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都打聽清楚了,那蕭寒進入內院,不足數月而已,如今已是斗王實力。」那人緩緩說道。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斗王?」聞言,冰無極眉頭微皺,道:「接著說。」

「今日那位生氣離開的少女,是蕭寒的女友,名為蕭雪琴,至於內院中,與蕭寒有過節的,倒也有不少,比如說,名列強榜前十的林修崖、韓月等人,不過這些人也都是磊落之人,那些小摩擦,想必也不會太過記恨在心,若說對蕭寒心有怨恨的人,我倒是打聽到了,此人名為陳峰,當日蕭寒組建琴閣拿他立威,一掌將其重傷,此人心胸狹隘,雖說如今他還在琴閣,但是對於蕭寒,他依舊記恨在心!」那名青年詳細說道,竟然都是有關蕭寒的消息。

「陳峰?此人倒是可以一用。」冰無極冷笑道。

「老大,那蕭寒如今乃是斗王實力,知道這些,我們就能夠除掉他奪回神冰嗎?」青年道。

「斗王?」冰無極嘴角微掀,冷笑了笑,他目光望著窗外飄零的雪花,眼中有著鋒利的寒芒匯聚。

「殺人,並不一定需要親自動手,有時候,最鋒利的殺人利器,是背後看不見的手,你所帶回的這些信息,我足以叫他死無葬身之地!」 了解清楚蕭寒的信息之後,冰無極沒有急著動手。

他在等,等一個機會。

而在今夜,在這個風雪交加的夜晚,這個機會,來了。

————

「蕭寒出去了?」閣樓上,冰無極對著身後的幾名皇室子弟問道。

「嗯,出去了,去磐門找蕭炎了。」一人回應道。

「很好,現在你們可以通知蕭寒和陳峰了,另外,把動靜鬧大!」冰無極嘴角微掀,冷笑道:

「好戲就要開始了!」

話音一落,冰無極身影一閃,徑直朝著琴閣而去。

在琴閣門口,冰無極目光一凝,手印一陣變幻,身體之上有著光華流轉,一股強大的氣息不斷散發出來,轉眼間,他的實力,便已經達到了斗王層次,似乎是催動了什麼秘法。

冰無極冷笑一聲,取出一套夜行衣,面貌全被遮掩,身形頓時化為一道黑影掠進了琴閣之中。

很快,冰無極來到了蕭雪琴的閣樓外。

「誰?」

房間中,蕭雪琴自然也察覺到了來人,當即冷聲響起。

砰!

房間外,冰無極手掌一揮,鬥氣匹練射出,他直接破門而入。

「你是何人?」見到突然破門而入的黑衣人,蕭雪琴柳眉緊皺,美眸泛冷,在這人身上他感到了一股很強的氣息,她警惕起來,若是動手,她恐怕不是對手。

冰無極掃了蕭雪琴一眼,冷笑一聲,根本懶得廢話,身形一閃,閃電般朝著蕭雪琴暴射而去,手掌伸出,直取蕭雪琴的脖子。

蕭雪琴目光一凝,連忙調動鬥氣,縴手一旋,一股融合寒冰之力的鬥氣匯聚,而後她猛然朝著冰無極揮去。

噗嗤!

