出一聲怪叫。

「死!」夏波眼神冰冷,手臂上的肌肉高高鼓起,宛如一塊一塊的磐石一般。

鋼刀落下,勢大力沉。

咔嚓!

夏波只感覺自己虎口一頓,鋼刀劈砍在怪物的頭骨上,直接嵌入半分。

頭骨雖是最堅硬的地方,但是耐不住夏波的力量以及鋼刀的鋒利,鋼刀落下也就像一柄鎚子一般。

直接將怪物砸懵。

而後他眼疾手快的探出腳,一腳將怪物揣入茂而高的草原內,順勢抽刀,借力將卡在頭骨的鋼刀拔了出來。

夏波的絲毫不停息,直接欺身而上,不管倒在地上壓倒一片茂而高的草原怪物是死是活,鋼刀劃過怪物的脖頸,直接將怪物頭身分家。

而恰巧,迅捷結束,夏波也感覺到自己身體一沉。

這一條動作幸運如流水,沒有任何拖泥帶水。

十秒就解決了戰鬥。

「呼。」

解決掉怪物,夏波也舒了一口氣。

又解決掉一隻怪物,經驗值已經漲到了十一點。

他現在竟然有一種想要遇到牛頭人的衝動。

當然,這不是自己瘋了,牛頭人固然強大,但是自己的速度、反應要強過牛頭人,而且有鋼刀在,足以將牛頭人殺死。

牛頭人的經驗值和爆出來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加上自己的資源升級系統,簡直完美搭配。

也許是殺了牛頭人,經驗值暴漲,自己竟然有點瞧不起這經驗值少的野怪了。

「不,不能有這樣的想法。」

夏波搖了搖頭,看著地面上消失的屍體,連忙蹲在地上,扒開草叢,去看爆出來的是什麼東西。

【職業技巧:初級鐵拳】

【等級】

【指定職業:拳師】

【特性:力量+10】

【被動1:暴擊】

【揮動鐵拳,會造成高額暴擊,暴擊傷害造成50%力量值!】

【被動2:雙重攻擊】

【揮動鐵拳,有概率會進行雙重攻擊,觸發被動1!】

看到爆出來的東西,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

半晌過後,他才反應過來,一下子就不淡定了。

「卧槽!!!!!」 太子回到東宮,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夏夏,夏夏已經換過衣裳了,但太子還是看到了她頭上的淤青,問怎麼弄的,夏夏說是不小心磕到了,太子沒有揭穿她,只是把她拉過來用帕子給她濕敷,輕輕給她吹涼,問有沒有好些。

夏夏眼眶酸脹,說她不疼,問他怎麼樣,「我聽說你今日被魚刺噎著了,我想去看看,到了壽康宮門口,聽說你已經沒事了,便迴轉了,」

那時她一身狼狽,但還是跟着去壽康宮了,聽說他沒事,她就沒進去,她不想讓他看到她一身狼狽的模樣,更不想讓他的家人看到。

他也說沒事,他們都心照不宣地沒有提起沈書玉,太子和她分享今日的趣事:「我姑母家有個表妹,是我姑母和第二任丈夫生的,但姑母一直不喜歡她,她八歲之前都是跟着姑母住在公主府,八歲時她的生父回來了,她便住到父親家去了,當時還鬧得挺難看的,姑母甚至發文書說要和這個女兒斷絕關係,這幾年我們也沒見到這個表妹,但今天我們見到了,聽說是父皇把她接來的,她和姑母重歸於好,今日姑母還為她請封郡主呢,父皇答應了,把她封為慧陽郡主。祖母也很喜歡她,把她留在了壽康宮小住,這下我六弟可要開心壞了,他最喜歡這個表妹了,從小就愛和她玩兒,長輩們都開玩笑說要把這個表妹許給他呢。」

太子和夏夏分享自家的事情,明知道夏夏都不認識那些人,但他還是想說,要不然說什麼呢,說他在上書房學的東西?夏夏更不懂,說他和兄弟們的明爭暗鬥?夏夏不適合聽這些。

夏夏確實不認識這個慧陽郡主,但她很聰明,稍微一梳理就知道這個慧陽郡主是今日見到的那個丹陽郡主的妹妹,應當是同母異父,丹陽郡主的名號她是一直都聽說過的,她在東宮呆了這麼久,許多人都在她面前有意無意地提起過,丹陽郡主是未來的太子妃,但她今日才真正見到。那個慧陽郡主又不知是什麼樣的人物,要許給六皇子么?怎麼皇家這樣盛行姑舅結親,榮安長公主兩個女兒都要嫁回外祖家。

