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那不行,你白天吃了韭菜和人說話有氣味影響形象,換一個。」

2022 年 4 月 1 日By 0 Comments

「我一時也想不到其他的,百里,你看着辦吧。」

百里雨思忖了一會兒應下,這種不挑食的主子是最好養活的。

神風堂的堂主一日三餐百里雨大包大攬起來,半個月過去,聶風的氣色和身體都快速恢復。文丑丑特意口頭嘉獎百里雨一番,讓全體侍女以她為榜樣。

「文總管,你就沒點實際的東西獎勵我嗎?哪怕放我幾天假也行啊。」百里雨討要實際獎勵。

文丑丑皮笑肉不笑的哼笑一下,用從不離手的羽扇拍一下百里雨的腦袋。

「你簽賣身契的時候說你父母雙亡,家裏只剩你一個人了,你要假期你能去哪裏?」

「出去逛逛散散心買買東西,文總管你如果准我假,我一定買些好玩有趣的東西回來孝敬您。風堂主前幾日賞我不少銀子呢,我一個人也花不完。」

「你少來這套。」文丑丑用扇掩住半張臉,一雙眼睛滴溜溜的轉,很明顯有些心動。

「文總管,好總管,你就准我幾天假,讓我出去玩玩吧。」

「不行不行,准了你的假,風少爺就沒人伺候了。」文丑丑提醒自己不能貪圖小利壞了大事。

「這很好解決嘛,幫主不是派三位堂主出去找泥菩薩,文總管你就派我跟去服侍張羅,這不就一舉兩得了。」

「讓你跟着去?」文丑丑左思右想一番覺得這法子倒是可行,但是有個大前提。

「不知道風少爺肯不肯帶上你這個小丫頭?」

「他肯定願意。」就算不願意也要磨到願意為止。。 陳氏收回張望的目光道:「等千喜,她今天說了要過來吃飯。」

陳名有些尷尬道:「她不會來了。」

陳氏語氣堅定道:「今天你姐親自去的,等會肯定來的。」

陳名道:「娘,你不看看現在都是什麼時辰了,人家是不回來了的。」陳名一隻手扶住她娘道。

陳氏摔開陳名的手瞪了他一眼道:「都是你小子乾的好事。」語氣中充滿責備之意。

陳氏到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隨即頭也不回的轉身進了杯莫停。

陳名急忙追了上去,進到院子發現大家都在緊張的忙碌著,看樣子是為了楊千喜的到來準備了許久。

整個杯莫停,也被精心裝飾過了,每一個角落都掛上了彩旗,這還不算跨站,更誇張的是酒桌上擺滿了杯莫停的招牌菜。

「金絲兩面,涼皮……」

每一道菜都是鎮店之寶。

此時嫂子端了一盤菜出來道:「娘,千喜來了嗎?」

陳氏沒有作聲,側著身子坐在桌子邊。

嫂子是個聰明人很快發現了端倪,放下手中的盤子湊到陳氏面前道:「娘,咋們改日再請也不遲,有可能今天人家真的有事呢。」

陳氏仍是低頭生悶氣,看都不看嫂子一眼。

這時陳腕清湊了過來輕聲道:「娘,別生氣了,二郎他….」

陳腕清也不知道該怎麼去說陳名,這個事他是積極撮合的,現在搞成這個樣子她心裡也很難受。

陳氏此時終於忍不住了道:「我倖幸苦苦把你拉扯大,你就是這樣報答我的。」

陳氏雖然沒正對著陳名但是陳名看著眼前的陳氏心裡任是很難受。

陳名一聲沒吭,陳氏繼續道:「娘不就是想讓你早些成家,你說你也不小了,也該為這個家庭考慮一下了,再說了人家姑娘多好。」

陳氏停住了話語。

陳名道:「娘,不是你想的那樣,是我覺得自己配不上他。」

陳氏有些生氣道:「有什麼配不上的?」

「我…」

「我已經跟你大哥說好了,把先賺的錢拿出來給你買房子,他們都同意了。」

陳名有些為難道:「娘,不是這樣的,我真沒往那方面想過。」

「沒想過,那就現在想。」陳氏的語氣加重,話語里明顯有些強硬。

陳名道:「我現在….」

陳名的話還沒說完,薛琛急急忙忙跑了進來道:「老闆,楊老丈讓你過去一趟。」

「現在?」陳名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昂,他府里的下人剛帶來口信。」

陳名有些疑惑都這個時辰了,楊老丈著急找自己過去幹嘛。

陳名心裡雖是疑惑,但仍是輕聲告別了陳氏。

陳名跟薛琛一起出了杯莫停。

…………

楊府。

楊老丈坐在花園裡,看著滿天的星星。

這本應該是一幕很浪漫的畫面,而現在確是有些失落,花園裡只有一個年過半百的老人。

陳名悄然在身邊的凳子坐下。

楊老丈道:「小友啊,你說人死了真能變成星星嗎?」

「不能。」

「哦?」

