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鍾家什麼時候有實力能夠請的起七品高階煉丹師了,這腿傷看起來明明是七品高階的煉丹師才能治好的,」白影懷心中暗道,

2021 年 1 月 31 日By 0 Comments

不過此刻乃是排位賽即將開始之極,他白家只走出了一位外援所以其他家族也走出了一位選手,但是排位賽乃是一對一,所以在第一輪就有可能淘汰家族,而每個家族有兩個名額,很顯然白家和其他家族還有一人未出現,

「出來吧,」白影懷喊道,話音剛落在百家獅子頭中緩緩的走出一人,此人白衣面容白皙,給人一股溫和得如同太陽般溫暖的感覺,讓人目光似乎被磁鐵吸引住無法移開,

「這人便是白家第二外援嗎,看樣子實力很強啊,」默寒心中對此人警惕起來,

而白家帶頭,所有家族的第二位選手則出現了,墨家出現的是一位粉紅衣妝的女子,極為漂亮,但這女子身子骨中有股倨傲之氣,從眼神中可以看出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

至於姜家、田家、秦家這三家族的選手全部都是外援,一個個氣息沉穩厲害的,

而最引人矚目的還是鍾家,這鐘家的外援面容稚嫩但卻有股說不出的危險感覺,讓白影懷都感到了一絲若有若無的危險,氣息都有些紊亂,

「此人是誰,莫非鍾離的腿好和他有關,」白影懷心中猜想著,目光在凌浩身上上下掃動,意圖要看清凌浩實力,可他卻發現他的眼前像是一片黑暗,什麼都看不到,

白影懷手指微微顫動了一下,他竟然看不透此人的實力,這也就是說對方的實力很有可能比自己強大得多,一個不到二十三歲的武王境強者,想想都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但是白影懷乃是心思沉穩之輩,他不可能這麼草率的就將凌浩當成武王境強者,見仔細觀察無果也就不在觀察了,宣布了一聲戰鬥開始,在這擂台之上便出現了六個獨立的空間,

這獨立的空間其實就是一種可以隔絕分割的光幕,將這擂台分成六塊,讓選手們在其中戰鬥,

戰鬥快速開始在,鍾離遇上的乃是秦家的一位外援,正是那位女子,那女子手段卻是狠辣,而且看起來這女子作風也不正規,竟然使用**讓鍾離分心,

這一戰基本上可以斷定是鍾離輸定了,鍾離雖然心性成熟但他卻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那便是見不得女子在他面前賣弄風騷,尤其是這種幾位露骨的,

一下子鼻血狂涌而出,怎麼止痘止不住,弄的那些觀看戰鬥的天域之人們大笑,也讓鍾離無法再有臉在這擂台上呆下去,

「臭小子,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你,」鍾漢江在獅子頭中恨恨道,

其餘的戰鬥並沒有結束的這麼快,尤其是那黑衣人的戰鬥,這黑衣人遇到的是姜家的選手,姜家選手似乎有一種極為厲害的絕技,這絕技正好克制絕影冷殺派的一些招式,讓黑衣人打的好不辛苦,但是在漫長的戰鬥中黑衣人以悠長的體力獲得了勝利,

那白家外援神空派的白衣男子也是戰鬥結束的極快,同樣他的對手也是姜家的,三招之內便將那姜家之人給解決了,至此姜家便被淘汰,成為了新一任的最弱家族,如同不久前的鐘家,

「這白家,真是一群畜生,」姜家家主在獅子頭中咬牙切齒,但卻無能為力,他不可能會違反這排位賽的規則的,要不然他將會受到其他五大家族的聯手,會處於極度劣勢,

緊接著凌浩這裡的戰鬥也結束了,他對付的乃是墨家的那女子,這女子不知天高地厚,一開始就說著要讓凌浩三招,沒辦法凌浩給她留了些面子在第二招將她擊敗,

不過這留面子的代價便是一掌將這女子打成半殘廢,而且是下半身殘廢,也就是說從今以後這女子將無法享受什麼所謂的「男女之情」,

墨老婆子看到這一幕心中悲憤,這可是他的孫女,他最疼的孫女,但是她卻不敢發作,因為凌浩的實力他看不透,從而也產生了不要輕易招惹凌浩的想法,

很快,這第一輪的戰鬥便結束了,白家兩人全部晉級,鍾家外援凌浩也晉級了,至於墨家的默寒本身就實力強大,打敗田家一名高手也順利晉級,

而田家則是被淘汰了,秦家兩人晉級,至此晉級人數變為六人,而第二輪戰鬥也即將開始,

不過此刻那墨家默寒的眼神卻在凌浩身上流轉著,因為剛才那那被凌浩打成半殘廢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不是別人,正是他最愛的妻子,一時間默寒有種想要衝上去殺了凌浩的衝動,