不過蕭雪琴的實力哪裡是此刻冰無極的對手,冰無極同樣一掌拍出,雙掌對碰,一觸即分,蕭雪琴的嬌軀當即被震飛,最後狠狠撞到牆壁上,不覺吐出一口鮮血,俏臉慘白。

冰無極身形一閃,迅速出現在了蕭雪琴面前,他半蹲著,右手一把抓住蕭雪琴的青絲,將後者的腦袋半提起來,在後者俏臉上仔細打量了一番。

「果然是位小美人兒,不過可惜,今夜不能陪你共度春宵了。」

冰無極笑了笑,隨即他屈指一彈,一枚紅色的藥丸出現在掌心,隨即將藥丸強行給蕭雪琴服下了。

做完這些,冰無極嘴角不覺掀起一抹戲謔的弧度。

「蕭寒,等死吧!」

隨即冰無極不再多留,身形猶如鬼魅一般離開了琴閣。

而房間中受重傷的蕭雪琴,在服下那枚紅色藥丸之後,便感覺全身在發燙,慘白的俏臉上也是浮現一抹病態的紅暈,她眼神迷離,看起來頗為的嫵媚動人。

————

磐門。

一處別緻庭院屋檐之下,兩道身影正隨意地坐在那裡,他們靠著牆,望雪飲酒,頗有一番閒情逸緻。

「蕭炎,等你收服這天焚鍊氣塔中的隕落心炎后,咱們便殺回去,一統加瑪帝國,不對,是一統這西北地域。」痛了一口烈酒之後,蕭寒臉龐微微漲紅,豪言道。

總裁前夫請走開 「你這傢伙,野心倒是不小。」蕭炎飲了一口,輕笑道。

「小小的西北地域而已,算什麼野心,日後,我還準備要一統這遼闊的鬥氣大陸!」蕭寒目光看向蕭炎,舉杯道:「別說你這傢伙沒這想法?」

蕭炎看著有些認真的蕭寒,不覺輕笑了笑,隨即與後者碰杯,而後仰頭痛飲,他何嘗沒有這種想法?

年輕人自然有熱血,少年心事當拿雲!

蕭寒一笑,烈酒入喉,不再多言。

「閣主,剛有人送來一封信,說是給你的!」這時,有一名學員走了過來,對著蕭寒稟告道。

聞言,蕭寒和蕭炎眉頭皆是挑了挑,蕭寒接過信封,打開一開,裡面只有簡單的五個字:

「蕭雪琴有難!」

見狀,蕭寒眉頭頓時一皺,也沒有多想,身形一閃,頓時踏空而去,折返琴閣。

蕭炎也是有些疑惑,背後紫雲翼展開,迅速跟了過去。

————

琴閣。

蕭雪琴依舊倒在地上,服下了那枚紅色藥丸之後,她便感覺全身異常燥熱,而且渾身無力,神智也在漸漸模糊。

蕭雪琴的俏臉通紅,美眸中情意涌動,顯得格外的嬌滴嫵媚。

這時,有一道青年身影走了進來,是陳峰,自然是有人通知他來的,至於是誰,他並不知曉。

一進門,陳峰第一時間便發現了躺在地上的蕭雪琴。

看著蕭雪琴那一副嬌滴滴的誘人模樣,陳峰的目光頓時變得火熱起來,一團邪火開始迅速躥升,看蕭雪琴這模樣,他如何不知道,蕭雪琴肯定是被下藥了。

不過此刻,對於陳峰而言,此刻,是誰下的葯,已經不重要了,是誰通知他來的,也已經不重要了。

現在,陳峰的眼中慾火中燒,加之他對蕭寒的怨念。

所以,他一心只想將蕭雪琴撲倒。

「蕭寒,當日你當眾羞辱我,今日,我就要將你女人給好好蹂躪!」

陳峰臉龐上浮現一抹邪笑,慾火難耐,隨即他朝著蕭雪琴走了過去,邊走,邊脫著自己的衣服。

然而,還不待他接近地上的蕭雪琴,一股恐怖的氣息,便如同潮水般席捲整座小閣樓。

陳峰瞳孔猛地一縮,只見蕭雪琴的身前,一道面色極為陰沉的身影浮現,自然是蕭寒。

咻!