「那很好啊,畢竟是母女天性嘛,這個慧陽郡主想必很討人喜歡,連六皇子都喜歡她。」

在她看來六皇子陰晴不定,是很難纏的人物,想進他宮裏,美貌只是敲門磚,進門后想站住腳光憑美貌是不夠的,夏夏就是進去后沒站住腳,沒幾天就被趕出來了,還好遇到了太子,一開始覺得他和六皇子一樣壞,後來發現他真好,如果她像那個慧陽郡主一樣出身名門,可以嫁給他多好。

「她啊,是挺好的,長的不錯性格也好,還很聰明,六弟和一眾兄弟姊妹都不親近,只和她好,她也和其他兄弟姊妹不溫不火,只和六弟玩得來。噢,還有五皇妹,以前他們三個總是一塊兒玩,後來五皇妹夭了,就剩他們倆了,但陸表妹和姑母決裂后,我就沒見過她了,倒是聽說六弟經常出宮見她,我也不太清楚,大概他們的情意當真是超越了兄妹情的。」

夏夏提到六皇子,太子心裏便有些膈應,他始終是介意的,夏夏以前是蕭錦麟的人,母后提醒過他,夏夏可能是蕭錦麟派來的細作,但母后和他都查過夏夏的底細,很乾凈很清白,她們那個村就是盛產美女的地方,每三年一次的小選都會選女孩子送進宮,夏夏就是這麼被選進來的。長的這麼漂亮會被蕭錦麟看中也不稀奇,雖然前兩回他見夏夏確實偶然之餘有些刻意,但說不定那就是巧合呢,是緣分。

他膈應的還有另一件事,夏夏說過,她一開始只是在御花園打理花木,天天風吹日晒,第一次見到蕭錦麟的時候他就說:「長的這麼漂亮在御花園灑掃也太暴殄天物了,跟着本殿下回青雲殿吧。」

她果然就被蕭錦麟看中帶去青雲殿了,但好日子還沒過幾天,就被他攪和了,她說過蕭錦麟是她進宮后的第一束光,可惜這光沒照幾天就暗了,第二束光就是他,一直照到現在。但他不知道那束光的影子過去沒有,他怕夏夏心裏還惦記着蕭錦麟,而夏夏是他第一個動心的姑娘啊。

「慧陽郡主那麼好,殿下也很喜歡她吧。」

太子一愣,隨即一喜,他還在暗搓搓吃蕭錦麟的醋,夏夏倒是醋到明面上來了,還是很在乎他的嘛。

「我只是對比她那個姐姐覺着她挺好,比起你當然差遠了,你在我心裏才是最好的。」

夏夏笑了,笑的時候嘴角兩個淺淺梨渦煞是可愛,太子忍不住湊上去親一口,夏夏臉紅卻沒有拒絕,他們不許有床笫之歡,但稍微親近些也沒人管他們,從她來了后,便一直是她給太子守夜了,夜很長,兩個人能做的事情有很多。

哄睡了太子后,夏夏也回到了她的小床上,她謹守分寸,守夜一直是睡在小床上的,畢竟是兩個正值青春的少男少女,又有過肌膚之親,同榻而眠難免越線,夏夏為了自己的身體着想,太子也是心疼她的,便兩人都忍着了,可這得忍到什麼時候啊,什麼時候夏夏才可以侍寢而不用喝避子湯呢?

太子想了許久,應該是他有了嫡長子之後吧,可他真難想像,他要娶別人為妻,那夏夏怎麼辦?他突然明白父皇為何那般寵愛周貴妃疼愛蕭錦麟了,周貴妃於父皇大概就是夏夏於他,就算他迫於無奈娶了正妃,還是最愛夏夏,讓她做側妃做貴妃都覺得委屈了她,夏夏以後有了孩子他也一定很是疼愛,甚至比嫡齣子女還要疼愛,恨不得把皇位都傳給這個孩子。

太子翻了個身,悄悄掀起帳簾去看夏夏的睡顏,其實他以前睡覺燈火是要全熄的,但夏夏怕黑,睡覺喜歡留一盞燈,太子便把她床頭那盞小燈留着了,他自己換上了厚實的遮光帳簾,帳簾拉上就不透光了,但他夜裏若想她了,便拉開帳簾看一眼,看到燈光下她安靜美好的睡顏,夜裏的夢境都變得美好了。

。 30分鐘后,車上。

上車后不久,徐晨的情緒也慢慢平復了。熙熙跟他一起坐在後排,想到錄音棚發生的那些插曲,她也不好插嘴多問什麼。雖然她和Luna的關係還不錯,但她並不知道,徐晨和Luna之間…曾經有過的那些曖昧的情愫。她對Luna的了解,也僅限於Luna和徐晨關係比較好,至於徐晨剛剛為什麼會發脾氣,Luna又為何會匆匆離開,熙熙一概都不知道…趁著等紅燈的間隙,熙熙還是想問點什麼,只是徐晨這會已經在和思語煲電話粥了…