————————————————————————————————————————————————————– 蕭青山冷冷地看了一眼被紫色噬金鼠,瞬息間咬斷腦袋的張繞,冷哼了一聲,彷彿這個張繞死不足惜一般,其實這也不能怨蕭青山什麼,因爲在他的心中一直用一種痛楚,那就是自小被拋棄的他一直在爲了自己的身世糾結着。

他直到現在所付出的努力全都是因爲自己那悽迷地身世,這些所有的付出就是想着早日能解開身世,尚未謀面的親人、父親、母親,這都是蕭青山心中最最不能讓人侮辱的人,可以說是這兩個親人已經不知不覺當中成爲他的軟肋。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但是就有一些人是想不明白這個道理,就如現在的關裏。

關裏在愣了愣以後,雙眼怒睜地看着倒在地上已經死去的張繞,心中的悲憤之情溢於言表,只見他原本就黝黑的臉色,頓時因爲憤怒生氣而變得黑紅黑紅的,更是有些不自然地渾身顫抖着。

“怎麼回事這個樣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關裏忍不住地喃喃出聲唸叨着,過了片刻之後,憤怒不已的他伸手指向蕭青山嘶吼道:“都是你、都是你!這一切都是因爲你!”

從張繞出聲怒罵蕭青山再到紫色噬金鼠閃電般的動作、最後張繞到底慘死,這一切所發生的太快了,快到讓關裏、劉森等人甚至反應不及,一直兄弟相稱的張繞就這麼身首異處的死在了他們的身前。

蕭青山冷冷地注視着伸手對着他嘶吼地關裏,語氣冰冷地說道:“曾經有一個人用手指着我、被我教育了一下、把他手指給折斷了,但是這人還不長記性、後來又用手指我、再次被我折斷了手指!所以我警告你、別用手指着我。”

關裏此時的心情早就因爲憤怒失去了冷靜,那裏還聽得進去蕭青山的話語,在他的心裏現在滿腦子都是剛纔張繞詢問他事情時那雖然煩人卻親切的聲音,對於蕭青山所說的話語更是刺激了他對張繞的慘死所帶來的憤怒。

“哼!不喜歡被人用手指着你?你以爲自己是個什麼東西啊?!我就用手指着你了那又怎麼樣!還有你這隻該死的紫色大老鼠,殺害我的兄弟,你們都該死!”關裏氣急的用手指點着蕭青山和紫色噬金鼠憤怒不已地說道。

聽着關裏的這幾句話語,蕭青山原本舒展的眉頭,不禁漸漸地皺了起來,冷聲說道:“你說完了? 劍主八荒 好、很好,最後在勸你一句、下輩子不要再做山匪!”

一直沒有什麼言語的劉森,聽出蕭青山話語當中暗含的無盡殺意,暗中對關裏的急躁報以着急,連忙出聲勸解道:“二弟好了、別說了。”同時對蕭青山急聲呼喊道:“等等、求你,別傷害我二弟。”

但是有些事情,既然說了、就要付出代價,雖然劉森早就有預感、甚至是已經察覺到了蕭青山話語當中深深地殺意,只不過當他說出這些話語的時候,還是晚了;因爲早就在暗中伺機而動的紫色噬金鼠在蕭青山最後的一句話語落下之時,它已經動了起來。

動的讓劉森來不及做出任何的反應,當劉森反應過來之時,對於他來說這一切都晚了、剩下的只有痛哭的份兒。

雖然關裏心中對於張繞的餓死去抱着極其的憤怒,但是他卻時刻沒有放鬆對於蕭青山以及紫色噬金鼠的提防之心,縱使是在這種情況之下,也沒有能讓他躲過紫色噬金鼠那閃電一般的速度凜冽的攻擊!

當紫色噬金鼠隨着蕭青山的冰冷的話語落下之時,身形一動的它就在關裏的小心提放之下對着關裏發起了一面倒的攻擊,關裏眼見着紫色噬金鼠身形一動、連忙伸手擺開防禦的架勢,緊緊防護住全身上下的要害部位。

誰知紫色噬金鼠並沒有像當初對付張繞那樣一般,直奔着關裏的脖頸處,而是在臨近關裏身前的時候,猛地一不可思議地詭異角度逆轉直上他的頭頂而去,在關裏尚且疑惑來不及反應之時、迅速的從上往下直奔着關裏的頭頂俯衝了下來!