陳峰一臉駭然,沒有絲毫猶豫,身形一閃,轉身瘋狂逃掠。

「你以為你跑得了?」然而,陳峰剛一出門口,一道黑袍身影便浮現了,而後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將其提了進來,自然是蕭炎。

「怎麼處置?」蕭炎看了眼地上的蕭雪琴,對著蕭寒問道,眼中泛冷。

蕭寒從系統商店購買了解藥,給蕭雪琴服下后,後者直接睡了過去。

蕭寒將蕭雪琴放到床上,而後方才朝著陳峰走了過來,目光冰冷至極,濃郁的殺意沒有絲毫掩飾。

「陳峰,你找死!」

蕭寒從蕭炎手中接過陳峰,鋒利的目光猶如利刃般盯著後者,冰冷道。

「你…想殺我,蕭寒,這裡可是內院,內院院規,嚴禁殺人,觸犯院規者殺無赦,你最好想清楚!」被蕭寒盯著,陳峰心中恐懼萬分,不過以及色厲內荏地說道。

「嚴禁殺人?你也算是個人!」

蕭寒目光一凝,下一刻,他右手一用力,直接將陳峰的脖子給扭斷了,這陳峰必須死,若是他再晚來一步,他真有些不敢想象這後果。

「快來人啊,蕭寒殺人了,他把陳峰給殺了!」

然而,陳峰剛死,琴閣之中,便陡然響起了一陣響徹天地的叫喊聲。

很快,叫喊聲迅速傳遍整個內院。

風雪交加的夜晚,寒風刺骨,內院的冰冷夜空之中,回蕩著一個聲音,久久不散。

蕭寒,殺人了!

一時間,內院為之轟動,無數學員聞風而來,琴閣頓時被圍得水泄不通。

咻咻…

琴閣上方,一道道白袍身影從內院深處掠出來,皆是內院長老,不是斗皇就是斗王,一股很恐怖的威壓頓時瀰漫整個琴閣。

氣氛,顯得格外的壓抑,令人有種近乎窒息的感覺!

頃刻之間,四方雲動!

「看來,是有人下了套,就等著你往裡面鑽!」

看到外面的動靜,蕭炎目光一凝,冷道,動作如此之快,肯定是早有預謀,從剛開始的一封信,便是陰謀。

而且,此計,很毒辣,完全抓住了蕭寒的弱點,即便知道是圈套,但是蕭寒還是會主動跳進去。

蕭寒面色陰沉,如何看不出這是有人給他下的套。

琴閣四周建築之上,林修崖等諸多學員皆在此,見到天際如此多的內院長老,他們知道,這一次蕭寒闖了大禍了。

殺害學員,這可是內院重罪。

學院乃是修鍊之地,比武切磋,也都是點到為止,殺人,歷來被迦南學院所禁制,不然誰還敢來學院修鍊? Click this link to – https://tw.95zongcai.com/zc/7925/ – and leave the Treasury website now 還如何管理學院?

所以,對於殺人,迦南學院一定會嚴懲,這條院規,不容踐踏!

這蕭寒膽子實在太大了,不過,終究是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的。

「蕭寒,你肆意殺害學員,已觸犯院規,你可知罪?」

虛空中,有著十二道白袍身影,一名領頭的長老銳利雙目直盯著蕭寒,沉聲道,這位長老已是斗皇巔峰實力。

距離斗宗,只有一步之遙。

見到虛空中前來興師問罪的眾長老,蕭寒本就心情極差,加之又被人設計,此刻他心頭更是怒火中燒。

人,他已經殺了,他也懶得再解釋。

從今開始當大佬 至於認罪,以他的性格,會認罪?

下一刻,蕭寒腳步向前踏出,面色陰沉,眼中有著憤怒的火焰燃起,冰冷的目光掃過諸長老,冷道:

「不過殺了一頭畜生而已,我,何罪之有?」 天還未破曉,晚秋凌晨的寒氣正濃郁,四下還是漆黑一片。

羅家的地窖之中一盞油燈已悄然點亮,少年羅征將油燈的光芒遮住大半,端坐在桌前,悄悄的抽出一本破舊的線裝書。

羅征今年剛滿十七,身材削瘦,模樣談不上英俊,可是身上有一種柔和的氣質,特別是一雙眼睛十分有神,即便在昏暗如螢火的油燈之下,雙目亦熠熠生輝。

「這本《天論問憲》我花了一個月時間才看完,其中道理講的都好,可唯獨『以德報怨』這四個字,我萬萬不能苟同!」羅征輕聲低語,看著豆丁大的燈焰,臉上透出哀傷的神色:「若不是父親宅心仁厚,信了這四個字,我長房一脈也不會落到如此下場,父親更加不會死去……」