「人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而星星是跟地球一樣的。」

陳名知道他這麼說楊老丈聽不懂,但他本身也就沒打算讓楊老長聽懂。

楊老丈道:「你這個說法,我還是頭一回聽到,不過我也覺得人死了變不成星星,如果人死了都變成星星了,那這天上的星星為什麼就會只有這一點。

陳名抬頭看了看天空,黑夜裡稀稀疏疏的散落著一些星星。

楊老丈道:「其實我今天叫你來,還有一件事,就是關於布匹的進貨問題,你可知我們楊氏布莊的布匹是來自同洲城。」

陳名點了點頭道:「有聽崔英提起過。」

楊老丈道:「明日是同州城一年一度的定貨會,我之所以深夜把你叫來也是因為這個問題。」

陳名聽到訂貨會三個詞的時候不禁有些驚訝。

前世他在公司上班的時候作為設計師最怕的就是訂貨會,每次在訂貨會的前夕,他通常都是幾個日夜不能睡覺的。

古代竟然也有訂貨會。

陳名問道:「老丈你所說的訂貨會可是去了同洲城,選購自己需要的布匹,讓老闆批量發貨?」

楊老長滿意的點了點頭道:「正是如此,往年的時候我都會帶著子平去,今年我想帶你去。」

陳名聽到這裡更顯意外了,但是他什麼也沒說,他知道楊老丈會娓娓道來。

果然不一會楊老丈道:「你現在也是在做布莊生意了,出去去走動走也好。」

如此平淡的回答,完全出乎陳名的意料。

陳名憂鬱餓了一下道:「好,什麼時候出發。」

楊老丈放下手中的蒲扇道:「明日我會差下人來通知你,你早些準備好就行了。」

陳名點了點頭道:「楊老丈早些休息。」說完這句話后陳名離開了。

作為一個商人陳名敏銳的察覺到了機會,這次訂貨會就是他大顯身手的時候。

……

翌日

楊老丈一早差人來通知陳名前往楊府。

陳名先是告別了母親,而後又去了杯莫停布莊,交代了徐姚堯一些事情,這才轉身朝楊府走去。

楊老丈的車隊已經整裝待發。

整整五個車隊,整整齊齊的排列在一起。

管家從第一輛馬車邊走了過來道:「陳公子,我們老爺在最前面的那輛車上,你過去吧。」

管家是看著陳名跟他家老爺感情有多好的。

陳名拱了拱手道了謝,向第一輛馬車走去。

馬車裡,楊老丈正在吃水果。

一個丫鬟在旁邊耐心的剝開荔枝遞給了楊老丈。

楊老丈一邊吃著荔枝,一邊示意陳名也吃。

陳名拿著手上的荔枝。

一路人兩人有說有笑。

氣氛格外的輕鬆。

馬車在同州正城門口停了下來,士兵例行搜查,陳名也正好下車透氣,順著城牆兩個大字映入眼帘。

「同洲!」

同洲城雖是靠近邊境的省城,但這裡經濟卻極其發達,早些年邊境穩定,這裡是與各國通商的唯一窗口,因此也聚集了大批投機的商人,形形色色的人都聚集於此想從中撈上一筆。

陳名上了馬車,掀開窗帘一角,看著熙熙攘攘的人群,這比他在電視劇里見到的古代城市要繁榮的多了。

即使是見慣大都市的陳名也被古代城市的繁榮所震撼。

「哎呦!」一聲慘叫聲打斷了陳名的思緒。 變回人類?

就意味着自己再無法發展幽冥中的勢力。

在李維看來。

薩羅耶這一承諾非但不具備任何誘惑,還充滿巨大的威脅。

薩羅耶無法理解李維愈發冰冷的眼神,他趕忙道:「您可以提出要求!只要您能保證永遠不會讓亡靈踏入地下世界,我都會盡一切努力去滿足!」

「……」

李維注視着他沉默片刻。

他並非閑得無聊跟薩羅耶在這裏尋開心,當對方選擇從幕後,浮出水面,跟他來親自談條件的那一刻,李維就已經想好了要跟他展開合作關係。

如他所見。

這座精靈聖地正是出自暗夜精靈之手。

暗夜精靈是一支自然系中的另類,同時身具自然與邪惡兩種特性,它們的適應能力非常強,完全不需要借外力幫助就能在黑暗的幽冥中生存下去。

據李維所知。

暗夜精靈在不同環境中展現的形態也不同。

在幽冥中它們是紫皮膚的暗夜精靈,會變得嗜殺好戰,極具侵略性。

而回歸自然以後,它們便會重新轉化成為光影精靈,熱愛自然和平。

世人皆知精靈族分為兩個派系。

一支生活在精靈之森中,不問世事,而另一支則是化身邪惡,棲居幽冥。

卻很少有人知道。

這兩支精靈族群在本質上都是同一個種族。

李維也是在復活彌爾以後,特意去查的官方資料才清楚。

而這便意味着。

任何一隻精靈,都是精通自然系建造的單位。

「我要你提供人手幫我發展此地。」

李維開口道。

「這……」

薩羅耶聞言頓時變了表情。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