在關裏剛要側身躲避之時就覺得頭頂之上,傳來一陣撕心裂肺般的疼痛感,隨即便覺得從頭頂之處有一股熱呼呼並且黏黏的東西流了下來,逐漸的擋住了他的視線,當關裏從透過血紅色的眼幕中想要往上看去,尋找紫色噬金鼠的蹤跡時,耳旁卻傳來了一陣低聲的吱吱聲。

緊接着,關裏就感覺到自己的脖頸處,突然有一道銳利冰冷瞬間劃過!再就是有着絲絲的血珠滲了出來,關裏心中驚懼的就伸手往脖頸處摸去,但是隨後當他的手掌快要撫摸到脖頸處時,忽然一股熱血瞬間從剛纔那道銳利冰冷劃過的地方狂射而出!

這時候的關裏才感覺到自己距離死亡竟是那麼的近,他忍不住的在心裏悔恨剛纔自己的一時衝動!換回來的竟是這樣的結果,更讓他感覺到恐懼的是,彷彿此時此刻他能感覺到生命竟在一點一點的流失,

心中害怕不已的關裏不禁想要呼喊,卻發現此時的他竟然發不出任何的聲音,尚且還有着一絲清醒意識的關裏,雖然發不出任何的聲音,但是他卻能聽到自己的喉嚨處那咕嘟咕嘟地聲音。

漸漸地關裏彷彿渾身無力一般,眼中充滿了血紅色的光幕,所有的一切在他的眼中都成爲了紅色,所有的東西都在隨着他無力的身體倒下去一般,位置發生了變化。

最後當他躺在地上的時候,逐漸模糊的意識裏傳來了一旁劉森焦急的聲音,“等等、求求你,放過我二弟…………..”

“我一直心存善念、從不想殘害生靈,但是總有一些人、在不斷地觸碰着我的底線,自己把自己送上一條不歸路!我所能做的便是送他一程,以此來挽救那些本性不壞、卻早已迷失了心性的人!”蕭青山冷漠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試圖伸手抓住什麼的關裏,雙手後背的望着蔚藍的天空、聲音低沉的說道。 戰鬥在繼續晉級的選手白家有兩個,秦家也有兩個,至於墨家和鍾家各有一位,

他們都是實力很強大的選手,幾乎都在聖王境三重左右,戰鬥力之強令人感到驚奇,

很快第二輪便開始了,依舊是一對一的戰鬥,依舊是所有選手齊上陣,白家的絕影冷殺派的黑衣弟子對戰的是秦家那手段下流的女子,而默寒則對戰秦家的另一人,至於白家那神空派的弟子則是碰到了凌浩,

在擂台之上,隔絕光幕之中那神空派弟子看著凌浩,眼神中沒有應該有的警惕,反倒是一種風輕雲淡,極為輕鬆、玩味的眼神盯著凌浩,

「看來你很有自信,」凌浩感知敏銳自然是洞察了他眼神中的所有意思,語氣淡淡道,

那神空派弟子不語,好像凌浩更本沒有和他說話的權利,他在宗派算是心思沉穩之輩了,但是此刻依然是忍不住露出了宗派弟子那無端的驕傲與無語的囂張,

凌浩站在神空派弟子面前,他見著神空派弟子沒有回答他的話也沒有多大介意,畢竟他經過多年曆練早已心性成熟,不會在這一點上計較的,不過雖然他不計較,但是如果等下戰鬥開始恐怕他依然會是以殘忍的手段將這神空派弟子大卸八塊,

「嗖,」

那神空派弟子動了,化作一道雪白色的殘影向著凌浩而來,在擂台之上飄忽不定,白色的影子在不停的出現在不同的地方,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玩弄速度,」凌浩心中冷笑,論速度他是不會輸給別人的,但是他現在依舊保存實力來應付措不及防的意外,所以看見這神空派弟子在那裡顯示自己的速度只是輕輕一笑,並無動作,

站在那裡如同洪鐘,穩固而堅不可摧,這是大多數人現在對凌浩的看法,凌浩的實力太強以至於他們都看不透,就像是一片黑暗的深淵,更本不允許任何人窺視它的底部,

那神空派弟子輕咦一聲,似乎是對凌浩站著不動此舉感到很詫異,他原本以為這人會和他比試速度,從而自己可以抓住機會將對方了斷,但是現在看來自己還是低估面前這一身詭異氣息的少年了,