「嗯,今晚還要過一下明天晚上演唱會的流程,然後就去吃飯…這兩天都沒見你,有沒有特別想我?」徐晨這時說話的態度,滿是寵溺和溫柔,和剛剛情緒激動起來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

聽了這話后,思語那邊似乎有點不好意思:「徐總,你身邊現在有人嗎?能不能別這麼肉麻啊?你現在是在去五棵松附近酒店的路上嗎?」

「是啊,我現在在車上,和熙熙還有Kevin他們一起去長峰假日酒店…明晚的演唱會大概10點左右結束,如果你不想回家的話,可以跟我在那邊住一晚,後天你晚點起來也沒關係,我讓小王開車送你去公司上班。」徐晨說着說着,又賣起了寵女友的人設。

她想了想,還是拒絕了徐晨的提議:「還是不了吧…我明天會跟我閨蜜一起去看你的這場演唱會,完事後我們就打車各回各家了。周五我們都要上班,馬上年底了,最近事情真的很多…今天又開了一下午的會,我還有好多事情沒做呢。」

聽她說到這些話題,徐晨又開始跟她「吃醋」了:「是嗎?陳總監,看來在你心裏,你的工作還是比我重要得多啊,我現在跟你打電話,是不是也打擾了你的工作啊?」

思語:「徐晨,你說什麼呢…我的意思是說,跟你談戀愛的同時,我也要兼顧好自己的工作啊,你知道的,我是個要面子的人,不想在公司的時候,聽到有人在背後議論我靠你上位什麼的…你不在我身邊的這兩天,我都有想着你的。這周末還要送你父母去機場,我們過幾天還是有機會見面的。」

徐晨點了點頭,無奈地說着:「好吧…知道你是我們公司最敬業的人,這回就暫且聽你的。周五晚上有什麼安排嗎?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話,我在亮馬橋附近的崑崙飯店訂個包廂,到時候我接你過來跟我爸媽一起吃頓飯,算是給他們踐行,你看ok嗎?」

思語:「沒問題的,只要沒什麼急事,周五我爭取在6點半左右下班,你不用來接我了,我自己打車去崑崙飯店吧,那天你好好休息,畢竟明晚你要唱很久的歌,白天你就在酒店好好休息下,最好是可以睡到自然醒。」

她說完后,徐晨又開始隱晦地「開車」了:「寶貝兒,你真是太為我着想了…我是專業的歌手,體能這塊恢復很快的。這周末等我爸媽走後,我一定給你好好證明一番。」

思語:「徐晨,你都說了車上還有其他人,你能不能收斂點你的『開車』頻率?!我好不容易休息幾天,又要開始被你折騰了,你這人也太貪得無厭了吧?」

徐晨笑了笑,很不在意地說着:「寶貝兒,這可不怪我啊,誰讓你老是不好好吃飯。有件事我也想通了,從今以後你要減肥我也不刻意反對了,只要你晚上能跟上我的節奏,我絕對不再管你吃不吃飯的問題了,真讓你第二天早上起不來幾次,你才會長記性!」

思語:「你…徐晨,你在車上說話,能不能稍微注意一點影響?熙熙和Kevin都在你身邊吧,你就不怕他們聽了你說的這些話,對你有什麼不好的看法嗎?我對你真是無語了,這麼大尺度的話,你在我面前說說也就算了,你還要說給別人聽,你成心讓我丟臉是不是?」

徐晨想了想,繼續說到:「寶貝兒,你說的話他們都聽不見的,我剛剛跟你說話也比較小聲…下班后你有什麼安排嗎?要是無聊的話,你可以去亮馬橋跟我爸媽聊聊天,他們這兩天都跟我念叨,說你不在家的這幾天,他們有點不習慣,你去找他們聊會天,估計我爸媽會很開心的。」

思語:「今天可能沒時間了…前天晚上跟靜嵐約好了,等會我們要去她那個發小的工作室聚聚,聽說她那個發小新交的男朋友也要來,反正我也沒什麼事,就去看看唄…之前靜嵐還跟我說,不介意我帶家屬去,我說你可能跟我們玩不到一塊,我沒說錯吧,哈哈哈哈哈…」

徐晨笑了笑,又繼續說到:「你上次不是說,讓我和你的女性朋友們保持一定的距離嗎?你都這麼說了,我就不去湊這個熱鬧了,畢竟我長得這麼帥,要是你室友那個發小的男朋友沒我長得好看,我們坐在一旁,就顯得有點拉仇恨了,這樣也不是很好。你平常總說,我們在一起要低調一點,感覺也不是沒有道理。」