思索良久,地窖門口忽然傳來一陣開鎖的聲音,羅征頓時將眼中的哀傷神色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堅毅,同時敏捷的把油燈吹滅,再將破舊的棉被蒙在了自己身上。

地窖的鎖被打開,幾個腳步聲由遠及近,為首的一人走上前來,一腳踩踏在羅征的床上,尖著嗓子喊道:「還在睡?給老子起來,還他媽以為自己是羅家的大少爺?」

這人是羅家的一位管事,長的尖嘴猴腮,額頭上還生了一個瘤子,一眼看上去讓人心生厭惡。

羅征將被子掀開,故意揉了揉眼睛,從床上爬起來,一言不發的穿戴好鞋襪衣物,這些衣物雖然破舊,可是羅征還是穿的一絲不苟,整整齊齊。

管事翻了翻白眼,嘴裡蹦出一句「德性」,隨後招了招手,身後的幾位下人便朝羅征圍上去,給羅征穿戴上厚厚的皮甲以及手銬腳鐐。

忙活完這一套后,羅征就在下人的帶領下,走出了地窖,朝著羅家的演武堂走去。

羅家是崇明郡的大族,族中擁有萬畝良田,百座礦山,在崇明郡中赫赫有名。

不過整個東域共有上千個郡城,其中豪門望族無數,羅家在整個東域還排不上號。

羅征被下人押著,爬出陰森森的地窖,穿過無數亭台樓閣,橋廊榭舫,才來到演武堂門口。

演武堂地勢開闊,乃是羅家子弟修鍊之地,門口用漢白玉砌了龍鳳獅子,地面是一米見方的森黑玄武石鋪陳,站在堂口就能感受到聲勢赫。

演武堂的中間,幾十名身穿灰袍的羅家子弟在羅家教頭的帶領下,正刻苦練拳。

拳風陣陣,呼喝連連。

這些羅家子弟都是十多歲的年紀,為了在羅家爭取一定的地位,每日勤學不綴,苦修鍊體。

深秋寒風凌冽刺骨,他們身上卻沁出一身汗水,更有甚者頭上熱氣蒸騰,白霧繚繞……

而在演武堂的一側,已有十幾位同羅征一樣帶著手鐐腳鐐,身穿皮甲的男人。這些男人一個個氣息衰敗,鼻青臉腫,身上明處暗處都帶著傷。

羅征被押入演武堂中,便與那些男人站在了一起。

這些氣息衰敗的男人,多數都是羅家從當地監獄買來的死囚,買回來就成了羅家的家奴,而這些家奴的作用,便是給羅家子弟當做肉靶子,讓羅家子弟任意毆打,訓練,測試自己的實力。這些肉靶子,每年被打死,打殘的不知有多少。

羅征並不是買回來的死囚,他曾經是羅家的長房一脈的長子,響噹噹的少家主,在羅家之中地位高貴,家族平輩碰到自己都要十分恭敬的向他行禮,就算是家族的長輩對他也是客客氣氣。

只是兩年前,崇陽郡中發生了一件大事,羅征的父親,也就是羅家家主被自家兄弟下毒暗算,忽然暴斃。

隨即長房一脈,被羅家其餘三房栽贓陷害,安插了叛族的罪名,兄弟鬩牆之下,長房一脈徹底衰敗。

而羅征作為昔日的少家主,也被扣上叛族的罪名,淪為羅家家奴,成了羅家的一名肉靶子,任羅家子弟毆打練功,永世不得翻身。

這種被人隨意毆打的生活,已經過了兩年,兩年之中羅征已不知道挨了多少拳腳,受了多少侮辱。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