那神空派弟子終於停下,不在顯示其速度之快,而是換了一種表情,凝重之色顯而易見,

「你果然不是普通人,」神空派弟子道,雙目凝視著凌浩全身早已緊繃,做好了一觸即發的準備,

「你也不錯,竟然能夠利用常人對宗門弟子的看法來讓對方掉入你的陷阱,我很贊同你剛才的想法,不過我可沒有那麼容易上當,至少你沒有讓我上當的實力,」

凌浩搖搖頭說道,讓那神空派眼神微凝,若是常人說這句話定然會被別人當成是狂妄自大,不知廉恥,但是在這神空派弟子眼中,此人的話很有可能就是極度自信的表現,也許對方早已看透他的實力,現在只不過是讓他出處風頭而已,

這神空派弟子不敢大意,一時間他忽然消失在原地,白色的殘影在原地留著不過他的身影早已經出現在了凌浩身後,不知什麼時候手中突然出現了一青色的「熾焰刀」向著凌浩砍去,

周圍人群對這一幕感到吃驚,不知是沒有反應過來還是什麼,所有人的寂靜了下來,幾乎所有人以及六大家族的家族都將目光轉向了這裡,看著那隔絕光幕之中那驚險的一幕,

「殺,」那神空派弟子大吼,白色的衣服實在與他剛才喊出來的話不太相配,不過對於即將迎來的勝利,這神空派弟子也是嘴角微微一翹露出了微不可查的笑容,

「太慢了,你的實力只有如此嗎,看來你們宗派的宗主也不咋地,教出來的弟子也不怎麼樣,」凌浩的聲音傳入這神空派弟子耳中,之間他熾焰刀劈下,但卻劈空了,在他面前的只是一道凝實的好像真人一般的殘影,

「什麼,」這神空派弟子眼瞳皺縮,如此速度這眼前的殘影他剛才劈的時候竟然都沒有感覺到,好像真人一般,就連氣息也是極為逼真,可是就是這樣他也只是劈到了一個殘影,這讓他心中震驚得無以復加,他一直以為自己的速度是最強的,但是此人的速度恐怕都不弱於他大師兄了,

天域之中神空派向來以速度聞名,神空……神空……說的就是神空派那無與倫比的速度,論速度神空派可以在天域排得上前三,尤其他們神空派的至強寶物「七曜流風衫」乃是天域最珍貴的速度至寶,穿上后可增強速度幾倍,十分厲害,

而這神空派弟子身上所穿的白色衣裝便是那「七曜流風衫」的複製體,也就是仿造品,但是就算是仿造品,那增強的速度也不是一般武者可以達到的,

可是凌浩卻讓這穿著「七曜流風衫」仿造品的神空派弟子打空了,可想而知凌浩的速度有多可怕,至少也達到了音速,

「你……你的速度是怎麼練成的,」那神空派弟子喊道,他實在好奇面前這人的速度到底是怎麼連城的,若是將此法告訴宗派恐怕會得到許多的賞賜,

「你不必知道了,死吧,」凌浩表情一變,面色一寒周圍的空間中突然出現了一道道風,這些風似乎極其微小,可是卻已經將那神空派弟子大卸八塊,

胳膊、手臂、頭顱等許多肢體和器官都被這強烈的風給颳了下來,那神空派弟子臨死前是那種表情,死後依舊沒變,好像這無與倫比的風之攻擊已經超過了這神空派弟子的潛意識反應,

「好強……」鍾漢江在破舊的獅子頭中顫抖道,他自認自己達不到這種速度以及這攻擊手段,雖然他乃是武王境強者,在境界上要高凌浩一籌,但是論戰鬥力他自愧不如,

墨家墨老婆子乾枯的雙手拿著拐杖在顫抖,老臉上那凹陷進去的眼珠子綳得極大,同時她心中還有一絲慶幸,回頭看了看那被廢掉下半身的自己最疼愛的孫女,心中感慨道:「幸好只是廢掉了下半身,至少還活著,」

墨老婆子感到慶幸,因為她的孫女和擂台隔絕光幕之中那被大卸八塊的神空派弟子想必,已經是好的不能在好了,若是將他們兩個放在一起怕是那廢掉下半身的女子是世上最幸運的人了,

白家家主嘴唇蠕動,雙眼中冷光四射,不過這不是對凌浩而是對秦家的選手,那手段下流的女子,

這女子用極其惡劣加下流的手段將白家請來的外援,絕影冷殺派的弟子給活活弄的鼻血狂噴而死,雖然取得了勝利但卻引來不少歧視的目光和唾罵的聲音,

至於默寒和秦家那選手的戰鬥,默寒取得了勝利,秦家那外援實在不怎麼樣,和默寒拼了兩招后,看見旁邊的隔絕光幕中那秦家另一名外援也就是女子妖嬈的身影時,直接雙眼一翻,抽了過去,似乎是被氣死的,