思語:「我去…徐晨,你也太自戀了吧?!你怎麼知道,人家就一定沒你長得帥呢?我之前看到過靜嵐給我發的照片,那個男生除了穿着上有點非主流,別的方面倒是還好。我知道你對自己的顏值很自信,但你平常還是要低調一點。」

徐晨說着說着,又開始變得強勢起來:「寶貝兒,我這可不是自戀啊,你不也是看上了我這張臉,才喜歡我這麼多年的嗎?我都是實話實說,沒有故意顯擺的意思。對了,今晚你們在一起聚餐,應該不會喝酒吧?這件事我跟你強調過很多次了啊,沒有我在你身邊的時候,不準碰任何酒類飲品,這點你必須聽我的。」

思語:「知道了,我們不會喝酒的…最多也就喝點rio那種雞尾酒,那種酒都沒度數的,你放心好了,這些事情我都有分寸的。倒是你得多注意點,明天又要開演唱會了,你準備得怎麼樣了?等會就到飯點了,今晚你別吃什麼刺激性的食物啊,要是弄壞了嗓子,明天就唱不好歌了。」

聽到這裏,徐晨也忍不住笑了:「哈哈哈哈哈…陳總監,專業上的事情,就不用你提醒我了…一方面我自己會注意,另一方面,熙熙也會好好督促我的。對了,最近你把工作上的重要的事情,盡量提前規劃好,說好了年底要帶你去上海跨年的,那幾天我們一定要好好過兩人世界,請假的事情我讓Amy幫你去辦,有一點先說清楚:你不可以只是換個地方工作。」

思語:「徐晨,你別總是讓Amy幫我請假,我不想在公司搞特殊化。還有,你能不能別總是干涉我工作上的事情?我上班這麼多年,我有自己的工作節奏,真不用你來對我指手畫腳的。就算要和你去上海跨年,有必要的話,我肯定是要帶電腦或者iPad走的。我是你女朋友,我也是個職業女性,這點我不想再和你強調了。」

然而,徐晨卻並不想聽這一套:「你又不乖了是吧?兩天沒懲罰你,又忘了教你的規矩了?」

思語:「徐晨,你別鬧了好嗎?你不覺得丟人,我還覺得丟人呢!你讓熙熙他們評評理,看看到底是我有道理還是你有道理!」

因為身邊有其他人,徐晨也不好直接發脾氣:「很好!陳總監,我暫時先不跟發脾氣,後天晚上我再跟你慢慢算賬。」

思語:「哼!隨便你!先這樣吧,你自己多注意,我還要加會班,先不說了。」

到最後,徐晨還不忘威脅她幾句:「沒問題,寶貝兒,你聽好了,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後天晚上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思語:「哼!徐晨,你又欺負我,我不要理你了!我討厭你!」

徐晨:「好了,先不跟你抬杠了…早點下班吧,等會跟你朋友聚完餐后早點回家,過兩天再好好收拾你,這幾天多吃點東西啊,不然我可真不知道,到那會你會昏過去幾次。」

思語:「徐晨,算你狠!我先掛電話了,不跟你說了!」

……

徐晨掛斷電話后,熙熙才有了說話的機會:「徐晨,看來我沒猜錯啊,你真是跟思語吵架了啊,難怪你今天下午會沖我發脾氣。」

徐晨一邊刷着手機,一邊說着:「熙熙小姐,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不專業了?我有承認你說的是對的嗎?」

熙熙搖了搖頭,有點不可思議地問到:「徐晨,我們都搭檔這麼久了,你沒必要在我面前故意掩飾什麼吧…按理說,思語這麼乖巧、溫柔的女生,應該不會有事沒事惹到你啊,不會是你做了什麼對不起她的事吧?」

然而,徐晨並不想搭理熙熙的八卦:「夠了!熙熙,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不想在車上跟你發脾氣。在我面前請你收起你的八卦心思,我沒有義務回答你問的這些無聊的問題。」

見徐晨是真的心情不好,熙熙也沒往「槍口」上撞了:「好吧…既然你不想說,我也懶得管你的事了,下周有時間沒,我跟你說的那個電影通告還記得嗎?導演那邊給我反饋消息了,說是讓你周三之前去百子灣試鏡,因為這部電影的男主和男配暫時都沒定下來,你到試鏡現場后,他們讓你試的角色會有2-3個,最終給你哪個角色,就看你試鏡結束後幾個副導演對你的綜合評價了,你好好表現啊。」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