想必這秦家請來的外援是一對夫妻,這男人看見自己女人玩騷自然怒火中燒,況且這男人還是個承受能力不強的人,一下子便被氣死了,

至於那女人,看見自家男人被氣死竟然沒有絲毫擔心,目光中沒有帶著一絲感情,讓人更加討厭這面貌雖好但內心可憎的女人,

此刻,天色已經黃昏,天空中的太陽即將落下山去,很快將會是黑夜,但是這最後一輪的戰鬥覺並沒有結束,

白家家主站出來,他們家雖然在這次戰鬥中慘敗,但依舊有著此次排位賽的發言權,因為上一次他們可是最強家族,

所以他站出來說道:「接下來的一輪至關重要,關係著最強家族的排位,所以這次最後一輪採用混戰式,由三位勝出的選手一同上台戰鬥,誰最先倒下那倒下之人所代表的家族便是第三,然後以此類推,誰站到最後那便是老大,同樣的成為老大的家族將會得到極為豐厚和強大的利潤,以及大塊的地盤,」

話落,眾人聽明白了這話中的意思,一個個興奮無比,等待著接下來至關重要的決戰,

而凌浩三人則是站在了擂台上,擂台上那許多的隔絕光幕也全部消失,出現的是一片巨大的擂台,方方正正極為廣大,

————————————————————————————————————————————————————————————————————————————— 三人在這方方正正巨大的白罡玉擂台上站立著,分別處於這擂台的一個拐角,三人中默寒全身緊繃雙眼掃視凌浩和那秦家外援女子,氣息平穩似乎隨時準備著戰鬥,

而秦家外援,那女子則是另一幅樣子,雙手搭在衣服上,似乎隨時準備脫下衣服,使出她那下流的、不要臉的妖嬈魅惑戰鬥之法,此法看起來卻是卑鄙但是實戰尤其是對付男性武者,那絕對是極有功效,畢竟武者戰鬥只求結果不講過程,

至於凌浩他實力強大自然不在乎這兩人耍怎麼花招,但是多年累積的戰鬥經驗也是深藏在骨子裡,就算是現在表現的風輕雲淡,但是一旦觸及那絕對是一發而動全身,

這三人都死死的盯著對方,凌浩有著強大的實力壓制,不過此刻凌浩卻沒有將自己的氣息全部釋放出來,在機械玉佩的掩飾下他顯得極為深藏不露,

默寒在心中悄然運轉自己畢生所學的最強功法,他乃是玄冰宗弟子出身,身上帶有玄冰宗志強功法也是極為正常的,運轉功法后他的全身上下散發出茵茵寒氣,周身一米都變成了冰塊,

「玄冰神掌,」默寒一掌轟出直接拍向凌浩,之前凌浩將他妻子下半生廢了他心中甚是氣憤,現在終於可以爆發自己的怒氣了,

玄冰神掌帶著極為強烈的寒意,在默寒的掌心前凝聚出一巨大的寒冰大手印,這寒冰大手印極為巨大約有十來米之大,極為恐怖,一掌拍出威勢極大,擂台上的絲絲寒氣讓觀看之人雙腿哆嗦不停,

「聖王境五重,不錯的實力,」凌浩說道,右手抬起在身前一抹,一股無形的氣浪將那絲絲寒氣轟散,那巨大的寒冰大手印直接化作虛無,

人群倒吸一口涼氣,那玄冰神掌所使出的寒冰大手印滔天威勢竟然別如此輕易化解,讓眾人吃驚,

擂台之上默寒雙眼眯起,盯著凌浩心中略有打算,他對此一幕完全不感到吃驚,甚至還在預料之中,將左手一翻,又一巨大的寒冰大手印朝凌浩飛去,

「又來,真是執著啊,」凌浩諷刺道,不過手中動作卻是已經出現,手掌之中不知有什麼力量,之間一股無形的波動出現便將那寒冰大手印給化作虛無,

兩記玄冰神掌所化作的寒冰大手印都被化作虛無,默寒微微吃驚停下了攻擊,似乎冷靜下來,

而凌浩剛剛所使用的正是雷魂神風,此風乃是幽魂之風和陰陽玄冥雷之融合體,天空般的顏色以及比起無上祖火只強不弱的威力,就算是一絲波動也足矣轟碎五道寒冰大手印,

在一變那秦家的外援女子不知道在想什麼,此刻她將自己的雙手也從衣服上放下來,好像不準備用那卑劣的招數了,那面貌不錯的臉上儘是凝重之色,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